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节:方源大人,快点启程吧!(庆祝蛊界成立加更) - 蛊真人

第一百八十七节:方源大人,快点启程吧!(庆祝蛊界成立加更)

?武庸要亲自见一见方源。 若是方源追杀战刚刚结束后的时间,武庸是万万不敢近距离接触方源的。 方源乃是天下第一魔头,武庸冒然接触,恐怕会被方源所杀。 这相当凶险! 但现在不同了。 经过方源一系列的外交手段,频繁的和各大势力进行大宗贸易,并不滥用武力。 起初或许见效甚微,但现在经历了这么多,包括武家、房家、柴家在内的各大超级势力,都看出了方源身上的秩序的一面。 这些超级势力重新打量方源之后,纷纷开始和方源合作。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很不容易。 小白兔会放心和大灰狼做买卖吗? “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做到了这一点。”武庸看着方源,心绪很复杂。 他是当世的枭雄,才情、天赋在八转蛊仙当中也是顶尖一流。方源最近如此种种的行动,让武庸也不禁暗自感叹,甚至产生一丝敬佩之情。 有武力,却不逞其能,不随意欺压弱小,这本身就很是不容易。表面上来看,这是自律自省,明白善水者溺的道理。但从本质上而言,是不贪婪,没有被欲望影响的理智。 纵观世间,不,放眼光阴长河,纵观人族历史,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呢? 而方源还能够让种种弱小,都开始放心和他合作。起初只是武家,但就武庸现在发现的,南疆几乎所有的超级势力都和方源做了交易,卖掉一些鸡肋名山,换取升炼八转仙蛊。 这也很不容易。 由此可见,方源高超的手腕。 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其他的手段,总之他做到了这一点。 “方源这个人,真的是了不起!他虽然是魔道出身,从行事和想法,从未被这种浅薄的阵营而束缚。” “能正能邪,能治世能乱世,全都是他的手段。纵观古今,这样的魔头才是最可怕的吧。” “能和这样的人物同存一世,真是我武庸的幸运啊。” 武庸忌惮方源,因为方源而失望,因为方源而恨怒,但也因为方源而斗志昂扬,甚至感到生命的美好。 因为他在方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见证了自己。 他和方源之间,有太多的共同点。 方源这段时间内的一系列举动,刚让武庸看出了方源的心胸,看出他的一步十算的伟略。 “既然人心已经被方源改变,那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和方源更加密切地合作呢?”武庸在痛失乎地之后,便有了这个念头。 打不过敌人怎么办? 那就和敌人合作,化敌为友! 和方源合作,完全是有利可图的,对武家的帮助是相当巨大的。 武庸不缺隐忍,也有正道的廉耻。 只是枭雄的廉耻,薄得连一张纸都不如。只要利益足够,武庸就能随意地将这张纸撕扯成碎片。 所以,武庸这一次主动过来,要亲自和方源见面、交谈,就是想要加深武家和方源的合作! 看着武庸,方源面容上浮现一抹微笑。 武庸曾经追杀过他,但那又如何? 你若杀得死我,算你武庸的本事!这世界弱肉强食,我若死于你死,那是我的弱小,我的不济,我的过错! 弱小被强大吞食,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所以,在方源心中,从不存在这种无谓的仇恨。 武庸主动出现在这里,想要合作的意图昭然若揭,那么就合作! 对于方源而言,和武家合作也绝对是有利可图。 武庸乃是南联盟主,武家长期坐拥南疆第一势力的宝座。和武家合作,是有模范作用的。 就像这次方源和各大势力交易名山,就是靠着武家的交易记录来打开局面。 不过就在方源想要和武庸寒暄的时候,天边飞来一位蛊仙。 这位蛊仙一身灰色的麻衣,头戴斗笠,身躯如熊般健壮,下巴又宽又厚,正是陆畏因。 只是向来稳重的他,此刻却显露出急躁的情绪。 陆畏因见到方源,远远就喊:“方源大人,我可是终于找到你了!” “陆仙友,所来何事?”方源笑道。 陆畏因飞到方源面前,看了武庸一眼,却无意打招呼。 武庸心中不禁好奇起来,他从未见到陆畏因居然还有紧张焦躁的一面。 