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节:斩杀幽魂? - 蛊真人

第二百三十一节:斩杀幽魂?

“这个手段,真的不错。”方源暗暗观察巨阳仙僵,心头微动。 能够将自身的霉运都利用起来,用作攻势。自己的运势时刻保持旺盛高昂的状态。 巨阳仙僵拥有良好的战斗体系,这个手段一定在这战斗体系中,地位很高。 有了巨阳仙僵的支撑,乐土成功地抓住良机,终于将杀招催动出来。 仙道杀招——天地无情! 白色光波从乐土的眉间扩散而出,波光迅猛,立即扩散到整个战场,覆盖幽魂魔尊全身。 一阵阵光波接连发动,幽魂魔尊起先浑然不觉,但很快就有了反应,血红的瞳眸中杀意迅速削减,开始流露出理智的光辉。 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在幽魂魔尊的肚腹中,显露出光辉的轮廓。 众仙只听这个身影说道:“天地无情,这话不错,可是人有情啊。” 说完,这个身影还笑了一声。 于是,幽魂魔尊的瞳孔中再次充满了杀意,原本刚刚还有一丝流露的理智的迹象,也都全然消散无踪无影了。 “这个身影是谁?”众仙惊愕。 很明显,是这个身影主导,让乐土的杀招失效了。 “难道是太日阳莽吗?”方源脑海中蹦出一个念头来。 按照幽魂的记忆,以及《人祖传》中的记载,安魂湖畔卧躺着人祖大儿子太日阳莽的魂魄。 但是现在,安魂湖畔空无一物。 很可能,这位太日阳莽的魂魄是被幽魂魔尊吞入肚腹当中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主修魂道兼修食道的幽魂魔尊,竟没有“消化”得了这个太日阳莽,反而被他所制。 可以推算,这个过程中,星宿仙尊定然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看着自己的杀招做了无用功夫,乐土也面露一抹难色。 幽魂再度攻杀过来,巨阳仙僵、和方源对视一眼,前者一叹:“不知方源仙友可有所悟?” 方源摇头,面色凝重:“可以说是毫无头绪。” “我倒有些想法。”沈伤忽然开口,“宿命大战以来,我便一直潜伏在神帝城中,专修人道。大有斩获之外,我也在琢磨如何脱困,便设想了一记人道手段。到现在,这记手段已经被我推算了九成,只剩下最后一成残缺。方才我见乐土大人催动的天道杀招,怦然心跳,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需要的最后一块。有了它,我便能补足这个杀招。” “这个……”其余蛊仙听了这话,纷纷沉吟不语。 沈伤言下之意,是想索取乐土的天道成果,这很是冒失。 没看到方源虽然掌握三座关键的天地秘境,但巨阳仙僵也从未提出过,将这些天地秘境交给他,让他来推算出方法,布置脱离生死门的生路么。 不过,放在眼下的情势下,沈伤原本过分的请求,又有几分道理。 关键是他和乐土之间本来就有一层微妙关系。 沈伤乃是东海蛊仙,为了修行人道,暗中积累了许多罪孽。乐土知晓后,对其下手。 沈伤连乐土一击都接不住。但乐土没有杀他,也没有囚禁他,而是给了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沈伤因此进入苍蓝龙鲸,在里面闭关苦修。 得到乐土帮助后,沈伤屡屡突破,稳步进展。 从扶伤仙蛊出发,先后开创了救死扶伤、轻伤、重伤、致命伤、感伤、五劳七伤等等杀招。而后又创造出了伤痕累累杀招,更进一步推出伤痕仙蛊的仙蛊方。最后,他还伤痕仙蛊炼成,又替换成自己的本命蛊。 方源进入苍蓝龙鲸探索,将沈伤放出。 沈伤依照乐土本尊的指点,配合方源,参与宿命大战,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为方源大胜天庭奠定了关键基石。 沈伤和乐土的关系,可以说十分紧密。 当年沈伤在苍蓝龙鲸中修行人道,也有乐土指点之功。 可以说,两人之间缘分很深。仅次于陆畏因和乐土之间的关系。 所以,沈伤提出了这个看似过分的要求。因为当初,乐土指点过他,现在乐土复活,指点他的可能性很大。 唯一不同的是,之前是人道,现在是天道而已。 果然,如同沈伤料想的那样,乐土没有丝毫犹豫,将之前有关天地无情杀招的成果,在当场直接传授给了沈伤。 “谢大人指点!”沈伤拱手长揖,声音激动得都微微颤抖起来。 乐土点点头,面带微笑:“沈伤,宿命蛊虽毁,但你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也是有缘法的。我们能否撤离这里,多半还是要依靠你的才华。” “晚辈必竭尽所能,不辜负大人期待!”