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节:攻进生死门 - 蛊真人

第二百二十六节:攻进生死门

?仙道杀招——年兽召来。 方源伸手一招,背后上空瞬间出现数十头太古年兽。 他为了凑齐十二生肖战阵,不断钓取太古年兽,好不容易凑了一整套。至于这些都是多余剩下来的。 太古年兽们嘶吼咆哮,一个个划破长空,分别袭向仙墓。 眉公、铜公仍旧并肩而立,拼死挡在方源本体的路上。 与此同时,从仙墓中再次升腾起许多蛊仙的身影,正是之前作战时阵亡的那些人。 蛊仙们纷纷出手,将太古年兽们的攻势完全抵挡下来。 方源见此,顿时了然:“看来仙墓中重生的蛊仙,带着完整的修为,道痕也不减少。至于蛊虫,他们阵亡的时候虚窍都带着蛊虫飞回仙墓,也是不缺的。” 天庭复活蛊仙的手段,非常高端,几乎没有缺陷。 “幸亏方源及时发现了这些伏兵!”陆畏因大感庆幸,若是一直被星宿仙尊蒙在鼓里,等到战斗僵持,这些蛊仙出动,必定会令长生天、方源两方措手不及。 星宿仙尊心中叹息一声。 她之所以隐藏这些蛊仙,没有让他们立即参战,除了伏兵之意外,还有一个主要的想法,就是为天庭保存实力。 疯魔窟一行,并非是三方的决死之争,而是竞争夺取疯魔大阵的推演成果。 这个方面,主要还是要靠她星宿仙尊自己,类似方正、车尾这些人还没有资格参与这种竞争。 再加上天庭势弱到了谷底,人员凋敝,即便这一次星宿仙尊夺取到了疯魔成果,将来入主天庭,掌控中洲也需要各方人手,总不能做一个光杆元帅吧。 但是现在方源发现了这些人。 星宿仙尊深知:方源这个魔头狡诈残酷,一点都没有什么傲气,逮到天庭的这个弊端,一定往死里攻打。 像是狂蛮魔尊这等人物,并不屑于对比他弱小的存在出手。 幽魂魔尊虽然屠戮万千生灵,但他至始至终都是一视同仁,弱的杀,强的也拼死扑杀,杀戮成性,骨子里就透着疯狂。 而方源则是专门恃强凌弱!弱的最喜欢针对欺凌,遇到比自己强的,就龟缩起来。宿命大战之前,天庭屡屡侦查他,他就死死躲起来,发展智道手段,防备智道推算。 星尘飞卷,星宿仙尊不得不动身,支援天庭仙墓。 巨阳仙僵自然尽可能地阻截。 星宿仙尊再次动用幻象杀招,巨阳仙僵即便要侦查出真假,也得需要片刻时间。 星宿仙尊因此得逞,顺利赶回仙墓坐镇。 但仅仅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眉公、铜公就再次交代了性命,惨死在方源的手中。 方源试图捞取他们二人的虚窍,可是仍旧没有成功。 “不破坏仙墓的话,这些蛊仙仍旧会重生,修为尽复,是很大的麻烦!”陆畏因也赶了过来。 伴随着星宿仙尊的行动,其余的天庭蛊仙们也纷纷回转仙墓。 占据再次转变成了攻防之争,天庭仍旧是防守方,只是这一次不再是据守书山,而是围绕仙墓开始惨烈争夺! “哼哼,杀了这些蛊仙,捣毁仙墓,天庭就只剩下星宿仙尊一个孤家寡人了,哈哈哈。”战部渡发出狂笑,杀意沸腾。 然而天庭方面,似乎也料想到了这个局面。 这片天庭仙墓已被大大改造,天庭蛊仙们飞落下去,充当阵眼,竟迅速组成一座仙阵。 仙阵掀起迷雾,迅速弥漫整个战场。蛊仙置身当中,如坠云中,伸手不见五指,难辨东南西北。 不仅如此,仙墓中更是浮现种种蛊仙身影。 战部渡等人和其交锋,这些蛊仙战力一如本体,但被斩杀之后,却只是崩解成一团团云雾。 巨阳仙僵推算片刻,开口道:“这是画道大阵,但也掺和人道手段。此阵以神帝城为核心,天庭蛊仙们充当阵眼,星宿仙尊为主阵眼。我们要攻破此阵,千难万难,方源仙友可有良策?” 方源摇头,面色冷峻。 一旦陷入僵局,就对他很不利了。 因为天庭在疯魔大阵这方面渗透得很深,领先优势非常巨大。一旦让天庭拖延成功,时间一到,三大世界崩解,完全化作资粮助推疯魔大阵,使得推算成功出了永生成果。到那时,天庭抢夺成果的可能,必定大大超过方源和巨阳仙僵。 天庭在正面战场上,敌不过方源和巨阳仙僵两方的联手。但在星宿仙尊英明果断的领袖之下,反而一直让方源、巨阳仙僵陷入被动境地。 方源心知此事严重,当即回道:“我略懂人道手段,但对画道一窍不通。