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节:双尊vs方源 - 蛊真人

第二百三十八节:双尊vs方源

巨阳仙尊攻势受阻,方源乘机反攻,但就在这时,一道星光打来,速度迅猛如电,正中方源额头。 方源被打得脑袋微微后仰,见身上的防御手段削弱三成,连忙随意腾挪,不断转移。 星宿仙尊飞来,从另一个方向和巨阳仙尊配合,夹攻方源! 一时间,方源面对两位尊者的合攻! 在场诸仙看得瞠目结舌。 方源纵然再强,风头再劲,又如何值得两大尊者联手针对? 不过仔细一想,众人也开始理解。 毕竟,战场所有的亚仙尊中,就属方源最具威胁!除了方源本体之外,气海老祖、战部渡还是方源的分身。所以,也就输他势力最大。 而看似孤家寡人的气绝魔仙,早在方源追杀战时,就已经和方源暗通曲款,合作已久了。 压力暴涨,方源以避让为主,一边抵御双尊围攻,一边对乐土诸仙高呼:“我等必须联手,团结一致。否则永生成果在前,双尊绝不会让我们轻轻松松地捡了便宜。他们一定会先铲除掉我们!” 没有多少犹豫,沈伤、乐土、气绝魔仙等人呼喝,统统出手。 只是他们的奋起,也难以分担方源肩头的压力。 星宿棋盘阵中,天庭蛊仙拼死纠缠沈伤等亚仙尊们,即便牺牲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方源渐渐地开始四处逃窜,越发被动。 星宿仙尊忽然调动星宿棋盘阵,延缓了方源的飞行速度。巨阳仙尊趁机杀过来,一道金光从他手中发出。 方源躲闪不开,被金光照住。 关键时刻,方源不得不催动一记名传天下的防御手段。 一件长袍瞬间加身。长袍大袖飘飘,洁白如雪。袍面上,涟漪微荡,竟都是逆流河面缓缓流淌的景象。 不仅如此,长袍表面还有淡淡的云雾笼罩。又有一道虹光,湛蓝清纯,弯弯曲曲,仿佛是仙衣绶带,盘绕方源的胳膊、后颈,又围绕腰际一圈。 仙道杀招——逆流护身印! 逆流护身印不是盖的,立即将巨阳仙尊的金光,以及随后而来的诸多飞星,统统逆反回去。 方源终于得到一丝喘息良机,他不敢有丝毫怠慢。 双手十指大开。 左手释放五色烟气,正是杀招五禁玄光气! 而右手同样张开,狠狠按上星路,乃是一记阴损恶毒的复合杀招,名为腐毒阴烬! 此招囊括木道、毒道、暗道、炎道四大流派的奥义,能够侵蚀一切,在内部造成严重的破坏。时间拖得越久,伤害就越是猛烈。就算停止了这个杀招,仍旧会有不断的伤害,只是伤害逐渐减弱。 方源曾经在一头太古年兽上尝试过此招。 只是几个呼吸,方源就停止了这个杀招。 但中招的太古年兽,却是足足哀嚎了三天三夜,最终化为一堆腐烂的灰泥。方源轻轻一口气,就直接吹散了。 方源动用此招,却不是对付星宿仙尊或者巨阳仙尊。 而是这片星宿棋盘阵! 必须先要攻破此阵! 天道杀招——天纲地常! 另一边,乐土再次催发杀招,他和方源的想法一样,英雄所见略同,同样是想先拆掉这座大阵。 天道杀招威能不同凡响,所到之处,星路消退,星光弥散,还原本来的虚空。 “乐土……”星宿仙尊皱起眉头,手中洒下一蓬蓬的飞星。其中大半仍旧重点照顾方源,但剩下的一小半则打向乐土。 乐土纵然只有亚仙尊的修为,但是转修了天道,星宿仙尊一时间也摸不准他的路数,必须时刻留神。 星宿仙尊掌控全局,始终无比冷静,但凡有什么蹊跷和苗头,都会提前出手盖压。 有了星宿仙尊出手,乐土也变得保守起来。 “这逆流护身印果然是难缠,不过方源仙友,你又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呢?”巨阳仙尊连续施展杀招,威力惊人。 这些杀招都被逆反回来,但逆流河的水位也因此噌噌地下滑。 方源的逆流护身印天下皆知,巨阳仙尊对此并非没有准备。只是本来就没有亲手对付过方源的逆流护身印,其后方源又加以改良,导致如今巨阳仙尊只能选择消耗之法。 星宿仙尊见此,眉头微皱。 她旋即念头一动,星路摇晃,一座恢弘的八转仙蛊屋顺着星路,迅速插入战场。 正是神帝城! 神帝城中,元莲意志满脸肃穆之色,施展出早已酝酿许久的一记手段。 画道杀招——对景挂画! 一瞬间,神帝城的壁画世界中出现了方源的影像。 