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节:方源的爱护 - 蛊真人

第二百五十七节:方源的爱护

南疆。 武仪山。 武家大本营福地。 武家蛊仙济济一堂,武庸高坐主位,入座的多是蛊仙本人,只有数位无法出席,以各自的意志参会。 “这些都是近日以来,巴家、铁家、罗家、侯家等等的来信。你们轮流看一看吧。”武庸挥了挥手,十多只信道蛊虫就飞了出来。 武家的蛊仙们接连阅览,一个个脸色都相继变得阴沉。 这些信道蛊虫的内容,说起来其实都乏善可陈,大致相同。无非是以正道口吻,来谴责、质问武庸,为何要与方源这样的魔头做交易!其中一部分人甚至以退出南联为要挟,认为武庸没有资格担当南联之主,要求替换盟主,再选贤人。 “这些家伙……” “哼,大言不惭!” “真是看不惯啊,这里面的超级家族其中有很多,曾经和陆畏因暗通曲款的吧?当时方源和陆畏因联手,伏杀了魔尊幽魂,逃脱了天庭追捕。现在这些人居然还有脸来喝斥我们?” “要换盟主?呵呵,纵观南疆蛊仙界,还有谁能比武庸大人更合适呢?!” 武家蛊仙们相互议论起来,语气愤慨。 武庸闭口不言,一边面色淡然地喝茶,一边静静聆听众仙的交谈。 众仙声调越发高昂起来,有的语气激动,甚至要给那些家族一些公开报复。 武庸这时放下杯盏,微微抬手。 众仙见此,立即销声,许多因为心中愤慨而情不自禁站起来的武家蛊仙们,也都连忙入座。 武庸眼眸微转,环视一周,大厅内已经一片寂静。 “这就是我的武家了。”武庸面无表情,心中却大感满意。 自从他执掌武家以来,一直领袖武家,力挽狂澜,经历几番大战,连方源都追杀过。更关键的是超绝的政治手腕,令武家上下归心。 这当中不仅包含原本的武家蛊仙,更含有招揽的客卿散仙,以及新晋提升上来的新一代六转蛊仙。 在刚刚讨论的过程中,这些人都没有对武庸的决断和做法,发出任何的异议或者劝告。 由此可见,武庸此刻拥有多么高的威望! “八重太上家老,将详情向诸位叙说一番吧。”武庸淡淡开口道。 “是。”身为武家太上二家老的武八重立即起身,对在场的蛊仙道,“数日前,炼天魔尊,不,大爱仙尊亲自传达讯息,联络太上大长老,强硬要求太上大长老与他进行第一笔公开的仙蛊交易。念及武家难挡方源锋芒,太上大长老只得忍辱负重,不得不答应方源这个要求。” 武家群仙面面相觑。 有的人变色,有的人捏拳,有的人咬牙,均从这番话中感受到了来自方源的庞大压力。 方源行事毫无顾忌,在这种情况下,武庸被迫答应这场交易,当然是情有可原的。 但下一刻,武庸却是发出笑声:“八重啊,不必如此说话。在场的都是我们自己人,我就直接明说了。” 群仙神情齐齐一振。 武庸眼中闪烁着精芒:“和方源交易,也不是这一次。之前本人也和他进行了数次秘密交易,方源给出的证据的确是真的。” 说到这里,武庸故意顿了一顿。 见厅堂中仍旧寂然一片,所有蛊仙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武庸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第一,不管是之前的方源,还是成为尊者的方源,都是我们武家惹不起的存在。第二,和方源交易,对我武家大有利处!” “我武家新得的数只仙蛊,都是方源所炼。换做我武家自己出手的话,恐怕耗费数倍的仙材,都无一成功。” 武家群仙沉默。 武庸目光一扫,略过武八重,停在武樵的身上。 武樵立即一个激灵,连忙出列,用颤抖的声调问道:“只是,只是……眼下这些超级势力的谴责,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武庸微微一笑,对武樵点了点头:“问得好。” 说着,他伸手一招,在场所有的信道凡蛊统统飞入他的手心上空。 武庸轻轻一吹,顿时一阵微风盘旋飞舞,将所有的信道凡蛊都统统绞碎成渣。 “这些所谓的谴责,屁用都没有。”武庸冷笑,“难道他们还敢来攻打我族吗?” 群仙微愕。 武庸背靠椅背,高高在上,带着俯瞰的视线扫视左右:“还不明白吗?诸位。时代——已经变了!” “宿命大战、方源追杀战、疯魔窟之争,天庭底蕴已经见底了。星宿仙尊虽然复活,但她却不得不同时宣称其他两位尊者的魔道身份!” “而不管是巨阳,亦或者方源,却又同时宣称自己乃是仙尊,并非魔尊。” “什么是仙?什么是魔?” “什么是正道?什么是魔道呢?” 群仙心头齐震。 武庸哈哈一笑:“眼下三尊对峙,五域两天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时代!我们如果还用曾经的看法,纠缠于正魔之分,只会被时代恐怖的浪潮淹没!” “没看到方源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正气盟纳入麾下了吗?而我们的南联,在尊者面前,连乌合之众都算不上。