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揍人 - 蛊真人

第三十八节:揍人

?许多小摊贩皆向方源投来嫉妒的目光。 方源将卖叶子得来的两块元石揣入怀中,丢下板车,直接和白凝冰离开了小集市。 “依我看,还是直接虏来的好。你想要接近她,可别忘了我们现在的身份。”白凝冰轻声低语。 方白二人如今是陈家这边的帮工,他们靠这层身份混入商队,但如今却无疑成了方源接近商心慈的阻碍。 不过方源心中已有定计,他看向白凝冰,微微一笑:“你说的不错。所以,我现在要去揍人了。” 白凝冰一楞:“揍人?” 夜空晴朗,繁星点点。 宽敞的帐篷内,几个家奴围坐一圈,中央的煤炉上,一口锅正烧着。 帐篷开着顶,煤石燃烧的些许烟灰,就从顶部的洞口袅袅飞出。 锅里面放着肉,几个家奴盯着肉,隐约有肉香飘来,时不时的咽下一口口水。 “强哥,我打探过了。关于来的这两个新人,都打探清楚了。”瘦猴道。 “哦,怎么说?”叫做强哥的健壮家奴挑了挑眉头。 “这两个人,是紫幽山那个村的老村长介绍来的。”瘦猴答道。 “是这样啊。” “我记得,那个老村长原先是个凡人,副首领想要个据点,就随手点化了他。” “原来是这个背景……” 众人纷纷恍然。 “对方虽然背后有蛊师,但那算什么?强哥的姐姐可是咱们陈鑫公子的小妾啊!”有人叫道。 “这两个新人太拽了,不治一治,以后还不翻天了?” “都别吵了,我们听强哥的!”有人大叫一声。 帐篷内安静下来,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强哥。 强哥显得有些犹豫。方白二人的背后,到底是有个蛊师的。哪怕这个蛊师,不是陈家人。哪怕这个蛊师是个老头子,半只脚踏入棺材里了。但他终究还是个蛊师啊…… “你打探清楚没有?这两个人和那个村子老头,到底是什么关系?” 瘦猴顿时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个……强哥,你也是知道的。咱什么身份,能打探出这些,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强哥不禁沉吟起来。 “大哥,这两个新人太横了,今天早上对瘦猴什么态度啊?他们这分明是看不起我们!必须得教训一番。” “不错。那个村长老头,按原来的身份,还不如我们的。就是走了狗屎运,成了蛊师。” “他这个蛊师,算什么呀?不是咱们副首领用到他,他能成蛊师吗?他不过是个高等家奴罢了。” “再说了,商队行商,朝不保夕。这两个人就算死了,那老村长也不敢找我们陈家算账啊!” 众人七嘴八舌,强哥眉头紧锁。 瘦猴观察了半天,他是想找方白二人麻烦的,今天早上憋气,让他心中充满了对方源的仇恨。 但他知道,自己没有背景,想要报仇,只有依靠强哥。 他见时机差不多了,开口道:“我刚刚听说,他们在小集市里卖了死活。一板车的紫枫叶,竟然卖了两块元石。” 强哥双眼顿时一亮。 “什么?两块元石?” “怎么可能,没被压价吗?” “运气这么好!到底是哪个呆瓜买下来的?” 瘦猴嗤笑一声,语气带着不屑和嫉妒:“还能有谁啊。就是那个张家小姐,一个凡人,但谁叫她命好,生了个好人家呢。” “他奶奶的,想当年我夹带私货,被人压价压惨了。怎么就没有这两个家伙这般的运气!”强哥眼红。 他愤愤不平地继续道:“明天就收拾他们俩,作为新人,总得孝敬一下咱们老一辈的。他们如果不懂规矩,咱们就得好心的交交他们。” “是,强哥。” “强哥说怎么干,咱就怎么干!” “强哥英明神武!”瘦猴拍了马屁,拿出汤勺舀汤,“肉汤好了,强哥,您先尝尝。” 肉香扑鼻,许多人喉结滚动,吞咽口水。 强哥舔了舔嘴唇,接过汤勺,吹了口气,正要喝。 忽然,帐篷的门帘被人掀开。 方源大步迈进来。 “是你!”众人惊诧,他们盘算半天的正主竟然直接到了。 这让他们有种无措惊惶之感。 瘦猴腾的一下站起身来,阴测测地笑道:“新人,现在知道怕了吗?想来道歉,我告诉你晚了!” 他话还未说完,方源便面无表情地抬起一脚。 砰。 瘦猴被直接踹到,后背撞到煤炉。烧好的肉汤顿时洒在他的身上,烫得他高声惨叫。 “肉汤啊!” “都洒了,我们凑钱买的肉。好不容易想吃上一回,他娘的!” “混蛋,找死啊!” 一时间,群情愤慨,纷纷站起来,大吼着向方源冲来。 方源手中捏着两块元石,甩手就朝他们砸去。 “哎哟!” 两个人被砸到,一个捂住眼睛,一个捂住肚子,疼的惨哼。 “卑鄙,居然用暗器!” “等等,这是……元石?!” 众人正要扑来,听到这叫声,顿时冲势一滞。 两块元石躺在地上,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瘦猴的叫声也戛然而止,眼睛盯着元石。