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节:劫狱 - 蛊真人

第一百八十节:劫狱

?两位家老渐渐停住,又双双投入到另外的一个地道当中。 咻、咻两声,两人迅速远离此地。 梦求真眼眸微动。 眼前的这番情景,倒是让他掀起了脑海中的一幕回忆。 “本体五百年前世,五域乱战,南疆就曾经出现过一个超级家族,也称之为土家。这个家族的蛊仙,最擅长的就是挖掘地道,利用地道四处游击,进行交战。难道和这个土家寨有关系?” 这当中有几种可能性。 一来,土家寨的传承被人挖掘。二来,土家寨的后裔血脉本身就有流传,在梦境泛滥的时代升仙亦或者本身就有蛊仙,只是一直隐居而已。三来,土家寨有人在墓地复活了。 梦求真顺着两位四转家老出现的路,顺利地找到了黄小米。 黄小米蜷缩在牢房的角落里,已经昏睡过去。 这一次,梦求真仍旧谨慎侦查,没有发觉任何陷阱的迹象后,这才悄然进入牢房。 他立即发现黄小米状态极其糟糕,已经濒临死亡。 黄小米本身就有菇人病瘟,十分致命。抵抗力稍有不足,就会发病身亡。 今天,他先是和光头青年对战,随后又被两位家老言行拷问,所以此刻身上已经长满了蘑菇。 若非梦求真及时赶到,再过几个呼吸,黄小米就要彻底死了。 梦求真暗呼一声好险,若是再迟片刻,那么他这一次的梦境探索恐怕又要以失败告终。 他立即施救,幸好他之前早有准备。 黄小米身上的蘑菇,不断缩减,然后全数收敛到黄小米的身体当中。 “你是谁?”黄小米勉强睁开双眼,视野中仍旧一片模糊不清。 梦求真便干脆回答道:“我就是黄婉,你身上的菇人病瘟我已经动用杀招,将它暂时压制。你的情况太糟糕了,生命力已经见底。不能冒然拔除蘑菇,这会把你的性命也拔掉。” 黄小米连忙谢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唉,现在说这个还为时太早。我们先出去,然后让我好生钻研一番这个病瘟。你的时间不多了。”梦求真道。 他目前还未开发出毒道杀招,能够治愈黄小米身上的顽疾。 搞不好接下来的一幕,就是让他根治菇人病瘟。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 之前一直在寻找黄小米,梦求真也没有机会催动梦蝶仙蛊,因此对接下来的梦境并不知晓。 “你要坚持住,我们走。”梦求真当即搀扶起黄小米,带着他潜行而走。 哪知半途中,居然碰到了光头青年。 “站住!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人来救你们。”光头青年大吼一声。 两位家老也跟在他的身后,此刻惊怒交加。 “好胆!可恶贼子,居然敢劫狱!” “速速发动大阵,把这人也擒拿下来。” 话音刚落,蛊阵就已发动,同时两位家老主攻,光头青年在一旁辅助。 梦求真心中一叹,只好对战。 他此次拥有诸多毒道杀招,和对面交手,将将持平。 但很快,光头青年迅速看出破绽,狠攻黄小米。 黄小米毫无抵挡之力,沦为梦求真的巨大拖累。 梦求真只得咬牙,不断出手帮衬黄小米,结果导致自己丧失主动,也被两位家老压着打。 最终,黄小米被光头青年轰杀至死,一命呜呼。 “异族菇人,人人得而诛之!”光头青年大吼,正气凛然,神情兴奋。 下一刻,梦境破碎。 梦求真再次回到至尊仙窍中,一边疗伤,一边总结。 “我之前动用梦蝶仙蛊,侦查这一幕梦境,并未发现光头青年。没想到,当我在这一幕中探索到了一定阶段,梦境就会演变,形成新的人物。” “光头青年怎么会来到地牢呢?” “听他的语气,似乎是他发现了我的踪迹。他是依靠什么手段发现得我?” “难道说,他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世的奥秘,知道了他的‘母亲’其实是一个菇人异族?所以将计就计吗?” 魂魄伤势迅速痊愈之后,梦求真带着疑问,再次探索梦境。 路线未变,梦求真提前很早就来到了牢房。 他潜伏在角落里,听着黄小米被严刑拷打的嚎叫和咒骂声。 这两个四转家老实力不俗,更关键的是还有蛊阵帮衬,梦求真并不打算硬来。 经过前两次的失败,积累了经验之后,他自己这身实力恐怕比正主黄婉还要高强。但是最大的弱点仍旧是黄小米。 先前失败的经历已经证明,只要黄小米身亡,也算探索梦境失败。 看来这幕梦境是要他成功营救出黄小米来。 梦求真耐心等待,等到两位家老出去之后,他便立即来到黄小米的身边。 没有急着叫醒他,梦求真直接催动了毒道杀招,将黄小米身上的菇人病瘟直接解除。 然后,梦求真这才叫醒黄小米。 黄小米得知自己已经根治,大喜:“多谢前辈!前辈还请救救菇人部族,许多族人都染上这种病瘟了。” 