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节:打酱油 - 蛊真人

第一百七十九节:打酱油

?梦求真摇头,故意急切地道:“小米哥哥是好人……” 还未说完,光头青年就打断了他的话,急忙扬声大吼道:“果然是菇人狗贼胁迫了小芳姑娘。我们现在就去寨子中,向家老汇报。走!” 在众目睽睽之下,梦求真便顺水推舟地,和光头青年、黄小米等人一路,深入土家寨。 路上,光头青年压低声音,不断指点梦求真:“小芳妹子,你待会可要好好汇报,不然连你都要栽进去了。菇人这等异族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已经死定了!” 梦求真不语。 被绑的动弹不得的黄小米则叫道:“没错,是我骗了芳土,又强逼胁迫她。你们捉住我,会给你们土家带来大麻烦!一定会有人来救我的。” 黄小米被芳土救下,显然也不愿意牵连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因此故意这样说。 光头青年最终将黄小米押入土家寨的大牢,得到了土家家老的赞许和勉励。 众人分散之后,光头青年又邀请梦求真去他家:“天色已晚,小芳妹妹,你干脆来我们家吃晚饭,暂住在我们家吧。曾经我们是邻居的时候,我们经常一起玩的。还有我娘要是见到了你,一定很开心!” “原来,这个‘青兽’还和芳土有这层关系?”梦求真点点头,顺应情节发展下去。 很快,梦求真跟随光头青年来到了他家。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两层竹楼。 只有光头青年和他的母亲两人居住。 推开厨房的门,光头青年便大吼道:“娘,快我给你带回了谁?” “是你呀,小芳姑娘。许多天不见了。你爹娘还好吗?”光头青年的母亲很是热情。 “他们都很好,谢谢大娘。”梦求真敷衍道。 光头青年的母亲点点头,笑逐颜开:“既然小芳来作客了,你们去坐,我再炒点菜。” 光头青年迫不及待地炫耀道:“娘,今天你可得多做点好吃的。这顿饭还是你儿子的庆功宴呢。” “你个臭小子,又想搞什么鬼?”光头青年的母亲顿时皱起眉头。 光头青年拍拍胸膛:“娘,你儿子我这次真的立下大功了!我可是当街逮到了一个菇人,将他押进族中大牢了。” “什么?”光头青年的母亲动作一顿。 光头青年连忙将事情述说了一遍。 光头青年的母亲却皱着眉头,看向梦求真:“小芳丫头,我家这个混小子向来喜欢胡扯,他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梦求真点头,然后又补充道,“不过菇人大哥黄小米真的是个好人。我……” 话还未说完,又再次被光头青年打断:“好了,小芳妹子,我都告诫你好几回了。你这话就在家里说,千万可别在外面嘀咕了。” “行了,行了。”光头青年的母亲挥了挥手,“臭小子,家里的酱油用光了。你去街角的铺子里,去打点酱油吧。” “啊?” “快去啊,没有酱油怎么做菜?” “哦,好的,好的。” 光头青年走后,大娘就走到梦求真的面前:“来,小芳,和大娘好好说说究竟怎么回事?” 于是,梦境的第三幕就这般过去了。 第四幕来临。 深夜,地牢。 “又换了身份?”梦求真回过神来,立即发现了这点异状。 他脱离了凡人芳土的身份,再次成为了一名蛊师,并且修为高达四转! “竟然是光头青年的母亲?”梦求真旋即又发现,光头青年的母亲赫然是一位菇人。 梦求真立即有所猜测:“恐怕,我现在的这个身份应当就是那位黄婉了。” 这片梦境来自于乐土,比较独特的一点是,各幕梦境中身份并不固定。 “说不定接下来的梦境中,我还能扮演乐土仙尊呢。”梦求真笑了笑。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没有在梦境中看到乐土仙尊的身影。 第一幕梦境当中,梦求真便得知,黄小米所在的菇人部族中,有一位前任巫女黄婉。她实力高强,是唯一有希望能够治好菇人种族病瘟的大医师。 然而从菇人老婆婆口中得知,这位前代巫女黄婉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被部族逐出。 “这位菇人黄婉隐姓埋名,潜藏在人族势力土家寨中生活。为了完美地遮掩身份,她甚至还领养了一位人族少年。若是那个光头青年知晓,自己的‘娘亲’竟也是菇人,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梦求真笑了笑。 