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节:木像君吴广 - 蛊真人

第二百零一节:木像君吴广

?前一阵刚下过了雨。 北原的天空,一片湛蓝,清澈至极。 一位蛊仙压低高度,只距离地面数丈,迅速飞行,目光不断地扫视地面,似乎在寻觅什么。 这位蛊仙袒露胸膛,身材匀称,肌肉结实。他面容普通,鼻翼坚挺,紧抿双唇,给人坚毅不拔的印象。 他巡视的地面,草地茂盛,一片苍绿之色。但细细观察,就会发现被茂密的青草遮盖的地面,其实四处碎裂,大有蹊跷之处。 北原蛊仙正是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后,开始探查。 如今,已是查探了上百里路程。 忽然,一道青绿色的暗影在地面的裂缝下一闪而过。 “找到你了!”北原蛊仙目光骤亮,猛地扑下,带动一股灰色的光影,宛若苍鹰扑食,势态迅猛,充满必得的决心。 轰隆! 北原蛊仙直接撞入大地,瞬间大地炸裂,土石翻飞,草屑飞舞。 蛊仙一击即中! “嗯?”下一刻,他瞳孔微缩。 地面破裂开来,露出藏在地下浅层的一个巨大的身躯,宛若一条巨大的黄龙。 但细细查看,却非龙身,而是一条巨大的人参主干。 人参主干一片枯黄色,布满了褶皱,给人刚劲有力的感觉。 骤然遭受重击,人参主干旋即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宛若巨龙翻身。 轰隆隆,周围地面再次遭秧,草泥四处飞溅,北原蛊仙也被这股力量抛飞出去。 他升上半空,这才一睹人参全貌。只见方圆百里之地,到处都有枯黄的参须冒出来,仿佛长出了一片森林。 数百根参须仿佛黄色蛟龙,狂舞着朝北原蛊仙打来。 蛊仙深吸一口气,周身冒出灰色光影。 他在灰色光影的笼罩之下,身形也变得模糊,影影倬倬,虚虚实实。 参须打来,打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是穿过一层幻影,毫无建树。 北原蛊仙仿佛水中月影,不管水面上涟漪如何,月影难损分毫。 蛊仙因此立住阵脚,开始酝酿攻伐手段。 杀招催动出来,一记记青灰色的木刺,每一根都有古木般粗壮,纷纷扎进参须上,将各个参须都钉在了地面上。 蛊仙不断施为,围攻他的参须也越来越少。 “好东西!”北原蛊仙姓吴名广,乃是七转木道蛊仙,号称木像君。 他打量参须越久,眼神就越发热切。 这个枯黄人参乃是神秘品种,即便是专修木道的吴广,也不清楚。 不过这个情况最近相当常见。五域合一,地脉翻滚,气潮卷席,海量修行资源纷纷出现。其中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了去了。 这头上古荒植也是如此。 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木像君吴广发现。 这株巨大人参价值非凡。 如果吴广能够成功豢养,绝对是一项利润丰厚的长久买卖。不过收服这种野生的上古荒植,并不容易,不像从幼苗栽种起的那些荒植。 收服上古荒植涉及到奴道的手段,这点吴广并不擅长。 他现在也不想奢求太多,只想先将这株巨大的人参斩杀,获取众多仙材。 夜长梦多,眼下的领地乃是黄金血脉的地盘,若是被这些蛊仙发现,身为散仙的吴广可落不到什么好处。 仙道杀招——槁木死灰! 围攻吴广的参须稀疏到了一定程度后,吴广猛地双掌平推,轰隆一声,一道灰色的光柱,划破长空,射中人参主干。 在人参主干上,顿时被灰光巨柱射破,形成一个大洞。 还在攻击吴广的那些参须,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气,瞬间跌落摔在了地面上,像是软趴趴的毛虫,再不复方才的坚挺有力。 “结束了。”吴广淡淡一笑,但旋即脸色猛变! 轰隆隆。 下一刻地动山摇,天翻地覆。上千根的参须齐齐出现,参须高高翘起,每一根都至少有十丈之长,参须遮天蔽地,映照下的阴影笼罩吴广全身。 吴广惊骇地发现,原来他之前确认的人参主干并非主体,而只是一个更大的分支而已。 “这头上古荒植,恐怕有上万年的历史。它已经濒临八转,处在上古荒植的最巅峰!”吴广心头震荡不已。 无数参须砸下来。 吴广连忙躲闪。 但就在这时,寄居在人参的某个部位的野生仙蛊发动,令吴广速度暴降。 吴广被参须连连砸中。 关键时刻,灰色光影再现! 上千根参须宛若狂暴的巨大皮鞭,不断抽打,搅动空气,掀起气浪滚滚不休。 吴广身形摇摇欲坠,仙元急剧消耗。 “不妙了。”吴广嗅到了死亡的气息。照这种情况下去,他的仙元储备支撑不了多久。 他虽然依靠防御手段,保住了性命。 