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节:如虎房功 - 蛊真人

第二百九十三节:如虎房功

一盘散沙这一招的威能和上房揭瓦类似,同样能克制仙蛊屋。 毫无疑问,这是讨房联盟对付房家的大杀器! 房家最擅长的就是仙蛊屋。 拥有一盘散沙的左丘散沙,正是压制房家的关键人物。 “不能让他催出杀招!”房睇长指明左丘散沙的威胁,当即下令,“房芝、房东西,你们去!” 两位房家七转蛊仙飞出鸡笼犬舍,猛地取出一座仙蛊屋。 这仙蛊屋只有两层,乃是一座矮楼。 仙蛊屋催动而行,楼顶上就散发出滚滚浓烟。 七转仙蛊屋——烟波楼! “一座全新的仙蛊屋出现了!” “房家交易了那么多的资源点,果然是从炼天魔尊手中又筹建了一座仙蛊屋。” 联盟诸仙震动。 按照之前商议的计划,石抗挺身而出,惴惴不安地接近烟波楼,进行试探。 毕竟,他最擅长防御。 烟波楼速度不快,但楼顶的浓烟却是越发汹涌,很快就蔓延大半战场,企图将左丘散沙卷席吞没。 联盟诸仙不明浓烟威能,全都谨慎后撤。 仙道杀招——漩澄净空! 秦朗催出生平最得意的手段,一瞬间,浩荡烟波消散大半,天地重现清明。 “哼!”房睇长见此,亲自动身,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房棱、房云你们给我看好鸡笼犬舍。” 房睇长飞出来,立即取出一座仙蛊屋,飞了进去。 “又是一座七转仙蛊屋!” 讨房联盟一片哗然,大为震动。 房家新增了三座仙蛊屋,并且都是七转! 东海的炼天魔尊到底支援了房家多少东西! 第三座仙蛊屋名为念去亭,乃是智道仙蛊屋,正和房睇长匹配。 房睇长催动仙蛊屋中的手段,射中左丘散沙。 左丘散沙已经接近成功,结果脑海中的念头猛地离去,飞出脑海,在他身边盘旋! 仙窍中各个蛊虫顿时散乱不堪,左丘散沙催动杀招失败,噗的一声,喷出血来,遭受严重反噬,重伤委顿下去。 拓跋乘风、弓焦车见机不妙,连忙放弃围攻落英馆,前者救走左丘散沙,后者遥攻念去亭。 念去亭硬顶着弓焦车的炎道杀招,又故技重施。 唐烂柯哎呀一声,从高空向地面坠落。 “挡不住了!”石抗满身都是漆黑之色,被烟灰涂满了一般,大喊着爆退。 烟波楼散发的浓浓黑烟,让他防御十分艰难,眼下已经到达了极限。 就在这时,一道黄色流星猛地贯穿战场,狠狠撞向石抗。 是土行梭! 石抗瞳孔缩成针尖大小,恐怖的死亡危机笼罩他整个身心。 砰。 关键时刻,习熟铜飞来,舍身从侧面一撞,将土行梭的冲撞路线强行改变。 石抗几乎和土行梭擦身而过,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他战意消散大半,拼命后撤。 “敌势已乱。”房睇长见此,悍然催动念去亭,又找上田大鸡。 田大鸡吓得连忙从仙窍中放出一头头上古荒鸡保护自己。 哪知房睇长只是虚张声势,立即又将矛头转向孙望。 孙家蛊仙最是保守,刚将念去亭有如此动向,立即飞奔后撤,速度惊人。 万家蛊仙脸色难看至极。 房睇长不愧是智道蛊仙,洞悉人心,凭借着念去亭的威慑力,并没有真正出手几次,就有了种种战果! “太上大家老,此时就是我房家取胜之时!”房睇长语气隐隐激动。 问津坞中,房功等的早已不耐烦。 听到房睇长这声呼唤,他哈哈大笑,将问津坞抛给其他房家蛊仙,身若流星狠狠飞出。 万岁楼被房功狠狠一撞,整个楼体差点栽倒下去。 仙道杀招——上房揭瓦! 房功掌影纷飞,掀起疾风暴雨般的攻势。 万岁楼的防御杀招也难抵挡上房揭瓦杀招,楼体迅速崩溃。 “好!”萧夜壶眼中精芒爆闪,他终于见到了只身在外的蛊仙了,这就有了夜壶仙蛊屋发挥的空间。 但是他正要出手,就见土行梭袭来。 萧夜壶大骂一声,只得后撤,先保自身。 万岁楼迫不得已,催动最强防御手段,房功的寿命开始被迅速抽取。 房功冷笑一声,果断飞速离开。 他逼出了万岁楼的这个手段,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万岁楼的这个手段一旦催动,至少得一个时辰之后才能停止下来,周围的蛊仙盟友都纷纷撤退,远离万岁楼。 讨房联盟的阵型已经彻底散乱了。 房功舍弃万岁楼,杀到赤河车面前。 “你们不是要报仇吗?