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小姐救命! - 蛊真人

第三十九节:小姐救命!

?老总管怒气迅速升腾,他决定给方源一个难以忘怀的教训。 他砰的一声,猛地打开门。 然后,方源带着一身的创伤和血迹,出现在老总管的眼中。 老总管被这情形吓了一跳,顾不上发怒,十分吃惊:“你,你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兽群夜袭?” “不是的,老总管。是那群狗贼,打伤俺,还把俺的元石都抢走了!老总管,你要给俺主持公道啊!”方源抹了一把血泪,叫喊道。 “呃……好痛啊!” “那个疯子走了?” “该死的,那疯子力气还真大!” 帐篷内一片狼藉,肉汤的香味还残留着,但已经挽救不了了,锅都破了。 一群人缓过气来,不是鼻青脸肿,就是倒抽冷气。 “他奶奶的,一个新人居然来打我们,太无法无天了!” “我们还没找他麻烦,他竟然先找我们的麻烦了。”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咱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把场子找回来!” “怎么找?你打得过他?” “干嘛要打啊,我们告状去。让老总管来收拾他。这人刚刚加入,就这样暴虐,以后还怎么共事?” “对了,他刚刚砸了那两块元石,你们把它交给我。这就是证据!”强哥发话了。 帐篷内顿时一静,谁都知道这是强哥的借口。 没有抢到元石的家奴,抱着幸灾乐祸的神色,看向瘦猴还有另外一个家奴。 他们俩支支吾吾,没有说话。很显然不想交出来。 强哥也算有点头脑:“咱们几个都受伤了,这两块元石不仅是证据,也是咱们的医药费。” 听他这么一说,好像有分赃的意思,没有抢到元石的家奴们都纷纷开口。 “强哥说的对!” “猴子,把元石交给强哥。莫非你想当头?” “强哥背景深厚,只有强哥才能给我们报仇啊!” “强哥,我们相信你……” 迫于众人的压力,瘦猴和另外一位家奴只要抿着嘴,极不情愿地将元石拿出来,递给强哥。 强哥接到手中,摸着圆润光滑的元石,顿时觉得鼻子不再那么疼了。 但就在这时,门帘被猛地掀开。 众人一惊,还以为是方源又来了。但定睛一看,却是老总管。 “老总管,您怎么来了!” “老总管,我们正要找你呢!” 众人又惊又喜。 老总管的脸色却很不好看,尤其是当他看到强哥手中的那两块元石,眼神变得更加阴沉了。 他几步走到强哥的面前,一把夺过元石,然后啪啪啪,就给了强哥几个嘴巴子。 强哥懵了。 其他人也懵了。 几个呼吸之后,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老总管,谁惹你生气啦?” “老总管,您,您这是?!” 老人掉头就走,掀开门帘:“强子,瘦猴,你们这群该死的东西,都给老子我滚出来!” 说着,他率先走出帐篷。 强哥捂住脸,却不敢和老总管作对。只得按捺住愤恨、惊疑的情绪,走出帐篷。 众人接连走出帐篷,就看见方源站在一旁,浑身是伤,血迹满布。 “老总管,就是他们抢了俺的元石!”方源手指他们,义愤填膺地喊道。 “我草!”家奴们这才反应过来。 “你小子还敢恶人先告状!” “妈的,老子要削死你!!” 众人勃然大怒,纷纷大吼。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将众人镇住。 叫得最唤的一个家奴捂住脸,忍不住倒退一步。 老总管阴测测地看着他:“他怎么不就能向我告状了,嗯?呵呵,你们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居然连人家的元石都敢抢了!” 老总管也知道新人会受欺压,但他乐见其成。 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一方面能打压新人的傲气,方便他今后管理,另一方面也能促进老人和新人之间的融合。 但是欺负的程度不能太过,直接抢劫元石,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老总管,不是你想的这样子的……”有人叫屈道。 啪! 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 老总管声音冰寒:“我有让你们说话吗?” “老总管,这话我们必须说!” “是啊,我们都是冤枉的啊,老总管!” 很多家奴纷纷大叫,委屈的不行。明明我们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老总管怒发冲冠,猛地大吼起来:“你们拿了他的元石,居然还说是冤枉的。这两颗元石,是不是他的?说!说实话!” “是,是。” “虽然是这样,但是……” 啪啪! 两个嘴巴,两个家奴捂住了嘴。 