但这个防御杀招有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一旦催动起来,蛊仙就不能移动分毫,只能停留在原地。 吴广陷入险境。 局面变化得太快,一下子就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 吴广心中一片苦涩。 这一次是他托大了,没有更用心地侦查一番。 事实上,人参在地下穿行,吴广追击不易,逮住它已经不容易了。要做到详尽的侦查,有这功夫,人参早就逃之夭夭,深入地底去了。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没想到我吴广是死在一头上古荒植的手中。” 仙元开始干涸,吴广渐渐绝望。 嗷吼——! 就在这时,一头猛虎猛地扑杀进来。 猛虎通体漆黑,散发金属光泽,巨大如山,爪牙极其奋力,轻易间就将参须撕裂,凶猛非凡。 “这是什么上古荒兽?不,不对。这是一个杀招。”吴广瞪大双眼,惊喜又好奇。 黑虎大战参须,两者陷入僵持,不分上下。 轰隆! 下一刻,大地又是狠狠一震。 参须陡然伸直,然后砰砰砰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弹一下。 “什么,这头毕竟太古荒植的神秘人参,居然竟是被人一击斩杀了!”吴广震惊不已,满脸忧愁凝重之色。 很多时候,人远比野兽和凶植更加可怕。 吴广用屁股想都知道:击杀了这株上古荒植的蛊仙实力很强,非常的强! 吴广脱身,便见到了一位青袍蛊仙。 吴广认识此人,立即拱手道:“原来救我的人是你啊,陈诚。” 蛊仙陈诚却摆手道:“我只是辅助而已,真正救得你命的乃是我的主上。” “主上,你成了什么人的奴仆了?”吴广吃惊不已。 就在这时,地面破开,一道身影飞升上了高空。 吴广瞪大双眼看去,只见这位女仙,戴着半副面甲,面甲遮住鼻翼和下巴。 她剑眉入鬓,双目精芒绽射,一身黑金铠甲,霸意萦绕周身,慑人心神。 正是刚刚深入地底,杀死神秘人参的黑楼兰。 嗷吼。 黑虎咆哮,奔腾回归,化为纹身,落到黑楼兰的身上。 正是图腾杀招——幽都力虎。 这个杀招吴广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看到这一幕,惊诧之色更加浓重。 黑楼兰望向他,目光俯视:“我救了你,你该拿什么回报我呢?” 吴广身躯一震,连忙施礼感谢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不知在下能为大人您做点么?只要大人说出来,在下一定拼尽全力去达成它。” 黑楼兰却笑了一声,看向陈诚:“看来你认识他,这人有什么可用之处吗?” 陈诚道:“主上,我们此行就是要前往月半丘陵,挑战殷无缺。此人和殷无缺关系匪浅,十分熟络,正可为我们带路。” 吴广连忙道:“我的确认识殷兄,只是挑战……” 陈诚笑了一声,解释道:“主上此次修行有成,破关出来,就是为了挑战四方强者,会尽天下英雄豪杰。我就败在了主上的手中,依照赌约,甘愿成为她的奴仆。” 吴广深吸一口气:“原来是这样……” 他有些犹豫。 自己和殷无缺乃是好友,若是将这位强者引到好友那里进行比斗,不管胜负如何,都让吴广感到为难。 但黑楼兰可不管吴广的心情,直接道:“那就带路吧。” 吴广心中顿时凛然。 黑楼兰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霸道。 吴广几乎确信,自己若是违背了此人的意思,恐怕下场会和那株人参一样。 “请救命恩人,陈诚仙友随我来。”强烈的求生欲下,吴广在前方引路。 至尊仙窍。 乳白色的海水潮起潮落,海面上笼罩着大雾,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同样是乳白色的浓雾中,时刻有万千人影行走飞旋。 石宗脑海中一片混沌,懵懵懂懂,迷迷糊糊,时而在海水里沉沦,时而又飘飞到白雾中。 他隐隐约约听到一道呼唤他的声音:“石宗,你既已苏醒,还不出来?” 于是,顺着这道声音,石宗走出了海水,踏上了岸边。 他浑身赤·裸,身上不着片缕,脱离了人海之后,就猛然清醒。 望着身边浓郁的白雾白海,他又查看自己的身躯。 他难以置信地叫道:“我,我不是死了吗?!” “你已经在主上的天地秘境人海成功复活了,石宗仙友。只是你修为散尽,沦为凡人,需要重修回来。”接引他的蛊仙微笑着道。 石宗怔怔无语,半晌后,他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沙滩上。 “我能重活,都是主上的仁慈和恩德啊!”石宗仰头大喊,激动得泪水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