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匪猴山 - 蛊真人

第四十节:匪猴山

?“小姐,不可。”张柱连忙道。 “小姐,我们张家这只队伍,在整个商队里实力是末流。如果我们收留了他,无疑就要得罪另一家势力。为了两个区区家奴,这很不值得。小姐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张家这只商队,为身边的其他人考虑才是啊。”张柱劝道。 “这……”商心慈陷入两难之间,难以决断。 “这有什么难的。张小姐,我只是陈家的帮工,还不是他们的家奴。小姐你若是还为难,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你大可对陈家人说,我和同伴两个冒犯了你,你要惩罚我们,就把我们囚禁起来。陈家一定不会为了我们两个凡人,而去得罪你们的。”方源道。 “这方法好!”商心慈双眼骤亮。 “小姐……”张柱无奈叹气,知道自己再也劝不住了。 方源立即顺杆子爬,从地上站了起来,对商心慈深鞠一躬:“张小姐,你真是个大好人。将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商心慈摇头:“我没有想过要你的报答,既然碰到了,那就我就会尽全力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你们今晚,就在我的营地里睡吧。小蝶,你安排一下,给他们俩腾出一个帐篷来。” “是,小姐。”小蝶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 “跟我来吧,你们两个。跟丢了可别怪我。”小蝶没有给方源什么好脸色,在前头领路。 看着方白二人离去的背影,张柱深深的皱起眉头。 从内心来讲,他很不喜欢方白二人,同时作为商心慈的护卫,他更要为她的安全着想。 他决定亲自处理这件事情。 这只是一个小帐篷,里面空间狭窄。 不过方白二人,都不在乎。他们连捕兽树都当做帐篷用过,如此的环境已经足够好。 黑暗中,两人都随意地躺着。 方源伸出手来,搭住白凝冰的手:“一切都会好的,白云。” 白凝冰翻了个白眼,她自然知道方源的真实用意。暗中调出一股雪银真元,顺着手掌渡给方源。 “早点睡吧,幸亏我们遇到了张家小姐这样的好人呐。”方源说完,就闭上了双眼,开始暗暗潜修。 如今他已经晋升为二转,真元尽是赤铁海。虽然他已经能够运用四味酒虫,但白凝冰的学银真元无疑更加出色。 对于方源来讲,只要有白凝冰在,四味酒虫已经失去了作用。 雪银真元洗砺着空窍,方源的底蕴飞速拔升。有敛息蛊的作用,他并不担心气息外泄。 只要不在体外使用蛊虫,伪装就不会破坏。 如今,敛息蛊还未真正走上历史舞台。前世大约一百五十年后,它才因为猎王孙干而广为人知。此后五十年内,在那场波及整个南疆的浩大战乱中,才被广为运用,盛行一时。 也就是说,按在前世的历史脚步,在一百五十年后人们才会有意识地,去防备敛息蛊。两百年后,人们才有成熟的手段和丰富的经验,来应对敛息蛊。 敛息蛊又是三转蛊,这商队中没有四转蛊师,蛊师虽多,但又有谁去专门注意“黑土、白云”这两个普通人呢? 将这股白银真元耗尽,方源紧接着催动空窍中的鳄力蛊。 一丝丝新的力量,永久性的增添到他的身躯当中去。他浑身的骨骼,已经不再白皙,而是类似坚硬的黑铁。它犹如坚实的基石,稳稳地承担着力量的不断增长。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整个营地苏醒。 经过一番紧张的忙碌之后,商队开始启程。 张柱并未直接找上陈家,而是先通过下属暗中打探。 昨夜的确发生过斗殴,在事发地点,很多人都看见了。 至于强哥一众,遮掩了方源殴打他们的事实,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这么多人都打不过方源一个,太丢人了!那强哥他们还怎么混? 事实上,他们当晚就回去合计了一番。相互间串了口供,达成共识,编造出“他们欺负新人,结果方源主动献出元石,然后又不忿,找到老总管”的说法。 证明了争抢的确发生过,张柱出马,找上陈家的头领。 这位副首领听说手底下有两个凡人,得罪了张心慈,已经被扣押,不禁沉吟起来。 他虽然也不想因为一两个凡人,而得罪张家,但是一来,他不想当即妥协,陈家的威风不能落。二来这家奴当中,也有和他拈亲带故的人。 