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节:方源公开第一笔 - 蛊真人

第二百五十六节:方源公开第一笔

西漠。 平静的沙漠忽然爆炸开来,尘土飞扬,一头巨大如山的凶兽猛地从地下钻出。 这头凶兽体型如蟒,鳄鱼头颅,六足利爪似鹰。 龙鳄! 一头太古龙鳄。 龙鳄咆哮,声震四野,但怒吼声中却是流露出一抹惊恐之色。 龙鳄又攀云御空的天赋,钻出沙漠之后,立即扶摇直上。 但在半途中,龙鳄猛地身躯一滞,从张开的巨口中喷射出冲天的火焰。 龙鳄哀嚎一声,跌落到地上,砸起一波巨大的沙浪。 它垂死挣扎了一会儿,渐渐静止下来,最终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三位蛊仙从它张开的鳄口中钻了出来。 二男一女,俱是蛊仙。 他们分别来自于西漠的三大超级势力,分别是石抗、左丘炎明、拓跋烽烟。 石抗修行土道,其余两仙都修行炎道。 西漠蛊仙很多都修行炎道。 “最后一只龙鳄也死了。” “按照我们三家的约定,这只龙鳄当归属炎明妹妹。” 唯一的女仙左丘炎明点点头,打开仙窍门户,将这头太古龙鳄收入其中。 她催动神念,在仙窍中盘旋一阵,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这头太古龙鳄尸体很不错,保留了很多的道痕。多亏了烽烟哥哥想出的这个除敌妙法。” “哪里。”拓跋烽烟笑了笑,“若非有石抗兄的手段,我们也不能钻入龙鳄肚中冒险。所以此役第一功当属石抗兄。” “哪里,哪里。”石抗笑着,表示谦虚。 龙鳄本在太古黑天中生存。但近来太古黑天、白天相互融汇,原本平衡的生态被彻底搞乱,一只龙鳄群在争斗中败北,从太古黑天中溃逃下来。 它们一路流窜,先后经过左丘、拓跋、石家的领地。 这三大家族便相互商量,各自抽调出一位七转蛊仙强者,将这群本就伤痕累累的龙鳄群解决掉。 石抗、左丘炎明、拓跋烽烟三人联手,耗费三天三夜的时间,到如今彻底将这支龙鳄群击杀。 不过就在三人要相互告别的时候,忽然又几乎同时接到了家族的命令。 “哦?万家想要召集各大家族,共同讨伐房家?” “呵呵,原来第一个坐不住的还是万家。” “这样看来,我等三人最接近万家领地,所以都有这个出使的命令。” 三仙讨论了一番,当即决定同行。 “只是此处虽然距离万家不远,但我等还是需要休整一番的。” “的确,至少要将你我身上的伤势治愈。” “还有仙窍中的龙鳄尸躯,也得处理一下。” 石抗思索了一下,笑道:“二位,我们此去万家,途经万矿戈壁。那处资源点上正是我族蛊仙石忠镇守,我们正可去那里休整。” 野外的条件,当然比不上资源点。 每个资源点几乎都有仙阵,也比较安全。 左丘炎明和拓跋烽烟对视一眼,旋即向石抗点头,后者道:“那我等二人就要叨扰一番了。” 石抗哈哈一笑:“请!” 万矿戈壁地势平坦,一望无际。到处是龟裂的石质地面,寸草不生。 但在戈壁地下却是别有洞天,大量的矿脉聚集在这里,上十万的石人在这里生存,充当矿工,为万家蛊仙开采各种矿物。 但是这些石人都是凡人,最多也不过蛊师,能力有限,只能开采凡级矿物。 所以石家都会派遣蛊仙镇守在这里,石家蛊仙开采这里的仙矿。 这是一个苦差,一般被发派到这里来的蛊仙,几乎都是遭受排挤的那种。 石忠便是此种典型情况。 石忠的父亲叛变石家,导致家族受损严重,不仅是资源,更有蛊仙牺牲。 为了取得信任,石忠亲自为自己改名,姓石名忠,以此表明自己忠于家族的心迹,但仍旧无济于事。 此时此刻,石忠的神念在宝黄天中徘徊。 宝黄天中,最吸引蛊仙注意的便是那一大块的元境! “这是传说中的天地秘境!疯魔窟之争中,是巨阳仙尊交易给了炼天魔尊方源。我若是能得到一块,该有多好。” 石忠十分羡慕。 他之所以知道这份元境的来历,自然是方源宣传出来的。 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巨阳仙尊都和我做买卖,你们怕什么? 当然,现在的巨阳仙尊因为开创和修行血道,也被天庭宣判为了魔尊。 而在元境之上,盘踞着一股意志。 这股意志凝聚人形,白袍黑发,俊秀容颜,正是方源意志。 “炼天魔尊……” “我若是请他来炼蛊,是不是就能得到财富蛊了?” “不,这实在太过冒险了。” “财富蛊乃是我崛起的希望,我岂能将这蛊方送给方源。万一他得到后炼蛊成功,却不给我。那就可太愚蠢了。我根本就不能拿一位尊者怎么样!” 