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节:区区幽魂,何足道哉 - 蛊真人

第二百六十九节:区区幽魂,何足道哉

三转天元宝莲蛊。 四转天元宝君莲。 五转天元宝王莲。 五转之上……天元宝皇莲! 从琅琊派得到的天元宝皇莲仙蛊,终于在此刻,被方源升炼到了九转。 这只九转仙蛊乃是一片碧绿的荷叶,宛若釉质的表面,丰润光滑。在这荷叶中心,是一朵荷花的花骨朵儿。 荷花的花瓣洁白如玉,没有一点瑕疵,鲜嫩纯美,不含丝毫世俗之气。 九转的天元宝皇莲一经炼成,便自行催发,周围的元气不断被它汲取,化为一滴滴的透明露珠。 这些透明的露珠顺着绿墨釉质的荷叶,越积越大,然后一滴滴地滚落到中心的白玉花苞之中。 白玉花苞默默汲取这些透明露珠,从花苞的最顶端的那一点上,开始泛起一抹粉色。 方源亲自升炼的这只仙蛊,自然非常清楚:白玉荷花花苞会汲取越来越多的露珠,然后花苞的颜色又白色转为粉色,又会从粉色转为鲜艳的红色。 当花瓣完全转化成红色,就会盛放开来,露出里面的翡翠莲蓬。 翡翠莲蓬中有九九八十一颗莲子,每一颗莲子都呈现黄色,都是黄杏仙元! 黄杏仙元被采摘之后,盛放的荷花便会再次收拢,鲜红褪尽,化为白玉花瓣。然后积蓄吸收透明露珠,不断循环盛放、收缩的过程。 “九转天元宝皇莲蛊,元莲仙尊的本命蛊,仙蛊排行榜第六……”一系列相关的消息,在方源的心头划过,无不证明着这只仙蛊的价值。 但事实上,方源清楚,天元宝皇莲排在第六位,还是被普遍低估了的。 为什么呢? 宿命蛊被毁之前,尊者无敌,统领一个时代,双尊不共世。 元莲仙尊虽然因为有九转天元宝皇莲蛊,成为历代尊者中仙元最充沛的人。但这点优势,其实在他一生中并没有得到最好的体现。 因为他的时代,就只有他一个尊者,太多的九转仙元都用不了。没有对手,也是强者的寂寞和遗憾! 但现在不同了,宿命蛊被毁,三尊共世,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尊者复活。 “天元宝皇莲啊,在我的手中,你将绽放出更夺目的光彩!” 方源心中欢喜。 得到了成果,这一次的冒险就值得了。 哪怕他为此付出了恐怖的代价。 多番炼蛊失败,方源库藏中的九转木道仙材,直接耗费了三成! “眼下危机却未彻底解除呢。”方源旋即冷静下来。 在他周遭,都是黑暗魂河滚荡不休。 “破。”方源低喝一声,催动杀招,宛若一颗流星,突围而出。 没有升炼牵扯他的心神,他现在余力很多。 幽魂魔尊再次扑杀过来,方源爆退。 “方源仙友,你我联手攻他。”星宿仙尊出声提醒。 巨阳仙尊的眼神也紧紧盯着方源,运道手段疯狂侦查,似乎想要验证方源仙元储备究竟有多少。 方源冷哼一声,脸色铁青,气急败坏地道:“二位是欺负我年轻吗?说好的你我三人联手,结果我陷入魂道攻势,你们二人不救助我一手也就算了,居然连幽魂魔尊都放过,站在这里看戏?这就是你们的联手?” 说着,他催动复合杀招,爆发出一阵黄褐之光,挡下幽魂魔尊的攻势。 星宿仙尊沉默了一会,微微一笑:“方源仙友你误会了,我们虽然联手,但道痕互斥,随意动手反而不美呢。” 话音刚落,她便挥手一洒,大量星尘落在幽魂魔尊身上,将他数根巨臂直接打断。 巨阳仙尊也旋即出手,金芒如沙,不断消磨幽魂魔尊的气运。 方源心头再次微微一松,不由暗自感叹:这天机混淆杀招效果真的很好。 刚刚局势其实十分凶险。 只要方源被双尊稍稍看出一丝端倪来,就会立即惹来双尊狂攻。偏偏这个时候,方源仙元储备非常稀少,很是要命。 双尊若来攻,方源他只有暂避锋芒了。 方源虽然没有了白天天灵,但从这点来看,也是相当值得的了。 纵观方源的所有手段,也只有这个杀招再消耗了白天天灵之后,才能在如此近距离下,隐瞒住双尊。 但接下来能隐瞒多长时间,方源就说不准了。 幽魂魔尊爆吼一声,催动燃魂爆运杀招,挡住巨阳仙尊的金沙消磨。 但幽魂魔尊仍旧杀向方源! 方源摧毁了白天天灵,对幽魂魔尊而言,仇恨太深了。 方源冷哼一声,没有强硬攻击,而是领着幽魂魔尊飞向星宿仙尊。 三尊围攻幽魂魔尊,各自占据一个位置,相互距离很远,但现在方源、幽魂魔尊速度都很快,贴近过来也不费事。 