那就来!”房功大吼。 上房揭瓦杀招再次爆发开来,赤河车连忙后撤,熊熊火焰逼向房功。 房功不闪不避,在熊熊烈焰中贴着赤河车打。 董明尖叫:“房功,你欺人太甚!” 他催动赤河车,撞向房功。 房功厉芒一闪,悍然反撞向赤河车。 两者相撞,赤河车倒退,房功乘胜追击。 董明脸色煞白:“这就是八转力道蛊仙的威能?!” 董珠一声不吭,放出火浆鸟。 房功拳脚相交,火浆鸟被他凶残打爆,凄惨至极。 十几个呼吸,赤河车被房功揍得节节败退,车轮表面破碎不堪。 “房功,你休得猖狂。”萧夜壶好不容易借助其他盟友蛊仙的帮助,终于有了出手的空间。 为了请动他,万家向萧家支付了高昂的代价。 为什么? 不就是为了对付房功么! 仙蛊屋夜壶体型小巧,并不能像通常的仙蛊屋那样载人,冲撞起来也极其吃亏。 但是它最擅长对付在外的蛊仙。 哪怕房功也要遭受威胁! “房功,去死!!”萧夜壶终于出手了,漆黑光团射向房功。 “房功,你还不撤?!”董明、董珠齐声呼喊,他们都十分慌张,因为赤河车濒临破灭。 哪知房功哈哈大笑,看也不看来袭的漆黑光团:“这正是我房家逆世扬名之战!我房功岂能吝惜性命?” 轰的一声巨响。 赤河车被房功彻底轰碎! 董明、董珠惊骇绝伦,他们飘飞在高空中,周围是无数赤河车的碎片,海量蛊虫的尸体。 他们望着房功,就好像看到一位凛然无惧,战无不胜的天神! 但下一刻,漆黑光团射在了房功的身上。 “成功了!”萧夜壶大喜。 万家蛊仙狂喜。 嘭! 房功双臂一振,将漆黑光团直接震碎。 讨房联盟诸仙震恐,许多人下意识地张大嘴巴,震惊不已。 “怎、怎么可能?!”萧夜壶难以置信,死死瞪着一双眼睛。 “下一个,就是你!”房功看向萧夜壶,平静地开口。 一瞬间,萧夜壶心脏猛地收缩。 他被房功凶猛至极的气势所摄,满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逃! “哪里逃?!”房功飞向萧夜壶,身如流星,击破空气,甩出恢弘气浪。 “救我!我萧家必有厚报!”萧夜壶疯狂逃窜。 弓焦车、唐烂柯、秦朗、田大鸡等人纷纷出招,企图拦截。 房功不闪不避,种种杀招皆被他硬生生承受下来,宛若下山猛虎,入海狂龙,迅速逼近萧夜壶。 气吞万里如虎! 萧夜壶甩不开房功,眼睁睁地看着他逼近,一脸绝望之色。 “就让这一战,开启我房家的崛起吧!”房功在心中呐喊,战意如火般在胸中燃烧。 战场边缘,高空云端。 万紫红、周雄信静静观战,看到此情此景,前者有些蠢蠢欲动。 “二位天庭仙友,还是静静旁观为好。”陆畏因现出身形,面带微笑。 万紫红、周雄信顿时脸色一变,盯着陆畏因,全神戒备。 与此同时。 北原。 巨阳仙尊催起运道侦查手段。 每隔一段时间,巨阳仙尊都会这样做。 他先是查看天庭。 在他心目中,方源仙元短缺,炼化道痕最少,天庭中的星宿仙尊紧随着他,才是主要需要戒备的对象。 天庭方面的气运又有所增长。 “看来,星宿仙尊已经炼化了大半的天庭道痕了。今后我要侦查她,会越发困难。” 接着,巨阳仙尊再查看东海。 就见方源气运低迷,只较之前稍有增长,没有什么问题。 方源、星宿仙尊的气运,又分别分出一股,一直绵延到西漠中去。 巨阳仙尊向西漠投去目光,便看到一处战场上,无数气运纠缠在一起,混淆起来,形成一片血红之色,还夹杂着黑色。 “看来西漠讨房之战,已经开始了。”巨阳仙尊微微点头。 房家的事情闹得很大,五域都在关注,巨阳仙尊当然知晓其中详情。 他再细细一看,顿时了然:“房家看似占据优势,实际上却有巨大的变数。万家隐藏着……原来天庭竟是如此资助了万家。” 巨阳仙尊洞察到了秘密,不由冷笑三声。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插手西漠的讨房之争。 “星宿仙尊、炼天魔尊到底不修运道,不知晓他们这番较量,仍旧是在消耗彼此的气运。这已经是露出了破绽!” “若是我上一世的巅峰时刻,依靠我的运道手段,必定能占取便宜。” “可惜,可惜……” 巨阳仙尊现在要留着仙元,来炼化运道道痕。 除此之外,他手中虽然有不少八转的运道仙蛊,但是九转级数的运道仙蛊却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