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节:方源入元境 - 蛊真人

第二百一十九节:方源入元境

?人祖三人站在河边打量。 光阴长河水面上的每一块浮冰,都是一个事实。 人祖观察了很久,这才用手指着一块浮冰道:“这块浮冰不大不小,表面平滑,我们就踏这一块吧。” 但是大力真武却道:“这块浮冰明明很小啊,根本站不了我们三人。” 逍遥智心则摇头:“这块浮冰很大,但表面有许多冰锥,会刺破我们的脚的。” 同一个事实,对不同的人而言,有大有小,有轻有重,有难有易。有的能够接受,有的不能接受。 人祖三人商量了半天,好不容易挑选出了一块浮冰,大家都站了上去。 当人祖踩在这块冰上时,立即痛哭流涕起来。而大力真武愤怒大吼,逍遥智心却开怀大笑。 同一个事实,对不同的人而言,感受不一样,心情不相同。 人祖三人只好强忍住。 “光阴长河水面上的每一块浮冰,都只是冰冷寂静的事实。但我们人有心,一旦接触到事实,就会产生情绪,事实和情绪加起来,就成了我们每个人的事情了。”逍遥智心回忆起脑海中的知识。 浮冰载着人祖三人,漂浮了一段路,浮冰逐渐变小,开始沉没。 “我们跳到那一块浮冰上去吧。”人祖手指着左前方。 于是三人在脚下浮冰沉没之前,又跳到了身旁的第二块浮冰上继续跋涉。 这块事实又让人祖三人,产生了不同的情绪。 站在浮冰的时间越长,这些情绪积累的就越多。 随着浮冰不断沉没,三人感受到的情绪也会发生变化。有的人从愤怒变成了开心,有的人从高兴变成了忧郁。 “我支撑不住了,我觉得心好难受。”坚持了一段时间后,人祖捂住心口喊道,“我们跳到那一块浮冰上去吧。” 三人跳上去后,很快逍遥智星又说:“我最受不了这个事情了,我的心也难受了。我都有点想死了。” 人祖三人连忙又换浮冰。 不管什么事实,其实咬咬牙,就能挨过去。最怕的是心难受。 心一旦受不了,人也就过不下去了。 又换了几次浮冰,大力真武受不了的次数最少:“我感觉还好啊。” 强蛊在勃勃雄心中骄傲地道:“世间的事情有太多了,向来都是弱者比强者更难受。” 定力蛊则喊道:“这里面可有我的功劳,因为我一直在帮助你呢。” 定力蛊能镇压情绪。 忽然有两只蛊虫,从逍遥智星的手心中生长出来。 左手的那只蛊,叫做好。右手的那只蛊,叫做坏。 “人啊,我们能帮助你们分辨,什么事情是好的,什么事情是坏的。”好蛊、坏蛊一齐说道,声音稚嫩。 于是,人祖三人在好蛊、坏蛊的帮助下,总是能挑选到好事情的浮冰。 站在浮冰上,三人都感到开怀。 当浮冰沉没,好事变成坏事的时候,三人就提前跳走。 就这样,人祖三人都渐渐开心起来,然后变得十分高兴,最后狂喜连连,都不走了,沉溺在狂欢的情绪中。 三人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一直到脚下的事实浮冰完全沉没,他们统统掉落到了河水当中。 …… 疯魔窟,第八层。 兮地! 乎地! 两座天地秘境各自散发出蒙蒙白光,光辉交相辉映,链接一体,形成一道横放的光柱。 “最后一步。”方源催动杀招,吐出一口浊气。 气息飞入光柱当中,旋即光柱中央形成一道漩涡。 涡流喷涌而出,直射苍穹,待白色螺旋光流碰触到元境的表面,便扩散开来,好像是一团光雾,全面地笼罩住了元境。 方源顺着白色螺旋光流,顺利进入了元境! “妙哉,妙哉!元境位于兮地、乎地中间,借助这两座天地秘境,就能将元境精准定位。”陆畏因口中赞不绝口,紧随其后。 随后是战部渡、气绝魔仙、气海老祖等亚仙尊战力。 等到众仙都入了元境,白色螺旋光流迅速消散,让其他蠢蠢欲动的蛊仙们失望无比。 方源悬浮在元境之中,眉头紧皱。 一踏足其中,无数的感悟便浮现心头。 但这并非水到渠成的事情,等若强行灌输,方源体会到了难以描述的痛楚。 这种痛楚不是来源于肉身,也不是魂魄,而是他的心。 心境如湖,原本波澜不惊,平如巨镜。然而现在,却是波涛汹涌,翻腾起惊涛恶浪。 这就好像是婴孩,只知道吃喝、睡觉和排泄,结果却要让婴儿知道孩童蹦跳玩耍的快乐。若是让婴儿蹦跳玩闹,反而会伤及自身。 又好像是一个孩童,觉得玩具最珍贵,却被强行灌输成人的认知观念——金钱是最重要的。 