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这个人已经疯掉了吗?” “竟然拿元石砸人?哼,原来已经被吓怕了。” “这可是元石,我干两个月,也未必能挣到一块元石啊!” 一时间,众人心中思绪激荡,如潮水狂涌。 一些人看向方源的目光,反而露出一丝渴望。仿佛再问:还有没有元石了,砸过来啊! “居然敢砸我,你找死啊!”捂住眼睛的那个家奴放开手,大吼道。 他的右眼完全睁不开了,一片紫色浮肿。 但这并不妨碍他伸手,将最近的一颗元石一把抓到手中。 众人浑身一个激灵,反应过来,纷纷看向地上的另一颗元石。 轰! 所有人都向这颗元石扑去,方源什么的都抛之脑后。 瘦猴痛得龇牙咧嘴,脱颖而出,一把抓过元石。 “我的,这是我的,他砸给我的!”被砸的另一个家奴怒吼咆哮。 “他娘的,猴子你不是受伤了吗?这么快干嘛啊!”有人大吼,吐沫星子飞溅。 “都给老子闭嘴。刚刚谁绊了老子,站出来!”强哥灰头土脸,十分生气。 忽然一只手臂伸出来,将他拽过去。 谁这么大胆?! 他惊怒交加地转头看去,不是别人,正是方源丑陋的容貌。 他大叫起来:“你敢抓我?放开你的狗爪!” 砰! 方源挥起拳头,捣在他的脸上。 顿时鼻梁骨折,鲜血狂冒。强烈的眩晕袭来,强哥满眼金星。 方源松开手,他便瘫倒在地上了。 “我,我操!” “他动手打人了!” “强哥受伤了,一起收拾他!!” 其他人楞了一下,这才如梦惊醒,挥起拳头向方源扑来。 方源面无表情,一拳横扫,最近的家奴哇的一声飞到一边去,满嘴的牙齿都被打碎。 紧接着,又一人扑近。 方源抬起脚跟,瞅准了他的裤裆轻轻踹去。 “呕!!!”这人捂住裤裆,双眼一翻,瞬间昏迷过去。 方源三拳两脚,家奴全数倒下,只剩下躲在角落里的瘦猴一人。 方源目光扫去,瘦猴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我认输了,认输了。好汉请高抬贵手啊!”他大声求饶,磕头不止。 头撞在地面上,发出接连不断的闷响。 但始终却听不见方源的动静。 瘦猴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方源早已经离开。帐篷内倒了一地的家奴,有些昏迷了,有些则发出哼哼的呻吟。 方源行走在一座座帐篷之间。 刚刚闹出来的动静,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这正亦是方源想要看到的。 白凝冰从黑暗的角落里跟上来:“刚来的第一天,就将一起工作的家奴都打了。这个影响可不好啊。” 她嘿嘿笑着,有些幸灾乐祸。心中则更加好奇,方源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源并不答话,向商队的这片临时营地的更深处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目的地。 一处马车的车厢,他打听过了,那个陈家的老总管就睡在此处。 他没有立即去敲门,而是先走到一处无人的阴暗里,取出随身的匕首,开始招呼自己。 周围一片静寂,只有匕首割破血肉的轻响。 白凝冰听在耳中,微微挑起眉头。 她再一次见识到方源的狠辣和冷酷,用匕首切割自己,不仅一声不吭,听着声音,还越来越娴熟。简直不像是割自己,仿佛是在割木桩。 咚咚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 狭窄的车厢中,堆满了杂物,只有一张小床。 好在老总管身材矮小,蜷缩在小床上,也不显得拥挤。 咚咚咚。 敲门声又响起。 已经熟睡的老总管,眉头皱起,翻了个身。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大,老总管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谁呀?” “是俺,老总管。”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这声音还很陌生,但又带着一点点的熟悉。老总管眉头皱得更深,好半天这才想起来,原来是今天早上加入进来的新人。 “一个新人,居然这么不懂规矩。大半夜的扰人清梦,想干嘛!?” (ps:今天有点忙,待会还有一更。更新是这样的:14点若没更,20点肯定会有。一天反正至少是两更。用了两更蛊后,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脚也有劲了,啦啦……)(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