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节:万古愁 - 蛊真人

第二百九十四节:万古愁

九转的存在,不管是蛊仙还是仙蛊,都遭受着天妒,难以保存。 所以,人族历史上仅仅只有十一位尊者,并且每一个都有寿命限制。 九转仙蛊现存于世的,也非常少。 巨阳仙尊最后又看了自己的气运一眼。 他不禁微微皱眉。 情况并不好。 比之前更恶化了。 但是根据情报,巨阳仙尊还揣摩不出,究竟这坏运来自于何方。 他心中最怀疑的,当然是天庭。 “星宿仙尊这老女人,又想弄什么幺蛾子?” 巨阳仙尊并不着急。 他其实有手段来改变自身的气运。 不过还是那个弊端。 他仙元紧巴巴,要用来炼化道痕。他的运道仙蛊没有九转,八转运道杀招来改变自身九转的气运,很艰难,消耗的仙元会很多。 巨阳仙尊很快就停止催动侦查手段。 三尊对峙时间越长,情报就越来越重要。但巨阳仙尊每次侦查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 他得顾及仙元损耗,尽量节省仙元。 巨阳仙尊陷入沉思:“我的坏运究竟源自何方?” “天庭有最大嫌疑,但是方源也不能放松警惕!他是至尊仙体,全流派通修,未来的潜力恐怖绝伦。除了这点之外,他还有一项优势。那就是炼道本身!” “炼道虽然不擅长攻伐,但发展程度却要远超过运道、血道,因此九转仙蛊的数量远远多过运道、血道,乃至智道、星道。” 流派发展的强弱,各有利弊。 巨阳仙尊保留运道,运道没有流传出去,发展很少。其他蛊仙难以防备巨阳仙尊的运道手段,但是运道仙蛊能够达到九转的,就很少了。 反观炼道,恐怕是所有流派中发展最广的流派。因为炼蛊是一件蛊修难以回避的事情。 哪怕是修行其他流派的蛊修,都会进行多多少少的炼蛊。 如此一来,炼道发展上去了,修行炼道的蛊修变多,炼道的道痕就多了,炼道的资源源源不断,炼道的仙蛊种类繁多,并且能够升上九转的炼道仙蛊也变得越来越多。 “好在方源现在仙元短缺,距离炼制九转炼道仙蛊,可谓遥遥无期。” “或许,我的坏运不是方源,也不是星宿仙尊,而是其他尊者。若是其他尊者重生复活,谁会对我最不利?” 方源有着煮运锅垫底,关键是天机混淆杀招,导致巨阳仙尊虽然有能力侦查,但结果其实并不理想。 “若是我在血道仙蛊贸易上有所突破,而今的气运应当能有改善。” 不仅是方源在血道仙蛊方面,卡住了巨阳仙尊,天庭早在血海老祖的年代,就已经这样做了。 诛魔榜的核心仙蛊血缘,赤心行者手中的心血仙蛊都是巨阳仙尊渴求之物。 目前,百足天君仍旧和方源分身进行着漫长的谈判。 长生天和天庭方面,也在暗中就血道仙蛊进行磋商,进展几乎为零。 西漠。 房功杀到萧夜壶面前,轰出一拳。 萧夜壶惊惧之下,只得催动仙蛊屋夜壶挡在胸前。 一声爆响,夜壶当场破碎。 恐怖的拳劲余威稍减,轰击在萧夜壶的胸口。 萧夜壶宛若流星般射出老远,胸膛凹陷出一个深坑,大股的鲜血混同破碎的内脏从他口中狂喷而出,洒下一路血红之色。 一拳之下,萧夜壶重创濒死,夜壶破碎。 “先撤!” “不能再打了。” 讨房盟军肝胆俱裂,战意几乎消弭殆尽。 房功的强悍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他居然不受夜壶克制。 这位房家太上大家老简直是仙蛊屋的克星,自从房家突袭万家的高松绿洲到现在,他已经先后摧毁了弯光台、赤河车以及萧家的夜壶。 这三座仙蛊屋可都是七转层次,能匹敌八转战力! “还有最后一座!”房功微微转身,不管撤退的七转蛊仙,一双虎目再次盯住了万岁楼。 讨房盟军中的仙蛊屋,只剩下万岁楼这一座了。 万岁楼也是七转仙蛊屋,能匹敌八转。它是讨房联军最后的支柱,只要它一倒,房家将大获全胜。 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其余的蛊仙,虽然都是七转中的精英,各有各的擅长,但没有了万岁楼镇压阵脚,这些人一冲就散,完全是乌合之众。 “房家有六座仙蛊屋,均是七转级数。而我方只剩下万岁楼了。” “快撤,快撤!” “天庭还不出手吗?唉,真是太过无能了。看看炼天魔尊支持了房家多少,整整三座仙蛊屋!天庭拿出了什么?” 