蛊修的境界,是很难提升的。方源进入元境,等若是拔苗助长,违背自然。 方源咬紧牙关,吃力地承受着。 之前进入元境的星宿仙尊、巨阳仙僵都不见人影,方源也不顾上这两人,连忙审视自身,勉强体悟。 “许多流派的境界都在迅速上升!炼道也在其中,但是律道上升的最多。” 方源想了想,开始在元境中转移。 他催动手段,身影如鸟,在元境中自由飞翔。 所到之处,元境分崩离析。 方源心头微沉。 元境虽然是天地秘境,但却十分脆弱! 方源并没有主动攻击,只是他身上的道痕太多了,元境也承受不了。 不过好在元境摧毁之前,蕴含的境界都灌输到了方源的身上。 方源很有紧迫感。 “我必须尽快寻找到正确的方向。” “若是元境中炼道的那块被破坏掉,可就糟糕了!” 方源对元境并不熟悉,但脑海中各种念头频闪,雄厚的智道造诣让他迅速清楚自己的处境。 元境蕴含一切流派的奥妙,只要是蛊修都能从中获益。 方源灵敏地调整方向,在元境中遨游,炼道境界收获很多。 他前行的方向是正确的,很快,同时增加的数个境界中,炼道境界的提升幅度升到了第一位上。 方源此时的感觉,难以用言语来表述清楚。 他既无比痛楚,心境不稳,又感到充实和满足,同时又越发的“饥渴”! 这种“饥渴”是对知识,对境界的渴望。 “难怪人祖传中记载着,人祖或许只是知识后,并不满足,一直灌输自己,结果导致脑海达到极限而崩溃爆炸。” 方源对人祖产生了一层同感。 “快了,就快了!”方源强忍痛楚,面露喜色。 他的预感很强烈,距离炼道无上大宗师的境界真的只差少许了。 轰隆! 就在这时,忽然元境震荡,大块大块地崩溃毁灭。 方源的炼道境界正提升着,因此戛然而止。 “巨阳、星宿!!!”方源的目光骤然变得冷冽冰寒至极。 他看到远处,巨阳仙僵和星宿仙尊正在交手。 他们俩交手的位置选得真好,定然是在有关炼道的要害位置。 这部分的元境被破坏,方源的炼道境界再无提升。 之前的交手,方源试探出了长生天、天庭的许多破绽,同样的,他的底细也被巨阳仙僵、星宿仙尊看在眼里。 他们都明白,方源想在炼道上有所发展。 既然先行一步,来到了元境,这两位尊者怎么会坐视不管呢? 因此相互交手,顺带着将方源的前途也给斩断! 星宿仙尊一定是主动出击,巨阳仙僵虽然和方源有着盟约,但肯定也是乐见其成,顺水推舟了。 星宿仙尊见到了方源本体,立即伸手一指。 咻咻咻。 数百颗湛蓝飞星,攒射向方源。 方源呼啸一声,浑身上下绽射出七色光辉。 仙道杀招——七杀虹光! 金道的黄光、木道的碧芒、水道的浅蓝、炎道的红芒、土道的褐光、风道的绿辉、雷道的深蓝,这七种流派七种光辉纠缠一起,螺旋飞射。 轰隆。 七杀虹光击破大半飞星,射中星宿仙尊。 星宿仙尊身上星芒闪烁不定,挡住这个杀招,但仍旧身姿踉跄,面露惊诧之色。 “这是什么杀招?” 自然是复合杀招。 这一招七杀虹光,乃是改良于之前的五术虹光。后者方源曾经当中施展过,就在正气盟攻打东海夏家大本营,企图收复失地的那一场大战中。 只是五术虹光采纳了金木水火土五大流派,而七杀虹光则更进一步,又包容了迅捷之风,狂暴之雷。 星宿仙尊难以防备这样的杀招。 因为要抵御这一招,她得同时考虑到金木水火土风雷这七种流派! 别看很多杀招,似乎也涉及多种流派,但都是虚有其表的。 就比如盗天魔尊曾经在疯魔窟中,和无极意志大战一场,施展出来一个杀招,模拟出了其他流派的威能。 杀招的本质仍旧是一个流派,只不过模拟出了其他流派而已。 要对付这样的杀招,实际上只需要对付偷道就可以了。 但是七杀虹光杀招,是真正意义上包含了七种流派。 只是和方源交锋一招,堂堂的星宿仙尊就感到棘手! 复合杀招难以抵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方源磅礴浩大的道痕积累。 他身上的道痕太多了,或许曾经星宿仙尊本体能够媲美,但是现在的星宿只是刚刚复活而已。 三相合而为一,道痕相加在一起,就是星宿仙尊此时的道痕规模。 很显然,星宿的道痕规模是比不上方源的。

下一篇   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