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节:方焕重生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五节:方焕重生

?中洲。 地沟极深之处。 一座黑暗幽深的壁洞中,忽然亮起两道冷冽的光。 这是白凝冰的眸光。 她结束了这一次的闭关,不仅修成了一记冰雪杀招,而且还对冰雪道隐有所悟。 “我可以明显感到,自己对冰雪的理解又深刻了几分,距离宗师境界并不遥远了。”白凝冰口中轻声呢喃。 “可惜自从我转变成龙人之身后,冰雪道的领悟效率就明显降低了很多。如今的,大师级境界大多都是先前的积累。” 白凝冰之前乃是北冥冰魄体,对于修行冰雪道、魂道有着极强的优势,境界能够迅速拔升。 但是转变了肉身后,这方面就被影响。 龙人擅长的是奴道,白凝冰如果转修奴道,也会有优势。只是这个优势的程度,比不上北冥冰魄体对冰雪道、魂道修行的帮助。 人是万物之灵,十绝体的天赋绝对要强过异人种族天赋。 白凝冰小心翼翼地出了壁洞。 这处壁洞乃是天然成形,位于地沟的一侧的山壁上。 白凝冰悄然催动杀招匿息冰珠,很快,她的脖颈上就浮现出了一条冰丝般的细线,正要绕着她修长优雅的脖颈一圈。 这招乃是白凝冰所创,并非来源于白相真传。 白凝冰之后催发出来的杀招,都不会泄露气息。因为这些气息都已经储存起来,化为一颗颗小小的冰珠,排列在冰丝细线上。 此招的弊端在于,一来它会牺牲一些杀招威能,二来一旦这些冰珠过多,就会融汇一体,化为一副绞索,死死地勒住白凝冰的脖颈,令其损伤,甚至是死亡。 “在这地沟深处探索,必须要有隐藏气息的手段。”白凝冰神情平静,悄然催动侦查杀招,四处查探。 她之前从藏地中出来后,就在地沟深处修行,被野生的兽群追击,很是吃亏。 幸亏有白相杀招,即便残余一块碎片,都能令白凝冰不死不灭,否则白凝冰绝不会存活至今。 “方圆百里,就有三头太古荒兽,还有一支上古荒兽群。”白凝冰很快了解到了情况。 她只有七转修为,而这里的环境十分险恶,通常八转蛊仙下来探索也十分够呛。 风险巨大的另一面,则是利益巨大。 这里的修行资源,乃是八转层次。白凝冰即便自己运用不了,也可以拿到宝黄天中贩卖,买下自己需求之物。 白凝冰生性喜欢冒险,这种日子大多数人会过得提心吊胆,她却沉浸其中,十分享受在屡屡在生死边缘上来回的刺激。 “我在这里修行,虽然凶险,但还有生机。回到五域两天之中,才更加危险。不管是方源、影宗,亦或者天庭,都是要追捕我的。” 白凝冰对形势也有清晰的判断。 “嗯?”白凝冰刚要走出壁洞,神情微变。 她察觉到大多数盘踞一方的野兽,忽然都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猫,开始疯狂转移,向着一个方向奔腾而去。 虽然也有有一部分野兽、兽群不为所动,但很快难抵大多数野兽的意志,也被夹裹卷席而走。 于是,一场规模浩大的兽潮,就在白凝冰眼下迅速成形了。 “怎么回事?这些野兽似乎被某个神秘的事物吸引住了,放弃了原本的争斗和厮杀,疯狂地想要奔腾而去。究竟是什么东西?” 白凝冰不由好奇心大起。 她没有犹豫,立即催动移动杀招,汇入到兽潮当中去。 兽潮逐渐汇集起来,密密麻麻的上古荒兽,时不时夹杂着个头显眼的太古荒兽,包围着一处角落。 这处角落也在地沟的峭壁上,它缓缓凸起,宛若坟堆。此时此刻,它散发出黄褐色、鲜红色的光辉。 光辉如水,不断流转,璀璨夺目。 而在坟堆土丘的最顶端,竟还树立着一块墓碑!墓碑上似乎有着文字,但被光辉遮挡。即便是用杀招侦查,也察觉不清。 白凝冰早已转化成白相,和兽群挤在一起。 “这是什么地方?竟有如此浓郁的土道、炎道的气息。里面藏着什么?难道是仙材?亦或者仙蛊?” “但为什么还有一块墓碑?墓碑上隐约有字。是认为的吗?是谁葬在了这里?” 白凝冰又扫视身边的野兽。 她心中又有一丝了然:“这些兽群中绝大多数,都是土道、炎道的猛兽,难怪会被吸引过来的。其他流派的猛兽只是一小部分,都是被卷席而来的。” 轰! 就在这时,坟堆上笼罩的两色光辉忽然冲天而起,化作黄红相间的巨大光柱。 野兽们齐齐咆哮,兴奋不已。 一些野兽开始冲向光柱,似乎想拔得头筹,但很快就被身后的野兽扑倒、踩踏。 兽群陷入混乱和疯狂之中,开始相互厮杀,力争冲入光柱之中。 但即便有些野兽冲在了最前面,碰撞到了光柱,也无法得偿所愿。