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节:闹大了 - 蛊真人

第二百八十三节:闹大了

万家太上大长老驾驭着弯光台及时支援,和鸡笼犬舍对拼了一轮之后,立即发现房家一方的土道仙蛊屋是其弱点。 发现了这一点后,万家太上大长老没有犹豫,立即催动弯光台,暴射一道道光柱,狠狠地杀向地底的土道仙蛊屋。 土道仙蛊屋连忙钻进地底,万分灵活地躲避。 它虽然防御不像样子,但是速度惊人,成功躲闪了所有的光柱。 有一些光柱和它擦肩而过,情形一度非常惊险。 万家太上大长老却是微微一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万家仙蛊屋的威能妙用!” 说着,他便催动弯光台,施展出这座仙蛊屋最得意的手段。 顿时,那些射入地底的一道道纯白笔直光柱,忽然间弯折起来,掉转方向,再次杀向土道仙蛊屋。 大量的光柱形成包围网,至下而上要兜住土道仙蛊屋。 土道仙蛊屋没有办法,只好疯狂上窜,十几个呼吸之后,轰的一声,冲出地面。 “我正等着你呢。”万家太上大长老双眼暴**芒,口中高呼,“毁了这座仙蛊屋,这就是随意突袭我万家的代价!” “休想。”房睇长大喝,驾驭着鸡笼犬舍直接撞向弯光台。 万家太上大长老爆喝一声,弯光台再次暴射光柱。光柱弯曲,环绕弯光台一圈,收尾相连,形成强劲保护。 鸡笼犬舍撞在上面,被弯曲飞射的光柱带偏力道,和弯光台擦肩而过。 随后,弯光台上又射出一道黄光。 黄光罩住房家的土道仙蛊屋,令其动弹不动。 随后,万家太上大长老疯狂灌输仙元,黄光逐渐扭曲起来,宛若麻花。 在黄色光柱的扭曲之下,房家的土道仙蛊屋咔嚓直裂,大量凡蛊被扭曲成渣。 这一招正是弯光台最强手段,只消再坚持十个呼吸,房家的土道仙蛊屋将彻底崩解毁灭,就连里面的蛊仙也不能幸免! 万追青在高空中疾驰。 他脸色冷峻至极,心中却像是燃烧着熊熊的烈焰。 这是复仇的火! 万追青的父亲,便是万良翰。 后者乃是七转智道蛊仙,在和万豪光、万逍一起围攻方源的时候,战死了。 当时方源潜伏在房家,所以在万追青心目中,是房家杀死了他的父亲。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从得知父亲死亡的那一刻,万追青的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以前的他是一个仙二代,有着父亲撑腰,心性骄傲,不思进取。 父亲这位为他遮风挡雨的大树倒下之后,万追青在悲痛和恐慌中迅速地成熟起来。 他明白了自己之前的待遇,绝大多数都是别人看他的父亲的颜面。他明白自己曾经的幸运,也明白当下自我奋发才是唯一的希望。 所以,当万家号召不成,在边线布防的时候,万追青虽然只有六转修为,却不顾凶险,主动提出前往边线,镇守资源点。 他知道:他必须向家族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如果价值不大,那就展现出自己的忠心! 他没有什么奇遇,只能依靠家族。 而家族却不是他的父亲。 每当万追青明白父亲在时的幸福,他对房家的仇恨就越深一层。 “万豪光让我镇守这里的资源点,但是我区区一位六转蛊仙,哪怕有仙阵相助,又能如何?万豪光才是坚持援兵到来的主力。如果房家的真正目的是袭击边线上的资源点,大举来攻,我肯定守不住。” “既然如此,不如索性冒险一些,直接进攻房家的资源点。万豪光做不了的事情,我来做!” 万追青决定拼一把。 他如果镇守资源点,房家大举来攻,他顶多只能坚持一小会儿,就得通过传送仙阵撤离。 带着这样的战果回到家族,丧失家族资源点,至少是小过。 但若是突袭房家资源点,并且有所得,那必定是大功。尤其是在高松绿洲被突袭,伤亡肯定小不了的情况下。 这种情况,万追青但凡有所功绩,对于万家而言,都是对自家威望雪中送炭的东西。 “届时一份战功,会被算成十份!家族也会对我另眼相看。” “有了家族的奖赏和大力栽培,我才能迅速成长起来,否则依靠如今的进展速度,要为父亲报仇简直是遥遥无期!” 万良翰死后,蛊虫并未留给万追青。 万追青修行很不容易,只能拼命为自己争取机会。 “到了,就在这里。房家在边线最近的资源点!”万追青放缓速度,收敛气息,悄然靠近。 “房家,杀父之仇我现在就跟你们算第一笔!” 然而片刻后,万追青傻眼了。 他看着荒芜的沙漠,呆呆地站在原地。 “这里不是飞沙地洞的所在吗?等等,这里有明显的拆迁痕迹。房家将这资源点拆走了?” 万追青很不解。 有必要这样吗? 就为了防止万家可能很小的反扑,就把资源点转移走了? 要知道这个损失可是不轻的。 拆走的资源点产出资源一定会下降,因为资源点不仅要看本身,而且也是和周围环境一体的。 拆走的资源点就仿佛是树木被移走,根须离开了徒弟,少了泥水养分,即便栽种到更好的地方,也要适应一段时间。 而真正适合资源点的地方,又有多少呢? 