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节:方源误我 - 蛊真人

第二百三十五节:方源误我

这是盗天魔尊炼制出来的赌博蛊,为了炼制此蛊,他自削身上的偷道道痕! 本身赌博蛊就是结果随机,不能人为影响。 盗天魔尊是特殊的,他是天外之魔,身怀异世道痕。盗天空间的建立,根植于他身上的异世宇道道痕,那么赌博蛊便来源于他身上的异世偷道道痕。 赌博蛊本身没有杀伤,不论结果如何,徒惹一笑。但以此为核心的赌运杀招却是风险极大,结果根本不受掌控。 忽而成功,忽然失败,根本无法预料。 但正是因为这个特性,就算巨阳仙僵的气运也干扰不了。 巨阳仙僵和秦鼎菱在赌运上,是几率相等的。 上一次,是秦鼎菱赌赢了。这一次,是巨阳仙僵赢了。 然而巨阳仙僵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因为不管输赢,秦鼎菱都是稳赚不赔的。 为什么呢? 这就要深究运道的奥妙了。 气运分门别类,大体上是分两种性质,即好运、坏运。而气运的规模,则因人而异,总体来讲,修为越高,气运的规模就越庞大。 比较巨阳仙僵和秦鼎菱的气运。 巨阳仙僵的气运十分庞大,乃是道主级别,并且坏运稀少,好运占据绝大多数。 而秦鼎菱呢? 秦鼎菱的气运规模要远远小于巨阳仙僵,并且坏运占据绝大多数,好运稀少。 秦鼎菱只是八转强者,气运规模当然要少于巨阳仙僵。 运乃变数!她现在又要对付巨阳仙僵这样的强敌,众生气运相互影响,哪怕本身有好运,也会因此受到影响,转变为坏运。 所以,第一点,气运规模远远小于对手的秦鼎菱,赌运起来,完全是以小博大,这本身就大占便宜。 第二点,秦鼎菱坏运居多,输给了巨阳仙僵,也会污染他的气运。 巨阳仙尊的战斗体系的根基,是正面强盛的气运。这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气运规模要强盛浩大,另一点就是要正面气运,也就是好运的成分越多越好。 赌运杀招如果秦鼎菱赢多输少,巨阳仙僵就气运大减。如果秦鼎菱赢少输多,巨阳仙僵纵然获得了秦鼎菱的气运,也是掺杂了诸多坏运。 这种情况下,巨阳仙僵便陷入到了选择的困境。 他有大把的手段,能够将自家坏运转变成好运。但在这个过程,既消耗仙元和心神,又要在星宿仙尊的战斗中,牺牲大把的战机。 更糟心的是,一旦他将坏运转变成了好运,下一次赌运,他又输给了秦鼎菱,怎么办? 岂不是资敌吗? 砰砰砰…… 连续的自爆,疯魔大阵中的事实浮冰,又毁掉了三十多块。 疯魔大阵只剩下一成有余! 疯魔大阵的力量不断削弱,第八层大世界也只剩下四成左右。一切都用来助长最中央的事实浮冰。 疯魔三怪在事实浮冰中不断雕琢,神情越发狂热。 无极反制的力量,毫无疑问来就自于疯魔大阵。若非如此,星宿仙尊亦或者巨阳仙僵早已破坏根源,毁掉无极反制的力量了。 所以,无极魔尊当年刻意将其设置一体,就是让后来人投鼠忌器,想要永生成果?那就得受到反制威胁和隐隐约束。 所以,疯魔大阵不断削减,蛊仙们交手的上限总是随之不断提升的。 巨阳仙僵的手段越发强悍了。 然而,星宿仙尊同样提升了自家手段的威能。 巨阳仙僵受到秦鼎菱的拖累,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下风。 “须得将秦鼎菱斩杀!”这是一个共识。 不只是巨阳仙僵本身尝试过,其余的亚仙尊也纷纷出手。 但是这里是星宿棋盘阵,星宿仙尊既然苦心孤诣地谋算巨阳仙尊成功,又怎么会轻易地让秦鼎菱遭敌呢? “情势不妙,要支援巨阳仙尊!” “要支援巨阳,就得斩杀了秦鼎菱。最不济,也要干扰她,破掉她那杀招。” “但是星宿棋盘阵能让她瞬间挪移,所以还得破掉这片大阵!” 兜兜转转,一切又都回到了原点。 咻咻咻! 飞星接连电射而来,击破护体金光,打得巨阳仙僵连连后退。 噗。 他吐出一口冰冷的暗黑色尸血,胸口星光熠熠生辉,金光如何蔓延,星光仍旧灼灼放光,可见伤势之重! 因为秦鼎菱的掣肘,巨阳仙僵战力下滑得厉害。和星宿仙尊交锋片刻,竟露出了败相! 看到巨阳仙僵吐血的一幕,陆畏因等人纷纷脸色大变。 难道双尊之争,就要以巨阳仙僵落败为结果吗? 种种战况已经表明,巨阳仙僵一直都是联军中的最强战力,其次便是古月方源。若是巨阳仙僵败北,那么联盟就是一场溃败! 然而不管陆畏因等人多么不愿意这种情况发生,也都清楚星宿仙尊能有如此优势,实属正常。 