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节:四尊补天 - 蛊真人

第二百零五节:四尊补天

?雷电巨人轰鸣,举手投足间绽射无穷光辉。 亿万锁链飞舞,针对盗天魔尊不断封锁绞杀。 双尊战斗的余波不断扩散,撼动整个虚空都微微震颤,竟有一种支撑不住的趋势。 一个个小世界被殃及,迅速破灭,支撑不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雷电巨人当中,盗天魔尊神情越发扭曲,双目血丝越来越多,流露出越发残暴的气息。 “吃我一招!”盗天蓦地咆哮,雷电巨人如山般的身躯陡然定在原地。 它的表面迅速形变,咔嚓嚓的清脆金属声响中,一根根炮口从身上上下延伸而出。 轰! 数千个炮口一同发射,一道道光线横贯虚空,赤橙黄绿青蓝紫色彩缤纷至极,惊艳天地。 光线飞射,迅速跨越成百上千里,所到之处摧枯拉朽,无极魔尊意志操纵的锁链被摧毁无数。 “此招竟涵盖了金木水火土诸多流派,每一种颜色的光炮便代表一种流派。不好!”无极魔尊意志震动。 他辛苦形成的防御线被洞穿,露出被他一直保护着的两大世界。 一个世界中蛮兽奔腾,另一个世界则绿林葱茏。 正是蛮荒大世界、青莲大世界。 光炮被拦截抵消了绝大多数,但仍旧剩下上百记,无情地射向两大世界。 “什么?这两个世界中竟包含生命?”盗天魔尊心头猛震。 他终于看清楚,扭曲狰狞的神情猛然一滞,通红的眼眸中也流露出清明之色。 之前他探索虚空,看到的各个小世界都一片死寂,毫无生机。 因此这些小世界的生灭,不放在他的心头。 但是蛮荒大世界、青莲大世界中却有生灵栖息,盗天魔尊并不想成为血腥屠夫。 盗天魔尊狠狠咬牙,平尽全力操纵雷电巨人,掉转炮口。 所有的光炮都擦着两大世界飞越而过。 噗。 盗天魔尊吐出一口血来。 强行掉转攻击方向,令他承担了杀招的反噬。 一直威猛雄壮的雷电巨人都不再璀璨,萎靡黯淡了许多。 双尊激战因此戛然而止。 盗天魔尊不断喘着粗气,而无极魔尊的意志则在无数锁链的簇拥下,流露出沉思之色。 关键时刻,可见本性。 “我可以打开通道,让你进去看一看。”半晌,无极魔尊的意志忽然道。 “什么?”盗天魔尊诧异。 但他旋即明白了原委,盗天魔尊的嘴角还残留血迹,身上的伤势比较沉重,一时间也治愈不好。 他嘿嘿一笑:“那还等什么?” 无极魔尊意志便打开了通路,领着盗天魔尊进入了疯魔窟第九层。 盗天魔尊首先见到了一座黑白两色的大山。 “这就是《人祖传》中所记载的书山?”盗天魔尊撤销了雷电巨人杀招,面色惊异。 无极意志微笑:“书山乃是核心之一,正是有了它,这座疯魔九虚阵才能不断成长。每当世间出现了惊才艳艳的蛊修,推动流派的发展,书山就能够接收到这些新知识,从而让疯魔九虚阵因时而移,不断提升进步。” “最初的时候,第八层的虚空其实很小,根本没有一个世界。但是后来,伴随着五域间律道、虚道、炼道等不断发展,这里的虚空也不断扩张。” “先是出现了小世界,然后小世界越来越多。而狂蛮魔尊留下蛮荒大世界,元莲仙尊创建青莲道场,大大推动了疯魔九虚阵。假以时日,生灵会在其他的小世界中伴随生灭,而不仅仅只局限在这两大世界中。” 盗天魔尊继续深入,又看到了一座座浮冰,大大小小,奇形怪状。 “这是事实浮冰?难怪我在光阴长河探索时,没有发现它们。原来是被你搜尽,藏在了这里。”盗天魔尊恍然。 最后,他来到了疯魔窟的最底层。 盗天魔尊流露出黯然之色,十分失望:“这里果然没有空门。” 无极魔尊的意志并没有骗他。 无极意志道:“盗天魔尊,你如果不信,大可以继续看看。这里的确没有空门。” “如何能找到空门?那是我回家的唯一希望!”盗天魔尊请教道。 无极意志摇头:“我若清楚,何需之前开战呢?盗天啊,请回吧,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盗天魔尊发怔,久久无语。 “不……或许,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呢?”忽然,盗天魔尊发出诡异的笑声。 他神色扭曲,双目赤红,说话的声音语调都发生了剧变,变得嘶哑深沉,好像是另外一个人在说话。 “不好!”无极意志也变了神色。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盗天魔尊继续用沙哑低沉的声音道:“如果我所料不错,嘿嘿嘿,这里就是整个蛊修世界胎壁最薄弱的地方。