巨阳仙友则是精通画道,你我二人必须联手,方有迅速破解此阵的可能。” 巨阳仙僵微微点头,他正有联手的意向。 当即,两仙束手不战,只教陆畏因、战部渡、冰塞川等人尝试攻阵,为他二人提供种种线索,验证种种猜测。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气海、气绝等人屡攻不下,反而受伤累累。 天庭大阵岿然不动。 方源忽然动手,至尊仙窍中人海滚荡不休,带动外界的云雾也沸腾起来。 巨阳仙僵见机行事,喷出一道道金光。金光扩散开来,好似一道道涟漪,迅速扫过整个大阵。 金光所到之处,云雾迅速消弭,露出仙墓原貌。 两方联军见此,不由掀起一阵欢呼。 但好景不长,金光迅速消散,云雾几乎瞬间复生,又遮挡住众仙视野。 战部渡等人尝试冲阵,又都铩羽而归,根本摸不到阵眼所在。 巨阳仙僵惊愕了一下后,旋即苦笑:“此阵应当已破,但奈何主阵之人乃是星宿仙尊。竟是被她硬生生动用智道手段,将此阵稳定下来了!” 蛊仙才是杀招的根本,任何手段的主体还是人。星宿仙尊操控之下,这座天庭大阵硬是稳定住了,牢牢挡住巨阳仙僵和方源两方大军。 方源缓缓摇头:“看来短时间内,是突破不了此阵了。” 巨阳仙僵没有说话,默认了这个判断。 刚刚方源和他的出手,已经是眼下最强的手段,既然没有攻破此阵,那么大半个月内是别想了。 按照目前大世界的消解程度,以及被星宿仙尊大大助推过的狂暴疯魔大阵,大半个月的时间是绝对够推算出最终成果了。 巨阳仙僵神情回复过来,朗声问道:“好阵!请教星宿仙尊,不知此阵何名?” 云雾中传出星宿仙尊的声音:“此阵名为白云压城似如非,乃是元莲仙尊所创,并未完整。一直到现在,天庭在人道方面探索有得,方侥幸补全。” 就在这时,方源却是再次出手,搅得大阵沸腾滚滚。 方源接着道:“巨阳仙友,即便破不了阵,也得削弱星宿仙尊,为将来打算。” “是这个道理。”巨阳仙僵一听有理,便紧接着喷射金光,扩散整个大阵。 金光所到之处,一片清明,云消雾散。 但是,星宿仙尊仍旧稳住了大阵,很快又都白云漫漫,雾气缭绕。 方源和巨阳仙僵一遍遍出手,星宿仙尊一次次稳定大阵,双方都很无奈,又都不想罢手。 就这样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巨阳仙僵神色微动,察觉到了气运的某些异变。 又数十次回合之后,忽然神帝城震荡,从壁画世界中飞出一仙来。 巨阳仙僵趁此良机,迅猛喷射金芒,一时间金光缕缕,掀起万道涟漪。 神帝城震荡,星宿仙尊猝不及防之下,终究没有稳住大阵,令大阵告破。诸多充当阵眼的天庭蛊仙皆连喷血,各个重伤! 战部渡一马当先,杀进仙墓深处,对突破壁画出来的那位蛊仙叫喊:“沈伤仙友,速速和我等联手,攻打天庭!” 这位破阵的关键人物,正是东海正道的亚仙尊,专修人道的沈伤。 沈伤身心大震,没有犹豫,立即附和方源等人,兵锋直指天庭。 星宿仙尊深深一叹,大袖一挥,将所有的天庭蛊仙、仙蛊屋都收拢起来,一同投入仙墓最深处去了。 方源、巨阳仙僵自然不会放过,紧追一路,就见仙墓深处屹立了一座天地秘境。 这座天地秘境高高耸立,乃是一道漆黑巨门,散发着幽深、死寂、恐怖、威严的气息。 天地秘境——生死门! 星宿仙尊率先投入生死门中,方源等人的脚步却不由地缓了一缓。 要进入生死门,并不容易。 《人祖传》中早有详细记载,人祖曾向智慧蛊请教,智慧蛊便告诉人祖,生死门的进出之路,名为命途。活人要从死路进入门中,想要出去,要走活路。死路上充斥忧患蛊,生路上则有荡魂山、落魄谷、逆流河三道难关。而在生死门中,有一片安魂湖,还有公平蛊等等。 不只是这些,方源收集到情报中,明确如今的生死门中还有幽魂魔尊的真正本体,以及人祖大儿子太日阳莽的魂魄! 现在又多了星宿仙尊,以及天庭诸仙。 生死门乃是凶险之地。 星宿仙尊义无反顾地投进生死门中,若说在里面没有布置?这种可能近乎于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