蛊仙之争,影响因素有很多。 一是修为转数,道痕多寡。这点星宿仙尊和巨阳仙僵半斤对八两。 二是仙元、仙蛊的储备。双方相差不大。 三是战斗经验。星宿仙尊、巨阳仙僵同样不分上下。 四是外围环境,能否利用得当。星宿仙尊确实要高于巨阳仙僵的,至少目前来看,是确确实实。 巨阳仙僵先后利用镇运天宫、劫运坛、蛮荒大世界,很早之前强取盗天真传,之后又迅速和方源联手,特意破坏了元境,又联合方源共探疯魔大阵和生死门。 而星宿仙尊则先后转战,巧妙地利用书山、元境、疯魔大阵、仙墓、生死门、幽魂魔尊、元莲仙尊开创的青莲大世界,星宿棋盘、无极反制的力量。 五是战斗手段。蛊阵、战场杀招、蛊屋等种种形式的杀招。星宿仙尊、巨阳仙僵自是精彩绝伦,难分高低。 六是战斗体系。 巨阳仙僵的战斗体系,暗藏极其凶猛的后劲,然而却被秦鼎菱奇迹般化解。 而星宿仙尊也拥有一套优异的战斗体系,一直在发挥着作用。 这套战斗体系,便是明皓、毓秀、丰雅三相各自战斗体系的结合。 在攻伐方面,主要是明皓仙子掌握的飞星杀招。 智道蛊仙因为本身优势,常常使用出精妙程度远超寻常的杀招。这些杀招往往包含的蛊虫更多,步骤更繁杂,催动更加困难。也就是智道蛊仙算计非凡,才能驾驭得当。 但星宿仙尊的这套战斗体系中,攻伐方面几乎就是这一招飞星手段,可谓极其贫乏和单调! 这是星宿仙尊故意抛弃智道上显然的优势吗? 并非如此。 首先,飞星杀招虽然简单,但并不简单。重复使用的话,招招连环,每一招之间都是连招。巨阳仙僵中了不少飞星,打到现在,飞星造成的伤害已经飞速上涨到,令他也重伤的程度了。 其次,攻伐方面的匮乏,恰恰是星宿仙尊的匠心独运。 从战斗体系整体来看,星宿仙尊将算计的能力,从攻伐方面抽调而出,大大的解放出来,投入到自身中来,让她时刻保持着对战局的精妙把握! 正是有了这一层把握,星宿仙尊将周围的资源利用到了极致,以弱胜强,面对强势众多的联军,竟一路带领天庭迈向胜利的高地。 星宿仙尊的这条战斗体系,还可用利用境界压人,利用情绪干扰对手。幽魂魔尊就是受害者之一。 巨阳仙僵和星宿仙尊交手,很多方面都是不分高下,然而一旦陷入僵局,巨阳仙僵的战斗体系受阻,星宿仙尊的战斗体系一直保持下来,优势就不断积累。 这些优势每一份都十分微小,然而集腋成裘,最终酿成巨阳仙僵的败势! “方源仙友,此时正当舍命奋战,还犹豫什么?!”巨阳仙僵忽然掉转方向,电射向蔚蓝线团。 运道杀招爆发如雨,企图破解线团,解放方源。 但星宿仙尊早已预防他这一反应,当即出手,星影幻灭之间,巨阳仙僵再遭重击,之前催发的杀招也半途消弭。 “必须支援方源,让方源再支援巨阳仙尊。”陆畏因高呼。 乐土叹息:“唉,若我大墓不毁,拥有尊者修为,当能解此困境。” “这些该死的杂碎!”战部渡铁拳横扫,又杀天庭一人。然而这些天庭蛊仙很快就又会复活,可谓杀不胜杀。 偏偏,战部渡身后还有气海老祖。 气海老祖身上的无极锁链,已经消解一半。 一方面是有其他蛊仙援手,另一方面本身疯魔大阵缩减,蛊仙动手的上限不断提高,对于乎昂杀招的容忍程度也提高了不少。 然而,气海老祖仍旧是没有自保之力的,需要战部渡时刻护持。 “诸君护我!”乐土猛然大喝,退到中心去。 众仙为他掩护,乐土得到珍贵良机,迅速施展出一记杀招。 天道杀招——天纲地常。 一股玄妙的气息,从他身上迅速扩散,宛若一股气浪,直冲蔚蓝线团而去。 这杀招妙不可言,能令天地恢复常态,最克制战场杀招。 现在用来解围,也是恰到好处! 蔚蓝线团早就承受着方源的压力,现在又有天纲地常杀招夹攻,顿时溃败崩解。 方源长啸一声,宛若脱离牢笼的猛虎,飞跃而出。 “乐土仙友,还望你再助我一臂之力!”方源说着,一记混彩虹光飞出,带走乐土,然后直奔秦鼎菱! 天道杀招——天纲地常! 乐土强提一口气,施展了杀招后,他七窍流血,满脸金纸之色。 无形气浪一路冲刷,所到之处,星路崩解,重化虚无。 没有星路铺设,星宿仙尊再难转移秦鼎菱。 她眼中冷芒激闪,立即放弃搭救秦鼎菱,而对巨阳仙僵狠下杀手。 “方源误我!”巨阳仙僵低吼,被狠狠击中,胸膛残破,魂魄重伤。 这时,秦鼎菱被方源成功扑杀。 巨阳仙僵却已经来不及扳回局面,数千颗星尘飞射而来,被他提前摧毁了大半,但仍旧有数百颗击中仙僵之躯。 巨阳仙僵身上的伤痕中,星光累积之多,已然浓郁如火! 这一刻,巨阳仙僵濒死,性命垂危。 星宿仙尊毫不留情地继续扑杀过来。 最后的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