他用了很短的时间,迅速熟悉了自己身上的蛊虫。 蛊虫十分齐全,全面涵盖了攻防、腾挪、治疗等各个方面。从一些辅助蛊虫中,梦求真敏锐地察觉到,这些蛊虫极可能还可相互组合搭配,形成凡道杀招。 可惜现在,情景并不允许,梦求真无法尝试出杀招的组合。 “第三幕已经给了很明显的线索。这位菇人黄婉虽然被部族逐出,但显然心系菇人一族。当晚就来营救黄小米了。” “我必须尽快行动!” 梦求真立即出发,深入地牢。 地牢结构很是简单,堪称一目了然。 很快,他就在地牢的最深处,发现了被锁在墙上的黄小米。 梦求真催动蛊虫,悄无声息地将牢门的锁消融掉。 “黄小米,快醒醒。”梦求真迅速来到黄小米的身前,正要查探他的身体状态。 忽然,“黄小米”猛地自爆,化为一蓬飞灰,笼罩梦求真全身。 旋即,铛铛作响的警钟,引起了看守的喊叫声。 并且整个牢房,绽射出玄黄之光。隐蔽的蛊阵发动,将周围全部禁锢起来。 “不好,是个陷阱!”梦求真无奈地发现,眼前的“黄小米”已经彻底消散。 他急忙撤退,用毒蛊侵蚀蛊阵,但收效甚微。 “大胆!居然来我土家寨劫狱!” “果然如同那俘虏所言,必有人回来救他。哼!乖乖束手就擒,还能饶你一命!” 两位家老面容十分相似,陷入是一母双胞,顺着蛊阵传送,杀到了梦求真的面前。 梦求真冷笑一声,直接开战。 战至六十个回合,他不敌战败,被两位家老俘虏。 梦境至此陡然溃散。 “失败了。”梦求真魂归肉身,叹了一口气。 乐土梦境并不好探索,不过梦求真经验到底是十分丰富的,一直深入到了第四幕,这才首次失败。 魂魄受伤不轻,梦求真一边疗伤,一边回顾反思。 “那两个家老实力很强!不仅都有四转修为,而且战斗起来十分默契,宛若一人。” “我不仅要和这两个家老对战,而且还要对付蛊阵,十分吃亏。” “当然,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不熟悉手中的毒道蛊虫。趁着这个机会,不如静下心来推演一番,找出隐藏其中的毒道杀招。” “嗯,还有一个原因……” 梦求真反省深刻,又意识到了自己在梦境中的焦躁情绪。 那个假的黄小米,虽然瞒过了他初步的侦测手段。但若是按照平常心态,他定不会冒然迈入牢房,而是会再动用蛊虫侦查虚实。 “当时,黄婉的心情一定非常焦躁。所以我就在不知不觉间,被这股急躁的情绪感染,失去了平时的判断力。” 之前三幕梦境,当然也有情绪的干扰,但都被梦求真压制住。 到了第四幕,梦境带动的情绪远比前三幕自然更深。 这也是探索梦境的难点之一。 趁着这个休整的时机,梦求真很快推算出了五个毒道杀招,多以蜂毒蛊为核心。 重新进入梦境,这一次梦求真耐心侦查。 他惊异地发现:原来不仅黄小米是假的,而且整个地牢也是假的。 “这是一座假牢,真的牢房还在下一层。蛊阵的主体布置也在下一层!” 梦求真小心翼翼,进入到了真正的地牢。 土家寨真正的地牢,出人意料的复杂,竟有一种恢弘气相! 地牢宛若蚁巢,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通道相互纵横、交叉,让梦求真置身其中,如坠迷雾,眼花缭乱。 “整个山体似乎都被洞穿了,化为了地牢。” “这土家寨明明是普通势力,居然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不对,这里有地道的痕迹!” 梦求真一路仔细探索,很快发现了十地之一的地道迹象。 “这山体定然是名山级数,竟暗含天然地道。土家寨借助地道,稍加开发,便有大量资源收益。难怪能栽培出两位四转级数的家老。” 梦求真在土家地牢中四处转悠。 地牢中十室九空,关押的野兽远远多过凡人。 耗费了一段时间,梦求真仍旧找不到线索。在这个过程中,梦境消耗了很大一笔的魂魄底蕴。 “是那两个蛊师!”梦求真忽然听到前方传来蛊修穿梭地道的声音。 他连忙闪避一边,躲藏起来。 咻、咻。 两个蛊师从地道中飞速滑出。 “是那两个四转家老。”梦求真暗中窥视,立即辨认出来。 原来他们一直在地牢当中,因此才能在之前的情况下,第一波赶到假牢上。 两位家老一边行走,一边交谈。 “这个菇人囚犯嘴还挺严,居然硬生生挨过这么多的严刑拷打!” “他就算不说,我们也早就清楚,土家寨周边就藏着这么一伙菇人部族。只是我们一直不清楚具体位置而已。” “对,一定要从这个囚犯身上得到菇人部族的具体位置,将其剿除!” “稍等几天,他魂魄上的防护手段就会被我们化解。到那时,搜次魂就什么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