于是,他便问究竟是哪两位。 张柱便告诉了他。 陈家副首领微微一愣,他还有一些印象。当初就是老村长的请求,才让这两个人加入进来的。没有想到,刚刚第一天,他们就捅了篓子。 按照他的估计,方白二人应该是老村长的什么亲戚,但这又如何? 老村长是他点化的,在他的鼓掌之间。舍弃掉这两人,谅他也不敢有什么意见。再者,明明就是他们两个犯错了,还给陈家添麻烦,简直是死有余辜! 想到这里,副首领已经决定舍弃掉这两人,来化解和张家的矛盾。 但他表面上,却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张兄,不瞒你说,你拿了他俩去,恐怕我们陈家的人手会不足。总不能叫我们蛊师当苦力来搬货吧?这样,我把负责的总管叫过来。他了解情况,若是真的人力紧缺,那这两个人可不能现在就给你们。暂时先留在我这里,等到下一个村子招到新人,才能交给你们张家发落。” “也好。”张柱点头。 副首领不禁流露出微笑。这样一处理,绝不会有什么闲言风语,说什么陈家害怕张家类似的流言了。 老总管被叫过去时,心中还有一些忐忑。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什么? 但当他听清楚情况之后,他的心登时活络起来。 这是天赐良机啊! 这两个人还真是倒霉,落到了张家手中。死吧,最好都死了,这样那两块元石不都就是我的了吗? 想到这里,老总管立即拍着胸脯保证,人手绝对没有问题。 就算有问题,他为了那两块元石,也绝对会豁出这副老骨头,亲自去搬货! 事情到这里,尘埃已经落定。 张柱告辞,心中却有一股闷气。 此后十几天,方白二人白天做工,晚上修炼。 紫幽山已经被商队远远抛在身后,跨入匪猴山地界。 方源知道,距离紫幽山越远,他的身份就越隐蔽,自然就越安全。 这些天来,他已经增添了半鳄之力,只是骨枪蛊饿死了许多,他的奶泉水已经不足,只能舍弃一些,供应给剩下的蛊虫。 方源暗暗心疼。 这些蛊,他虽然自己用不上,但是却可以卖掉。 他打算在商家城中,购买蛊虫,凑足一套。这就需要大量的元石!他虽然有天元宝莲,能日产数十块元石。但是在商队中,为了防止身份暴露,却不能动用。 所以,他就更需要掌握住商心慈了。 一旦到了商家,商心慈就成为少主之一,这将给方源的商家城之行,带来极大的方便。 当然前提是,他不仅接近商心慈,而且还要得到商心慈的信任。 山林幽深,白雾缭绕。 商队在狭窄的山道中缓缓前行,白雾越来越浓,人的视野不断缩小,慢慢地局限在十步以内。 匪猴山多雾,这要换做方白二人独行,恐怕会极为困难。不过身处商队,自然能借助侦察蛊师的力量。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商队停顿下来。 “怎么回事?” “有麻烦了。” “碰到了猴群拦路!” 一时间,商队的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却并不惊奇。 匪猴山中,猴子称霸,猴群成海,数不胜数。商队行进到这里,都会遭遇到猴群拦路抢劫。只要是经验稍微丰富一些的,都会见怪不怪。 “匪猴山的猴子吗?嘿嘿,我在书本中也看到过……想不到今天,能亲眼见到。”白凝冰轻声低语,夹杂着兴奋之色。 在最初,商队途经匪猴山,与猴群大战,杀光一波又来一波。最终商队不是覆没,就是铩羽败归。 匪猴山曾经一度,被世人认为是不可通商的禁地。 若是换做其他山峦,野兽相互制衡,总有缝隙能钻。但是匪猴山上的野兽,却只有匪猴。它们生活在一起,猴群之间虽然也有争斗,但是一旦遭遇外敌,全山的匪猴都会联合在一起。 这样的力量,不是一个商队能匹敌的。 就算是一个大型家族,也未必能够清剿掉这些猴群。 直到“冠天侯”出现。 这位正道的五转蛊师,深入匪猴山,一路打到山巅。然后用一只猴语蛊,和猴皇达成了协议。 一切为之发生了转变。 匪猴山的商路开通了。 如今,这条商道是南疆最主要的三条商路之一,联通东西,重要性不言而喻。 “这些该死的猴子,又出现了。现在它们卡住我们前进的道路,诸位,规矩你们也都知道。丑化说在前头,谁要是坏了规矩,牵连了我们。我贾家第一个就绕不过他!”商队首领冷喝一声。 “这是自然。” “贾龙兄提醒的是,都照规矩办事。” “谁要是贪图便宜,就把他驱逐出商队!” 其他的副首领都出言附和着。(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