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节:卖个倾家荡产(月票3000加更) - 蛊真人

第二百九十七节:卖个倾家荡产(月票3000加更)

铁区中闻言,频频点头,看向铁若男的目光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赞赏之色。 之前,铁区中听闻铁面神选中铁若男成为铁面真传的继承人,他还有些疑问。 但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铁区中完全认可了铁若男,觉得她是铁家这一代中最有潜力的后起之秀。 “铁若男,你能有如此深刻的认知,非常好。” “方源歹毒,夺我仙窍,逼得我用第二空窍修行,让我不得不一直受制于他。我是不行了,前途渺茫。但是你却大有可为。按照你现在的积累,已经足够升仙了!”铁区中欣慰地道。 铁若男也不谦虚:“是的。这些天来借助镇魔塔的威能一直闭关,又参考大量家族前辈们的渡劫经验,对于升仙劫我有八九成的把握!” “很好。但是你要缓一缓。两天混淆,动荡不定,天意混乱,此时升仙会有损失。师法自然这个机会几乎一生当中只有一次,可是很重要的。”铁区中指点道。 “哦?晚辈愿闻其详。” 铁区中便详细介绍道:“师法自然的过程中,蛊修可以询问天意,得到问题的答案。若是问题太难,超出天地极限,就不会得到任何答案。” “比如说,你若想在师法自然的过程中,询问永生之法,天地就没办法给出答案。” “若是问题太简单,蛊修虽然能得到答案,但并没有将这次珍贵的机会最大利用,十分可惜。” “最理想的情况,是问题难度适中,得到一个完美无缺的回答。但这种情况太过稀少了,我们也无从把握。” “所以,最成熟的办法就是询问问题的难度,稍高一些。如此一来,得到的回答一定正确,但并不是完整的,残缺一小部分。” “残缺的部分,我们借助人力、物力,在今后的修行中补全就可以了。” “这便是最有效利用师法自然的方法。” 铁若男双眼闪烁着光,追问道:“那么我该怎样具体判定,这些问题的难度呢?” “一般而言,问及寻常的七转仙蛊的仙蛊方,便是此中标准。任何有关《人祖传》中的蛊虫,都不是寻常的蛊。” “除此之外,要问和自己息息相关的事情。就比如你专修金道,便询问金道方面的问题。但是若问及土道等不相关的,收效会很低下。有关梦道这等流派的事情,更是要谨慎。” 与此同时。 南疆。 铁齿山。 一处无名的山洞中。 武庸双手抱拳,拱手一礼,微笑道:“忘仙友,我这次带来了一些好酒。” 在他面前,是一位蛊仙老者,盘坐在地上,睁开朦胧双眼,仿佛刚刚睡醒。 老者叹息一声,开口道:“武庸大人,这是你第三次来探访了。你贵为八转蛊修,南盟的盟主,却对我这个区区七转蛊仙如此礼遇。” “你的意思我明白,然而老朽却只愿隐修,不想掺和这世间的纷争呐。” “你的酒虽香,但老朽却是无福消受的。” 这位老者乃是南疆隐修,专修智道,号称忘道人。 武家擅长风道,在智道上并无优势。 武庸一直在物色可靠人选,得知忘道人隐居在铁齿山上,便两次三番亲自前来,想要招揽。 武庸正色道:“仙友此言差矣。当今天下,两天混淆黑白不分,五域论战几乎就在眼前。谁能独善其身呢?” “即便仙友不想与人为难,但乱世之中,总有不甘寂寞之辈,就比如西漠房家。” “得到方源的一些资助,房家就果断侵入万家,就连万家太上大家老都因此陨落。” “这正是乱世的征召啊。” “即便天庭资助万家获胜,但星宿仙尊和方源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仙友贵为智道蛊修,这点不可不察呀。” 忘道人再次长叹:“宁做太平犬,莫做乱世人。当今天下,大爱仙尊、星宿仙尊、巨阳仙尊每一位都领袖一方终极势力,都有雄厚底蕴,可以轻易颠覆超级势力之前的平衡。如你武庸,会兴奋难抑,蠢蠢欲动,老朽却觉得尽是悲苦。” “武庸大人,不必再劝了,请回罢。” 武庸深深叹息,只得保留期待,带着深深的遗憾和忘道人辞别。 这个世界很大。 有默默奋发,暗中苦炼仙蛊的石忠;也有借助太爷爷之力,还未升仙,就已经图谋七转本命蛊的萧七星。 有得到家族资助,已是蛊仙的努尔图;也有仍旧蛊师专修金道,得到前辈指点,洞悉师法自然秘密的铁若男。 有武庸这样野心勃勃之辈,还有忘道人这般安于隐逸,不愿掺和纷争的蛊仙。 还有前景一片灰暗,朝不保夕的超级势力——房家。 房家大本营。 议事大殿,气氛凝重。 房家战败了。 损失惨重! 