无极魔尊啊,你的这座疯魔九虚阵正是利用这处地方,时常刺穿世界胎壁,将世界之外的那些东西放进来充当原料。这才有了第八层的大小世界吧?” “你说,我若是打破这里,彻底离开蛊修世界,能否找回我的故乡?”盗天魔尊说到这里,双眼瞪大,身上疯狂兴奋的情绪越发浓烈。 无极意志沉声道:“不可能!” “你已经是蛊尊,世界之外的那些东西,你岂会不知道威力?你早已领教过它们的厉害了,不是吗?” “你认为你能在世界之外,支撑多久?” “尊者乃是世间最强之人,就算你支撑得再久,总会有个极限。” “你能保证,你在极限之内恰巧找得到你的故乡世界?” “你要知道,天外之魔不只是你一人,蛊修世界外的世界也不只是你的故乡啊。” “可是!”盗天魔尊忽然仰头振臂,咆哮出声,“可是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想要回家?!” 盗天魔尊旋即又低下头,十指插进头发中,瞳孔涣散,口中喃喃:“你知道我有多煎熬?” “当我只是凡人的时候,我告诉我自己,兴许成为蛊师,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当我成为蛊师,我又告诉自己,成为蛊仙之后,一定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而当我成为蛊仙,我再劝慰自己,成为尊者,应当能回得了家。” “但是我现在已经是尊者了!我却找不到空门,空门!空门在哪里?” “就算找到了空门,空门又能否真的令我回家?” “蛊尊已经是最强了!我的前方已经没有路了。有时候我会梦到空门,梦到自己找到了空门,然后却发现空门也一无用处。” “每当我被这样的噩梦惊醒,我全身都是冷汗淋漓。” “我承认我自己是害怕了,我害怕找不到空门,我又害怕找到空门后自己彻底陷入绝望。” “你理解这种感受吗?” 盗天魔尊呼吸越来越粗重,看着疯魔窟的最深处,世界胎壁最薄弱的地方。 他忽然笑起来,双眼放光,用沙哑的声音道:“所以干脆就让我冒一次险!打穿这个世界!” “住手!!”无极意志大吼。 他早已戒备,全力阻止。 盗天魔尊在刹那间被锁链困住。 但下一刻,另一个盗天魔尊忽然出现在前方,双臂高高扬起,猛地挥下。 轰! 一声巨响,世界胎壁被打破,世间最恐怖的灾劫降临了! 盗天魔尊一头钻出破洞。 而无极意志已经无暇追杀,拼尽全力企图封锁破洞。 但破洞中喷涌的灾劫恐怖绝伦,无极锁链层层败退,连靠近都无法靠近。 几个呼吸之后,破洞洞口扩张开来,面积大了一倍。 “情况危急,若不趁早填补破洞,整个世界都将毁于一旦。二位仙友,还请相助一臂之力!”无极意志出声高喊。 蛮荒大世界中飞出狂蛮意志,夹裹万千蛮兽。 青莲大世界中飞出元莲意志,带动无数草木。 集合三尊之力,竟也只能维持场面,不能填补破洞! 破洞没有扩张,但三尊到底已经逝去,只凭本体生前留下来的力量根本无望胜利。 三尊力量迅速削弱,一个个神情都很难看。 “没想到世界就要因此毁灭!”元莲意志苦笑。 无极意志叹息:“我不甘冒险,将他放进来。” “不。”狂蛮意志沉声道,“当时的情况,即便我们三尊齐出,也不会是盗天的对手。因为我们无法留住他的性命。即便击退他两三次,他也可以反复冲杀进来,直至我等的力量全数耗尽。”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无极,放开我吧,我可以帮你们。”盗天魔尊悔恨地道。 一个盗天魔尊钻出破洞走了,场中还有一个盗天魔尊被无极锁链困住。 “你?”元莲意志微愕。 “之前钻出去的那个是谁?”狂蛮意志问道。 “那是沙枭。”盗天魔尊苦笑,“我的护道人。同时也是……” 情况紧急,无极意志直接打断他,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盗天魔尊道:“知道为什么宿命蛊对天外之魔的约束有限吗?那是因为每一个天外之魔来到这个世界,都带着家乡的印记。那是来自天外的道痕。” “接下来,我就用我身上的天外宇道道痕,凝造空间,强行堵住漏洞。趁着这个时机,请你们全力进行弥补!” 没有丝毫犹豫,无极意志将锁链收回:“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