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节:炼蛊炼人还炼天!!(为恍惚之稽盟主加更) - 蛊真人

第二百四十六节:炼蛊炼人还炼天!!(为恍惚之稽盟主加更)

敌势凶猛,方源暂做避让。 巨阳仙尊紧追不放,口中呼喝道:“当初我杀入生死门,是想试探出星宿仙尊的底牌,摸清楚幽魂魔尊的状态。你也杀了进来,真是好算计!若是你留在外界,还是要对付之后出来的星宿仙尊。反倒是紧跟着我,却是能刺探出天庭和我长生天的实力。” 当时因为天庭的布置,生死门和仙墓紧密相连,短时间内不能强行摧毁。 巨阳仙尊暗中察运,知晓星宿仙尊和幽魂魔尊诡异的气运变化,便想探查清楚。若是可以,就破坏掉双尊的“紧密关系”。 巨阳仙尊当然清楚星宿仙尊会有后手,但他仍旧一头扎进生死门中。 因为他自己也有底牌。 利用血道手段彻底复活的时候,不管他受到何等严重的伤势,都会因此痊愈。 巨阳仙尊一直在尽量利用这个底牌,来千方百计地试探出星宿仙尊更多的手段。 站在巨阳仙尊的角度,他也是第一次和尊者交手。 尊者底蕴深厚至极,一定要试探清楚。 破坏仙墓,就要从生死门着手。杀进生死门,能探查清楚星宿仙尊和幽魂魔尊之间的真实关系。若有可能,就破解掉这层关系,救出幽魂魔尊,和其联手。若是可能更大一点,那就将生死门收入囊中! 带着种种打算,巨阳仙尊在生死门一行,果然是试探出了星宿仙尊在情上的手段。 星宿仙尊离开生死门的时候,巨阳仙尊真的没有手段阻止吗? 并非如此。 巨阳仙尊其实也乐意见到星宿仙尊出去。 一来,永生成果还需要一段时间酝酿,他在疯魔大阵中已经留下了监视手段镇运天宫。 二来,当时疯魔窟三方争霸,除了青莲大世界的天庭,蛮荒大世界的长生天,还有黄土大世界的乐土呢。 结果这番博弈,星宿仙尊逼得乐土提前复活,只有亚仙尊修为。 乐土进入生死门,巨阳仙尊没有动用最后底牌,就脱离了这里。虽然没有救出幽魂魔尊,但是却和乐土联手了。 轰! 方源反击,巨阳仙尊杀招被破,又被打退。 巨阳仙尊低啸出声:“乐土被迫提前重生,也是你方源想看到的吧。真是好演技,好演技!出了生死门后,我又中了秦鼎菱的手段,陷入下风。正需要你来出力,结果你却是被星宿仙尊困住。你是故意中招的!故意令气海分身发动乎昂,如此一来,气海分身再被束缚,战部渡也走不开,你便如此光明正大地坐视我等相斗消耗!” 巨阳仙尊说得咬牙切齿。 他当时还是仙僵之躯,被星宿仙尊打压,被盗天魔尊算计,战斗体系的根基被挖掘。情况虽然危险,但巨阳并没有慌乱。 因为他还有最大的一张底牌始终扣着手里! 巨阳按捺不发,就是想看看其他人更多的底牌。 结果乐土出手了。 乐土却没有直接攻击星宿仙尊,而是尝试援助了一下乐土,失败后,立即就解救下了方源。 有此可见,乐土的心思也很叵测。 然而方源被“救”出来后,仍旧死活不去支援巨阳,反倒是去杀无关紧要的秦鼎菱。 如此一来,巨阳仙尊不得不掀开血道底牌,彻底复活。 方源斩杀秦鼎菱成功,但这场面上的功夫,哪里瞒得住巨阳仙尊。 他心中亮堂得很,既然暴露出了实力,立即放弃之前的立场,转而和星宿仙尊联手对付方源。 方源因此遭受双尊合击,不得不消耗逆流河,但最终仍旧中招,至尊仙窍遭受了灾劫。 “等等!”巨阳仙尊想到这里,忽然低吼出声,“就是那个时候,就是那个时候,你趁着自己仙窍中招,气息混淆,你便趁机突破天道封锁,灾上添灾,瞒天过海,最终渡劫成功,成为了尊者!” 巨阳仙尊终于想明白了。 他当时以为自己得计,侦查到方源气运衰落,和身上流露出的灾劫气息。没成想,方源竟是利用这层,暗中冲击天道封锁,突破了更大的灾难。 单凭巨阳仙尊的手段,绝不至于令方源的至尊仙窍中产生黑火。 黑火乃是混沌大难的残留。 