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节:争夺永生 - 蛊真人

第二百四十节:争夺永生

方源眼皮抖了抖。 其余亚仙尊心头则狠狠一沉。 反观天庭诸仙都是士气大振! 方源痛失战部渡这个主力分身,他的仙窍也被疯魔大阵迅速吸收进去。 不过好在种种仙蛊,都在战部渡意志的操纵下,及时送到了宝黄天中。 然而黑火仍旧在至尊仙窍中肆虐! 巨阳仙尊再度杀来。 方源咬牙,只好指挥气海分身挡灾。 气海分身根本没有战部渡那样皮糙肉厚,在巨阳仙尊的攻势下必死无疑,但方源为了本体安危,只能选择痛失这个分身。 然而下一刻,星路摇晃,迅速扭曲,形成蔚蓝线团,将气海老祖困在当中。 巨阳仙尊猝不及防,杀招轰击在了星路线团上,将后者瞬间轰溃。 巨阳仙尊猛地回头,和星宿仙尊对视一眼,后者叹息一声。 陆畏因等人却是心头一振,交战至今,双尊还是第一次配合失误! 这真的是太幸运了! 气海分身因此捡回了一条性命,继续拼死护持在方源的身边。 至尊仙窍中的局面只是稍微好转了一点点,只要方源稍稍放松自救的力度,就又会失控,整个仙窍面临毁灭。 一声巨响,虚空震颤。 疯魔窟第八层彻底消散,最后一统的大世界化为乌有,无数生灵沦为了祭品。 生死门混同仙墓,遥遥飞来,被星宿仙尊接住,收入自家仙窍。 至此,一共九层的疯魔窟,前七层被方源一扫而空,第八层彻底消散,只剩下最后的第九层。 而在第九层中心的疯魔大阵,终于只剩下了最后那一块事实浮冰。 疯魔三怪站在浮冰表面,一齐催动实践蛊,似乎在进行最后的雕琢。 见到这一幕,在场诸仙皆是心头大震,而方源则悄然松了一口气。 危机渡过了! 最艰难的时刻,他终于挨过来了。 果然不出方源所料,星宿仙尊、巨阳仙尊再没有向他出手攻击,而是双双停驻原地,彼此对视。 场中氛围顿时微妙起来。 双尊原本联手,是想先收拾掉这些亚仙尊们。结果方源却是动用各种手段,千方百计地苟活下来。 双尊的计划落空了。 现在,永生成果已经接近完成。最重要的,就是要抢夺到这个成果! 谁再和这些亚仙尊纠缠,就会给另一位尊者创造机会。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疯魔窟三怪用嘶哑的声音忽然大喊,累瘫在地上,兴奋至极。 仙道杀招赌运! 双尊僵持片刻,星路忽然摇晃出秦鼎菱来。 她再次催动杀招,打向巨阳仙尊。 与此同时,金箍仙王也再次出现,施展出金箍,要罩住巨阳仙尊。 和巨阳仙尊相比,星宿仙尊明显占据优势。 只要巨阳仙尊中了这个手段,战斗体系的根基就被挖掘,势必落入下风。即便不中,他也会因为出手对付秦鼎菱、金箍仙王,缓上那么一刻。 星宿仙尊有了这么一刻的优势,恐怕就会保持到最后,最终夺走永生成果。 然而就在下一刻,巨阳仙尊微微一笑:“星宿仙友好手段,可惜你似乎忘记了什么?” 下一刻,一座八转仙蛊屋陡然绽放光明,疯魔窟第九层大半都被这种光充斥。 赫然是镇运天宫! 这座仙蛊屋早先时候被巨阳仙尊安插在疯魔大阵之中,巨阳仙尊借此脱困,方源等人也因此沾光。 从那之后,这座仙蛊屋便一直参与疯魔大阵的运转,直至被排遣而出。 镇运天宫毕竟不是事实浮冰,被排斥出来后,它就深深隐藏起来,似乎星宿仙尊也发现不得。 镇运天宫很不简单,一直参与疯魔大阵的运转,切合了这片天地。 此时被巨阳仙尊发动,立即牵动了疯魔大阵,导致无极锁链的躁动。 星宿仙尊布置下来的这座星宿棋盘阵,既强行融合了一条条无极锁链,又牵扯了包括方源在内的众多亚仙尊,其实早已逼近自身的极限。 此刻,巨阳仙尊猛地爆发,终于让无极锁链挣脱了星路,从而导致整个星宿棋盘阵崩溃。 噗。 星宿仙尊口吐鲜血,遭受了一次威能可怖的反噬。 趁此机会,巨阳仙尊一飞冲天,迅速拉近自己和疯魔大阵的距离。 星宿仙尊来不及治疗自己的伤势,再次取出那座神秘莫测的天地秘境。 这座秘境宛若提灯,又好像是一个鸟笼。 星宿仙尊将提灯模样的天地秘境,对准巨阳仙尊的后背,轻轻一晃。 巨阳仙尊顿时遭受无穷情绪干扰,速度骤降。 星宿仙尊暴射星芒,迅速追上。 轰轰轰…… 双尊交手,打得风雷激荡,鬼神惊悚。 幸亏这里是虚空一片,否则万物不存! 双尊相互牵扯,几乎同时到达最后那一块大若山峦的事实浮冰。 