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节:幽魂惊醒 - 蛊真人

第二百二十七节:幽魂惊醒

?看着眼前的生死门,方源瞬间回想起自己曾经察运的结果。 代表着幽魂魔尊的黑云,被星宿仙尊的星云侵蚀。 “现在再瞧一瞧。”方源念头一动,调度煮运锅。 就见他的银光运柱又浓缩了几分,银柱根基的尘土越加浓厚凝重,而上端的三朵云霞,星云和黑云几乎融汇一体,巨阳仙尊的金色云霞仍旧被压在最下方。 星云、黑云的规模更加庞大,已然在最高端,开始侵蚀方源的银色光柱。 这种变化显然是不妙的。 “天庭在疯魔窟的准备最是充沛,看这样子,似乎幽魂魔尊竟和星宿仙尊联手了?” “按照现在的趋势来讲,天庭领先的优势太多了。” “很可能最终的胜利者便是星宿仙尊。” 之前,还有盗天真传的外在因素,影响银光气柱。 但方源现在察运,发现一切外在的因素都没有出现。 事实上,到达他这种层次,能够影响他,左右这场疯魔窟之争的外在因素,也是十分罕见的了。 也只有类似盗天真传这种,才有影响的能力。 “要破除这个局面,看来还是得依靠我自身。”虽然察运的结果并不妙,但方源还是毅然催动了手段。 一道混彩的虹光从他身上蜿蜒而出,只有拇指粗细。 虹光首先链接到气海分身上,带给气海分身一道混彩的光辉,笼罩住他的全身。然后虹光又钻出头来,串联到战部渡的身上。 “我这一招护身,可闯生死门。”方源对陆畏因、沈伤、气绝魔仙道。 气绝魔仙淡淡一笑:“我自有方法。” 沈伤、陆畏因则接受此招。 于是,混彩虹光将他们也链接上来。 另一边,巨阳仙僵将劫运坛收入仙窍,浑身已是笼罩一层金光圆罩,他盯着方源的头顶看。 寻常蛊仙自然看不到隐形匿迹的煮运锅,但巨阳仙僵本身就是开创之人,自然有所察觉。 煮运锅的强盛气息,让巨阳仙僵感到惊异。 不过联想到这场疯魔窟之争,方源前后表现出来的那些炼道成就,巨阳仙僵也就不奇怪了。 两方都催动手段,一齐杀奔生死门。 他们顺利地进入到生死门中,没有遇到任何的波折。 生死门内一片幽暗,范围极其宽广。 方源等人进入其中,宛若黑夜里忽然燃起无数的火炬。一瞬间,无数魂兽被惊动,发出嘶吼和咆哮。 魂兽们开始疯狂进攻,方源等人出手抵御。 “如此多的魂兽?!”沈伤惊愕。 “这是天底下魂兽最集中的地方。这里的魂兽岂止上亿?根本难以计数!”陆畏因一边说着,一边催动杀招,形成一座座土墙长城。 “这里太多的魂道道痕了,我的杀招效用不足原先的五成!”气绝魔仙尝试了几个杀招,脸色微微发白。 魂兽们有大有小,底蕴有深有浅,有无数的普通魂兽,也有难以计数的荒级魂兽,上古魂兽,至于太古魂兽也是不少。 魂兽们好似漆黑的海啸一般,绵绵不绝,悍不畏死地不断向方源、巨阳仙僵扑来,企图将这些蛊仙淹没。 “星宿仙尊呢?”气海老祖询问。 “在这种情势之下,若是星宿仙尊一味躲避,我们如何寻找到她?”战部渡皱起眉头。 巨阳仙僵、方源都未出手,都纷纷催动手段,不断侦查,企图找寻到星宿仙尊的踪迹。 但是很快,两人双双罢手。 他们都失败了。 “既然如此……”巨阳仙僵冷哼一声,周身金芒爆闪。 刹那间,黑暗如夜的生死门中,仿佛升腾起一个太阳! 旭日高升,光照万里! 光辉刺眼至极,光芒所及之处,无数魂兽冰消瓦解,连惨嚎声都发不出来。 众仙侧目。 “这人难道是?!”沈伤瞪眼,终于意识到了巨阳仙僵的身份。 这一招的威能,绝对要高于气海老祖的乎昂。 方源也不禁侧目,瞳孔微缩。 疯魔窟之争到眼下,他首次见到巨阳仙僵如此作为。运道在方源的手中,多流于辅助,但此刻在巨阳仙僵施为之下,展现出了超绝的攻势! 金光蔓延,所到之处,即便是太古魂兽也不能抵挡,一时间屠戮无算,战绩惊人。 数千里方圆的战场被彻底清扫一空,战场边缘显露出一座湖泊来。 湖水波澜不兴,即便是在金光的照射之下,也是如此,平静如镜。 安魂湖! 而在安魂湖的边上,还有一座山脉。 山脉雄伟恢弘,巍峨壮阔,连天接地,蔓延出众仙视野范围之外。 “什么时候有一座山?” “《人祖传》中从未有如此记载。” “这山漆黑无比,魔气森森,大有古怪!” “难道星宿仙尊就在这座山上。亦或者这座漆黑山脉就是天庭的布置吗?” 亚仙尊们议论纷纷,就在这时,巨阳仙僵忽然淡淡开口:“发现她了。” 方源的目光,也旋即投射上去。 