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节:方源这小崽子! - 蛊真人

第二百二十一节:方源这小崽子!

?星宿仙尊陷入下风。 方源负责干扰,而巨阳仙僵则主要卷席元境,星宿仙尊虽然也能勉强得手,但都是和方源交锋数个回合之后,抓住时机匆匆下手。 这样的战况持续了一会,星宿仙尊便下了某个决定。 她猛然催动杀招,竟也是对元境下手! 元境宛若雪崩,起先只是一小块,但旋即元境崩溃的情况就越发严重。 巨阳仙僵低喝一声,绽放出金色霞光,企图拦截。 他成功阻止了星宿仙尊的杀招,然而星宿仙尊再次催发杀招。 “方源!”巨阳仙僵低啸。 不需要巨阳仙僵提醒,方源已经全力猛攻,企图牵制住星宿仙尊,逼她自保,放弃摧毁元境的行为。 这次轮到星宿仙尊连续转化杀招。 交手以来,这还是她首次主动进攻! 巨阳仙僵反应不及,星宿仙尊的这些攻伐手段很多都是首次施展出来,让巨阳仙僵难以在第一时间有效阻止。 轰隆隆…… 几十个回合之后,元境全数被毁。 绝大多数都是被星宿仙尊毁去的。 “好一个星宿!”巨阳仙僵连声赞叹。 星宿仙尊见自己收取元境的效率,远远比不上方源和巨阳仙僵联手,便主动摧毁了元境。 如此果断理智,不愧是人族历史上的仙尊,天庭的二代仙王! “嗯?这里是……”方源神情微异。 元境被全部摧毁了,但是他却没有跌落回去,而是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虚空当中。 疯魔窟第八层的大世界全然不见踪迹。 “这便是疯魔窟第九层!”巨阳仙僵开口道。 他缓缓飞来,和方源相距百步并肩,一齐面对星宿仙尊。 原来,天庭之前借助盗天真传和神帝城中的俘虏,来诱骗方源、巨阳仙僵出手,争取到了时间来夺取元境。 巨阳仙僵、方源都反应神速,立即调动全部力量,不计后果地猛攻。 天庭经历过宿命大战,不负盛况,难以抵御两方联手的疯狂攻势。 夺取不成,星宿仙尊便退而求其再次,直接飞进元境之中,将自身的智道境界拔升到了无上大宗师的境地。 然而,方源、巨阳仙僵以及其余的亚仙尊,也都进入元境。 战况逐渐脱离星宿仙尊的掌控,令她冷酷地摧毁了整个元境。 元境并没有被她夺取,事实上仍旧在第九层当中。星宿仙尊、方源诸仙进入元境的那一刻,便也进入了疯魔窟第九层! “这第九层的虚空,远比第八层要小得多。眼前的就是《人祖传》中所记载的事实浮冰吗?” 方源盯着星宿仙尊,同时看到她背后远处的那些神秘浮冰。 这些蓝白色的浮冰,有大有小,数量极多。它们静静地漂浮着,本身并不自转,但是相互之间吸引,三三两两绕着飞旋。所有飞旋的浮冰团体,又围绕着最中心缓缓飞旋。 远远看去,这些事实浮冰漂浮飞旋着,整体就好像是一个松散的巨球! 事实浮冰飞旋的轨迹,充满了玄机奥妙,方源只是看了几眼,便有头昏眼花的感觉。 他敏锐地观察到,这些事实浮冰正在不断地增大。 “看来这座大阵,便是无极塑造整个疯魔窟的基石。书山、元境就是天庭从这座大阵中抽取出来的核心。” “妙,极妙!” “这座九转大阵不断飞旋,不断推演,这些事实浮冰便是成果。而第八层中那些陨落的蛊仙,消失的仙窍,都是推动这座大阵的燃料,同时也是推演的线索信息。” “这么说来,《人祖传》中记载的衍化蛊,无极魔尊想要推演的永生成果,都在大阵的最中央了?” 方源正想到这里,忽然巨阳仙僵冷喝一声。 下一刻,运道杀招施展出来,直接刺破星宿仙尊。 星宿仙尊宛若气泡,一下涣散。 而她的真身同时显现,此刻却不在方源的面前,而是已经进入到了九转大阵中去了。 巨阳仙僵脸色微沉:“星宿仙尊好手段,这个幻象虽然一触即溃,但即便是我,也无法侦查真假。若非我气运有所异动,我还发现不了端倪。我们要快!无极魔尊穷尽一切布置了疯魔窟,又辛辛苦苦推演了上百万年。这个成果绝不能让天庭得了去。” 方源哪里还用犹豫,和巨阳仙僵电射而出,迅速来到了大阵边缘。 两仙暂时驻足。 “这大阵端的恐怖,所有的事实浮冰都是阵眼,也是最安全的地方。除此之外,其余地方都十分凶险。停住在其他地方,就要遭受大阵的碾磨。” 方源看得心头微跳。 