双尊忽然又同时止步,神色有异。 疯魔窟三怪中的胖山,此时苏醒过来。他原本肥胖至极,此刻瘦骨嶙峋,仿佛全身精华都被榨干了。 “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们还没有永生?!”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啊!” “可惜我们都已经没有力量了……” 胖山双眼目光涣散,状态很不对劲,神情痴傻,一个劲地嘀咕着。 被他的声音惊动,其余两仙也苏醒过来。 秘谋人脸色难看,瘫倒在地上,对外面两位尊者勉强拱手道:“两位尊者,永生成果就差一步,不,半步之遥。只要两位中的任何一位,稍稍催动实践蛊,就能彻底塑造了这座事实浮冰!” 双尊沉默不语。 最后的这座事实浮冰非同小可! 谁进去了,一时间就出不来。想要出来,似乎只有彻底将这座事实浮冰雕塑成功。 但这岂是那么容易的? 眼下,第八层都毁掉了,再没有什么大世界给疯魔大阵提供运转的燃料和线索。 也就是说,想要雕塑好这座事实浮冰,就得贡献自身的力量。 贡献多少很关键,若是贡献太多,进入事实浮冰的尊者就算抢占了先机,也会折损很多战力。恐怕到最后,又会被另外状态完好的尊者所趁! 不管是星宿仙尊,还是巨阳仙尊都有顾虑,一时间只有沉吟驻足。 而另一边,亚仙尊们和天庭蛊仙的战斗还在继续。 “铜公,你不是很喜欢拦我么?”气绝魔仙狞笑,手指连点。 轰轰轰! 气团爆炸,将铜公炸得四分五裂,旋即尸骨不存。 “枪林!”车尾大吼,周边无数长枪突出,密集如林。 陆畏因一路横冲直闯,冲破枪林,伸手一抓。 土黄巨手飞出,抓住车尾。 “没有星宿棋盘阵,纵然你才情无双,又如何挡我?”陆畏因叹息一声,土黄巨手猛地一握,将车尾生生握成了肉泥。 天庭蛊仙们终究和亚仙尊是有差距的。 之前,即便是星宿棋盘阵中,这些天庭蛊仙也难以抵挡亚仙尊,频繁战死沙场。 都靠仙墓重生复活之后,迅速奔赴,赶来参战,这才形成一种羸弱危险的战场平衡。 现在没有星宿仙尊统筹全局,没有星宿棋盘阵,这些天庭蛊仙立即崩盘,被纷纷屠戮,难以阻挡亚仙尊的脚步。 星宿仙尊见此,冷哼一声,立即出手相助。 巨阳仙尊怎会放过这等良机,旋即出手,阻截星宿仙尊。 双尊再度大打出手! 双尊势均力敌,难分高下。趁着喘息之机,巨阳仙尊打开仙窍门户,放出劫运坛。 同时传音:“冰塞川,你去!” 劫运坛迅速冲向事实浮冰,冰塞川受到巨阳仙尊之命,就要飞扑而入。 星宿仙尊冷哼一声,手中提灯再次一晃。 劫运坛顿时冲势停滞,负责操纵劫运坛的冰塞川忽然捂住心口,半跪下来,低头垂泪。 他自责不已,哭泣起来:“都怪我,都怪我!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若是我表现再强一点,早就能辅佐主上击败天庭,夺取了永生成果的。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有负主上所托。呜呜呜……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着,冰塞川竟真的催动杀招,想要自裁! 巨阳仙尊叹息一声,硬接了星宿仙尊一轮猛攻,又将劫运坛召回身边。 金霞流转,浸透冰塞川的身心。 冰塞川得到巨阳仙尊的帮助,这才从自责的情绪中挣脱而出。 他一头冷汗,后怕不已:“若非主上出手,我就要自杀了!这就是星宿仙尊的手段?主上一直在饱受如此恐怖的情绪折磨吗?” 这么一想,冰塞川心中恐惧激增。 他脸色苍白,瘫倒在地上,浑身颤抖,体如筛糠。 他张开大口,拼命喘息,却仍旧感到窒息。 他心中充满了恐惧,就要被自己吓死了! 巨阳仙尊再次出手,将冰塞川救下来。 星宿仙尊微笑,她吃定了巨阳仙尊护短的性子,更欺负巨阳仙尊手中暂时还没有为下属重生的上佳法门。 巨阳仙尊暂时避让,星宿仙尊便打开自家仙窍门户,放出秦鼎菱等诸仙。 这些蛊仙虽然被陆畏因等人剿灭,但是很快又从仙墓中重新复活。 这些人一出星宿仙窍,便猛地分散开来,向事实浮冰冲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