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节:黑天天灵 - 蛊真人

第二百六十七节:黑天天灵

至尊仙窍。 “快,接替我,我快要支撑不住了。” “我来!” “呼呼……总算又撑过了一波。” 四元方悔血炼池中,辅助的一干蛊仙们个个气喘如牛。 自从第一次失败之后,方源又接连两次失败。 木道九转仙材倒是不缺,但时间越发稀少,这便促使方源采用了更为激进的方法。 他改良了炼蛊的步骤。 八转的天元宝皇莲还是要保护的,但是之前的步骤就变得更加简略了。为此,仙元消耗更加剧烈,同时每一步骤更加繁复,需要辅助蛊仙们拼尽全力。 很显然,这些蛊仙已经到达了极限。 方源本体眉头紧皱。 又是好几天过去,双尊未动,但局势对他而言,却是更加恶劣了。 不只是升炼九转天元宝皇莲没有多少起色,天相杀招的修补也变得困难起来。 太古黑白两天的融合,已经达到了最为激烈的时刻。 五域上空的天空,完全是黑白混淆,并且不断地突变。局部地区时而白天,时而黑夜,凡人们,鸟兽们无不惶恐惊惧,觉得是末日来临。 浩大的太阳行进的路线都变了! 但凡抵挡在它面前的,不管是黑云云海,还是魂兽的大军,都被碾压成渣。 天相仙鹤哀鸣不断,方源屡屡动用炼道手段,也只能缓和它身上的伤势。 天相仙鹤的身上,伤势正在逐渐累积。 偏偏方源也达到了自身的极限,不可能再对天相杀招改善更多。要知道他可是在暗中主持升炼九转仙蛊的! “最关键的,还是时间。” “巨阳仙尊、星宿仙尊恐怕已经快要收手了。” 方源已经将第三只星眸仙蛊,交付给了星宿仙尊,稳住了她一段时间。 并且,方源一直在和星宿仙尊、巨阳仙尊交流扯皮,用交易仙蛊的提议来尝试着拖延时间。 在这个期间,星宿仙尊、巨阳仙尊也数次调动侦查手段,探查方源的情况。 好在天机混淆杀招效果良好,为方源遮掩住了情况。 方源现在仙元消耗很多,储备非常稀少,战力下滑很是严重。若实情真是暴露出来,一定会引起双尊的联手狂攻! 北原腹地。 星宿仙尊望着黑白交错的天空,眼眸闪过一抹光芒。 “时机差不多了。” “这是两天天脉融合的最关键的时刻,也是最激烈的时刻。” “若真是被方源熬过去,天相杀招很可能就保留下来。” “但这怎么可能呢?” 星宿仙尊微微一笑,竟是忽然动身,化作一道星芒,转眼消失。 她一路飞行,很快就重新来到了疯魔窟。 轻车熟路之下,星宿仙尊闯入第九层虚空。 幽魂魔尊被困于此处,见到星宿仙尊立即爆发怒吼,向她扑杀而来。 星宿仙尊早有准备,一边抵御幽魂魔尊的攻击,一边催动手段,形成一片通道。 星宿仙尊飞入通道,幽魂魔尊紧追不舍,直接来到了北原外界。 “什么?”几乎一瞬间,方源、巨阳仙尊都有了感应。 “难道星宿仙尊是想释放了幽魂魔尊,借助他来屠戮我北原生灵吗?!”巨阳仙尊皱起眉头。 这个可能,他早已有考虑。 只是这根本就不是天庭的风格。 果然,巨阳仙尊没有猜错,星宿仙尊边打边退,引着幽魂魔尊一路飞升到了两天中去。 “呵呵呵,方源有麻烦了。”巨阳仙尊心头一松,顿时就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星宿仙尊,你在做什么?!”方源立即通过宝黄天传信质问,语气愤怒,“我可是刚刚给了你三只仙蛊!” 星宿仙尊微笑:“正因如此,就让我来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当年,幽魂魔尊想要开创的并非魂道,而是杀道。” “他是宿命天定之人,自然身怀气运,机遇不断。有一次他探索太古黑天,你知道遇到了什么?” 星宿仙尊语气微妙。 方源听了,面色顿时微微一沉,一个念头浮现而出。 这其实并不难猜。 首先,幽魂魔尊的状态一直就不对劲,丧失了人性,疯魔窟之争中还主动填补胎壁漏洞。 其次,就看星宿仙尊眼下的举动,她费尽心思地将幽魂魔尊引到太古两天,无非是想对方源不利。 但如何对方源不利呢? 天相杀招虽然只能停留在太古白天中,眼下濒临崩溃,但还是可以自由转移的。 所以,理论上方源只需要避而不战,带着天相杀招不断转移,避开星宿仙尊就可以了。 到那时,幽魂魔尊可没有什么理智,只会专打星宿仙尊一人。毕竟星宿仙尊带给幽魂魔尊的威胁感最是强大。 而现在,星宿仙尊既然这么做了,那么她定有手段可以让幽魂魔尊来对付方源。 结合现在方源的处境,一个极有可能的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方源不禁冷哼一声。 