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节:升炼天元宝皇莲 - 蛊真人

第二百六十五节:升炼天元宝皇莲

星宿仙尊行动非常果断大胆,她直接一路疾飞,悍然深入到北原的腹地——曾经王庭福地所在之处。 她没有对任何的超级黄金部族下手,而是和巨阳仙尊一样,悬停苍穹,直接开始炼化北原的外界自然智道道痕! 一时间,星光耀眼,迅速弥漫。 星宿仙尊没有直接进攻长生天。 看起来,这似乎是进攻长生天的最佳时机,毕竟巨阳仙尊远在东海。 但事实上,星宿仙尊要杀入长生天并不容易。 洞天寄托虚空,浓缩一点,除非打开仙窍门户,否则外来者很难入侵进去。 这也正是天相杀招的价值所在。 再者,即便星宿仙尊巧妙地杀进了长生天中,也难以在很短的时间里摧毁掉这座九转洞天。 届时,巨阳仙尊必定回转防守,和星宿仙尊对战。这样一来,巨阳仙尊放弃为难方源,星宿仙尊和其对战,不仅有受伤的风险,而且仙元肯定会有许多损耗。 这对方源就太有利了! 三尊对峙,彼此之间都相互忌惮,想方设法打击其他人的同时,这些尊者又要尽全力地维护自身发展。 这种情势非常复杂。 若是一味地无脑莽突,只会自找死路。 分寸感非常重要。 恰到好处的打击,才能在这三尊僵持的局面下,一点一滴地争取到优势。 三尊都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对彼此的心思的揣度,审时度势,应时而异。 星宿仙尊已经眼下的一切,都算计得很清楚了。 她这样做,结果对她最有利! 首先,方源必须要受到削弱。 这个人太无耻,没有底线。 在星宿仙尊心中,同样的战力,方源比巨阳仙尊还要更难缠。 现在方源的处境,已经很麻烦了。稳定天相杀招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天庭的天道成果大半来自于星宿仙尊,所以她对这一点非常了解。 方源要看守天相杀招,自然要不断地消耗仙元。关于仙元储备,他本来就不多。 而现在,巨阳仙尊来到东海,炼化那里的运道道痕,这对方源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削弱。 同时,星宿仙尊趁机向方源提出条件,名为交易仙蛊,本质上也是削弱的一种方式。 其次,巨阳仙尊也要被削弱。 巨阳仙尊拥有仙元优势,这点星宿仙尊早就推算到了。 按照这种优势,如果星宿仙尊不出手干扰的话,那么巨阳仙尊炼化道痕的进度,将永远超过星宿仙尊一头。 另外,对整个势力而言,北原蛊仙界的威胁也是远大于东海蛊仙界的。北原蛊仙战力出众,好勇斗狠,而东海蛊仙却非如此。 “星宿!” 位于冰流海域的巨阳仙尊,咬了咬牙,脸色当然不太好看。 但他始终没有动弹,仍旧在不停地炼化运道道痕。 星宿仙尊没有进攻长生天,也没有对超级黄金部族出手,这就没有触及到巨阳仙尊的底线。 如果星宿仙尊触及这些底线,巨阳仙尊一定会回去和星宿仙尊火拼。 这点毋庸置疑! 强敌试探己方的底线,一定要狠狠回击。否则的话,让强敌误以为自己软弱可欺的话,那么将来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的。 星宿仙尊没有触及巨阳仙尊的底线,巨阳仙尊赶回去的动机就不是那么强烈了。 赶回去又能如何呢? 到时候,星宿仙尊直接撤走,巨阳仙尊还能追到天庭不成? 就算追到天庭,还能和星宿仙尊干架不成?这不是让方源得利吗? 如果星宿仙尊撤走,巨阳仙尊不去追击,而是重新回到东海的话,星宿仙尊又重新去往北原怎么办呢? 如此三番五次,巨阳仙尊和星宿仙尊进进退退,前后折腾,有什么意思呢? 赶路难道不花费仙元吗? 巨阳仙尊若这样做,不仅没有炼化掉多少东海运道道痕,反而耗费时间、仙元,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而星宿仙尊却不一样。 就算她进进退退,也有方源交易来的仙蛊。 所以,巨阳仙尊干脆一动不动,仍旧全力炼化东海的运道道痕。 这时却是方源主动找上了巨阳仙尊。 “巨阳仙友,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呢?我们都是被天庭迫害的人,天庭底蕴最强,中洲势力最为强大,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况且前不久,天庭宣传你我皆为魔尊!