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节:方源成尊!(为净魂极霜盟主加更) - 蛊真人

第二百四十五节:方源成尊!(为净魂极霜盟主加更)

轰隆隆…… 方源杀招挥洒,将星宿仙尊、巨阳仙尊逼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源仙友何时成为了尊者?!” 陆畏因、沈伤看着方源大战双尊,神情都很复杂,急急询问气海老祖。 气海老祖也还是懵的一种状态,苦笑道:“我也不知情啊。” 陆畏因、沈伤无语,方源隐藏得怎么这么深,居然连自己的分身都骗! 巨阳仙尊、星宿仙尊也保持沉默。 因为他们俩发现,方源实力之强,竟隐约超出他们各自一头! 明明刚刚还是八转亚仙尊,怎么转眼间这货就成了九转?! 双尊同样十分疑惑。 “古怪,古怪,大有古怪!”巨阳仙尊凶猛出手,金光滔天,威势骇人。 方源轻喝一声,手段勃发,将滔天金芒硬生生压制下去。 “他身上的道痕,要大大超过巨阳仙尊!”见到这样一幕,陆畏因等人都心头猛跳。 巨阳仙尊暗吸一口冷气,凝神注目,催动手段。 下一刻,他视野剧变,观察起方源头顶的气运。 起先,方源的气运一点都没有泄露,巨阳仙尊只能见到一座煮运锅。 但随后,巨阳仙尊加大力度,双眼流淌出金黄鲜血后,终于窥破煮运锅的防护,见识到了方源的真实气运。 只见一道银色光柱,矗立天地之间,恢弘又足够凝练。 银光气柱的根基,是一座土褐色的坟墓,此刻已经消散绝大多数,只剩下一些残余。 巨阳仙尊心中一动,暗暗叹息:“这是乐土气运,一方面它能帮助银光气柱稳定根本,另一方面也可看做挖掘、替代方源的根基。它本是方源气运的最大隐患,方源杀了乐土,隐患尽消!剩下的土坟残余,是方源还未彻底消化掉乐土的底蕴。” 巨阳仙尊再抬眼,看到银光气柱的顶端。 早在联手同盟的时候,巨阳仙尊就窥过方源的气运。比较之前,方源的银光气柱顶端再没有被三层云霞遮盖。 而是直接贯穿,真正个顶天立地! 三尊霞云顶多是围绕于银光气柱的上端。 这代表三尊都遮盖不住他方源了。 三尊霞云当中,巨阳仙尊的霞云已经转变成赤金色泽,位于最上端。星宿仙尊、幽魂魔尊的两团云光位于下方,竟有一种分裂撕扯的势态。 巨阳仙尊心头再动:“这是暗示幽魂魔尊正在迅速脱离星宿仙尊的掌控吗?” 巨阳仙尊并不感到意外。 幽魂魔尊乃是和星宿仙尊同级别的存在,星宿仙尊能够控制幽魂魔尊,已经是惊艳古今的操作。但是要彻底掌控一位尊者,恐怕是不实际的。 “若是待会,幽魂魔尊脱离了星宿仙尊掌控,局势会如何?” “不管怎样,单从气运而言,方源竟真的成为了尊者!” 巨阳仙尊相信自己的运道手段,此刻终于确信无疑。 一时间,巨阳仙尊看着方源的目光中,透出了些许怒意。 方源怎么一眨眼,就成了尊者? 看他说话的神情语态,好似九转层次平淡无奇,他把尊者当做什么? 若是九转尊者正的这样随随便便能够成就,那他巨阳仙尊又算什么呢? 历代的尊者又算什么呢? 星宿仙尊也在急速思考:“方源确实已经是九转修为。我低估了他的阴险和狡诈!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成为了尊者?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修为?种种迹象表明并非如此。他是在疯魔窟之争的某刻时刻,悄然成为尊者的。但是……他明明境界不足才是啊。” 元境之争,星宿仙尊、巨阳仙尊都默契地对方源下手,将炼道相关的元境破坏。 “等一等!”