该何去何从? 不管是房功、房睇长,还是房棱、房云的心情都沉重万分。 万古愁收复万家所有失地,但讨房联盟仍在。 若非联盟之间正在商讨具体的分配方案,房家早已遭受讨房联盟的进攻了。 房家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获胜希望极其渺茫。 就在这时,陆畏因忽然到访。 房家群仙动容。 “快快有请!”房功刚说完这话,就站起身来,“不,你们随我一起相迎。” 房家众仙将陆畏因迎进大殿。 陆畏因看房家众仙神色不对:“万古愁杀招果然了得。据我所知,万古愁杀招乃是宙道、智道的复合杀招,一旦情绪被影响,寿命就会衰减。减去的寿命又会增强杀招威能,让忧愁的情绪更加猛烈,笼罩心头,斗志降至谷底。” 房化生叹息一声:“这杀招和历史记载有许多不同,我竭尽全力医治,仍旧有诸多情绪残留在我等心头,只能缓慢消磨。” 陆畏因哈哈一笑:“无妨。此次我带来了一只特别的仙蛊,诸位且试试。” 说着,陆畏因就将一只仙蛊借给房睇长。 这是一只七转仙蛊,隶属智道。 房睇长勉强催动起来后,仙蛊绽射玄光,罩住他全身上下。 片刻后,房睇长神色恢复过来,一身轻松,心中萦绕已久的忧愁情绪已经消散一空。 “好仙蛊。”房睇长赞叹道。 陆畏因便顺势道:“我家盟主得知房家战败,特意炼制出这只仙蛊。有了这只智道仙蛊,治愈万古愁杀招的残留威能,是轻易而举的。” “除了这只仙蛊,和它搭配的还有几份杀招。其中一招,甚至能勉强防备万古愁杀招。” “贵族只需要支付一份超级资源点,就能将它们都买下来。” 房睇长苦笑,正要开口。 陆畏因又道:“诸位房家仙友,切勿悲痛。我知道房家此次痛失了房东西、房安蕾二位仙友,这是房家惨重的损失!” “但是没有关系。天庭有手段能够复活万古愁,方源大人岂会没有呢?” “只需要两份巨型资源,盟主大人就能将这两位复活,只是修为只有六转了。” 这次,房家群仙纷纷色变。 “真,真的能复活安蕾吗?”房沉激动万分。 他是房家赘婿,房安蕾正是他的妻子。 陆畏因微笑:“之前和诸位交易,其中有一项,是要求诸位抽取自身的人气,充当货物。这部分人气,正是盟主大人复活诸位仙友的关键。” “复活绝无问题。不仅如此,就算让这两位修为恢复到七转,也没有问题。只需要再加上两份巨型资源点即可。” “当然了,如果还想要这两位修为提升到八转,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只要贵族支付得起,盟主大人神通广大,绝不会让诸位失望的。” “就连八转修为都可以买卖了吗?”房功发怔。 其余房家蛊仙,都是神情复杂。 八转修为曾经是天下最高的层次,但是这几十年来,亚仙尊接连登场,尊者重生,八转修为的地位一贬再贬。 到现在,八转修为都成了一种货物,可以随意买卖了! 这让房家诸仙都有点恍惚。 陆畏因扫视一周,朗声道:“诸位还不明白吗?自从宿命蛊被摧毁后,天下局势就已经在发生着剧变。” “仙蛊屋如此,八转蛊仙如此,尊者亦如此。” “这种剧变可以称得上是天翻地覆,如果不能适应这样的变化,即便是超级势力也只是时代浪潮中的一抹浪花,稍纵即逝之间就会被淘汰败亡。” 房睇长眯起双眼:“陆畏因大人似乎话外有话。” 陆畏因呵呵一笑,道:“打开天窗说亮话,诸位房家仙友,如今的情势之险恶,房家如何抵挡得了讨房联盟呢?” “据守死撑,不管是多么强大的仙阵,也只会拖延一些毁灭的时间而已。” “唯有做出翻天覆地的举措,才能应对这样剧烈的变化!” “当然选择权始终在诸位身上,盟主大人不会亲自插手西漠的内斗。但我若是你们,就会抛弃所有的资源点,将它们统统卖掉,换取仙蛊、仙材,复活自家蛊仙。” 房功、房睇长瞳孔微缩。 其余蛊仙一片哗然。 “这怎么可以?实在是太不孝了。” “没有了这些资源点,我房家的根基也就没了啊。” “如此做的话,岂不是让我们愧对历代先祖?!” “这可是我房家的老底子!” 房家诸仙反应都很激烈,望着陆畏因的眼神,也带着凶恶和仇恨。 陆畏因耸耸肩,淡定从容:“卖与不卖,都在于诸位仙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建议而已。” “卖。”房睇长声音沙哑至极。 房功默然,没有出声反对。 “房睇长大人!!”一些房家蛊仙都激动得站起身来。 但房睇长的下一句话就令这些蛊仙无法反驳。 “不卖的话,你们能守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