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节:有人就有希望 - 蛊真人

第二百九十八节:有人就有希望

端坐在一座荒丘上,房睇长静默如石。 自从两天混淆,就再无明确的白天、黑夜的区分,取而代之的是天空中的黑白交错。 因此导致一块地方,有明显的光暗之分。 房睇长此时便置身在黑暗之中,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荒丘之下,那里是一片荒凉的戈壁,寸草不生。 但是因为两天混淆,这片规模巨大的戈壁也被分割成一块块光暗交错之地。 这里是流苏戈壁,房家的超级资源点。 每年到了一段时段,这里就会生长出地须,地须宛若稻草,仿佛柳条,柔软又带着韧性。 地须又长又短,从普通蛊材到八转仙材皆有。 茂盛的时候,地须会铺满整个流苏戈壁,大风吹鼓之下,放眼望去,就是如山如海的地须“浪涛”,波澜壮阔,荡气回肠。 这是房家第一的资源点,是每个房家蛊仙的骄傲。 但现在,却要卖给方源了。 这一卖,就再也回不来,几乎就是永别。 房睇长神情木然,心中却是宛若眼前的戈壁,一片荒凉、冷漠。 房功身影疾飞而来,旋即落到荒丘上,站在房睇长的身边。 “你果然在这里。”房功叹息一声。 坐在地上的房睇长忽然神色扭曲,双拳握紧:“方源是故意的!” “恐怕他早就清楚万古愁的存在,但他就是不说,让我族大败亏输!” 房功微愕。 房睇长又道:“即便他不知道万古愁复活,但他隐瞒了自己能够复活我族蛊仙的秘密!只要他提前说一下,哪怕透露半句,我就知道了。” “我就知道尊者有轻易复活蛊仙的手段,我就会防备万古愁这样的隐患!” “说不定,我们就会提前交易换得那只忘忧仙蛊,我们对万古愁杀招有了最基本的防御之能,我们就不会溃败,反而是讨房联盟崩盘了啊!” 房睇长说到最后,几乎是吼叫起来。 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当时的战况其实就在一线。 房家、讨房联盟的胜败只是咫尺之间。 若是知晓万古愁的存在,房家当然不会六座仙蛊屋齐齐围杀万岁楼。万古愁杀招也是有范围的。 但在当时,房家上下不知情的条件下,压服逼降万家残余,是获取利益最大的举措。 “好了。”房功苦笑,“事情已经发生了,二家老,不要再纠结过去了。我们可没有春秋蝉可以回去。” “之前天庭复活蛊仙,都是他们的成员。世人皆猜测,他们的复活和之前贡献仙窍有关。再加上仙墓几乎被方源彻底摧毁,万古愁的复活很难推算得到的。” 房睇长神情寒冷如冰:“不,是方源,一切都是方源。他才是幕后最大的黑手。” “我现在非常清醒!” “我们房家击溃讨房联盟,不是天庭想要看到的。但也不是方源想要看到的。” “因为我们房家即便大获全胜,也不会再去入侵其他超级势力了。” “而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房家却是要紧急转移,资源点都卖给方源换取仙蛊,以及蛊仙的复活。” “接下来,我们会怎么做?” “我们没有了资源点,不能自我补给,只能更加依赖于方源!” “我们只能不断地侵略其他超级势力的资源点,然后交易给方源,换取仙蛊等等修行资源。” “我们房家已经成了他的先锋,他的强盗,为他劫掠西漠。” “而偏偏他,古月方源,仍旧稳居东海,是高高在上的大爱仙尊!” “他会对外宣称,他不插手西漠的内斗。所有的丑恶和罪名,都只有我房家背负。他古月方源是干净的!” “呵呵呵,哈哈哈……” “什么天地一家大爱盟?什么大爱仙尊?” 房睇长仰头望天,发出嘲讽的凄厉的笑声。 他双眼通红,披头散发,眼中已有泪光。 “房功大长老,回头想想,你不觉得万家太上大家老死得太过蹊跷了吗?” “他这样一死,我们房家就被逼得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 “这才是方源啊,披着一张虚伪的人皮,实际上一直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毒凶兽。” “我恨,我恨呐。” 房睇长咬牙切齿。 “我恨我房家,和他方源牵扯太深。” “我恨那些东海超级势力,太过孱弱可欺,竟真的让方源在他们头上作威作福!” “然而,我最恨的是我自己!” “我枉为智道蛊仙,没有识破方源的诡计,连累整个房家都成为他方源的棋子!” “被他操纵,被他玩弄!” “我房睇长是房家的罪人呐……” 说到这里,房睇长已是跪倒在地上,垂首看着地面,以拳击地,痛哭流涕起来。 