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节:血海分身 - 蛊真人

第二百三十七节:血海分身

来到虽然只是百足天君的一个分身,但毕竟是八转,众仙连忙行礼拜见。 楚度相当满意。 虽然百足天君没有亲自到来给他掠阵,但楚度知道,百足天君有一绝妙手段,能让分身和本体之间瞬间转换位置。因此有这个分身在,和百足天君亲自几乎没有区别。 这个关键时刻,对于楚度而言,也就是百足天君能靠得住了。 百足天君对楚度和黑月仙子之战,一直保持极大的关注。 毕竟长生天在上,黄金部族环伺,百足家、楚家两家抱团取暖,唇亡齿寒。 只是,他此时的确有要务在身。 能够召唤他的,自然只有长生天了。 眼下,百足天君就身处长生天中,身旁就是当代长生天南荒仙人药皇。 见百足天君微微失神,药皇心中了然,笑道:“百足仙友,觉得楚度、黑月之争,哪一个会是最终的赢家?” 百足天君抽回心神,苦笑道:“站在我个人角度,当然希望楚度仙友能够大胜。然而黑月仙子非同小可,实力难测。此番必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百足大人说的是。” “两人同修力道,一个成名已久,一个声名鹊起,的确难分高下,唯有真正较量一番,才能分出胜负了。” “那黑月仙子似乎继承了狂蛮真传,力道造诣非同小可呢。” “但依我看,还是楚度仙友胜面更大一点。毕竟他可是曾经逼迫整个刘家的传奇人物!” 此言一出,顿时就有刘家的蛊仙冷哼一声,神情不悦。 在百足天君、药皇身边,此刻聚集了大批的蛊仙,皆是来自各个黄金部族。 蛊仙们议论了一阵,这时五行**师飞来:“好了,大阵已成,请各位入阵吧。” 在众仙面前,已经布置了一座大阵。 血色的华美纹路,四处可见。 黄金家族的蛊仙们不再议论,纷纷入阵,其中就包括百足天君此次带领而来的黑家蛊仙。 很快,大阵边缘就只剩下百足天君、药皇二人。 药皇看着大阵,忽道:“楚度若胜了还好,若是败了,恐怕黑月那边真的要起势了。百足仙友,可暗中资助楚度仙友了吗?” 百足天君摇头:“实不相瞒,我曾经向他提议,却被他拒绝了。他只想利用力道造诣,迎接此场大战。在他心中,这场力道之争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药皇沉吟不语,心中微笑:“楚度是会败的,也一定会败。黑楼兰得到先祖栽培,实力超群,又有努力蛊辅助修行,修为、杀招等等进步迅猛。反观楚度,他的情报早已经为黑楼兰所知。黑楼兰这一胜,就将成为北原蛊仙界的头面人物,今后一举一动,都是散修、魔仙的风向标了。” 就在这时,长生天中忽然天色一变,警钟骤响! 这是约定的信号! “怎么会如此提前?”药皇顿时脸色大变,高呼出声,“快快启动大阵!” 不需要他提醒,主持大阵的五行**师早已发动大阵。 大阵轰鸣,血光大放。 大阵中各个阵眼里的蛊仙们,纷纷身躯微颤,脸色扭曲,体内的血液被大量抽取,同时力量、修为都迅速衰减。 这座大阵,赫然是一座血道八转仙阵! 血道仙阵凝聚出一股玄奇的力量,迅速消失在大阵之中,传递到神秘的地方去。 此时此刻。 疯魔窟第九层,星宿棋盘阵中。 星宿仙尊施展出致命一击! 呼。 重伤濒死的巨阳仙僵身上,忽然燃烧起血红的火焰。 巨阳仙僵的仙窍中,无数蛊虫熠熠生辉,盘旋飞绕,形成一记杀招,接引从长生天传达而来的一股血道神威! 其中,亲情蛊为主体第一核心,紧靠着亲情蛊的是仿伪蛊。此时的仿伪蛊已然变化成了血缘骨,充当第二核心。 血道神威迅速扩散至巨阳仙僵全身上下,原本冰冷的仙僵黑血,像是煮沸的开水,噗噗地剧烈沸腾起来。 一抹金芒从黑血中绽放,旋即金芒宛若流水,扩散蔓延。几个呼吸之后,巨阳仙僵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变成了金黄。 他干瘪宛如枯树黑皮的皮肤,迅速充盈,恢复白皙光泽。 一头针刺般的头发,迅速生长,蔓延到双肩。 他的瞳孔起先是暗淡无光,此刻却是眼眸锃亮,金芒四射。 