陆畏因看着方源直接道:“方源大人,你可知昨天,神帝城载着天庭诸仙,再次从中洲出发,直往北原疯魔窟去了!” “哦?”方源面色微动。 陆畏因继续道:“星宿仙尊极可能已经重生,若是搭上天庭,如此里应外合,疯魔窟那边局势恐怕就很不妙了。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动身去那里主持局面!” “什么?”武庸闻言,不禁身心俱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何和天庭、疯魔窟等等牵扯起来? 武庸十分敏锐,几乎在瞬间就意识到了:这将是一场极其重要的交锋。不管战果是什么,都会波及整个蛊仙界,影响五域两天! 方源却不急躁,安抚陆畏因道:“陆仙友,你的消息果然灵通。但不急,不急,我还有些要事需要处理呢。” 说着,方源便催动手段,将广寒峰收入至尊仙窍。 “如何不急呢?”陆畏因摘下斗笠,瞪大双眼,力劝道,“对方可是天庭,还有长生天,又涉及到无极魔尊的疯魔窟,还有那天地秘境元境。方源大人呐,切不可延误了战机啊。” “什么?什么?天庭、长生天……无极魔尊……还有元境?《人祖传》中记载的那座天地秘境吗?”武庸心中泛起一个个的疑惑,心情也急切起来。 他迫切地想知道这一切。 方源面容一肃:“陆仙友,我知晓你一心想要立功,我之前已经答应过你。乐土仙尊若要重生,我必然出手相助。只是,我对情势也有我的判断,我若不争分夺秒地增强自身实力,如何能和尊者交锋?这件事情你不必再催了。” “这……”陆畏因沉吟不语。 方源又转向武庸,再度微笑道:“武庸仙友,关于名山的买卖,我觉得规模能更大一点。比如拜月碗、诈尸山、栖凰顶、尸皇芋顶天等等。” 武庸神情为难地道:“这些都是名山,价值比广寒峰更高。栖凰顶的真正价值,在于每年的一段时间,各类凰鸟都会前往栖凰顶,繁衍下蛋。贵方若是想要此山,恐怕不是那么物超所值。” “而尸皇芋顶天、诈尸山都是我武家必须之物。皆因不久之前,我族收获了尸皇的奴道真传,正准备在此方面大力发展。这两座山都是非卖品。” “倒是拜月碗,只要贵方价钱合理,我方完全可以考虑交易。” 武庸说道,语气诚恳,但心不在焉。 这次的会面和交谈,他期待已久。但因为之前陆畏因的话,让武庸的注意力早已牵扯他处。 方源和武庸交谈一番,陆畏因被他晾在一旁。 方源的确需要更多的名山。 之前的交易,虽然有成效,但大多是一些鸡肋名山。若是由武家带头,这场波及整个南疆蛊仙界的巨型交易,将能更进一步。 交谈之后,方源大袖一挥:“好了,二位仙友就此别过。” 陆畏因伸手:“方源大人……” 方源临走前,瞥了他一眼,带着些许冷意:“我还有事。” 陆畏因满肚子的话都憋在了嘴里。 下一刻,方源催动天地游,消失在原地。 他是真的有事。 这一次是前往腐臭烂泥山,将此山接收了。 “唉!”陆畏因深深叹息。 武庸微笑:“陆仙友,你我也很久未见。不妨……” 陆畏因摆手:“武庸仙友,在下有要事在身,若是得闲,必定上武仪山叨扰。” 说完这话,陆畏因就走了。 他可没有心情向武庸解释什么。 武庸一肚子的疑问也憋在了嘴里,难受至极。 他旋即目光一转,盯住了在场的异族蛊仙们。 他微笑不变,又向这些人探寻。 但这些异族蛊仙又知道什么? 头领从容淡定地道:“未得到主上允许,我等下属岂可胡言乱语?还请武庸大人勿怪,我等还要前往下一处搬山。” 武庸无奈,只好看着这些人飞离此地。 虽然和方源谈成了一些事情,达到了自己原先的目的。但武庸却开心不起来。 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被方源这些人甩到身后去。疯魔窟的这场交锋,他一点都不清楚内情。 “难怪方源要积极和各大势力合作……星宿仙尊重生?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或许我应该和方源谈更多的条件?” 武庸明白了方源的苦衷,顿时就有些惆怅。 “等等。”他忽然双眼精芒骤闪,“陆畏因明明可以向方源传音,为何故意在我面前开口?或许从他口中,我能够探知到内情。他刚刚拒绝,只是欲擒故纵,趁势抬价而已。” 武庸心底苦笑。 他已经预感到了,这一次主动联络陆畏因,恐怕会被后者敲诈一顿。 但是,如果不去打听这件事情,他又如何能知道此中是否有渔利的可能呢?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