这位骄傲的智道蛊仙,已有上百年光阴没有如此失态,如此痛哭过。 房功叹息一声,缓缓地坐到房睇长的身边。 “万家太上大家老死的蹊跷,我岂会没有怀疑?” “但是即便是方源的阴谋,我们又能如何?” “我们有证据吗?” “呵呵。”房功露出无奈的卑微的苦笑,“即便有证据,我们又能拿炼天魔尊怎么办?” 房功将手搭在房睇长的肩头:“不要如此失态了,太上二家老,你可是我房家的头脑啊。如果让其他房家蛊仙看到,他们会怎么想?我们房家的士气会怎么样?” 房睇长狠狠咬牙,止住不哭。 他重新坐到地上,和房功并肩。 房功继续道:“我也恨。我恨天庭,我恨万家,我恨方源,我也恨你。但同样的,我更恨我自己!” “我身为房家太上大家老,却只能溃败在万古愁杀招之下。我像是一条狗,狼狈逃窜,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我的拳头是如此的软弱,我的身躯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房睇长,你不是大家老,我才是!” “房家眼下局面,是谁的错?” “没有谁犯下的错,会比我更重!” “如果能以死谢罪,我会立即自裁于讨房联盟面前。但是不能!我们都清楚正道的本质,一旦房家失去我这位八转,那些人会更加变本加厉。” “我只有活着,捏着拳头,铁着脸,硬挺着胸膛活着!” “我才能对房家更有利,我才有希望偿还我背负的罪孽。” “我要将功赎罪!” “我不想成为千古罪人,我不想房家在我手中终结!” “你明白吗?房睇长!” 房功大吼着。 房睇长咬牙切齿,瞪着房功:“我当然明白!!” 房功站起身来,望着眼前的戈壁和天际,继续道:“今日的流苏戈壁,就如曾经的走石裂缝。我们当效仿房家一代仙祖,迎难而上。” “家园是什么?” “不是这些资源点,而是我们自身。” “有人的地方,就有希望。” “你说的没错。”房睇长也站起身,一脸坚毅,“我们房家还有希望!” 太古两天。 幽魂魔尊庞大如山的身躯,向君神光、车尾二位天庭蛊仙冲来。 气浪喷涌,无形的压力笼罩君神光、车尾的身心。 “糟糕,怎么把他惹来了?”君神光眉头紧皱。 车尾叹息一声:“幽魂魔尊哪怕神智不清,我们也绝非是他的对手。撤!” “可是,这些星辰是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引导过来的。还有这层天幕,可是星宿仙尊赐予的。”君神光咬了咬牙,终究还是明智地选择了避退。 三头千臂的幽魂魔尊大吼一声,举起数百根参天巨木般的粗壮黑臂,向着眼前的空白之处狠狠撕扯。 一阵阵哧的巨响,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忽然撕裂开来,好像是一块巨大的幕布被撕裂成无数碎块。 而隐藏在幕布中的,是数以十万计的巨大星辰。 砰砰砰…… 幽魂魔尊闯入星辰群中,沿途的星辰不是被他用如山般的雄躯撞碎,就是用成百上千的巨手捏碎。 天庭二位蛊仙看着自己多日来的心血苦功打了水漂,一个个都气愤难平。 不过好在,很快星辰就四散飞舞,幽魂魔尊没了神智也只是摧毁一小部分。 车尾、君神光商议了一番,决定接下来收拾天幕,然后将残余的星辰继续包裹,带向中洲。 毕竟这是星宿仙尊亲自下达的任务。 “这是天幕?”沈伤忽然出现。 车尾、君神光顿时心头一沉,十分警惕。沈伤在疯魔窟之争中展现出亚仙尊战力,对于他们而言,是货真价实的强敌。 沈伤也收取了一些天幕,他看了一眼还在深入星群中,四处破坏的幽魂魔尊,对天庭二仙笑道:“能告诉我你们天庭搜集这些星辰做什么吗?” 车尾、君神光面沉如水。 沈伤继续笑道:“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你们既然动用天幕来收拢星辰,必然是想隐秘行事,不想此事被干扰。” “那我就直接收了这些破碎天幕,再将你们的行为公之于众。” 车尾冷哼:“沈伤,你不要做得太过分。房家的下场,就是投靠方源的所有超级势力的下场!你们沈家的好日子也没有几天了。” 沈伤眯起双眼:“我沈家的事情,就不劳费你们担忧了。我倒是更明确地知晓,你们两人的好日子现在就要到头了!” “撤!”君神光开口,车尾立即响应。 沈伤追赶一阵,将天庭双仙逼退后,又返回远处,将所有的天幕都收入囊中。 “这些天幕都是非常珍贵的天道仙材,献给方源盟主最妙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