方源不语,凶悍地攻杀过来,巨阳仙尊艰难抵挡。 他死死盯着方源,继续道:“你就是这样,在我等眼皮子底下成为了尊者。我原本以为你并不精通收敛气息之法,但没想到你在这方面造诣惊人,一直掩藏了修为气息!竟然骗过了我,又骗过了星宿仙尊,不,乐土也被你骗了!” 方源这个大骗子,竟骗到了最后。尊者们都被他骗得团团转! 陆畏因、沈伤面面相觑,心中满是惊骇。 尊者交锋越发激烈,逐渐施展全力,他们掺和不起,气海分身同样被逼入虚空边缘。 看着大占上风的方源,陆畏因、沈伤的情绪很复杂。 一方面,他们震惊、佩服,毕竟方源突破成功,成为了尊者,甚至还如此打压名垂青史的两位伟大存在;但另一方面,陆畏因、沈伤又很愤怒。 他们两个和乐土联系紧密,乐土之死,可以说大半是死在了方源的阴谋之下的。 乐土最终不得不暴露大秘密他可以吸收消化事实浮冰,增长自己的修为! 方源就故意和乐土交易,还喊得那么大声,就是刺激双尊赶紧全力对乐土下狠手啊。 结果双尊如此卖力的攻势,反而帮助了方源,让方源最终杀死了乐土。 奸诈、阴险、歹毒! 这类词语在沈伤、陆畏因的心中轮番流转,统统贴给方源。 轰隆隆…… 金霞退缩,星光暗淡,方源风头无两,气吞万里如虎。 星宿仙尊、巨阳仙尊口中满是苦涩。 他们对拼到现在,消耗极多,底牌一个个曝光。他们身上的伤势,都还留着,没有来得及治疗。 反观方源,一直按捺不发,隐藏实力,心思太深沉。 轰! 又一次的三尊对撼。 方源略胜一筹。 双尊退败,齐齐吐血,伤势更深一分。 方源一身雪袍,青丝飘扬,纵横战场,气盖山河。 他牢牢占据上风,口中忽吟道 早岁已知世事艰, 仍许飞鸿荡云间。 一路寒风身如絮, 命海沉浮客独行。 千磨万击心铸铁, 殚精竭虑铸一剑。 今朝剑指叠云处, 炼蛊炼人还炼天! 方源的攻势宛若惊涛骇浪,笼罩千里战场,覆盖乾坤八极。 巨阳仙尊、星宿仙尊不能抵挡,接连败退。 方源伸手一抓,最后的事实浮冰迅速飞来。 “休想!”星宿仙尊冷哼一声,最后关头不得不抛出了生死门。 生死门猛地爆发出一股吸摄之力,巨阳仙尊同时出手,杀招轰至方源身上。 方源因为要摄取事实浮冰,露出了破绽,被双尊合作轰入生死门中。 “战术成功了!”双尊对视,均流露出一抹惊喜之意。 但下一刻…… 荡魂山、落魄谷、逆流河! 以三大天地秘境为核心的一记杀招,被方源催动出来。 一条生路赫然成形,从生死门中延伸而出。 方源转瞬间又回到了战场,将愤怒暴躁至极的幽魂魔尊甩在了生死门内。 双尊瞠目! 巨阳仙尊眼皮直抖,这就是他曾经陷洛于生死门中,一直期待方源构想出来的杀招。方源一直推脱,满脸为难,最终宣称推算失败。但现在,巨阳仙尊看方源施展此招如此娴熟,很明显,他早已练习多次。 疯魔窟之争前,方源就已经有了这一招! 但他却还是拿荡魂落魄印来搪塞巨阳仙尊等人。 见到生死门根本困不住方源,星宿仙尊轻轻一叹。 下一刻,生死门大开,幽魂魔尊从中一跃而出! 他的情绪仍旧暴躁,神智混乱不清,没有对星宿仙尊下手,猛攻巨阳仙尊和方源。 星宿仙尊乘机想要抢夺事实浮冰。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仙道杀招荡魂落魄印! 方源一击之下,打断幽魂魔尊上千条手臂。 方源成尊之后,渡了黑火灾难,道痕也略微凌驾于幽魂魔尊之上了! 方源呼啸一声,乘胜追击,终于将最终的那一块事实浮冰夺到了手中。 “星宿,我已尽力了。”幽魂肚中忽然传出太日阳莽的叹息。 随后,幽魂魔尊目光剧变,变得苍茫起来。他的咆哮和怒恨都戛然而止,舍弃方源、巨阳,面无表情地冲向漏洞。 轰。 一声巨响,幽魂魔尊竟用身躯堵住了漏洞。 群仙愕然,全场再度一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