即便是土道道痕更浓郁之地,道痕排布不同,很可能就是摧毁资源点的凶手。 超级势力向来很少拆迁资源点。 对于敌人而言,拆走一个资源点,就等若少了一座前线的堡垒,减少了敌人的阻碍,可以顺势进攻到更深处,这完全是好事情。 “不,不妙了!” “原本超级势力都不会轻易拆迁了资源点,但是现在不同了。” “炼天魔尊一直在疯狂地经营他的至尊仙窍,宝黄天中的炼蛊报价清单上最多的就是土道资源点。” “房家很可能和方源暗中交易,拿这些资源点充当交易的筹码。” “他们,他们换了多少仙蛊?” 脑海中一个晴天霹雳般的念头,让万追青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房家因为和方源暗中交易,实力暴涨。我们针对房家的情报大大过失了,不好,高松绿洲那边危险了!” 意识到这一点,万追青没有犹豫,立即通过宝黄天传信给万家太上大长老。 但是此时此刻,万家太上大长老却操纵弯光台,对着房家的土道仙蛊屋施展致命一击,哪里有功夫来看万追青的情报? “给我碎吧!”万家太上大长老怒吼。 “哼,你想得太美了。”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浮现在万家太上大长老的上空。 八转气息澎湃汹涌,赫然便是房家太上大长老,八转修为的房功! 万家太上大长老却看都不看房功一眼,他的视线死死锁定土道仙蛊屋,要先剿灭了这座仙蛊屋,让房家损失惨重! 至于他的安危,有着弯光台护身,万家太上大长老自信从容。 然而这一切,都在房家的计划当中。 仙道杀招上房揭瓦! 房功猛地施展出一记杀招,双掌狠狠地拍打下去。 弯光台周边是光波浮动,挡住房功的拍击。 砰砰砰…… 房功拍击不绝,掌影翻飞,攻势宛若疾风暴雨,统统击中弯光台。 七转的弯光台拥有八转战力,抵挡房功原本不在话下。 但万家太上大长老的脸色却猛然发生了变化。 他骇然发现:房功的每一击,都拥有诡异威能,虽然不能正面击溃弯光台的防御手段,但却能够渗透到内里来,让弯光台的蛊虫损失惨重! 几乎一瞬间,弯光台破败不堪,一直控制房家土道仙蛊屋的黄色光柱,也失去了源头,彻底溃散。 万家太上大长老见此,差点一口血气得喷出来。 “房家,你们欺人太甚!”下一刻,万家太上大长老催动弯光台,就想撤走。 他彻底明白了,房家是专门设计自己的,更准确地说,是要针对万家的仙蛊屋。 相比起高松绿洲,弯光台才是房家的真正目标。 万家太上大长老拼命爆退,想要撤出战场。 但房家见到真正的目标出现,怎么会轻易放过? 通常情况下,别的蛊仙可能抵挡不住仙蛊屋的横冲直撞,只能避退,但是房功是个例外。 房功狠狠牵制住弯光台,鸡笼犬舍也扑杀上来。 弯光台支撑了片刻后,轰然崩溃,万家太上大长老怒极攻心,杀向房功。 房功面色淡然:“万家太上大长老,记住这一刻。我们房家不是好惹的,今日的这座弯光台就是冒然对付我们房家的代价。” 房功轻轻一挥拳,打向万家太上大长老,一直保持着强势。 万家太上大长老只有七转修为,根本不被房功放在眼里。 但下一刻,万家太上大长老忽然神色一滞,杀招猛地催动失败,被房功一拳击中,当场就被打成肉泥,失去了性命! 全场都愣住了,包括房功、房睇长。 “大长老!!”万逍凄厉悲呼,自己乘坐着长驱风隼,趁机迅速逃离高松绿洲。 他的行动惊醒了房家诸仙。 “这可如何是好?”房功传音给房睇长,神情尴尬。 房睇长脸色阴沉:“怎么会打死了万家太上大长老?” 这和之前计划很不符。 房家真正的目标乃是万家的仙蛊屋。万家的仙蛊屋有两座,都是七转,能抗八转,是万家身为超级势力的底蕴。重要性远比高松绿洲要大得多。 拆掉弯光台,就是房家最重大的胜利。 房家声势将大振,再没有一个超级势力敢轻易联合他人去对付房家了。 反观万家,就两座七转仙蛊屋,丧失了一座,今后只能龟缩自家的地盘,再不能兴风作浪。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万家太上大长老一死,麻烦就大了。 万家必定会全力复仇,以此名义召集西漠正道势力,定然会形成对房家的讨伐大军。 因为房家做的太过线了。 不仅不宣而战,而且还把人家的太上大长老杀了。这就好像邻居忽然一天闯进家里,把男主人杀掉。 这样的房家,完全是魔道行动,正道的超级势力必定恐慌,生怕下一个万家就是自己。 所以,西漠各大超级势力一定会联合。 “那一拳我已经留手了,但万家太上大长老当时情绪激动,似乎引起了杀招反噬,竟阴差阳错地丢了性命。”房功叹息。 虽然胜利了,但房功却很不开心。 在场的房家蛊仙们都心头沉重,因为谁都清楚这事情闹大了。 唯有一个人。 唐方明潜伏在沙漠地底深处,心中兴奋又害怕。 “厉害,这记梦道杀招真是厉害。万家太上大长老因此丧命,而房家却仍旧被蒙在鼓里。” “方源大人的任务我总算是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