巨阳仙尊忽然心头一动,一边后退一边望着方源道,“是否盗天真传中有着炼道真意?其实你早已经有足够的炼道境界了。” 方源微笑,手下攻势却是越加凶猛。 巨阳仙尊被接连攻击,打飞出去。 星宿仙尊趁机大洒飞星,星尘飞射如电,一颗颗相继击中方源后背。 方源被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朝前面栽倒下去。 他旋即挺直腰背,伸手朝后背抹去。 他后背上星芒熠熠生辉,都是飞星遗留下来的道痕。 但就这样被方源一抹之后,这些道痕尽皆化为己用! 九转炼道的威能! 星宿仙尊心头暗跳。 方源有着这样的手段,对她而言,是一个巨大噩耗。星宿仙尊的这个战斗体系,本身攻击手段贫乏单调,主要依仗连击之威。而连击的关键,就在于飞星遗留下来的道痕。 有了这些道痕,才使得后续的飞星,对目标造成的伤害越来越深。 但现在方源直接将这些道痕化为己有,飞星连招就被立即破解了。 星宿仙尊若是继续再动用这个杀招,那就不是为难方源,而是资敌! 方源轻而易举地破解了飞星连招,乘势反击。 星宿仙尊难挡锋芒,只能暂时避退。 “这记炼道杀招使用得炉火纯青,方源早有准备。只是他一直都按捺不发,等到现在成为了九转,疯魔窟之争到了最后关头,他才拿出这张底牌!” 这一刻,星宿仙尊终于领教到了方源真正程度的狡诈。 杀招是早就准备好的,不可能因为方源没有晋升九转就使用不了。方源若是之前动用,也有很好的效果,但是他就是不用,让星宿仙尊误以为他不能奈何飞星杀招。 等到最终决战,他一下子拿出来,打了星宿仙尊一个措手不及。 星宿仙尊心头忽然灵光又一闪,在这瞬间意识到了某个真相,脱口而出道:“好个方源,之前元境之争,你也是故意的。你故意留手,放弃了元境争夺,让我和巨阳摧毁了炼道元境。你是示敌以弱,让我等更加轻视你!” 巨阳仙尊听了这话,心头顿时一亮,不由更加怒视方源。 方源仍旧微笑,不咸不淡地道:“星宿仙友,你太过高看我了。” 星宿仙尊冷笑:“方源你休想再蒙骗我了。不管盗天真传中有无炼道真意,你在进入元境之前,本身境界已经十分贴近无上大宗师的层次。来到元境之后,你迅速意识到,哪怕牺牲其中一部分的炼道元境,你也能单凭自己的实力踏上炼道无上大宗师的程度。” “所以你故意留手,让我和巨阳表面上破坏了你的成尊意图。” “这样做的好处有很多。” “首先,晋升尊者要突破天道拦截,要渡劫,很有风险,要谨慎选择时机。一旦你公然成为无上大宗师,必定被我等严加防范。” “其次,即便迅速晋升尊者,三界并未一统,无极永生的成果遥遥无期,还需等待。再加上无极反制,哪怕晋升尊者实力上涨,也难以发挥出来。” “再次,你不是尊者,就会下意识地被我等尊者忽略。在我等心中,乐土即便只是亚仙尊,也比你更具威胁。” “最后,当时疯魔窟之争的各方明显还有大量后手,都并未彻底展露。譬如你就不清楚我对疯魔大阵渗透到了何种程度。所以,你一直就是隐藏手段,等到情势清晰,我等互耗了手段之后,再来争夺最后的胜负!” 星宿仙尊一边抵御方源的攻势,一边不断分析,将方源的阴谋诡计暴露给在场的所有人。 不管是巨阳仙尊,还是星宿仙尊,都不想出现第三位尊者来和他们竞争。 乐土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在双尊的眼皮子底下冲击尊者之位,结果被双尊联手重创。 巨阳仙尊听了星宿仙尊的一番分析,心中顿时更加明悟。 呼啸声起,他脚踩万顷金霞,反扑方源。 同时,星宿仙尊也从另一个方向,夹攻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