第一百七十二节:柴家动摇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二节:柴家动摇

?数千年前。 南疆,人烟山。 山巅的洞口悄然开启,一位老朽不堪的蛊仙走出洞口。 他一脸灰败之色。 昔年,他没有搜刮到寿蛊,只能动用其他方法延寿。如今寿命又尽,即便他搜寻到了寿蛊或者再用其他方法,也无用处了。 “想我堂堂柴夫,以散修之身修行到八转,结果到头来仍旧败给了寿命。何其可悲,何其可恨!” 柴夫心中充斥着一股愤怒,又混杂着如海般的悲凉。 他在麻木中走下山,山脚边的村寨却让他感到意外。 “我闭关之前,这里还没有丝毫人烟。怎么数年过去,这里如此热闹?” “我堂堂八转蛊仙,名传南疆蛊仙界的柴夫,活不过多久了。你们这群凡人却是活得鲜活滋润!” 看着村寨中的男女劳作,儿童奔逐嬉闹,柴夫心中的恨怒急剧膨胀,几乎要出手将这村民全部屠戮。 但下一刻,他又强行闭上双眼,浑身颤抖了一番后,逐渐平静下来。 柴夫压制住心中的恶念,苦笑一声:“我柴夫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不至于屠杀无辜。” “唉,死就死吧。还能怎么办呢?” “即便是十大尊者,不也难逃一死吗?” “蛊仙长生容易,永生何其难也!” 柴夫早已在闭关的时候,回忆过一生。他生平已经了无憾事,此刻是两袖清风,一片洒脱。 左右无事之下,柴夫便扮演一位过路的老蛊师,前往村寨。 “是行走大山的老医师吗?”村寨中的山民们误解了柴夫的身份。 柴夫顺其自然的应和下来,于是得到了村寨中的热烈欢迎。 寨子里虽有蛊师,但最高修为不过三转,并不擅长治疗。 许多山民向柴夫求助,依柴夫的能力,自然是小试身手便痊愈病除。 柴夫因此得到更加的推崇,而与此同时,他也探知到这片山寨的来源。 “原来这些人,竟是我在百多年前的血脉!” 这番发现,让柴夫感到后怕和庆幸。幸亏当初他没有动手屠戮无辜。 旋即,柴夫就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或许命运的这番安排,是让我有所遗留啊。” 柴夫早就想过留下自己的传承,现在他的想法又进了一步。 “正好我在闭关之中,灵感勃发,构思出了一记人道杀招。看来命运绝不无的放矢,它是要让我将此招用在这里。” 这记杀招便是贤才入瓮! 柴夫原本是想构思出延寿之法,没想到最终成果却是这个。 贤才入瓮杀招乃是人道仙招,能够将大部分人族的资质,隐秘地集中到其中一小撮人的身上去。 柴夫以此招为根基,以人烟山为地利,建立了自己的超级势力柴家。 柴家从创建之初,就积极豢养外姓人族。然后利用贤才入瓮杀招,将海量的外姓族人的资质,转移到柴家本族人的身上。 因此,柴家后辈向来是人才辈出,天才涌现。 而那些外姓人族则各个资质平庸,一直翻不起什么风浪。 本来柴家有此巨大的优势,可以不断崛起,问鼎南疆第一超级势力的宝座。然而在柴家的周边,有巴家、夏家。 三家距离太近,一直在纠缠。任何一家有强盛之时,就会遭受其余两家联手对付。 再加上柴家曾经背靠五域界壁,领地颇小,资源相对贫乏,导致即便有大量天才后辈,也没有充沛的资源修行。 五域界壁消失,曾经让柴家上下兴奋不已。因为他们可以向中洲进军。 然而界壁消失未久,就又有气潮卷席天下。气潮之后,是传承接连出现,整个五域的超级势力、散修魔仙都在纷纷出手,四处争夺。 事实上,即便这段风浪平息下来,柴家的处境仍旧尴尬。 他们敢对中洲动手吗? 中洲可是有十大古派坐镇,从实力上来讲,比南疆这块地方还要强大。更可怕的一点是,中洲十大古派有着同一个上宗——天庭! 中洲十大古派相互内斗,但若有外敌,他们就会团结一致,化为一体。 而现在,柴家又遭遇到了近年来最大的危机—— 古月方源! 方源这次派遣三位八转异人,前来柴家商量买卖,提出的条件的确是非常过分。 方源直指贤才入瓮杀招、人烟山,以及柴家豢养的海量的外姓凡人。 这就是直接挖掘柴家的立根之本,柴家最核心的基石! 难怪柴家上下脸色难看,柴家蛊仙柴可卿更当场怒喝:方源该死! “放肆!居然胆敢辱骂我家主上。看来你们柴家是要有灭族之祸了。”石宗大吼。 “不需要禀告主上,现在就让我们三位出手,把柴家灭个干净!”