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节:沉鱼宋亦诗(2月月票加更1/2) - 蛊真人

第二百七十二节:沉鱼宋亦诗(2月月票加更1/2)

两天混淆,照得海面忽明忽暗。 日月同辉,万物紊乱,三尊共世,这是前所未有的乱局。 海潮起伏,海风阵阵,方源端坐云端,此刻缓缓睁开双眼。 炼化东海的炼道道痕,已经有一段时日了。对此,他颇有心得。 此时,他炼化的炼道道痕已经覆盖了大半个宋家的地盘,在西北方向触及诗情海域,在东南方向涵盖了登天野。 在这片范围内的炼道道痕,都为方源所有。 此时此刻,方源不需要闭上双眼,都能感应到许多和炼道相关的东西。 他对这片区域内的炼道道痕的多寡、分布,有着清晰无比的认知。 深藏海底的种种炼道蛊材,以及蕴含炼道道痕的鱼虾、水草等等具体位置,都有模糊的感应。 此时此刻,方源脑海中萦绕着许许多多的想法,急需验证。 他心念一动,暂时停止炼化道痕,催起侦查杀招。 下一刻,他的目光就穿透海面,深达海底数千里,看到了一条大鱼。 这鱼体型之大,堪比五六层的楼阁。鱼身前后小中间大,仿佛巨型梭子。鱼鳞黑灰之色,并不光滑,摸起来充满了粗糙之感,仿佛是摸着砂石。 这是沉鱼,蕴含律道、炼道道痕。 沉鱼的实力至少是上古荒兽,也有太古荒兽。 方源看到的就是太古荒兽级别的沉鱼。 沉鱼习性特别,每隔数年才会甩摆鱼尾,游到水面上呼吸空气,因此它常常随波逐流。又因为它体重,所以随波逐流的过程中,它在海水中不断下沉。 每当它开始甩动鱼尾,用自己的力量游向水面,沉鱼全身的鳞片就会在这个过程中迅速脱落。当沉鱼呼吸够了新鲜的空气,身上会长满新的鳞片,又开始一动不动,随波逐流,继续下沉。 这些脱落的鳞片看似很重,其实非常轻巧,多数会浮在水面上,天长地久之后,沉鱼的鳞片冲到沙滩,被蛊师捡起来,以为至宝。 沉鱼鳞片是炼制美颜蛊等等的关键蛊材,具备很高的价值。 在这点上,它和落雁的羽毛一样。 “但是要炼制美颜仙蛊,就得同时采用仙材级数的沉鱼鳞片、落雁羽毛。”方源看到这头沉鱼的时候,嘴角就微微溢出一丝笑意。 这和他刚刚的炼道感应完全一致。 “如果我炼化了沉鱼身上的炼道道痕,会怎么样?” 方源炼化的炼道道痕,是天地间的自然道痕,并不包括沉鱼这等生灵身上的相关道痕。 方源想到就做,他选择了一个炼道杀招,又稍稍改良一番,能令他间隔很远,就能对这只沉鱼进行强炼! 强炼刚刚开始,原本懒懒散散的沉鱼,就像是触电了一般,猛地甩起鱼尾,哧溜一下,窜出去老远。 它爆发出了和体格很不相符的速度,因为体格太大,立即掀动一股不小的海底激流。 “哪里走?” 方源冷哼一声,立即催动另外手段。 沉鱼顿时动弹不得,被方源强行炼化了身上的炼道道痕。 炼化之后,方源对沉鱼的感应顿时清晰了数倍! 方源放开束缚,沉鱼重归自由,却情绪很是低落消沉,又夹杂着恐惧、愤怒、麻木、酸楚,仿佛遭遇了鱼生最惨重的挫折,再无法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怎么回事?” 方源在随后的观察中,发现这头沉鱼竟开始绝食了。 沉鱼的食物,并非海草也非鱼虾,而是海泥。 每隔数年它身上的鱼鳞退化成普通蛊材,或者当它身上的鱼鳞消失大半,不能严密保护它的安全的时候。它就会沉落到海底,吞食大量的海泥。 这头被方源折磨的太古沉鱼,身上鳞片散落大半。按照常理,它应该下沉到海底,吞食海泥才是。 “难道是被我暴力摧残,丧失了生活的渴望?”方源摇了摇头,随即动用智道手段。 稍稍一算,他就明白了。 沉鱼吞食海泥,一方面是为了果腹,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产生新的鱼鳞。 而它产生鱼鳞的根源,乃是它身上的炼道道痕。 正是因为这些炼道道痕,它才能消化掉这些海泥,并从中汲取营养,转变成厚实的仙材鱼鳞。 但是现在,它身上的炼道道痕全被方源炼化了,它就丧失了这个功能。 明明自己鳞片缺失,它却没有了吞食海泥的举动。 为了验证推算的结果,方源又对这头太古沉鱼动用了食道杀招。 