梦求真点点头,又交给黄小米一些毒蛊,让他至少有一战之力。 黄小米不需要梦求真搀扶,勉强跟着梦求真潜行出走。 然而这一次,仍旧在半途中被光头青年发现。 “站住!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人来救你们。”光头青年很兴奋。 梦求真神情微微奇异,当即问道:“我动用了多种手段,遮掩行迹,你是如何发现的?” 光头青年嘻笑一声:“也不怕告诉你,小爷我天资聪颖,独创了一招土里土气。这个菇人被我俘虏之后,我就暗中施展了这个追踪杀招。仓促之间,你如何能破解得了?”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子虽然是个外姓,但却有才情。” “很好,今日多亏了你,才让我兄弟两人发现了这个险情。记你大功一件。” 两位四转家老对光头青年刮目相看起来。 “谢二位大人!”光头青年兴奋至极,一副狗腿子的模样,“我一定好好表现。” 梦求真:“……” 一场大战之后,黄小米仍然战死。 梦求真第三次探索再次失败。 他深刻反思之后,便进行第四次探索。 这一次,他提前潜入,躲藏在角落。两位家老离开之后,他立即进入牢房,将黄小米根治了病瘟,并且还给予治疗蛊虫。 “你先待在这里,不断疗伤,切记不可踏出牢房半步。你身上中了追踪手段,一旦胡乱移动,就会令敌人发觉。”梦求真关照道,“待我铲除了关键蛊师,你见这只治疗蛊虫在半空飞舞,你就立即动身离开。” 黄小米很听话,连忙点头:“一切都听前辈安排!” 梦求真布置妥当,便立即离开牢房。 那边,梦境演变,出现了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得到二位家老召见,正在赶路,忽然被梦求真偷袭。 “呃?!”光头青年虽然实力颇高,但绝非梦求真的对手,更何况又是梦求真谋划已久的偷袭。 光头青年当场死亡。 但梦求真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一股浓郁的悲伤、愧疚、悔恨之情充斥心头,竟让他身不由己。 “这是怎么回事?” “看来光头青年还不能杀?!” “或许是因为朝夕相处,这个菇人黄婉早已经将她的假儿子,当做真儿子看待了。” 这股情绪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梦求真这样的秉性,都无法强行压制。 菇人黄婉浑身颤抖,泪流满面,根本止不住。 铛铛铛铛…… 警钟忽然响起,蛊阵再次发动,二位家老杀到梦求真的面前来。 他们一定是未见到光头青年,时间久了生出疑虑,因此赶过来查探。 最终,梦求真的这一次探索也以失败告终。 “所以,这个家儿子还不能杀?”梦求真为之苦恼。 因为要破解那个土里土气杀招,梦求真也不能达成。 这个杀招虽然是凡道杀招,但是究竟用了什么蛊虫,梦求真一无所知。更关键的是,就算是知道了,他手头上的这些蛊虫能否有效面对呢? “如果知道光头青年拥有多少蛊虫,就好了。可惜我已经错过了打探的最佳时机。” 在第三幕中,方源是芳土身份。若是旁敲侧击的话,既然光头青年心仪芳土,应当是可以得到线索的。 之前,芳土贩卖蘑菇时候,遭受光头青年调戏,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可是当时,梦求真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因为通过梦蝶仙蛊,他还查探不到这一幕的情景。毕竟光头青年不是事先就存在,而是当梦求真成功营救了黄小米后,梦境演变,这才有光头青年的登场。 现在,梦求真已经探索到了这一幕,之前的几幕梦境早已消散。 深思熟虑之后,梦求真再一次踏入梦境。 这一次,他却是没有直接接近牢房,去潜伏一旁。 提前到达那里,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梦求真还是得等到两位家老慢慢离开,他才能进入当中拯救黄小米。 梦求真在两位家老的必经之路上,进行布置。 他动用造梦仙蛊,在半途上搭建出一块全新的复杂地道。 布置妥当后,梦求真来到牢房,刚巧便是两位家老离开。 他立即施救,这一次却没有将黄小米留在牢房,而是直接带走。 两位家老刚要和光头青年碰面,却迷了路。 有了这个关键的缓冲时间,梦求真成功地将黄小米带走。 期间,光头青年追了上来,想要阻截。 梦求真没有杀掉这个碍事的家伙,而是将他打昏在地。又阻止了黄小米报复,这才顺利地通过了这幕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