金毛仙王直接拿出了他的两个大锤子,杀气腾腾。 柴家诸仙面色狂变,纷纷催起防御杀招,升上半空,严阵以待。 一场大混战似乎要一触即发。 “都住手。”冰媛脸色阴沉,却出言阻止。 “冰媛大人,这……”石宗、金毛仙王都看向冰媛。 冰媛乃是三者之中,最后晋升成为八转蛊仙的。当然也是在方源的帮助之下,安然渡劫有成。 但耐不住冰媛是雪儿的祖奶奶,而雪儿还有一层非常恐怖,令无数蛊仙忌惮的身份。 她是方源的未婚妻子! 因此,此行三人,石宗、金毛仙王都对冰媛头领的位置,从未有过质疑,表现得非常顺从。 “你们先把家伙收起来。”冰媛首先道。 石宗冷哼一声,浑身气势全数收敛。金毛仙王则瞪着这些柴家蛊仙,将手中的大锤子恋恋不舍地收起来。 见到这一幕,柴家太上大长老松了一口气,在他主动的带领下,柴家蛊仙们也都回落到地面上,表现出了诚意。 冰媛脸色微沉,对柴家诸仙道:“我们此行,不是要来和柴家诸位为敌的,真的是来做一笔买卖。” “我家主上仁慈,所谓魔头之名,其实都是外界对他的误解而已。” “只是通常而言,误解主上的那些人下场都不太好而已。但是我家主上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别人来杀你,你就得引颈待戮吗?这世间没有这样的道理。” “我相信柴家诸位都能理解。并且,也不会来给我家主上添麻烦。” 冰媛一番话,不仅隐含威胁,而且还颠倒黑白。 柴干却不想辩驳,只是拱手道:“先前我家族人口不择言,先向贵方陪个不是。只是若我族答应了这个条件,等若是将立家之本直接送出。想当初,宿命蛊还在的时候,是天庭的根基。难道方源大人会和天庭商谈买卖,直接购买宿命蛊吗?天庭会卖吗?凭空去强买一个超级势力的立根之本,这世间也没有这样的道理,不是吗?” 冰媛冷笑一声:“如何立身,那是你们柴家的事情。你们不要太欺负我们这些异人,也不要随意欺负我家主上。我家主上仁慈是不假的,但是公平交易之外,难道还要主上为你们考虑如何立身吗?” 金毛仙王嘿嘿一笑:“要立身还不简单?你们柴家直接投靠我家主上好了。” 石宗立即真心实意地附和道:“是啊。成为我家主上的麾下,前景一片光明。而你们这样混下去,是绝对没有前途的。” 三位异人八转都流露出一抹骄傲之色。 他们最近感触极深。 柴家沉默。 以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了拒绝之情。 三位异人蛊仙也不多劝说,更不去细说。他们巴不得竞争者越来越少才好。 冰媛继续劝道:“诸位其实心中都清楚,若是主上要强行索取,说不定便已亲自出面动手了。何必派遣我等三人商讨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主上的诚意,你们大可放心,且看。” 冰媛手掌摊开,露出一只八转仙蛊。 柴家众仙一愣,大感意外,悄然传音讨论。 “方源真的愿意付出代价吗?” “我还以为,他只是强行索要而已。” “小心此蛊是假的。方源狡诈阴险,我们切不可被他轻易欺骗住了!” 迅速讨论一番,柴干摇头:“蛊是好蛊,方源大人的诚意,我们也都见到了。只是惭愧得很,在下虽然恬为柴家的太上大长老,修为却只有七转,如何有德能配得上八转仙蛊呢?” 冰媛便又笑道:“诸位请勿急着拒绝,且再看。” 冰媛摊开另一个手掌,又现出一蛊。 赫然也是八转仙蛊! 这次很多柴家蛊仙都动容了。 冰媛察言观色,自信地笑道:“没错,你们都没有看错。这只仙蛊正适合你们柴家,你们柴家的仙蛊屋正是缺乏此蛊。增添上去,就能成为八转层次的仙蛊屋了。” 柴干冷峻的面孔上,也有些波动了。 柴家有了八转仙蛊屋,就能对抗八转蛊仙,甚至参与到亚仙尊级别的旷世大战之中。 话语权完全上了一个档次! 是质变的突破! 但这时,柴可卿喊道:“诸位太上长老,你们切勿被方源这魔头,还有眼前的异人蛊仙欺骗了。即便这些仙蛊都是真的,但我们柴家乃是堂堂正道,岂能因为利益,而失去了自身的本分和荣耀!我们断不可和这些魔头为伍。若是答应了这场买卖,我们和那些曾经被我们鄙视的魔仙,又有什么区别呢?若是柴夫先祖在世,必然也会愤怒,贬斥我等后人不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