这头太古沉鱼很快就饿了。 这一次,它开始主动吞食海泥。 然而好景不长,它的腹内海泥很快就积蓄起来,无法迅速消化。如果不是方源及时撤销食道杀招,太古沉鱼就要因为吃掉太多海泥,又因为消化不良,而被自己撑死了。 方源轻轻巧巧的几个手段,就将一头太古荒兽玩废了。 “如果我将这些道痕还给它呢?”方源又开始推算,很快就有了一个炼道杀招,以及配套的智道杀招。 方源先用智道杀招,将沉鱼的意志壮大,并且加以引导。 随后,方源催动炼道手段,手把手教导沉鱼把身上的炼道道痕,都炼化回去。 不久后,沉鱼重获自己的炼道道痕,它又回复了神采,仿佛原本黯淡的鱼生又亮起了光辉,低沉的情绪一扫而空。 它体内积蓄的海泥,也迅速消化,然后转变成了满身仙材鱼鳞。 方源点了点头,这个结果完美证明他的猜想。 然后,他又将太古沉鱼身上的炼道道痕炼化掉了。 太古沉鱼:“……” 它再次流露出麻木、恐惧、愤怒、惊疑等等一系列复杂而又强烈的情绪。 方源动用蛮力强行将它赶到远处,在那里的海底,炼道道痕更加稀少,也被方源统统炼化。 于是,不出方源所料的,他对这头太古沉鱼的感应减弱了很多。 而当方源将这头太古沉鱼,放到炼道道痕更多的环境中去,他对太古沉鱼的感应比刚发现时候还要清晰、稳定。 方源信手一挥,万顷海水爆炸开来,方圆一里的炼道道痕统统都被方源毁灭。 在方源的炼道感应中,这块地方就成了一个小小的黑洞。 方源将太古沉鱼塞入黑洞当中,下一刻,他完全感应不到太古沉鱼的存在。 “这就证明,我的炼道感应是顺着炼道道痕延伸的。宛若蛛网对于蜘蛛的意义。” 方源的炼道感应,只局限在他所炼化的炼道道痕的范围内。 这些天来,他等若是在东海的腹心之地,搭建了一片蛛网。不管是他本人离开蛛网,还是标记好的猎物进入蛛网中的某块漏洞中,他都感应不到。 这点发现,让方源很满意。 因为巨阳仙尊炼化了一部分东海的运道道痕。 但是只要巨阳仙尊不亲自接触这片运道道痕,就没法有什么运道感应,更没有能力借助这片运道道痕做什么事情。 “当然,也不排除巨阳仙尊拥有一些仙道杀招,能够临时令自身跨越距离,接触到东海的那片被炼化的运道道痕。”方源暗自提醒自己。 验证了许多猜想,方源收获很大。 他故技重施,将太古沉鱼的一身炼道道痕又都还给了它。 接下来,他没有再折磨这头鱼,而是直接放任它惊恐逃亡了。 方源陷入沉思。 “炼道道痕虽然分布五域两天,但分布并不平均,有些地方浓郁,有些区域却很稀少。” “对我而言,当然是炼道道痕越浓郁越好了。” “这样一来,这些炼道道痕被我炼化之后,我的炼道感应会越发强力。在这种环境中争斗、炼蛊,受到的增幅也会很大。” “嗯?这是什么情况?” 方源忽然神色微动,在极远处他忽然感应到了颇为强烈的炼道波动。 “诗情海域么。” 方源立即催动侦查手段,目光犀利,穿透一切,闪电般找到了炼道波动的源头。 是宋亦诗。 诗情海域本身就是宋亦诗的领地,她在海底的火山中,建立了一座行宫。 此时,她身处行宫中的修行密室,衣衫褪尽,露出白嫩如雪,窈窕可人的身姿。 一记水道杀招被她催动着,散发出绵绵不绝的水汽。 水汽浸润她浑身上下,她清丽绝美的面容在水汽中更显得朦胧诱人。 方源恍然:“原来如此。” 他立即辨认出来,宋亦诗正在修行水道的防御杀招。 东海宋家擅长水道,有招牌的水道传承,名为流水。这套传承当中包含流水不腐、流水无情、落花流水等防御手段,分别防备毒道、智道、木道。又有车如流水杀招用于转移腾挪,细水长流杀招减少仙元损耗,流觞曲水杀招模拟出食道效用,行云流水杀招辅助杀招催动。 “宋亦诗现在动用的,应当就是流水不腐杀招。此招乃是被动防御手段,本质上是在肉身上刻印水道道痕。一旦有毒道攻势临身,就会自行发动。” “从本质上而言,这也是炼蛊。只是此次炼蛊的目标,乃是蛊仙的肉身。” “难怪会被我感应。” 方源恍然,旋即细细查看。 他境界高绝,炼道是无上大宗师,水道也是大宗师。 稍稍看了一会儿,就洞悉了流水不腐杀招的所有奥秘。 方源起了兴趣。 这是个好机会,他心中又有新想法需要验证。 ps:今晚8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