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节:爱情突然袭来 - 蛊真人

第二百七十八节:爱情突然袭来

“呼、呼、呼……”古月方想喘着粗气,躲藏在一株古木的根须当中。 古木参天,裸露地面而出的巨大树根,盘根错节,很是隐蔽。 古月方想好不容易暂时逃脱了追杀,得到喘息和休整的机会。 他口鼻间仍旧在不断溢血,匆匆拿手背擦拭了一下嘴避,便开始检查自身状况。 古月方想脸色沉凝下来,他发现身上伤口有十几处,骨折三处,最严重的是内脏受损,需要立即治疗。 不过,他倒也不是那么惊惶。 毕竟这样的伤势,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经历了。 古月方想撕开胸口的衣裳,他的衣裳经历激战本就破烂不堪,随意就撕扯开来,露出长满黑毛的胸膛。 胸膛上一道伤口长且深,可见断裂的惨白肋骨。 古月方想咬紧牙关,催动蛊虫。 治疗蛊虫宛若蜈蚣,从他的伤口处钻入体内,立即就镇压了内出血的恶况。 不一会儿功夫,这头蜈蚣就带着浑身的血迹,钻出了古月方想体内,趴在他的伤口上。 上百对触脚直接插进伤口两旁的皮肉里,剧痛袭来,让古月方想倒抽一口冷气。 旋即蜈蚣缓缓用力,百对足肢强行带着皮肉,发出嘎吱的轻微声响,最终使得巨大的伤口勉强合拢起来。 这般处理伤势,只是治标不治本,但古月方想心中清楚,眼下根本没有时机让他从容疗伤。 “这里有血迹!” “快来,快来。” “都小心些,这个贼子很扎手呢。” “怕什么,纵然他有五转修为,中了头领的残炼杀招,他大半的蛊虫都要损毁。” “嘿嘿,正是因为你这样的想法,已经有十几位强者死在他的手中了。” “古月方想这个混血,的确是一个妖孽!” 一阵讨论的声音传来,令古月方想脸色顿变。 “该死!这么快就追来了。我才刚刚处理好伤口……”古月方想咬紧牙关,查看了空窍中所剩不多的蛊虫。 坚持到现在,他大半的蛊虫都已经损毁了。 剩下的,也各个带着伤,强行催动,会令自身崩解毁灭。 这些蛊虫都是古月方想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但现在却不得不用! “睡伏蛊啊,现在就只能靠你了。一定要给我坚持住啊!”古月方想一边祈祷着,一边催动蛊虫藏匿自身。 这只是四转蛊虫,但藏匿效果很出众,几乎可以媲美五转。古月方想逃窜生涯当中,好多次都是依赖此蛊方能逃生。 只是此蛊有一个弊端,一旦发动,就会令蛊师陷入睡眠之中。睡眠越深,潜伏起来的效果就越好。 古月方想因此丧失了对外界的感应。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睡不过去不久,这只睡伏蛊就彻底崩解成碎片了。 而追兵仍旧在周围搜寻着。 见到这一幕,潜伏起来的毛十二轻轻一挥手,仙道杀招瞬间作用在古月方想的身上。 一位追杀他的黄毛毛民蛊师,十分认真,一路搜索而来,在古月方想藏身的树根丛中仔细察看。 明明古月方想近在眼前,他却愣是看不到。 最终,追兵误以为古月方想已经逃离这个山头,纷纷朝山中更深处追去。 古月方想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暂时安全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又看到空窍中,那只睡伏蛊已经彻底崩解成碎渣,又后怕不已,暗自庆幸:“看来睡伏蛊还是坚持到了关键时刻,让我躲过了追杀。这些追兵已经朝下一个山峰追去了,正好是我逃离的良机啊。” 古月方想大喜,身上的伤势已经稳定,连忙起身撤离。 他在茂密幽深的山林中跋涉,小心翼翼,尽全力不留下任何行走逃窜的痕迹。 大半天后,天色忽然阴沉下来,山林中萦绕起古怪的雾气。 古月方想来到一处山中深潭前,打量四周,微微满意,决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进行休整。 “这里是良好的水源,一定会吸引野兽来河水,不管是水,还是兽肉,都适合我补给。” “若是运气好,还能从狩猎中获取一些蛊材,炼制蛊虫,填补我的蛊虫空缺!” 古月方想很有钻山林,独自生活的经验。 他是毛民和人族的混血儿,在毛民是霸主的黑毛大陆上,他饱受鄙夷。 即便是他的亲生母亲铁丝城城主,也很不待见他。 在古月方想的童年、少年时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拼尽自己的努力,来获得母亲的认可。 然而,他因为混血的关系,在炼蛊的资质上远远不如毛民。偏偏这些毛民,都以炼蛊为荣耀 不过幸好,古月方想也暗中有了机遇,因为各种方式,巧合地得到了一些修行妙法。 他勤修苦练,屡屡表现惊人,逐渐让亲生母亲铁丝城主改变了对他的看法,逐渐从内心深处接受了他。 然而好景不长,铁丝城受到突袭,铁丝城几乎覆灭,铁丝城主拼了性命,才带着古月方想暂时逃生。 濒死之际,铁丝城主告诉古月方想身世:“我的儿子啊,娘亏待了你。