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节:火炉气运 - 蛊真人

第二百六十六节:火炉气运

方源脑海中念头一动,八转仙蛊屋煮运锅便猛烈发动起来。 方源分出一些视线,朝自身头顶望去。 就将自家的九转炼道气运,宛若一尊火炉。 火炉好像是陶土制造的,表面有许多裂缝,给人粗制滥造的感觉。 在火炉的底部,是一小堆的柴火,正在拼尽全力地燃烧着。这是表明方源已经动用了全部的仙元储备! 而在火炉当中,有两团云雾纠缠不休。 一团仙鹤云雾白色为主,点缀黑色,和天相杀招十分相似。这团烟雾趋于崩散,但每一次濒临崩溃,火炉中就散发出一股热力,将烟雾再次强行聚拢。 而另一团云雾则稍小一些,宛若青莲。青莲云雾和仙鹤云雾恰恰相反,后者趋于崩散,而前者反而是太过紧实。火炉绝大半的热力都烧烤这团青莲云雾,仿佛在烤制青石。 青莲云雾大半还是十分凝聚,只有少数被消融开来,不断弥漫,顺着火炉的裂缝渗透下去,一路下沉到火炉的底部,仿佛要扎根一般。 “火炉粗制滥造,充满裂缝,说明我根基不稳,至尊仙窍还有隐患,没有经历过一次混沌大难,进步空间极大。” “仙鹤云雾乃是天相杀招,青莲云雾则象征着我升炼天元宝皇莲一事。” “其他尊者的气运呢?” 方源努力查看,但火炉之外的气运就一点都看不到了。 他在八转的时候,气运如同银光气柱,三尊的气运分别显化为三团云霞。 但是现在他成为了炼道尊者,三尊气运就彻底观察不到了。 方源也知道原因。 排除掉双尊的防御侦查的手段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煮运锅层次太低了。它只有八转层次,能够观察到方源自身的九转气运,已经很不错了。当然这其中,肯定是还有细节没有显示出来。 还要让它再侦查出其他两尊和方源的气运纠缠的部分,就太难为煮运锅了。 “不过就算我能侦查到气运纠缠的部分,只怕也不敢作为参照的证据。”方源心道。 疯魔窟之争前,方源就三番五次察运。 现在回头来看,关于星宿仙尊、幽魂魔尊的气运彰显,是没有错的。主要原因是当时,星宿仙尊分列三相存在,幽魂魔尊状态并不正常,同时两者都没有修行运道。 而关于巨阳仙尊的金霞气运,显然是错的。 巨阳仙尊以血道手段重生复活,如此重要的一点,在气运中毫无显示。同时他的战斗体系有着极其恐怖的后劲,这一点也没有显露。 代表巨阳仙尊的金霞气运,大半时间都在下风。 巨阳仙尊定然是运用了运道手段,在自身气运上面进行了伪装,误导了方源。 他是巨阳仙尊,曾经专修运道,又十分熟悉煮运锅,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匪夷所思的。 方源现在打算用天机混淆杀招,来欺骗蒙蔽其他两位尊者。事实上,关于这一点,巨阳仙尊早在疯魔窟之争前,他就已经在做了! 至尊仙窍。 四元方悔血炼池。 灰色的火焰熊熊燃烧,宛若小山般巨大。 木道仙材一个个投入当中,宛若蜡烛被迅速融化。 而在火焰的最底部,是一块万年玄冰。 玄冰当中封印着八转仙蛊天元宝皇莲! 镇守的蛊仙们原本一个个神色紧张,但此时已经炼蛊炼制了十多天,此时一个个的脸色已是兴奋又欢悦。 “所有的仙材又都顺利消融了。” “照这个进度,再有十几天,就能升炼成功!” “这是何等绝妙的炼蛊手段!表面上来看,是火炼、冰炼为一体,实质上却是完美融合了人族隔绝流、毛民自然流的炼蛊奥义。” “还有很多关键的地方,充满了神秘。我们即便是全程参与,亲眼目睹,也无法理解当中的缘由。主上不愧是炼道成尊,我等和主上的差距宛若天地云泥!” 但就在这时,方源神情陡然一沉。 “不好,炼蛊要失败了!” 一股强烈的炼道直觉,在瞬间充斥了他的心田。 方源对这个判断没有丝毫的怀疑,并且在瞬间,他又知晓了真相 是木道仙材的处理出现了问题! 这些木道仙材看似没有问题,实际上每一步都存在微小瑕疵。这些瑕疵一步步积累起来,到现在足够规模,就破坏了整体。 再这样继续下去毫无必要,方源果断开始下令,终止此次炼蛊! “什么?