房睇长再次展现出了智道蛊仙的谋略,在这微妙的关头,他勒令房家全军不要阻截追杀这些七转蛊仙,而是纷纷操纵仙蛊屋,围困住万岁楼。 没有房家追杀,联盟中除了万家之外的所有蛊仙,都已经在疯狂撤离当中。 万逍、万豪光脸色铁青,纷纷回归万岁楼。 房家六座仙蛊屋包围着万岁楼,房功神态从容,缓缓飞到万岁楼之前。 “投降吧,万家诸位仙友。老夫以房家的名誉保证,只要你们主动投降,愿意割让一部分的领地,我房家也不会索要你们的全部仙蛊,更不会取走你们当中任何一人的性命。”房功开口道。 他的条件居然很是宽容。 “我们赢了!!”房棱、房云已经开始欢呼。 对房功的劝降,房家诸仙都没有什么异议。 房家早就商量好了,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就会如此劝降。 万家如果投降,这个结果对房家而言,是极为有利的。 一旦万家承认失败,就令房家有了正大光明的正道名义,名正言顺地占据一部分的万家领地。 万家再没有大义,来号召其余的超级势力再次组成讨房联盟。 当然,万家的大本营以及一些重大的资源点,都会被万家重新索回。 但对于房家而言,总体的收获绝对比损失要大得多。 “陆畏因大人,看来房家赢了。” “那是当然的。也不看看是谁在支持他们!” 两位石人蛊仙就在陆畏因的身旁,见到此刻情景,纷纷流露出骄傲的笑容。 但陆畏因却是微皱眉头,察觉到了不妥之处。 “这两位天庭蛊仙仍旧神色从容,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天庭一方的周雄信、万紫红皆是一脸平淡,甚至还带着期待的目光。 万岁楼中,忽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房家后人果然了得,谋算也是周详,但是我万家岂是能被如此欺辱的?” 房家诸仙纷纷惊疑。 在这个关键时刻,这个陌生的女音,竟然代表了万家出声,她究竟是谁? 难道是天庭插手进来了吗? 但万紫红的情报,房家也知晓不少,不是这样的声音啊。 “敢请教这位仙子姓名,这是我房家和万家之争。”房功眉头紧皱,试探地问道。 “哈哈哈!”神秘女仙放声大笑,她声音沙哑,并不悦耳,但此刻却充满了从容自信。 伴随着笑声,一股澎湃的八转气息洋溢而出。 “风尘花落尽, 人非事事休。 年钟寒声碎, 难销万古愁!” 一诗吟罢,天地晦暗。 阴风凄切,愁云惨淡。 方圆数里内,万物生灵囊括双方蛊仙,都感到一股强烈的哀愁之意笼上心头。 愁愁愁! 失落、失望、忧郁、忧愁、苦闷、颓唐……种种情绪让人当场落泪,胸中发堵,几乎无法喘息。 包围万岁楼的房家六座仙蛊屋东倒西歪,摇摇晃晃,几乎要栽倒到地面去。 念去亭中身为智道蛊仙的房睇长,更是半跪着,满脸狰狞之色,极力抵挡万家的恐怖杀招,口鼻溢出鲜红的血! 房功勉强抵挡,惊惶爆退,口中惊呼:“你是万古愁?!” 短短功夫,他的脸上皱纹猛增,迅速老迈,自身寿元被抽取了近百年! “撤……”房睇长艰难发声。 房家六座仙蛊屋仓皇而退。 已经撤退到战场边缘的联盟诸仙,看得目瞪口呆。 “万古愁?!那不是万家历史上最强大的八转巅峰女仙吗?” “她在位时,万家几乎盖压整个西漠!” “她活了一万年,万岁楼就是她所创的。” “她居然活了?!” “没错,这极可能就是天庭的手笔。” “一定是她!她这招同名的杀招万古愁,名垂青史,非得是兼修宙道、智道的她才能施展。也只有她,才能将此招,将万岁楼催发出如此可怕的威能!” “这一招,已有亚仙尊的风采!!” 群仙震动。 下一刻,万古愁撤销了杀招,对盟军蛊仙们呼喊道:“尔等还不动手吗?” 群仙恍然,纷纷呼号,重新杀奔过来。 房家中了万古愁杀招,苦郁忧愁的情绪难以排解,一身战力发挥不到两成,一路溃败。 万岁楼领袖群雄,展开追杀。 群仙先是击溃了烟波楼,又破坏了念去亭。 为了拯救念去亭中的房睇长,房功等诸仙被迫出动。 一场死战之后,房睇长被抢救而回,房家为此付出惨重代价。 最优秀的仙蛊屋落英馆毁灭,房东西、房安蕾两位七转精英命丧当场。 最终,房家带着残破不堪的三座仙蛊屋,总算逃离了战场。 。着笔中文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