顺着他的目光,众仙都发现了星宿仙尊。 她驻足在山巅,身旁星光闪烁,衣袖飘飘,衬托得她风华绝世。 星宿仙尊俯视群仙,面带微笑:“强敌已至,幽魂魔尊,你该醒了。” 声音虽然平静,但却迅速传播,在这片特殊的天地中不断激荡,仿若空谷回音。 下一刻,横亘天地之间的漆黑山脉震荡起来,竟传出声音:“是谁……在打扰我的安眠?” 随后,山脉震荡越发剧烈,山崩地裂,天地摇晃! 两轮血红的太阳,猛然出现,每一只都比巨阳仙僵刚刚的攻势更加庞大。 这是幽魂魔尊的双眼! 众仙眼前的这座雄阔山脉,竟是幽魂魔尊的本体! “强敌?你们是谁……杀,杀死你们!”幽魂魔尊发出低吟之声,声浪滚滚,掀起一阵磅礴的旋风。 他的状态很不对劲,竟辨认不出巨阳仙僵、方源的身份,仿佛失忆了一般。 轰轰轰轰…… 一只只手臂,从山脉中猛地延伸而出,刹那间,仿佛有数以千万的撑天大树猛然生长开来,形成一片恐怖的巨臂森林。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声中,幽魂魔尊本体从卧躺转为盘坐。 即便是盘坐,他的肩膀仍旧高耸入云,众仙仰头根本看不到他的头颅,只能勉强看到大半个胸膛。 幽魂魔尊的本体,太巨大了。方源诸仙和他相比,仿佛是成人身边的蝼蚁。 陆畏因、气绝魔仙等人骇然失色。 他们察觉到:幽魂魔尊本体绝非只是巨大,他全身上下流露出来的气息,几乎要让群仙窒息。他身上的魂道道痕太浓郁了,规模极为庞大,即便是现在的方源,也难以企及。 幽魂魔尊睁开双眼,两轮血日在黑色的云雾中绽射凶芒。 幽魂魔尊张开巨口,猛地喷吐。 下一刻,黑色的魂雾,伴随着狂风,强袭而出,迅速席卷整个战场。 呼呼呼! 暴风在耳畔呼啸,亚仙尊们纷纷变色。 漆黑魂风十分恐怖,吹得他们身形剧烈摇晃,几乎要被直接刮走。 魂风不只是对付他们的肉身,还特别针对他们的魂魄。 关键时刻,方源轻喝一声,身上的混彩虹光陡然大盛,帮助这些亚仙尊稳住魂魄,抵御魂风。 “方源!”气绝魔仙抵御不住,连忙开口求救。 方源立即催动混彩虹光,将他也串联进来,帮助他撑过风灾。 幽魂魔尊见没有一人被自己吹飞,怒得低吼一声,一只巨臂高高扬起,随后猛然盖下! 手掌之巨,简直是铺天盖地一般,夹带风雷之音,凶威赫赫,给人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的感觉。 巨掌瞄准的乃是气绝魔仙! 在众多亚仙尊的气息中,就属他气息最弱。他毕竟在神帝城中封印了这么长一段时间,道痕被抽取出了许多。 气绝魔仙想要躲避,但巨掌竟有震慑之能,令他一时间难以转移,只能原地被动防御。 轰!!! 地动山摇。 众仙闪避,独留气绝魔仙。 后者狂撑多种防御杀招,宛若蚍蜉撼树,瞬间就被巨掌拍入地中去了。 气绝魔仙的气息一下子就暴降到了谷底。 幽魂巨掌极限张开,印在地上后,一动不动。宛若山根的手掌,仿佛天柱般的手臂喧腾起诡异的气息。 “幽魂一只手臂就能镇压一位亚仙尊?”饶是巨阳仙僵也流露出一抹骇然之色,低呼道,“快救他出来!幽魂正在迅速封印气绝!” 不消他提醒,战部渡已经咆哮杀至。 他整个人仿佛一颗流星,狠狠一撞,将幽魂的手臂撞穿,前后贯通。 战部渡哈哈一笑,正要转身再战,忽然另外一只手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下。 轰!!! 又一声巨响,战部渡也被巨掌拍入地中,气息暴降。 “如此巨型,居然还有这等速度!” “可怕!” “快救他俩出来,迟恐不及。” 气海老祖、陆畏因等人连忙出手,两根天柱般的巨臂遭受强攻,开始崩溃。 就在这时,又有数十根巨臂从天而降。 仙道杀招——十里宙疾风。 方源冷哼一声,双臂向上一扬,双掌上推。 顿时无边飓风升腾,将这数十根巨臂抵挡。 这招具备宙道、律道、风道奥义,当方源双掌十指内扣呈爪,就能禁锢强敌,将目标的时间都紧紧扣锁。 然而现在,方源双手托举,掌心向上,十指全力内扣,却颤颤巍巍,始终无法扣住。 他只能做到让这数十根巨臂缓慢下降,不能完全静止住它们的时间。 “做得好!”巨阳仙僵称赞一声,身形幻化,忽然成为一片金光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