为什么要终止!?” “明明一切都很完美啊。” “笨蛋,主上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一定是正确的。我们的实力太过渺小了,怎么能理解?立即听令行动就行了!” 四元方悔血炼池中,十几位蛊仙一阵手忙脚乱,开始逐步地停止炼蛊。 花费了接近一天一夜的功夫,在方源和一干人等的全力施为下,第一次升炼主动停止了。 之前投入的大量九转仙材,都打了水漂。 十几位蛊仙都有一些轻微的伤势,四元方悔血炼池也有破损。 最让方源心疼的,还是黄杏仙元的损耗。 而作为主持炼制仙蛊的主要人物,他受的伤是最重的! 仙道杀招炼己。 方源催动杀招,将许多木道、炼道混杂在一起的道痕统统炼化,心中则在庆幸。 “幸亏成就了尊者,有了如此程度的炼道直觉,哪怕在炼制九转仙蛊的过程中,都能够掌握主动!” 主动和被动完全是两个概念。 就像这一次,方源提前预感到了失败,便立即停手。主动撤销,承受的损失要少很多,更关键的是有了防备后,受伤程度暴降到了最低点。 升炼九转仙蛊非同小可,若是预感不到,忽然失败,十几位辅助的蛊仙至少要当场惨死一大半,四元方悔血炼池很可能毁灭成渣,幸运一点,可能会有一部分残存下来。 方源受伤会更加严重。当场重伤是肯定的! 但现在主动停手,资源损失、蛊仙、仙蛊屋受损的情况都得到了巨大的遏制,八转的天元宝皇莲也保存得非常好,没有一丝受损。 当然,这也是和方源精心设计的升炼之法有关系。 他的这次升炼之法,特意先将八转天元宝皇莲运用冰炼之法隔绝下来,只等到最后几步正式融合。 “若是能得到一些不败福地的成功道痕,那就好了。” “或者我的木道境界提升上来,关于木道仙材的感应和处理能力上涨一大截,也能对现在有巨大帮助!” 方源心中想着。 不败福地的成功道痕,方源到现在也未能探明究竟。 他现在是炼道尊者,理论上是天地间的炼道第一人,炼道无上大宗师境界令他能掌握天底下当下一切的炼道手段。 但是不败福地源自于毛民的种族传承,到现在天庭都未能拿下这片福地,顾忌得很。不败道痕对于炼蛊的帮助太大了,按照方源的推测,它包含炼道奥义,但还有人道方面的非凡奥妙。 这点从《人祖传》中的记载,就可以揣度出来。 正是因为有人道奥妙,方源目前并不能复制出成功道痕。 暂时休整。 方源一边疗伤,一边稳定天相杀招,一边动用侦查手段,观察双尊动向。 巨阳仙尊在冰流海域,而星宿仙尊仍旧深入北原,都在积极地炼化自然道痕。 “保持这样的情况,是最好的。”为此,方源宁愿付出更多的仙蛊。 这就是有必要的取舍! “但是,双尊不可能完全炼化了两域的自然道痕。留给我的时间,其实已经不多了!” 方源心中一片雪亮。 很简单,东海、北原多么广阔,蕴含的自然道痕规模众多,即便是双尊也难以在短时间内炼化。 这点很容易就知道。 只要查一查历史记载,参照一下历代尊者们行走天下所要耗费的时间,就可以了。 “局限双尊的不只是时机问题,还有仙元!” “这两人的仙元储备并不足够,炼化不了所有的自然道痕,就会提前中止。毕竟他们手头上还得保留一批仙元,防备大战和意外。” 想到这里,方源不禁咬了咬牙。 这一次炼蛊失败,对他而言很不利。 因为不是前期失败,而是在中后期失败,一切都要重头再来。 而留给方源的时间很稀少,方源估计,接下来恐怕就只有一次机会。 “不,一次机会太少了。” “实践证明,我虽然是九转炼道尊者,但是炼制九转仙蛊远不如炼制八转的成功率。” “看来,还是要再搏一搏!” 方源当即下令,至尊仙窍中何春秋再次行动起来。 宙道杀招连连催发,至尊仙窍的光阴流速再次激增! 但方源为此付出的代价更大。 因为之前动用的宙道手段,已经时间间隔太短,效果几乎忽略不计。为了强行提高仙窍的时间流速,方源动用了其他的宙道杀招。 何春秋一身的宙道道痕,几乎消耗光了! 可以说,方源的这个宙道分身算是废了。 不过眼下,春秋蝉无法使用的情况下,宙道分身废掉也关系不大。 一切休整妥当后,方源几乎是争分夺秒一般,再次开始升炼天元宝皇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