星宿仙尊心中冷哼一声,下一刻,星光如水,宛若海浪从她的口中喷吐而出。 星光海浪环绕星宿仙尊周身一圈,从浪花中飞射迸溅出或大或小的流星。 刹那间,亿万流星飞舞战场,令人眼花缭乱! “星宿仙尊还有这样的一招,能在短短时间里,爆发出这样多的星尘……”方源心头一震。 这些星尘对他而言,并无多少威胁。 因为他只消轻轻一抹,就能将星痕炼化,破解掉星尘攻伐最精妙最磨人的根基。 但幽魂魔尊不行啊。 他神志不清,被星尘不断射中,身躯立即残破起来,愤怒地吼叫,浑身伤势迅猛积累。 “好机会!”方源翻身再战,猛地施展出一记杀招。 这是炼道手段。 杀招迸发出璀璨光辉,笼罩大半幽魂魔尊,光辉照射之处,魂兽之身飞速溶解。 但星宿仙尊却是眉头大皱,低喝道:“方源你在做什么?!” 原来,方源虽然杀伤着幽魂魔尊,但是这炼道杀招也对星道道痕有效。 星宿仙尊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星痕,就被方源这样消解了大半。 幽魂魔尊因祸得福,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失误,失误。”方源哈哈一笑。 几个回合之后,巨阳仙尊也皱起了眉头,语气包含愤怒之意:“方源,你究竟意欲何为?!” 方源满脸无辜地道:“二位仙友,我正在努力和你们一起围猎幽魂魔尊啊。只是道痕互斥,你我三方缺少联手配合的默契而已,再战片刻,就会好了。” 巨阳仙尊、星宿仙尊齐声冷哼。 方源明显是故意的,他就像是一个搅屎棍,不断干扰星宿仙尊、巨阳仙尊出手。 又几个回合之后。 巨阳仙尊大怒:“方源,你够了啊!你放出那些太古魂兽,被幽魂魔尊完克。现在又被轻易吞吃下去,让他伤势迅速恢复三成。” 方源摸摸鼻子:“我并不知道幽魂魔尊竟有这等手段。” 说着,又放出几头太古魂兽来。 星宿仙尊眼中星芒绽射,死死盯着方源,声音如冰:“你还放?!” 方源淡然一笑:“星宿仙友勿恼,这几头太古魂兽被我种下了手段,此乃我的计谋也。二位且看好了。” 然后不久后,星宿仙尊、巨阳仙尊便看到幽魂魔尊的伤势恢复速度明显加快了,同时萎靡的精神也恢复了许多。 这次不待双尊质问,方源提前就摸摸鼻子:“啊,看来我的尝试失败了。” 巨阳仙尊沉默不语,星宿仙尊正要开口,方源忽然冷哼一声:“二位,且拦截一下,我要酝酿一记凶狠手段!” 说着,他便飞升上空,俯视战场。 双尊对视一眼,同时出手拦截幽魂魔尊。 方源酝酿片刻,头顶形成一片火云。从火云中坠落下一颗颗的熔岩流星,这些流星大如山岳,拖拽着长长的浓烟焰尾,纷纷砸向幽魂魔尊。 幽魂魔尊遵循本能,抬头嘶吼,然后就看着一颗颗流星划过长空,一颗都没有砸中他! 这些熔岩流星成百上千,划过战场,飞速坠落。 星宿仙尊脸色越发清冷,眼眸如电,头顶显现星宿棋盘。 星宿棋盘中飞出大量棋子,迅猛至极地击中这些熔岩流星,将它们击爆。 方源疑惑:“星宿仙友,你这是做什么?!这些熔岩流星我有大用,我还有后招呢。” 星宿仙尊咬牙:“若非我阻截,这些熔岩流星就要洞穿天罡气墙,坠落到我中州去了。” 方源冷笑:“星宿仙友,若想要铲除一位尊者,这点小代价都不愿付出吗?若是在我东海上空,这点小节我根本不闻不顾。就你这番诚意,能成功围剿灭杀幽魂魔尊吗?” 星宿仙尊瞪着方源:“方源仙友,你切莫过分!我等三人当中,究竟谁最没有诚意?” 方源脸色如霜:“星宿仙友,我岂是没有诚意的人?为了围剿幽魂魔尊,我可是先给予了你数只星道仙蛊,而后又痛失了天相杀招!” 星宿仙尊、巨阳仙尊双双无语。 这明明是你方源算计不够,被针对了,能力不足,保不下九转杀招。现在听你这口气,还想从我们这边弥补损失? 怎么可能! 巨阳仙尊开口:“方源仙友,这幽魂魔尊可是盯着你呢。我和星宿仙尊来对付幽魂魔尊,可是帮你一手。” 方源哈哈一笑:“何须二位相助?区区幽魂,我收拾了不在话下。二位大可回去天庭、长生天坐镇,看我与这幽魂魔尊在中洲、北原尽情厮杀,最终收了他的性命。区区幽魂,何足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