因为光柱岿然不动,防御森严,兽群撞击到光柱,宛若撼动巨山雄峰,难进分毫。 白凝冰毕竟乃是蛊仙,智慧远超野兽,一直龟缩在外围,虽然也受牵连,但主要还是静观其变。 随着时间推移,兽群伤亡惨重,横尸遍野,而红黄光柱也逐渐缩小,似乎都收敛到了坟堆土丘当中去了。 猛兽们更加疯狂、嗜血,嘶吼声、痛嚎声、啃噬声充斥白凝冰的耳膜。 “大千世界,万般自然果然是玄妙无穷,拥有无尽的神秘可以探索。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凝冰开始从最边缘处,不断深入,接近土丘。 当野兽厮杀得百不存一,剩下的也都浑身伤痕累累的时候,黄红之光全数被土丘吸收。 土丘上的墓碑,也缩进了土丘之中。 土丘似乎达到了质变的关键点,忽然裂开细缝。 咔嚓嚓。 一条条的细缝,迅速蔓延开来,遍布整个土丘。 随后,轰的一声,土丘从内部爆炸开来,蛊仙的气息昂然四溢。 一位赤身的男仙,睁开双眼,看着周围,一脸迷茫之色:“我,我是谁?” 然后,下一刻他开始逐渐清醒,回忆起了许多。 “我,我记起来了,我是方焕。”男仙瞳孔微缩,流露出一抹震惊之情。 嗷吼! 兽群嘶吼,似乎气急败坏,向赤身男仙杀去。 男仙猛地瞪眼,身躯飞升到了半空中,大吼道:“我又活了!我是方焕,我是熔岩魔君!” 轰隆。 一声巨响,从男仙身上陡然散发出赤红的光波。 光波汹涌,宛若海潮,向着四面八方卷席而去。 所到之处,赤红光波焚烧一切,将兽群当场烧死一大半,剩下的猛兽原本就各个带伤,此刻伤上加伤。有的瘫倒在地上,半死不活,还有一小部分则被彻底激发出凶性,继续杀向男仙。 男仙方焕脸色凝重起来,再三发出赤红光波。 红光刷过整个战场,造成大量死伤,但仍旧有数头太古荒兽,冲杀到了方焕面前。 方焕再不能保持镇定,对白凝冰大吼道:“这位仙友,速速助我一臂之力。方某事后必有重谢!” “好。”白凝冰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答应下来,闪电般出手。 很快,她就轻松地杀死这几头太古荒兽。 它们原本就伤势沉重。 “多谢仙友!幸亏有仙友之助,我才能……呃!”方焕忽然被拦腰切断。 白凝冰一把抓住他的脑袋,提着他的上半身,冷酷地笑道:“我想了想,还是搜魂更加直接方便。” 方焕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白凝冰。 这位女仙有着淡蓝的竖眸龙瞳,额头一对红珊瑚龙角。银发晶莹,宛若流苏,垂至腰际。肌肤若雪,绝世的容颜尽是疯狂的冷漠。 “如此佳人……”方焕死不瞑目! 白凝冰搜了方焕之魂,却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讯息。作为当事人的方焕,虽然是从土丘中重生,但他本身也是懵懵懂懂,不知内情。 白凝冰又降落到碎裂的土丘中,进行现场详细勘探。 仍旧一无所获。 “这片地方原本有规模巨大的土道、炎道道痕,但现在统统消失了,和平常的地面无异。” 但白凝冰又傲视方焕的身躯:“不,更准确地讲,这些道痕都凝聚到了仙躯之中。” “奇妙,真的太奇妙了。”白凝冰连连赞叹。 她通过搜魂,得知这位方焕乃是前辈先贤。他专修土道,而后因为继承了心火真传,又兼修炎道。他经营火怪生意,在这个方面曾经是宝黄天中的巨头之一。 他早已经死了,但不知为什么,居然在这里又重新复活! “这块坟堆般的土丘,和天庭的仙墓似乎功效一致,能让蛊仙重生?!”白凝冰为这个发现感到兴奋。 这一次,她收获十分巨大。 不仅是发现了神秘土丘,还俘虏了方焕的魂魄,得到了他的传承,种种修行经验。 更重大的战利品是覆盖了整个战场的兽群残尸。 这里面可是有着规模众多的八转仙材!七转仙材则数量更多。 至尊仙窍,小南疆。 轰隆! 一声巨响,一座名山宛若一方大印,重重地落在地面上。 名山赤红作色,方方正正,山上没有一丝泥土,完全是各种各样的铜组成的。正是铜印山。 原本铜印山遭受三千天道道痕的灾劫,被雷电劈得矮了一半,黑不溜秋,冒着烟气和电光。而且整个山体都彻底熔化成一体,散发出强烈的焦味。 但现在,经过方源发布任务,铜印山先后经历了多位蛊仙之手,不仅修复了旧观,而且还比之前更大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