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节:天庭干预 - 蛊真人

第二百八十五节:天庭干预

一直以来,方源的对外政策都非常灵活。 就比如天地一家大爱盟和至尊仙窍中的贡献榜、任务榜、兑换榜三榜的内容,都是有分别的。 同样的,东海蛊仙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都要受到严格的盟约束缚。 而在东海之外的其他四域,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的盟约,却是非常宽松,几乎一点约束性都没有。 见微知著,光从这一点上,星宿仙尊就充分领教了方源的阴险! 她对西漠形势有着非常清晰明确的判断。 “必须压制住房家,不能让它起势,甚至必要时,要全力将其铲除。” “否则一旦超级势力纷纷效仿,就会极大地增强方源在整个五域的影响力!” 方源依靠仙蛊贸易等各种扶持手段,可以轻易地掐动撬动五域蛊仙界的局面。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如果任凭事情发展下去,形成普遍认知和风气,那么将来方源的影响力将覆盖五域。即便没有五域,也有三域。 到那时,方源一个念头,就能影响南疆、西漠、东海三大蛊仙界围攻中洲! 当然,不管三域有多少的蛊仙,都不能拿星宿仙尊怎么样。 尊者无敌,尤其是开始逐渐发挥道主之威的尊者。 但是尊者之间是相互威胁的。 方源的影响力如果能令三域蛊仙充当炮灰,星宿仙尊就不得不亲自出手维护中洲了。 如此一来,三尊对峙的情势就要发生改变。 星宿仙尊被这些炮灰拖累,而方源则趁机赶超。 星宿仙尊乃是古往今来的第一智道蛊仙,方源的这项毒计刚刚施展,她就见微知著,将其彻底识破! “眼下三尊对峙,都在全力炼化自然道痕。方源最是落后,所以就动用此计,耍弄花招,企图缩短差距。” “哼,岂会如你所愿?” 星宿仙尊立即做出了决定:“周雄信、万紫红,你们且去西漠走一遭!” 西漠。 孙家大本营。 孙家太上大家老正在接见万豪光、万逍两位万家蛊仙。 “房家不宣而战,突袭我万家,如今疯狂侵占我万家各大资源点,已然是丧心病狂,穷凶极恶。这种行径乃是彻彻底底的魔道,房家上下已经全都入魔了,整个房家就是西漠最大的魔窟!贵族乃是西漠正道肱骨之一,如此情势,岂能坐视下去呢?”万豪光义正言辞地道。 孙家太上大家老一边点头,一边道:“万豪光仙友所言极是,我孙家必定拼尽全力,维护天地正道。只是眼下孙家困难啊……” 孙家太上大家老说了一通孙家的困境,但在最后又拍着胸脯表示,只要万家联络其余超级势力成功,那么孙家必定加入,为西漠苍生拼尽绵薄之力。 “这个老狐狸!”出了孙家的大本营,万豪光气愤至极。 万逍苦笑一声:“西漠超级势力中,孙家最是胆小怕事。孙家太上大家老如此言语,也不奇怪。他能有这样的表示,已经是最大的诚意了。接下来,我们去哪一家游说呢?” 正说着,忽然天边飞来两道身影,八转气息毫不遮掩。 “什么人?” “啊,竟是天庭蛊仙!” 万逍、万豪光一脸警惕之色。 他们倒也不惧,毕竟万岁楼就在身上。 天庭二仙正是周雄信、万紫红。 “二位万家仙友且慢动身。我等是相助万家而来。”周雄信远远就打招呼。 万逍、万豪光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底的喜色。 当即,二人悬停于空中不动,遮住喜色,满脸警惕。 天庭二仙接近千步之遥,便主动停步,表示自己毫无歹意。 万紫红一言不发,由周雄信说明来意:“房家加入所谓的天地一家大爱盟,受到炼天魔尊的资助,妄图推翻西漠正道,将整个西漠化为魔窟。天庭虽是中洲之首,但此情此景不忍坐视,故派遣我二人前来相助,扼杀魔风,还天地五域一个清明。” 万豪光便问:“天庭如何相助?必要时,星宿仙尊会亲自出手吗?” 这两个问题都非常的关键。 天庭相助,对于万家而言,其实并不是纯粹的好事,一旦处理不好,就会让万家雪上加霜,甚至是万劫不复。 为什么呢? 因为天庭是中洲势力,而这里是西漠。 五域界壁虽然消散,但是在蛊仙的心中,在世界之初就伫立的五域界壁,岂会那么容易分崩瓦解呢? 若是天庭蛊仙亲自插手万家的战争,那么万家就会被公认为天庭的下宗,中洲势力在西漠的桥头堡。 这种情况下,西漠超级势力必定万分警惕,全都缩手。万家将丧失号召西漠超级势力的正当理由,沦为人人防备的对象。 