率领一支羊群去战胜一头猛虎,这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我等在尊者面前,恐怕连羊群都算不上啊。” “尊者的对手,只有尊者!” “而我们这些可怜虫,必须在尊者的夹缝中生存了。我们只有努力地汲取营养,拼命地壮大自身,若在得到命运的垂怜,才会有一线的生机。” “放弃所谓正道尊严,廉价道德的那些束缚吧,把身为蛊仙的优越感、安全感都统统抛弃,这些都是极其虚假的东西。就好像刚刚被我毁去的信道凡蛊,只要尊者吹一口气,我们这些蛊仙就会立即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最后,武庸声调一扬,满脸肃穆之色:“拼尽全力吧,争分夺秒吧,在这个恐怖的大时代,我们先得求得生存!” “是,我等谨遵太上大长老教训!”武八重、武樵等等武家蛊仙纷纷站起身来,凛然同答。 西漠。 万家大本营。 一场酒宴刚刚结束,杯盏散乱的大厅中只留下几位万家蛊仙。 六转蛊仙万追青气得将手中的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这些虚伪的可恶的家族,简直是给西漠丢脸!他们心中还有一点正道的荣耀和自觉吗?!”万追青气得咆哮,满脸通红。 “追青。”一旁的万逍眉头微皱。 “不是吗?”万追青仍旧十分愤慨,“这些天来,我们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但是这些家族的蛊仙呢?一个个含糊其辞,始终推托!” “追青!”万逍低喝。 “罢了,罢了。”这时,万家太上大家老离开了席位,满脸萧索之色,背影竟显得有些佝偻。 剩下的万家蛊仙们都陷入了沉默当中。 万家大本营福地外,唐方明、唐妙漂游天空,望着夜空繁星,心情放松。 “偶尔出来散散心,果然是对的呢。哥哥。”唐妙笑道。 唐方明点点头,大有同感的神态。 他是唐家最受力捧的七转蛊仙强者,但和石抗的情况不一样,唐方明之所以得到唐家全力支持和重视,是因为他在梦道探索方面有着超凡的天赋和才华。 这次出使房家,也是唐方明爱护妹妹唐妙,满足她外出游玩的心思。 “哥哥,万家招待的真不错,并且讨伐房家的决心也很大,这些天来和其余家族商议,万家做出了多次让步。你看,这次的联军什么时候能成?”唐妙请教道。 唐方明却冷笑一声:“讨伐房家的联军是决然成不了的。” “啊,为什么?” “打个比方来说吧。”唐方明叹息一声,“现在的五域两天,就仿佛一座森林,里面有三头猛兽,恐怖异常。” 唐妙双眼一亮:“哥哥是指的三位尊者吧?” 唐方明点点头:“而在这三头猛兽之外,又有许多鸟儿、兔儿、鱼儿。现在,一只姓万的小鸟儿想要对付一头姓房的小兔子,小鸟儿自己对付不过,就召集了一些其他的小鸟,小兔,不断开出高价,想要以多欺少。” “但是呐,姓房的那头小兔子正紧靠着一头猛兽。谁也不知道,动了这头小兔子,猛兽会不会发怒。一旦猛兽发威,万家小鸟不管纠集了多少小动物,都只会成为猛兽的腹中食物。” 唐妙有些吃惊:“哥哥你是说,这些正道超级势力仅仅是因为这层关系,就无法组成联军吗?” 唐方明再次点头,满脸肃容:“不管酒宴上是多么欢畅,不管万家和其他家族讨价还价是多么激烈,这些都是表象。真实的实质不过是小动物瑟瑟发抖,胆战心惊的模样。丛林里忽然冒出了三头猛兽,我们这些小动物根本无法抵挡啊。” 唐妙深呼吸一口气:“幸亏我们唐家早就和方源大人有所联络,私下早有交易往来了。依我看,南疆联盟的盟主武庸都和方源公开交易,我们唐家何不……” “千万不能!”唐方明却道,“方源大人一举一动,皆有深意。他之前自暴证据,宣称和许多势力、蛊仙都有交易,却没有提及我们唐家。这是他对我们唐家的爱护啊!” “我们唐家远远比不上南疆武家,也不是房家,在整个西漠中的超级家族中实力薄弱。又地处中心地带,很容易就遭受围攻。” “这种时候,我们可不能出风头。只需要暗中和方源大人交易就行了,不要辜负了方源大人的一片苦心。” “当然,这次万家的号召内情,我们也可以充作一次人情,卖给房家。” “房家和方源大人交易频繁,从这种角度来看,是我唐家的天然盟友啊。” 唐方明侃侃而谈,对时局很有见地,让唐妙听得双眼发亮,心头一片恍然。 就在这时,唐方明的神情微微一变。 “哥哥,怎么了?” “宝黄天中又有蛊仙和方源公开交易了。这一次是接连三人!其中两位,分别来自北原和中洲。”唐方明迅速答道,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意。 ps:恭贺“托克维尔的猫”成为本书的盟主!感谢支持!另外,根据角色选拔活动的第一期成果,最近会有新的角色增添到角色栏中哦。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