星宿仙尊果然公布了真相:“看来方源仙友已经猜到了,没错。当年,幽魂还未成就魔尊的时候,却是已经掌握了食道手段。有一次,他在太古黑天中探索,竟意外地碰到了一只太古黑天天灵。” “幽魂想要开创杀道的心情十分迫切,他从这只天灵的身上看到了开创杀道的巨大契机。于是,他便用食道手段,将这只太古黑天的天灵吞入腹中,和自己融为一体。” 太古黑天天灵! 当初,盗天魔尊既然能遭遇到太古白天的自然天灵,为什么太古黑天就没有? 原来,黑天天灵竟然是被幽魂魔尊吞下了。 “方源仙友,三只仙蛊我收下了,我还要继续回转北原,炼化智道道痕。幽魂魔尊就拜托给你了。”星宿仙尊丢下这句话后,开始转身。 幽魂魔尊见她退走,态度上却流露出犹豫之色。 他瞪着星宿仙尊的背影,但又转头朝着方源的方位遥望,似乎那里有十分吸引他的存在。 方源面沉如水。 幽魂魔尊还在北原的上方,却感受到了东海这边的天相杀招。很明显,他当初吞食了黑天天灵后,即便没有最终领悟出杀道来,也掌握了许多奥妙,最终催生魂道这个流派。 幽魂魔尊被困在第九层虚空中感应不到,在五域中或许也感应不到,但是到了太古两天之中,却是有了十分清晰的感应。 “黑天天灵、白天天灵分别照应太古黑天、太古白天,宛若福地地灵,洞天天灵,掌握太古两天的权柄。” “正是因为这样,以白天天灵为核心的天相杀招,才能够洞察入微,感应到太古白天当中的诸多洞天,同时还能帮助我迅速入侵天庭。” “现在,太古两天融合,黑白两天天灵也就有了融合的天然趋势。不管哪一方吞食了对方,都会实力大涨,成为融合后的太古两天的新核心!” 种种因果缘由在方源的脑海中一闪即逝。 那边,幽魂魔尊已是做出了决定,他更像是遵从了身体内的本能,一头向方源扑来。 他体型庞大,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体了。但却是货真价实的九转修为,速度极快,尤其是在黑天中飞行,简直堪比瞬移! 方源叹息一声,看着幽魂魔尊越发逼近,他带着天相杀招,毅然飞向了…… 太阳! 太阳乃是太古白天之物,最是克制黑天中的存在。 幽魂魔尊吞食了黑天天灵,无疑会被压制。 方源没有四处转移。 一来,天相杀招不稳定,速度快了,很容易崩溃。二来,迎向太阳,对天相杀招而言,环境适宜。三来,方源若是转移到其他地方,和幽魂魔尊开战,其他两尊搞不好发现了虚实就要趁机下手! 方源最主要的目的,还是在升炼天元宝皇莲上面。 他要尽全力拖延时间,并且主持升炼! 嗷吼! 幽魂魔尊开始追杀方源。 无数黑色烟气,成千上万,宛若锁链,罩向方源。 方源冷哼一声,勉强抽出心神,将黑烟锁链击溃。 他速度再增,更加接近太阳。 两者距离迅速迫近,炙热的光和火,令方源渐渐睁不开双眼。若非防御手段催动,他早已被点燃成一个人形火炬。 幽魂魔尊紧追不舍。 他张口吐出浩荡魂河,又飞射出无数魂枪,还引发层层爆炸。种种手段妄图拦截方源,还在半途,就被太阳的光辉压制大半。到了方源这里,就被方源迅速击溃。 天相哀鸣不断,声音更加凄厉起来。 越是接近太阳,周围海量的光道、炎道道痕,让天相杀招也承受不住。 “不能再接近了,再近的话,我就无法维持天相。”方源咬牙,只能伴随着太阳前行的方向,和它保持一定的距离。 幽魂魔尊终于杀了过来,和方源展开正面的交锋。 方源边战边退。他一方面要守住天相杀招,一方面又要对付幽魂魔尊,还要主持升炼九转仙蛊,脑海中的念头以恐怖的速度削减,仙元储备更是早已告警! 局势危急! 不能再这样下去,真正交手起来,虚实就被看透了,天机混淆也遮掩不住。 方源眼中闪过一抹凶芒,他十分清楚,现在双尊一定是目光炯炯,死死地盯着这边的动静! “天相,只能牺牲你了!” 下一刻,方源悍然发动了天机混淆杀招。 只是这一次,他消耗的天道仙材选择了天相杀招的核心——太古白天天灵! 天相哀嚎,震恐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然后,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就彻底消散。 海量的临时的天道道痕,宛若山峦一般,加持在了方源的身上。 幽魂魔尊暴怒,方源在他眼前将天相毁灭,没有给他留下分毫。 下一刻,魂道杀招爆发出来,攻势如黑潮倒卷苍穹。 方源冷哼一声,转身飞射,向着太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