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节:万物为一 - 蛊真人

第二百七十三节:万物为一

宋亦诗修行了三个时辰,终于停止催动杀招。 她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就见一股氤氲水汽,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从自己的从手臂流到小腿再到胸口停驻。 宋亦诗仔细观察水汽规模,心中欣喜:“按照这种程度,我只需要再修行半个月左右,便能修成流水不腐防御杀招了。” “奇怪,为什么这一次修行,效果比之前更加明显?是我的错觉吗?” 宋亦诗微微摇了摇头。 她又查看自家仙元。 仙元并不充足,仙元石更是不多了。 “唉,天庭乃是仙元石的源头,它一停止派发,整个市场中的仙元石就急剧缩减。我这还是得到爷爷的暗中资助,换做其他蛊仙,日子更不好过!” 宋亦诗叹息一声。 若是仙元石充足,她这个时候就会消耗仙元石,迅速补充仙元,来继续修行流水不腐防御杀招了。 现在却是要暂缓脚步,令自家仙窍本源产出仙元。达到一定的规模后,再进行修行。 “将流水不腐杀招修成之后,就要修行流水无情杀招。我家的流水传承乃是招牌,东海闻名,放到五域都论优异。被动防御手段本就罕见,一般而言,蛊仙往往只能修行一种,很难兼修多种被动防御手段。” “但是我族的流水传承,却是精妙构思,匠心独运。因为核心统一,可以叠加多道被动防御杀招。” 宋亦诗念及于此,不禁心头微微骄傲。 但旋即这股情绪就被她扑灭。 “唉,我现在还差得远。” “等到流水无情杀招修成,我就立即渡劫,晋升七转。” “三尊对峙,两天混淆,五域乱战或许明天就可能爆发!” 宋亦诗原本是天之骄女,受到爷爷溺爱,家族支撑,不愁修行资源,自身美貌动人更是当今东海公认的六大美人之一。 但无忧无虑的生活,已经一去不返了。 局势变化得太快,让宋亦诗心中的安全感荡然无存。时至今日,整个东海正道超级势力都投靠了方源,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 外在的压力刺激着宋亦诗,让这位天之娇女拥有了强烈的修行意愿。 尤其是前几天,来自宋家太上大家老,也就是宋亦诗的亲爷爷宋启元的来信,给宋亦诗带来了别样的刺激。 虽然信中,宋启元絮絮叨叨一大堆,最后提及到天地一家大爱盟传下命令,要从鲛人王庭中挑选一批鲛人蛊仙,进驻至尊仙窍修行生活。 方源虽然没有明确规定鲛人蛊仙的男女比例,但是鲛人王庭却是有意挑选出了最为美貌,最具气质的一些女仙。 再加上方源本人并未有过什么伴侣,出道以来一直遭受外在巨大压力,直至现在成就了尊者,可以和天庭、长生天正面对抗,可谓压力剧减。 宋启元顺着这个话题,就又说到巨阳仙尊。 当年巨阳仙尊可是成尊之后,就广招天下美人,布置五大后宫。 然后又提到其他的尊者。 十大尊者中都有伴侣,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即便是从未婚嫁的星宿仙尊,都似乎曾经有过一段爱恋,涉及到某个异人蛊仙…… 宋启元隐晦含蓄地提出一个想法,当然,试探自家亲孙女的意思居多。 “大爱仙尊若是有意挑选女伴,宋家就会将我献上去吗?!”起初,宋亦诗是很愤怒的。 但几天后,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冷静思考:“爷爷不会这么逼我的,他只是稍稍提了一下这个可能。一切都主要看我的意愿。” “然而,若是大爱仙尊强自下令,如同巨阳仙尊曾经那般,搜罗各地美人。我又怎么能逃得过?宋家又怎么能护得住我呢?” 一直骄傲宛若天鹅的宋亦诗,意识到这一点后,心中充满了酸楚和无奈。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不能拖累这个养育我,栽培我的家族。爷爷如此爱护我,资助我,之前就偷偷给我水服仙蛊,若不是这只仙蛊,我又怎么能改良杀招,现在如此顺利地修行流水传承呢?而我又如何回报他呢?因为自己不情愿,就给宋家带来灭顶之灾吗?” “我又怎么能这样自私呢?”宋亦诗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地就生出一股愧疚之情。 她顺着这个思路,再深思一层。 “假设大爱仙尊是有这样的想法,我为了家族,定然会献上自己。那么何必要等到那个时候呢?为什么不更进一步,主动争取呢?