沈伤更加激动了。 他贵为亚仙尊,但是在乐土面前,永远以小辈自居,谦逊恭敬至极。 乐土对他有恩! 事实上,乐土对许多人,很多势力都有大恩。 众所周知,乐土乃是十大尊者中最得人心的,即便是在中洲也有许多人崇敬热爱他。 乐土一生做了的好事、善事,帮助的人难以计数! 得到乐土的肯定和鼓励,其他蛊仙这才稍稍期待一下沈伤。 他们更多的,还是寄希望于方源身上。 方源可是临阵突破,开创了逆流护身印,大败天庭的人。这是有先例的。 况且,今时今日的地位,方源是凌驾于沈伤之上的。 面对幽魂狂攻,群仙边打边撤。 幽魂魔尊却又长出了一个脑袋。 这是因为巨阳仙僵、乐土以及方源的联手反击,将他其中一颗头颅劈成了两半。 但两半的头颅就此分裂,一分为二,为幽魂魔尊又增添了一个脑袋。 不仅是脑袋,幽魂魔尊不管折损了多少手臂,都能迅速生长出来。 他的手臂数量越来越多,并且越发强硬,威能越发茁壮。 幽魂魔尊的实力还在不断地成长! 方源等人抵抗得越凶,反击得越猛烈,幽魂魔尊成长的速度就越快。 以战养战! 幽魂魔尊已经是一位特殊的尊者,他居然还能成长,和之前全力出手相比,他的实力明显上浮了一大截。 众仙揣测不出他的极限,更加坚定了离开这里的想法。 在生死门中和幽魂魔尊交手,太过吃亏了。 魂兽无穷无尽,斩杀多少,都没有用处。 种种魂道杀招,遮天盖地的笼罩下来,逼得众仙全力抵御,一刻都不敢分心。 “嗯?”方源忽然面露异色。 这番神情变化,立即让群仙侧目。 巨阳仙僵抱着希望,立即询问:“方源仙友,可是有所得?” 方源点点头,又摇摇头:“是有所得,但却并非是生路。且让我试来!” 说完这话,方源气息变得幽深莫测起来。 至尊仙窍中,荡魂山、落魄谷同时嗡嗡微颤,相互呼应,绽放出越来越亮的光辉。 酝酿完毕,方源气息收敛,平平一掌推出,从掌心飞出一团灰白方印。 方印速度缓慢,但所到之处,魂消魄散,一切化为飞灰。 魂兽大军瞬间清空一大片,哪怕是其中的太古魂兽,面对这块灰白方印,竟也是一丝抵抗能力都没有,比纸糊的还要差劲! 天空中一直笼罩着的浩荡魂河,也纷纷崩解毁灭。 大多数的魂道杀招,都在这枚灰白方印下,被大大压制,威能暴跌。 围在方源身边的众仙,也一阵阵心惊胆战,从魂魄深处升腾起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整个战场为之一寂,就连幽魂魔尊将荡魂落魄印抵消之后,也喘上粗气。 交战以来,前所未有的第一次喘息,停下了宛如海啸般的攻势! 仙道杀招——荡魂落魄印! “强大……太强了……”沈伤震撼。 就连乐土都为之瞠目,一时无言! “此招厉害,堪称魂道克星!”巨阳仙僵愣了一下,旋即脱口称赞,他看到灰白方印扶摇直上,就连幽魂魔尊的上百只巨臂都因此消弭。 即便灰白方印最终被消灭,但幽魂魔尊损失的上百巨臂的断肢处,一时间仍旧空空荡荡,似乎也力竭了。 巨阳仙僵曾经施展的飞来横祸杀招,威能也和荡魂落魄印相差不多。但是飞来横祸杀招之下,这些魂兽都还能抵挡一番。然而面对荡魂落魄印这招,它们却是毫无反抗之力。 方源叹息一声道:“惭愧,我没有推演出生路来,却是推算出了这么一个成果。” “此招名为荡魂落魄印,以这两大圣地为核心,根基便是我曾经开创的落魄印杀招。” “幽魂曾经说过一番话,大意便是荡魂山、落魄谷乃是魂修圣地。我这杀招从魂道的根源本质出发,从根本上进行压制。只可惜只有两座,若是连同安魂湖的话,或许将完全克制世间的魂道手段也说不定呢。” 气绝魔仙听闻这话,眼皮子不禁抖了抖,听方源语气,似乎对这杀招还不满意? “好!”巨阳仙僵又称赞一声,鼓励道,“眼下,方源仙友已经融合了两道关卡,再融合第三座逆流河,应当就能推演出生死门的生路。” 战部渡却伸出手指,提出了另一个建议:“不,依我看来,只要我们善用此招,本体进行主攻,我等辅助,斩杀幽魂魔尊大有希望。你们看!” 顺着战部渡的指点,众仙立即发现:荡魂落魄印造成的创伤之处,都一片死寂,再无法像之前那般迅速恢复。 至于幽魂魔尊的本体,损失的上百巨臂虽然在复原,但速度十分缓慢。 荡魂落魄印乃是纯正的魂道杀招,在生死门中竟受到增幅。此招暂时印刻下来的魂道道痕,好似落魄谷的风,荡魂山上的震荡之力,让魂兽种种难以凝聚。 巨阳仙僵皱起眉头,分析道:“幽魂魔尊虽然已是道主,本可以操纵这里的魂道道痕,只增幅自己,压制方源仙友的荡魂落魄印。但他神志不清,只有道主本能,因而荡魂落魄印也能得到增幅!” 众仙双眼骤亮,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斩杀幽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