这个念头只是在石忠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石忠早年意外得到了一份财富蛊的仙蛊残方。 财富蛊乃是传奇仙蛊,石忠若是能够炼成,就能很快富可敌国,迅速积累出庞大的修行资源,彻底脱离家族的束缚。 为了炼制财富蛊,石忠不惜暗中拿人来炼蛊。这种魔道行径一旦被发现,他的麻烦就大了。 尽管他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尝试炼蛊也已经超越百次,但都是次次失败。距离成功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方源的宣称,石忠当然知晓,但他不敢冒险。 财富蛊是他的全部希望! “嗯?有蛊仙迅速接近。”就在这时,仙阵忽然发出警示。 石忠神色微变,立即断了宝黄天中的神念,操纵仙阵。 石抗此时领着其余二仙,驻足苍穹,停留在仙阵感应的边缘,并没有深入。 石忠联络之后,验明了身份,也得知了石抗的来意。 “石抗兄能来这里,在下欢喜不尽。三位快快请进!”石忠表现出了十足的热情。 三仙进入仙阵各自休整了片刻,石忠便又举办了一场酒宴,请三仙上席。 他特意谦让,将主位让给了石抗。 石抗推托了几下,便坐了主位。 这份情形被其余两仙看在眼前,二仙想到传闻,都心中有数。 和石忠相比,石抗乃是石家的红人。前不久,便是他击败群雄,最终夺取了沙包福地。 此番击杀龙鳄,石抗所获都无需上缴家族,许多龙鳄都直接卖进了宝黄天中。 如此待遇,让左丘炎明、拓跋烽烟都为之眼热。 “此次万家挑头,要号召我们西漠诸家联合讨伐房家,不知道二位仙友是怎么想的?”酒过三巡,石抗开口询问。 左丘炎明便道:“万家和房家仇恨颇深,万家挑头并不意外,用的理由也相当正当,堪称无懈可击。然而小妹我却觉得,此次万家号召恐怕前景堪忧。” “不错,我也正有此相同的看法。”拓跋烽烟缓缓放下酒杯,“一来,五域界壁消散,西漠中就有几大家族位于边界,要让他们有什么大动作很困难。” “二来,房家不弱,房家太上大长老修为高达八转,房家最擅长的还是仙蛊屋!” “三来,房家和许多家族都有不弱的关系。宿命大战,便是房家挑头。此役让房家声威大盛!” “四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房家和方源交易,这是让我们发难的理由,也是让我们各家忌惮的地方。谁知道房家和方源之间究竟关系如何呢?” 石抗连连点头,叹道:“拓跋兄的一番分析,条理分明,令人信服啊。” 石宗在一片默不作声,若有所思。 拓跋烽烟的这番分析其实很简单。石抗自己也清楚,但他必须要问。 因为石抗代表石家,要和左丘炎明、拓跋烽烟通通气,好知道他们背后家族的意向是什么。 此刻知道了拓跋、左丘二家的意向和石家基本一致,就让石抗轻松了许多。 “来,喝酒喝酒。”石抗高举酒杯,面带笑容。 酒足饭饱之后,三仙感谢了石忠一番,便立即动身,向万家飞去。 石忠收拾杯盏,闷闷不乐。 石抗待遇之好,和石忠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 之前石抗闭关,石家资源充足供应。石抗夺取了沙包福地,家族立即大赏!击杀龙鳄不需要上缴,油水真是丰厚。而出使万家,毫无风险,结果也几乎已经定了,定然会得到万家殷勤招待。说是任务,其实完全是个福利。 “唉,我的希望还是在财富蛊。我什么时候才能将此蛊炼成呢?” “炼天魔尊……不,我绝不会借助他人之手,风险太大了。” 石忠尽管这样下定决心,其实他炼蛊的信心早就在上百次的失败中,不断消弭了。 隐隐中有一股直觉告诉他,恐怕单凭他自己,要炼成财富蛊希望渺茫得很! 于是,不知不觉间他又沟通了宝黄天,探入神念。 宝黄天中,方源意志忽然睁开了双眼,再次开口,声音恢弘:“这是七转移动仙蛊兜风蛊,应南疆武庸之托,现已炼成,现在交易。” “什么?”石忠震撼。 这一刻,只要关注宝黄天的蛊仙们都一片哗然。 众目睽睽之下,武庸凝聚出的意志接近方源意志,方源意志伸手一抛,将七转兜风蛊当场抛到了武庸意志的手中。 武庸意志点了点头,再没有说什么,当即携带仙蛊离开了宝黄天。 “真有人和方源做了这样的交易!并且,还是南疆武庸。”石忠神情怔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