他整个人也开始拔高,原本略微佝偻,此刻昂首挺胸,肌肉贲发,化为九尺轩昂的中年壮汉。 轰! 血色光晕猛地扩散开来,一时间风云激荡。 巨阳仙尊彻底复活! 整个复活的过程短暂至极,星宿仙尊发现自己无法破解巨阳仙僵的血光防护,甚至巨阳仙僵身上隐隐有陷阱的味道,她索性就袖手旁观。 星宿仙尊目光深邃:“果然,血海老祖便是你的分身。” 巨阳仙尊微微一笑,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星宿仙友,你专修智道,辅修星道。元莲仙友专修木道,兼修画道。盗天仙友,专修偷道,辅修宇道。如此一正一奇,正适合尊者交锋。血道便是我的选择。” “只是我生前,时机不到。等我死后若干年,这才有了足够的基石,令我遗留下来的血海分身,开创出了血道。而天庭也是人才辈出,先有蛊仙飞霜凝雪师徒,追杀我的血海分身。后有炼道大宗师炼身客,抢炼出血缘仙蛊,险些坏我大计。幸好我有后备的手段。” 血海老祖那会儿,天庭已有所察觉当中的蹊跷。 因此,建设了诛魔榜,强烈打压血道。 巨阳仙僵虽然重生成功,但血道发展受到了严重阻碍,并没有发展成一个主流流派,始终当做过街老鼠般不堪。就算各个超级势力有所钻研,也都是各自闭门造车。 巨阳仙尊原本计划:运道方面郑重保密,借助天下人之力完善血道,结果血道受阻。 若是血道隆昌,此刻巨阳仙尊的实力还要上涨更多。 “罢了,凡事岂是如人所愿。”巨阳仙尊叹息一声,目光越过星宿仙尊,穿透大阵,看向远处。 疯魔大阵中,事实浮冰已然所剩无几了! 星宿仙尊一脸肃容,收敛心神。 彻底复活的巨阳仙尊,伤势全消,战力虽然未回复到上一世的巅峰状态,但是已经和星宿仙尊相差仿佛。 而秦鼎菱还在复活,赌运这种手段已经施展过一次,巨阳仙尊有了防备,想要再实施就很难了。 接下来星宿和巨阳之间的战斗,必然是一场难以把控的生死战了。 然而真要放手一搏,星宿仙尊也暗感为难,因为眼下情势并不简单,可谓顾虑重重。 这时,巨阳仙尊忽然轻声一叹:“星宿仙友,永生成果近在眼前,但是你我之争却不妨暂时压后。不如暂且联手,将这些闲杂人员尽数排除。” 星宿仙尊楞了一下,旋即微笑点头:“此举甚妥,正该如此。” 这两大尊者前一刻还在做生死较量,这一刻竟都联手起来! 不得不说,这是明智举措。 两虎相争,若是让旁人捡了便宜,可不太好。 所以,明智如星宿、巨阳,当然要首先铲除掉那些弱者了! 轰! 巨阳仙尊直接冲向方源,万道金芒如枪似剑,攒射向方源。 这是巨阳仙尊向星宿仙尊表明的诚意。 方源正和乐土在一块儿,刚刚斩杀了秦鼎菱不久。 “你守我攻。”方源对乐土呼唤一声。 乐土目光犹豫了一下,旋即点头。 天道杀招天网恢恢。 洁白光网再现,天网纤尘不染,大洞如象,疏而不漏。 巨阳仙尊爆发的万道金芒,全数被天网抵挡住了。 这里是虚空,没有外界的运道道痕增幅巨阳仙僵。反过来,还有无极反制的束缚约束。不像在生死门中,幽魂魔尊得到海量魂道道痕增幅,并且还能全力出手,毫无顾忌。 五禁玄光气! 方源在后侧遥攻,五色烟雾光气迅速扩散。 巨阳仙尊速度不减,不闪不避,仍旧一头冲杀过来。 他体表一层金色霞光不断地流转,巨阳仙尊冲入五禁玄光气中,五色烟气纷纷从他身边流淌开去。 巨阳仙尊逼近方源,忽然又施展一招。 一记金光大手迅速扑出,往方源头顶上空一抓。 巨手要摘取方源的气运,但下一刻,煮运锅显露形体,狠狠震动,将巨手抵挡下来。 巨阳仙尊再施展一招,金色巨手得到加持,力道暴涨。 但这一次强行抓取,受到煮运锅的反抗也更强,巨手被直接弹开。 巨阳仙尊早就知道方源有煮运锅,并且强度不弱。但这番试探,仍旧让他暗中动容:“这个方源究竟用了多少八转仙蛊,将这煮运锅提升到这种程度?” 饶是巨阳仙尊,此刻也感到为难。 方源有如此程度的煮运锅护持,巨阳仙尊大半的运道手段,都拿方源没有办法了。 通常而言,蛊仙们很难和巨阳仙尊对战的缘由,就在于他们很难防备巨阳仙尊的运道手段。巨阳仙尊一旦对他们的气运下手,他们能够抵抗的搓手很少,并且成效很低。 但方源此刻的情景完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