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节:星宿为难 - 蛊真人

第二百三十三节:星宿为难

种种杀招,各类手段,在星宿仙尊、巨阳仙僵的手中接连施展,交相辉映,各展神威。 有的杀招王霸无忌,横亘苍穹。有的手段精妙缭眼,划分乾坤。 巨阳仙僵宛若金色流星,勇猛精进,不断突行。 星宿仙尊则闪烁不定,身躯在星宿棋盘阵中四处腾挪,留下主动星影,围攻巨阳仙僵。 并且,在交战的同时,星宿仙尊仍旧操纵着星宿棋盘阵,帮助天庭诸多成员作战。 凤仙太子催发凤凰火焰,白沧水喷涌沧澜大江,万紫红下起花瓣飞雨……种种杀招在星宿仙尊的统筹之下,接连施展,交相轮替,极大地减少了彼此的内耗,形成间隙微小的攻潮,令陆畏因等人产生一种天庭攻势绵延不绝的错觉。 方源微微皱眉,心中评估:“星宿仙尊智道造诣惊人,巨阳仙僵即便如此出手,也没有令她达到极限。她仍旧有能力支援其他人,把控整个战局。”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巨阳仙僵也没有真正拿出全力来么。” 此时,两尊交手,虽然声势烜赫,手段无数,但不论哪一击,真正的威能都没有超出气海老祖的乎昂杀招。 不管是星宿仙尊,还是巨阳仙僵,都顾忌着无极布置下来的反制。 尊者底蕴深不可测,如果一方受到无极反制,势必另一方就有了优势。 当然,更关键的一点,恐怕还是双尊都想夺取永生成果! 这个成果价值之庞巨,实在难以估量。 尊者僵持,哪一位尊者能获取永生成果,极可能打破平衡,成为尊者中的第一人! 既然星宿仙尊、巨阳仙僵都觊觎着永生成果,那么势必此时也要收手,万一交手火爆起来,打坏了这座大阵,那就糟糕了。 他们都不是无极,关键是事实浮冰被培育了上百万年,中途破坏任何一座,尊者们都拿不出替代品。 “既是如此……”方源眼中精芒闪烁了一阵,蓦地下令,“气海!” 气海老祖得到本体传音和遮掩,毫不犹豫,立即施展杀招。 仙道杀招——乎昂! 恐怖的气道杀招,再次降临。 众仙纷纷避退。 就连气绝、陆畏因等人也是如此。 “这是疯了吗?” “不怕再被无极反制吗?” “不,或许这正是方源的打算。真是……妙啊!” 蛊仙们惊疑之后,迅速恍然。 陆畏因等人一脸喜色,反观天庭蛊仙们则面笼忧愁。 果然,下一刻,锁链横生,突兀延伸飞射,就要束缚住气海老祖。 但别忘了,此时的气海老祖仍旧伸出星宿棋盘阵中。 无极反制气海,必然绕不开星宿棋盘阵。 方源借力打力,正是要借助无极反制,破解了星宿棋盘阵! 但下一刻。 星宿仙尊从巨阳仙僵的交战中,猛地抽出身来:“方源,你的盘算虽妙,但我岂会没有防备,留下如此巨大的破绽呢?且看。” 话音刚落,星光大放,纵横左右的星路纷纷诸多挪移,附着在无极锁链之上。 几个呼吸之后,无极锁链被一条条星路包裹住,被星宿仙尊化为己用。 星宿棋盘大阵不仅没有被无极反制干扰,反而利用了无极反制,将这些锁链的力量善加利用,星宿棋盘大阵更加坚韧起来。 “怎会如此?!”气绝魔仙脸色变了。 陆畏因死死咬住牙关:“星宿仙尊准备得太过充分,她对疯魔窟的渗透太深太深了。” 这也并不奇怪。 毕竟,疯魔窟刚刚建设那会儿,无极魔尊就杀上天庭,和星宿意志作赌了。 也就是说,疯魔窟从建成的那段时间,天庭就开始对此渗透。 这种渗透持续了上百万年! 