我等应当联手,共抗天庭才是。” “你看现在,星宿仙尊竟堂而皇之地去往北原,炼化那里的智道道痕,明显是不把你放在眼里啊。” 方源开劝一番,提出建议:“不如我们进行一场交易,我支付仙蛊给你,你去中洲炼化那里的运道道痕去吧。” 巨阳仙尊哈哈一笑,回道:“看来方源仙友,也和星宿仙尊做了这样的交易啊。然而五域一统,界壁消散,我在此地不仅能炼化东海运道道痕,还能牵扯中洲。若是想让我放过东海,就要看方源仙友能付出多少仙蛊了。” 正当方源和巨阳仙尊讨价还价的时候,星宿仙尊再次联络他。 “方源仙友,我的诚意你已经看到了。接下来,该你了。”星宿仙尊这次开口,直接索要仙蛊。 方源沉默了一会儿,便先将恒蛊送入宝黄天中。 说起来,这只恒蛊原本就是天庭之物。 乃是当初方源在光阴长河中,击溃了天庭仙蛊屋恒舟所获的战利品。 星宿仙尊收到恒蛊之后,检查无误,又听到方源的新提议:若是星宿仙尊进攻长生天或者任何的超级黄金部族,他将支付更多的仙蛊。 星宿仙尊笑了一声:“若是这样做,仙蛊可不仅仅只是这三只了。”这番态度倒是和另外一边的巨阳仙尊很是类同。 方源心中冷哼一声。 星宿仙尊不愧是智道仙尊,眼下局势无疑是她最讨便宜。 方源的提议,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争取升炼的时机而已。 只要升炼出九转的天元宝皇莲,付出比此时更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然而现在摆在方源面前的难题是,他的仙元储备并不足够! “看来只有先给至尊仙窍提速了。”方源此时的目光宛若鹰隼,锐利无比,看得天相杀招浑身一颤。 方源并不想给至尊仙窍提升光阴流速,但眼下实在没有办法。 且不说,他为了争取到这个时机,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最让方源担忧的是,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很可能就没这个店了。将来说不准的,搞不好再无良机! 机遇来了,就要抓住! 至尊仙窍中,方源的宙道分身何春秋立即动手,开始施展宙道杀招。 一记记杀招催发而出,狂暴的光阴河水被引流进来,灌输到年华池中。随后又顺着年华池,分别输送到其他的年华分池。 由年华分池掌控的宙道分区中,时间迅速加快,明显比周遭还要快上一截。 并且这个差距越来越大,越来越明显。 方源成尊之后,至尊仙窍和五域的光流流速差距不大,但现在经过施为,这种差别立即分明起来。 这样做当然有很大的隐患。 原本要过一百年才会到来的混沌大难,现在可能缩短到八十年、七十年。 一旦方源的混沌大难来临,就是其他尊者联手攻击他的最佳时机,也是他内外交困的时刻! 方源神色坚毅,在这个方面他做出了取舍。 至于这番取舍究竟值得与否,那就要看未来了。 至尊仙窍的光阴流速提升上去一大截,黄杏仙元的储备效率也随之节节攀升。 经营仙窍方面,也大为受益。 三尊陷入僵持。 日子一天天过去,五域蛊仙界都将目光集中在三尊身上,有关于他们的动机,今后的动向等等被频繁地讨论。 何春秋因为施展了太多宙道手段为仙窍提速,暂时休养生息。 吴帅领着一干蛊仙建设成了第一圈水脉。 方源稳定天相杀招越发艰难起来。 星宿仙尊又开口向方源索要第二只仙蛊。 “星念蛊、星眸蛊……”方源犹豫了一下,还是挑选了星念蛊优先送给星宿仙尊。 仙道杀招——天机混淆! 这一日,方源终于正式催动了杀招,开启了升炼九转天元宝皇莲的序幕。 这次的天机混淆杀招,已经被方源改良,掺和进来了多只天道仙蛊。不仅是威能更加磅礴浩大,而且还能在一定程度上自主掌控天机混淆的范围。 方源毫不吝啬,直接消耗掉六成的天道仙材。 几乎在天机混淆杀招催发成功的同时,至尊仙窍中有关天元宝皇莲的升炼,也开始了。 四元方悔血炼池中,吴帅、何春秋,以及近十位毛民蛊仙分工明确,严阵以待。 如此恐怖的阵容,只是辅助之用。 方源本体神念时刻萦绕,亲自炼蛊! 轰隆隆…… 碧光绽射,如江流奔腾。 香气四溢,令人心旷神怡。 这才第一步,就有小象般规模的九转木道仙材瞬间消耗。 九转仙蛊每一只都非同小可,天元宝皇莲又是元莲仙尊的本命蛊,同时更对眼下方源有着巨大的帮助。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因此很快,方源就感到到自身的气运发生猛烈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