如此一来,原本是西漠势力的内战,便演变成了方源、房家,对阵天庭、万家的局面。 周雄信笑了笑:“二位放心,我等天庭蛊仙绝不会亲自插手这场讨伐房家的战争。” 万豪光、万逍顿时松了一口气。 天庭蛊仙是不能直接插手的。 接着,周雄信又道:“万家、房家之争,是西漠的内务,天庭之所以资助万家,主要目的是为了对付炼天魔尊古月方源。一旦方源亲自出手,或者派遣麾下蛊仙参战,那么星宿仙尊不会袖手旁观,同时天庭诸仙也会出动,维护世间正义和和平!” 万豪光、万逍再也忍不住喜悦之色的流露。 一直以来,他们最忌惮的就是房家和方源的关系。方源一旦出手,西漠超级势力谁能顶得住? 都顶不住! 天庭的这份担保,顿时让万家没有了最大的顾虑。 万家之后号召西漠势力,这些势力在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必定会纷纷出手,相助万家。 万逍询问道:“房家到底是加入了天地一家大爱盟,他们用资源点换取大量仙蛊,甚至组成了一座全新的仙蛊屋。现在又在疯狂地拆迁我族的资源点,其用意昭然若揭。这种情况下,天庭能贩卖一些仙蛊给我们万家吗?” 万豪光也双眼放光地看着天庭二仙。 周雄信心中冷笑:“想得美!仙蛊唯一,天庭的仙蛊也只是勉强够用,怎么会出售?” 同时,他表面上又浮起微笑:“仙蛊无法出售,但可以租借。另一方面,仙道杀招、仙蛊方也可以考虑交易。” 周雄信随后一番报价,顿时让万逍、万豪光脸色难看起来。 天庭开价很高,万家非得大出血一番,才能有所得。 “维护正义是需要代价的,二位仙友。”周雄信忽然压低声音,“事实上,天庭对万家还有一项最重要的资助,一定会令贵族满意。” “哦?我等二人愿闻其详。” 东海。 方源正在和百足天君传讯交流。 “百足仙友,你明明专修奴道,怎么和我交易仙蛊,却是索求血道方面呢?”方源面泛微笑,明知故问。 百足天君远在北原,苦笑连连。 他在心中嘀咕:“你以为我愿意吗?” 但没有办法! 巨阳仙尊为了血道仙蛊交易,亲自召见了百足天君,要让他为中间人,代为沟通。 百足天君怎么可能拒绝?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八转蛊仙,又有家族建立在北原。对于巨阳仙尊的命令,他只能答应。 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百足天君对巨阳仙尊当然有怨气,同时,他对方源也有怨气。 方源曾经的大爱宣称,震惊了天下,方源公布出他和五域蛊仙、势力都有联络,当中就属和百足天君的交易,是子虚乌有的。 当场把百足天君吓的,烤串都烤糊了! 方源是想借此挑拨,刺探巨阳仙尊的反应。巨阳仙尊的理念是家天下,百足天君并非他的血脉后裔,百足家也一直遭受着黄金部族的联合排挤、打压。 这是方源的挑拨之计,说不定能让黄金部族联手绞杀百足家,自断一臂呢?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天下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 但方源施展此计的成本太低廉了,只是几句话而已。 再说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所以,百足天君这段时日过的很不好。想他堂堂八转蛊仙,却是终日胆战心惊,生怕巨阳仙尊来找他麻烦。 最终,巨阳仙尊果然是找他麻烦,直接交给他一个任务。 巨阳仙尊的态度很明确:你百足天君不是和方源关系密切吗?那就为我充当联络人,交易血道仙蛊罢。用实际行动和实际成果,来证明你对我巨阳仙尊,对长生天,对整个北原正道的忠诚! 百足天君感觉很冤枉! 他什么时候和方源有过密切交易? 明明是楚度和方源很有一腿啊。关我百足天君什么事情啊。我曾经还和方源为敌战斗过的。 他很想自证清白,但巨阳仙尊根本不提这茬,就是要让他接了这门差事。 事实上,站在巨阳仙尊的角度,能够胜任这个差事的人选也很少。长生天、黄金部族的蛊仙都排除,因为这些人就代表了巨阳仙尊。 但是百足天君、楚度不一样。 “方源大人,您是大爱仙尊,何必戏耍我这等小人物呢。”百足天君把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我的处境,英明如您,岂会不知吗?” 方源哈哈一笑:“你想要什么血道仙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