方源影像就站在元莲意志的面前,一动不动,双目睁着,面无表情。 元莲意志施展完这个杀招,形体开始不稳。 他咬紧牙关,又催动一记画道杀招,名为引绳切墨。 一道细细的墨线,骤然从元莲意志的手中飞出,切在方源影像的面颊上。 几乎与此同时,正在和巨阳仙尊交战的方源,忽然身躯一震。 他的左边面颊上猛地被切开,伤口如一条细线,从伤口中流淌出黑色的墨水。 “怎么回事?!”方源瞳孔微缩,几乎一瞬间,就将犀利如鹰隼的目光,投向了神帝城。 “这是画道的手段,定然是神帝城的手笔,极可能牵扯到元莲仙尊!”方源脑海中念头如电。 他猜测得一点都没有错。 星宿仙尊谋定而后动,既然能为巨阳仙尊准备了赌运杀招,那么她同样也不会漏了方源。 方源虽然一直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用出逆流护身印,但并不代表他没法再施展出来。 星宿仙尊思考对敌之策,绝不会漏掉方源的逆流护身印! 所以,对景挂画杀招本来就已经被元莲仙尊所创。其后,星宿仙尊借助元莲意志,两者联手,专门为了对付方源的逆流护身印又加以改良。 方源借助逆流护身印刚刚稳住阵脚,星宿仙尊便立即动用了这个手段。 逆流河本身有着逆反一切的本质,然而逆流护身印却是方源所创。方源对画道了解极其稀少,境界方面更是一片空白。 方源心知这个漏洞,早前也尽量搜罗了一些画道凡蛊。然而面对对景挂画这等层次的手段,仍旧力所不及。 如此一来,方源便中了对景挂画杀招。 这也就是大多数的蛊尊,都会兼修两门的缘故了。 星宿仙尊修行智道、星道,元莲仙尊修行木道、画道,巨阳仙尊修行运道、血道,乐土仙尊修行土道、天道,狂蛮魔尊修行变化道、力道,盗天魔尊修行偷道、宇道…… 蛊尊兼修,通常都是一正一奇。 即,有一种流派当做主要手段,可以广为流传出去。另一种流派则保持神秘,克制交流。 比如星宿仙尊以智道为正,以星道为奇,那么元莲仙尊以木道为正,画道为奇。 方源此刻的遭遇,就是这样做的有利之处。 方源可以逆反木道的手段,但是对于画道非常陌生,所以画道的手段就能收到良效。 巨阳仙尊的情况有点特殊,他是打算将血道当做正,运道用作奇。 巨阳仙尊第一世的时候,开创了运道,但究其一生只有运道一种流派。因此他对运道十分保密,仅仅为了资助方源以及家天下的野望,这才在八十八角真阳楼中勉强留下的三分之一的运道真传。 他死后,千方百计地借助分身之能,开创出了血道。他原本是打算将血道当做最常规的手段,因此血海分身四处传播血道,无非是想借助天下人之力,帮助他完善、发扬血道。 神帝城中,元莲意志又施展一记画道杀招,名为笔伐。 画笔在方源的影像上不断划动,所到之处,留下一条条墨痕。 与此同时,方源身上一道道黑墨伤口显露而出,方源的伤势迅速加深。 复合仙道杀招——人如故! 方源又催动一记杀招,不断治疗自身。 但如此一来,他不得不撤销了之前的腐毒阴烬杀招,只留下五禁玄光气反击。 同时催动的杀招,并没有超出方源的智道能力极限。但是方源必须留下思考的余地,好用来对付突发情况。 否则一旦有意外情况发生,方源反应稍慢一拍,就会为敌所趁。 毕竟他的敌人,可不是什么秦鼎菱、冰塞川之流,而是尊者! 并且,还是两位尊者联手! 压力,巨大的压力仿佛山峦一般压来,绵绵不绝,不杀死方源誓不罢休。 方源一直在处于下风,处境越发艰难。 这是他重生以来,最为艰苦的战斗! 比较起来,宿命大战时的情景,远没有此刻煎熬。 “方源危矣!”乐土等人想要支援,却总是被星宿仙尊或者巨阳仙尊抽手阻挡。 双尊将主要的火力都集中在方源的身上,只余下一小部分精力阻截其他亚仙尊的援手。 终于,方源的逆流河被消耗将尽,方源不得不撤销此招。 没有了此招阻碍,巨阳仙尊放声一笑,将早已酝酿好的杀招施展出来。 杀招无形,方源瞬间中招。 至尊仙窍猛地动荡起来,天雷滚滚,灾云汇聚。 巨阳仙尊微笑:“方源仙友,这一招的核心乃是劫运坛,能转福为祸。你的至尊仙窍资源太多,发展得太好了。如此深厚福分,一旦转变成灾祸,形成的灾劫该有多么巨大呢?” 方源色变。 .。文学馆m.

下一篇   爆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