老总管手指着他们,怒斥道:“抢元石也就罢了,居然敢用刀子!你们胆子也太肥了!说,究竟是谁动的刀子……” 家奴伤残了,就做不来活了,反而要休养,要治疗。这就是成本! 要是耽误了事情,上面蛊师怪罪下来,老总管就得负责。 “动刀子?” “我们没有啊!” “老总管,我们都是老人了,这点都不知道吗?” “放你娘的一群狗屁。当老夫是瞎子吗?你们没动刀子,他的伤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他自己削的?”老总管怒吼咆哮。 白凝冰在不远处的阴影角落里看着,心想:老总管你真聪明,居然一猜就中。 啪啪啪…… 老总管怒极,连甩巴掌。 每个人都至少挨了数下,一个个慑于老总管的淫威,不敢再说话。 只是他们个个拳头捏的紧紧的,有的额头青筋直冒,有的将牙齿咬得嘎嘣响。心中皆充斥一股郁气,难以抒发。 “都给老子滚回帐篷里去,明天再找你们算账。”老总管打得手都麻了,到底年纪大了,气喘吁吁,不过怒气也消散了大半。 家奴们不敢违背这道命令,转身前纷纷怒瞪方源,把他的身影刻印在内心最深处。 老总管走过来,将元石交到方源的手中,也没什么好语气:“元石给你弄回来了,别再丢了。下次再丢,老夫就不管了!” 方源涕泪交加,又感动又害怕:“老总管,你就行行好,这两块元石您就先替俺保管吧。俺害怕又被人抢。” 老总管楞了一下,不禁怦然心动。行商危险,指不定哪天方源就被野兽吞了,那这两块元石不就是自己的了吗? “那老夫就勉为其难,替你保管了。”老总管道。 “谢谢老总管,老总管你真是好人呐。”方源连忙鞠躬,感激不断。 “行了行了,我困了,你也早点睡。”老总管甩手,不耐烦地走了。至于方源睡在哪里,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这黑土还真有点傻。”老总管在心中冷笑。 众人都离去,方源的脸上旋即恢复平静。 “你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不处理一下吗?”白凝冰走过来。 “留着还有用呢,走吧。”方源笑了笑。 …… 帐篷内,亮着油灯。 商心慈正捧着一本书看着,忽然眉头轻轻一蹙:“小蝶,你听到了吗?好像有谁在帐篷外哭喊救命?” 丫鬟小蝶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小姐不睡,她也不好先睡。 此时被惊醒,她侧耳一听,顿时叫道:“哎呀,是有人在喊救命啊……” “什么人在大晚上的哭嚎?怎么又是你!”商心慈的护卫蛊师张柱,已经走了出来,先发现了方源。 方源瘫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 “快滚。再不滚,我就杀了你!”张柱低喝一声,他对方源印象很不好。 “张柱叔……”这时,商心慈和丫鬟走了过来。 “怎么又是你呀,你还阴魂不散了你!”丫鬟看到方源后,顿时瞪圆了眼睛。 方源不理他们,只把目光集中在商心慈的身上:“张家小姐,我这条命是你害的。也只有你能救我了!” “呔,你这个疯汉,说的什么屁话!”张柱怒喝一声。 “我家小姐宅心仁厚,怎么可能害你。小姐,我们走,不要理这个发病的。”丫鬟也怨怪道。 依商心慈的心性,本身就见不得别人悲惨孤苦。 方源浑身浴血,满身伤口,已经博取了她的同情。再加上他的这番话,商心慈若不过问,今晚必定睡不好觉。 “你说你被我害了,这是什么意思?张柱叔,麻烦你先给他治疗一下,好么?。”商心慈道。 张柱虽然心中并不情愿,但也只好伸手一推。一颗白色光球没入方源的体内,他的血顿时止住,伤口渐渐愈合。 方源便道:“就是那两块元石,他们眼红,抢我元石,我拼不过他们,只要请来老总管主持公道。他们虽然还了元石,但是恐吓我,要教训我,让我生不如死!” “竟是这样。”商心慈听了,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你这人是自作自受,小姐,我们别理他。他明明是自找的,不卖得价钱这么高,不就没事了吗?”小蝶翻了个白眼,对方源很不待见。 方源继续道:“我和同伴思来想去,就只有投靠张小姐你了。要不然我们会被他们杀死的,这可是两条人命啊!” “杀人倒不至于……”商心慈宽慰方源。 方源打断她的话,紧接着道:“小姐你不晓得,这里面黑暗的很。他们会利用野兽袭击的机会来暗算我。说不定哪一天,我就被野兽吃了。但其实都是他们在背后捣鬼。求小姐收留,求小姐救命!” 商心慈不禁迟疑,但终究不忍心,“那好吧,我就暂时收留你们。”(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上一篇   第三十八节:揍人

下一篇   第四十节:匪猴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