巨阳仙僵获得蛮荒大世界,对疯魔窟的渗透则是三十万年有余。和星宿仙尊比较起来,连一半的时间都不到。 更何况,星宿仙尊专修智道,最擅长渗透。 而乐土仙尊留下黄土大世界,是距今十万多年前。 至于方源,那就是最惨的了。 虽然这一世接触疯魔窟,也是在十几年前。但真正渗透疯魔大阵的时间,几乎为零,进展也为零。 如果说,生死门是幽魂魔尊的主场。那么疯魔窟,就相当于星宿仙尊的大半个主场,巨阳仙僵小半个主场。方源完全是客场作战,对疯魔窟的了解,还多亏了乐土的情报。 星宿棋盘增添了无极锁链,威能更加强大。 天庭蛊仙悍不畏死,在星宿棋盘阵中,纷纷以命相搏,将亚仙尊等人勉强控制住。 毕竟是有仙尊在帮助他们。 当然,他们绝对拦不住方源本体! 方源本体出动,冲上高空,也加入了巨阳仙僵和星宿仙尊的战团。 至于气海老祖,被锁链束缚,此时连收进至尊仙窍都不能,只能交给战部渡等人看护。 “那么,再试一试这一招。”方源深呼吸一口气,目光灼灼。 仙道杀招——五禁玄光气! 五色光气在方源的身边迅速扩散,不管是天庭蛊仙,还是陆畏因诸人,都纷纷避退。 在这五禁玄光气中作战,分分秒秒都要遭受反噬。 这是五域界壁在方源手中重现! “又是这一招!”凤仙太子等人咬牙。 这一招源自陶铸,先后在宿命大战、盗天真传空间中建功,屡屡为难天庭。 眼下,又再次成为星宿仙尊的难题! 五禁玄光气在星宿棋盘阵中扩散,星宿仙尊顿有所感,开始承受反噬之力。 星路当中的那些无极锁链则开始颤颤巍巍,蠢蠢欲动。 “五禁玄光气在这大阵中,受到了压制。不过看来,星宿仙尊仍旧没有找寻到破解的手法。” “然而……此法还是会引发无极反制。” 方源观察入微。 引发无极反制并不奇怪,五禁玄光气乃是蛊阵、仙蛊屋的克星,疯魔大阵也被其所克。一旦在五禁玄光气中运转,疯魔大阵就要承受反噬,最终自行崩解。 无极的布置,当然要清楚这种威胁,所以,五禁玄光气引出无极反制很正常。 这也是方源没有轻易动用五禁玄光气的缘由。 至于在生死门中,那里魂道道痕太盛,五禁玄光气也要遭受打压。并且即便光气浓郁,形成五域界壁,也会令巨阳仙僵等人遭受迫害,得不偿失。 但现在情势不同。 星宿仙尊手段了得,竟然用星宿棋盘阵强行融汇了无极锁链。到了这种地步,方源忽然施展五禁玄光气针锋相对! 一时间,星宿仙尊需要算计的东西,迅速膨胀,暴涨了十多倍。 她一方面要应付巨阳仙僵,一方面要辅助天庭成员对战诸位亚仙尊,又一方面要强行融合无极锁链,再一方面她还要兼顾疯魔大阵,促其推演,迅速产生永生成果。 现在方源在星宿棋盘阵中催发五禁玄光气,星宿仙尊要承受反噬,同时还要强行压下无极锁链。 方源的五禁玄光气对疯魔大阵具有十足的威胁,无极锁链千方百计想要捉拿。偏偏星宿仙尊必须要压制它,不压制它,让它爆发出来,就会让它严重干扰星宿棋盘大阵,最终令星宿棋盘阵崩溃。 一旦大阵崩溃,单靠那些天庭蛊仙,哪怕有仙墓重生,肯定也拦不住如狼似虎的亚仙尊们。 到那时,即便星宿仙尊拦下巨阳仙僵、方源,也保护不了永生成果,被这些亚仙尊所得。 说一千道一万,终究还是天庭的人手太少了。 纵然是星宿仙尊复活,她面对的敌人也着实太多了一些! “好一招五禁玄光气!”沈伤看透局势,交口称赞。 他都替星宿仙尊感到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