你不是一直想问你的父亲是谁吗?” “他叫做古月方正,曾经是我的一个人族奴隶。但是他逃脱了,后来成为了赫赫有名的魔道蛊师强者。” “你还有人族的名字,就叫做古月方想。去吧,找到你的父亲,告诉他你的名字,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 “仇敌势大,如果你想要为娘报仇,恐怕也只有找到你父亲才有可能。” 就这样,还是少年的古月方想就踏上了寻父之旅。 他从黑毛大陆,偷渡到白毛大陆,又从白毛大陆辗转到黄毛大陆。 一路历经千辛万苦,总有麻烦和挑战接踵而至。 古月方正虽然已经不在至尊仙窍,但是他的确纵横过毛民三大陆,留下了种种痕迹和传闻。 古月方想修为逐步上升,社会阅历逐渐丰富,无数次的战斗和逃生打造了他坚韧乐观的性情,他坚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寻找到自己的父亲! 就这样在深潭附近,古月方想好好休息了一个晚上。 清晨时分,山雾正浓,古月方想带着一脸的疑惑,来到了深潭边缘。 他发现这片深潭非常古怪。 山林中的雾气,就是来源于深潭。 古月方想在这里守候了半天一夜,却未发现任何野兽来到深潭汲水。 种种异状,让他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每当他遭遇一些机缘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古月方想富有冒险精神,试探了半天后,便潜入深潭当中。 出乎他的意料,潭水并不冰寒,反而越是深入,越是温和。 古月方想一直潜入到深潭底部,潭水水温仿佛温泉般宜人。 “这是?”他发现深潭中有一块白玉。 白玉几乎透明,从外面看,古月方想轻易就发现白玉里面封印了一位美人。 “这是鲛人?”古月方想看到美人的面庞,顿时瞪起了眼珠子,心头狂震,“好美!!!” 他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 这种美让他心头狂跳,自然而然地便产生了一股爱慕之情。 被白玉“封印”的鲛女,便是连可心。 连可心对古月方源传音道:“有趣的混血少年,是你惊醒了我么?” 古月方想浑身大震,张口欲叫,却忘记了这是潭底,顿时喝了一大口潭水。 他连忙捂住嘴巴,形态狼狈。 连可心发出笑声,古月方想感到自己整个人都酥麻了,心想:“这位神秘鲛女怎么笑得如此好听!” 连可心随后继续解释:“我乃是鲛人女仙连可心,平息一场天地混乱的时候,意外受创,被封印在了这块白玉之中。少年郎,你我既然有缘见面,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帮我脱困。” 古月方想吃惊不已,他却是没有蛊虫可以传音,当下连忙抱拳,又连连鞠躬,在水底手舞足蹈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连可心笑道:“你不用担心,这块白玉本来也困不住我,只是我独自脱困,需要时间更长一些。如果你能够炼出四转的土炼蛊来,从外面炼化白玉,真的能省去我许多苦功。” 古月方想连连点头。 连可心又指点他,告诉他土炼蛊的蛊方,又指点他在这附近适合的具体蛊材。 古月方想钻出深潭,立即行动起来。 耗费了三天时间,他首次就炼出了四转土炼蛊。 “这真是运气!”古月方想感到庆幸,按照他正常表现,要炼制出四转蛊虫可不容易,他毕竟只是混血儿。 “看来,老天爷都在帮我,让我救出仙子大人。”古月方想发出感慨。 一旁隐匿的毛十二失笑地摇摇头。 正是他出手暗中相助,否则古月方想怎可能一次成功。 古月方想得了四转土炼蛊,也不休息,拖着疲惫之躯就深入潭底,炼开了白玉。 连可心顺利“脱困”,对古月方想微笑,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 古月方想满脸通红,低下了头。 连可心为了表示感谢,手轻轻一挥,就将古月方想的伤势全部治好。随后,她又顺理成章地赠与古月方想近十只凡蛊,以及一道传承。 连可心要走了,古月方想魂不守舍,期期艾艾地道:“仙子,仙子大人,小生在哪里还能再遇见您呢?” 连可心轻松笑道:“你可知仙凡有别?” 古月方想浑身一震,脸色顿时灰败无比。 哪知连可心又道:“我赠与你的这份传承,乃是修仙之法。若是你能修行成仙,将来自然有缘能再遇见我了。” “啊!”古月方想失声惊呼,没想到这一次的机缘竟如此巨大。 片刻后,他痴痴地站在深潭边上,看着连可心飞上天际,消失在云从之中。 “连可心,可心仙子……”古月方想口中喃喃,捂住心口。 连可心的容颜深深地印刻在他的心中。 他知道了,从今以后,除了寻找父亲之外,他又多出了一个奋斗的人生目标—— 那就是成为蛊仙,再和连可心仙子相遇! ps:修改了270-276章节里的诸多bug,多谢本章说的朋友们的指点。这个月争取将盟主欠更偿还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