这种九转大阵的碾磨之力,乃是由无数蛊仙牺牲,大世界融并带来的,即便是他,也承受不了,极其恐怖。 另一边,巨阳仙僵观察了一下,猛地一跃,跳上了一座事实浮冰。 不管是领先的星宿仙尊,还是现在的巨阳仙僵都选择这样做,方源当然也从善如流。 他挑选了一下,脚步踏上一块大象般规模的事实浮冰。 刚刚踏上浮冰表面,就有一股强烈的愧疚之情,宛若杀进宁静山村的盗匪,袭上了方源的心头。 方源面色微变,连忙抵御这股强烈的情绪。 适应了之后,方源又纵身一跳,跳上第二块事实浮冰。 这一次,一股浓郁的悲切之情,卷席心头,猛烈程度陡然提升一筹。 方源咬牙,勉强适应下来。 他抬眼望去,就将巨阳仙僵已经跳上第五块事实浮冰,而星宿仙尊则仍旧遥遥领先,目前已经深入到了大阵中层。 “时间有限!”方源不免急迫起来,迅速跳到第三块浮冰上面。 元境之争的结果,对于方源而言,并不理想。 星宿仙尊、巨阳仙僵恐怕都已经恢复到了无上大宗师的境界,而方源在炼道境界上还有欠缺。 不过,对手毕竟是堂堂的星宿仙尊,有此战果,也在方源的预想之中。 元境之争已是这样,无极魔尊的永生成果就更不能让这两位尊者得逞了! “永生……永生……”方源口中喃喃。 永生本身就是方源的目标和理想,就算得不到,也不能落到他人手中。 越是深入大阵,事实浮冰带来的情绪就越是猛烈强劲。 这些情绪各种各有,有的是喜悦,有的是哀伤,有的是忧郁,有的是愤怒…… 星宿仙尊一直领先着。 她在这个大阵中的优势非常明显! 首先,当初的棋局赌约,就是无极意志和星宿意志对垒。 其次,天庭早在三十万年前就开始渗透,元莲仙尊创建的青莲大世界就是最好的明证。 最后,别忘了星宿仙尊修行的流派——智道。 智道讲究念、意、情。 处理情绪,甚至用情绪作战,本身就是智道最擅长的地方。 如此种种,难怪星宿仙尊避而不战,赶往大阵中来了。 “只是……”星宿仙尊驻足在一座事实浮冰上面,回望身后,眉头微蹙。 巨阳仙僵正在赶来,和星宿仙尊的距离正不断拉近。 关于这点,星宿仙尊并不奇怪。 越是深入大阵,情绪越发恐怖,带给星宿仙尊的阻挠也就越大。 而巨阳仙僵不惜落下镇运天宫,也在参与推演。他本人更是在他那个时代,将狂蛮魔尊创立的蛮荒大世界收入囊中。 要知道,无极魔尊之后,便是狂蛮魔尊。 狂蛮魔尊进入疯魔窟,是一百多万年前! 因此,巨阳仙僵对这座疯魔窟也非常了解。 而巨阳仙僵的运道手段,也帮助他挑选出最适合进取的路线。 “只是方源为何也在跟近?甚至还有超越巨阳仙僵的趋势?”星宿仙尊微微蹙眉。 这点着实出乎她的意料。 天庭自然将所有关于方源的情报,都交给了她。 所以,星宿仙尊十分了解方源。 她知道,方源智道造诣虽然也十分雄厚,但最擅长的从来不是推演,而是防备他人的推算。 从这点来看,天庭虽然讨伐方源屡屡失利,但也有不菲的成果。 至少在天庭的打压之下,方源在智道的修行上,不得不放弃推演以及情绪处理等等方面,全力提升防备推算的能力。 然而,眼下明明是星宿仙尊因此收益的时刻,为什么方源还能紧追不舍? 不只是星宿仙尊诧异,巨阳仙僵也很惊愕。 他眼珠子地看着,方源迅速跳跃前行,然后超越了自己! 从方源的身上,巨阳仙僵感受到了一股气息。 猛然间,他明白了真相。 “是定力蛊!”巨阳仙僵心头一跳,默默咬牙。 他辨认出了定力蛊的气息。 方源一直都不擅长遮掩气息,放在眼下,也没有遮掩的必要。 “原来是他!” 巨阳仙僵终于搞清楚了,在万兽混彩天中最终暗算了黑楼兰的幕后最大黑手,就是方源这厮! “这小崽子从万兽混彩天中,拿走了定力蛊,还有能力蛊。” “这两只力道仙蛊都高达八转……” “定力蛊最克制情绪,难怪他在这大阵内如履平地!” “难道说,万兽混彩天也是狂蛮魔尊对于方源资助的布置吗?” 巨阳仙僵难免思绪起伏。 他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 “我虽然抢夺了蛮荒大世界,狂蛮魔尊仍旧安排,让方源得到了定力蛊、能力蛊……那么我之前抽取出一部分的盗天真传,是否也是盗天魔尊故意布置的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