牺牲一个我,若是此事能成,我宋家必定繁华鼎盛!” “唉,不想这些了……” 方源并不知道,他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命令,实施之后,就被麾下扭曲了原意。 方源也不知道宋亦诗心中的复杂心思,他正在琢磨刚刚的收获。 宋亦诗修行的时候,方源悄然动用手段,通过利用诗情海域周围的炼道道痕,给宋亦诗带来了增幅。 方源浅尝辄止,相当于稍稍吹了口气,宋亦诗此次修行的成果就上涨了一成有余。 “如果我全力出手,宋亦诗修行效率将暴涨数十倍!” “她这是水道修行,因为是被动防御手段,所以擦了炼道的边。若是正儿八经的炼蛊,我的影响程度还要更深。” “如此一来,我可以利用炼道,帮助其他人炼蛊。同时反过来,我也能暗中破坏。至少没有我的允许,在这片我炼化的炼道道痕的范围里,谁都别想炼成一只仙蛊!” 这就相当可怕了。 尊者的恐怖在这一方面展露无疑。 方源欣喜之余,心头也是沉重。 他在炼道上有这样的影响力,同样的,巨阳仙尊在运道,星宿仙尊在智道上也是等同的。 “如果我炼化了五域两天中的所有炼道道痕,并且时刻监控,但凡有蛊仙炼制仙蛊,我就暗中破坏。能否让全天下只有我一方可以自由炼蛊呢?” 方源想到这个问题。 旋即,他就摇了摇头。 蛊仙若是在自家仙窍中炼蛊,方源是影响不到的。 因为仙窍自成天地,内外隔绝。 但若是蛊仙在外炼蛊,方源感应到,就能影响到。 将宋亦诗抛之脑后,方源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某个海底的珊瑚群中。 这片珊瑚群蕴含丰富的炼道蛊材,乃是天然的炼道资源点,价值很高,目前还并未被发现。 方源细细琢磨,精心研究。 他运用宙道杀招,观察这片珊瑚群的形成过程。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一块炼道资源点呢? 数千年前,这里空无一物。 但有一头沉鱼死在了这里。 沉鱼的炼道道痕、律道道痕扩散开来,影响了周遭环境。 数百年过去后,沉鱼尸体彻底消解,周围的环境稳定下来。 起初,是有各种普通鱼虾成群结队地来到这里。随后,中型、大型生物迁徙。 海流汹涌,将种子、珊瑚等等冲刷过来。 这些缓慢的改变在经过数千年后,有物竞天择,有机缘巧合,又顺势演变,终于形成当下的局面。 方源重点关注这块珊瑚群的炼道道痕。 数千年来,这里的炼道道痕不断增增减减,起伏不定,最终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只要我仿造这个炼道道痕的演变,时间又足够充裕的情况下,我能在至尊仙窍,在任何地方建造出这样的炼道资源点!” 当然,还有更便捷也是更通用的法子。就是直接布置炼道大阵,消耗炼道仙材,勾勒环境,营造出相同材质的珊瑚资源点。 但是这个法子,往往布置大阵需要一些仙蛊,需要耗费仙元。 而自然演变出来的道痕布局,积蓄出这片炼道资源点,却不会耗费仙元,也不需要仙蛊。 事实上,方源经营至尊仙窍,一直都采用后者的方法,大量地布置仙阵,瞬间营造出资源点来。比如现在的地脉节点、水脉节点,都是一个个分布各处的大阵。 这些大阵不仅利用了仙蛊,基本上还以本身资源点为核心,布置大阵。 这样做非常快捷,所需时间很少,但是代价很高昂。 而自然演变,代价很低(不需要仙蛊,仙材是一点点积累出来的),但需要的时间很长。 “不管是哪种方法,两者的本质是相同的,都可以将它们看做是——杀招。” 仙阵自然是杀招,而自然演变出的道痕布局,就可看做是被动杀招。只是这个杀招不是防御,而是用来营造环境。 “等等。”方源旋即想到了神不知、鬼不觉以及无间道杀招。 神不知、鬼不觉杀招,都是在魂魄上形成了一层密实的道痕丝衣。宛若丝绸,非常紧密。它们不损耗仙元,乃是被动防御杀招。 而无间道杀招,也是盗天魔尊创造,在五域两天各处施展,缩短路程。这是三十多万年前的仙道杀招,至今仍旧有效。不过现在两天混淆,恐怕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这些杀招从本质上而言,和珊瑚群资源点并无区别啊。” 方源又想到了鸿运齐天蛊。 这只仙蛊乃是一次性的消耗蛊,运用之后,就能让蛊仙鸿运齐天,再不消耗仙元。 它的本质和珊瑚群资源点,又有什么不同呢? 方源又想到了炼海雏形。 这是琅琊地灵拼尽全力想要打造出来的炼道天地秘境! “什么是天地秘境?不过是特定流派道痕的聚集,形成了某种特殊的威能。荡魂山产生胆识蛊,乾坤晶壁映照世间一切发生的事情。” “天地秘境就是极致的资源点,也是蛊虫、杀招的另一面。” “所以,万物为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