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节:星宿安排 - 蛊真人

第三百节:星宿安排

狂风暴雨充斥着整个天庭。 银白的天空此刻一片晦暗。 狂风中,十几座仙蛊屋大多数都在四处奔波,天庭成员几乎都在这里稳定局势。 “东北角落泄露大股黑烟,能侵蚀土地,化为一片烂泥!” “仙墓就在那里,必须要保护住。” “名牌宫受损严重,请求支援!” “谁来帮帮我,这块大裂缝我已经来不及修补了!!” 蛊仙们交流不断,如此状况已经持续了数十天,并且愈演愈烈。 天庭到处都是险情,最关键的是,天庭底蕴太过深厚,可谓是天下第一的天脉节点。两天混淆期间,天庭遭受到的影响是最大的。 原本天庭防御森严,但自从遭受了两次入侵,元始仙尊等人留下来的防御手段不是彻底瓦解,就是威能暴降,不堪再用了。 咔嚓。 雷霆炸响,霹雳横穿大半个天庭。 最终被五神殿挡下,后者遭受重创,瞬间栽倒到地上,砸出巨大深坑以及滚滚烟尘。 如此天象,是天庭雄厚的底蕴在发威。 即便是八转层次的五神殿,抵抗起来也十分勉强。 一片风雨飘摇。 就在这动荡不安的情势下,中央大殿中,星宿仙尊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一双星眸此刻深邃无比,星宿仙尊的视线透过中央大殿,顷刻间,将天庭状况一览无余。 “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小星。”元始仙尊带着年幼的星宿,介绍道。 “这里是哪里?” “天庭。”元始仙尊饱含深情地道。 “天庭……”星宿咀嚼着这个陌生的词。 “你可以将它当做你的家。”元始仙尊抚摸星宿的脑袋。 “家?”星宿双眼一亮。 元始仙尊遥看一切,目光似乎俯瞰五域,仿佛穿透未来:“这当然是你的家园,因为这也是整个人族的家!” …… 记忆深处的一幕浮现在星宿仙尊的脑海中,又旋即消散。 “什么时候起,天庭如此狼狈过?” “师父。” “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会守护到底,然后……” “静待你的归来!” 下一刻,紫色的光辉从中央大殿猛地扩散而出,旋即浸染天庭每个角落。 “这是?!” “星宿仙尊大人出手?” “是我等无能,拖累了星宿仙尊大人!” “不,星宿仙尊岂会如此不智?很显然,她是彻底炼化了天庭所有的智道道痕。” 星宿仙尊一出手,立即改变局面。 紫光映照之下,肆虐的风雨消散了,狂轰滥炸的雷霆瓦解了,天地的裂缝也在迅速弥合。 天庭蛊仙们心神皆是震撼。 这就是道主之威! 星宿仙尊炼化了天庭所有的智道道痕,她在这里的实力已然彻底超过了巨阳仙尊、幽魂魔尊。 即便现在,巨阳仙尊和方源联手攻入天庭,也不会在星宿仙尊面前讨得了好! “走!一起去觐见星宿大人。” 仙蛊屋有的落下,有的悬停半空,蛊仙们鱼贯而出,纷纷进入中央大殿。 星宿仙尊已在催动侦查手段。 这一次侦查,带来的效果和之前完全不同。 借助天庭庞大的智道道痕加持,侦查杀招威能暴涨! “看来情势还在预料之中。两尊仍旧在炼化自然道痕,方源受制于仙元短缺,炼化成果最低。巨阳仙尊则成果最多,领先于我。” 星宿仙尊很快就停下了侦查手段。 仙元需要节省。 轮到天庭诸仙一一汇报情况。 两天混淆,天庭震荡,损失很大。 “当时,华文洞天面临星辰冲击的危险,因此华语老仙并未对属下出手,最终令属下成功回收了那一批星辰,统统带回中洲。” 君神光说出了一个令人感兴趣的情况,令星宿仙尊心头一动。 人族、朝廷、诗词、江山、方源、鲛人女仙、至尊仙窍…… 一瞬间,有关华语老仙、华文洞天的种种情报,在星宿仙尊的心头流淌而过。 有着天庭智道道痕的帮助,星宿仙尊仅仅消耗了数百个念头,以及微乎其微的仙元,就推算出了结果。 “这个华文洞天有策反的可能!” 华语老仙对于洞天的深切情怀,星宿仙尊完全能够理解。 干扰君神光无疑是大功一件,但华语老仙并没有这样做。这就证明在他心中:华文洞天的地位,还要高于他在天地一家大爱盟中立功。 更关键的是,华语老仙之前就是反方源的,反对异族大联盟的,所以华文洞天加入了正气盟。 只是后来方源宣称为大爱,东海超级势力太不争气,一下子投靠了方源,华文洞天其实是被大势夹裹。 至于方源为什么不吞下这些洞天一了百了? 很简单。 至尊仙窍并不稳定,快要支持不住了! 道痕不互斥是一柄双刃剑。 早在疯魔窟之争前,星宿仙尊就已经推算到方源的这一大隐患。 方源疯狂吸收资源点,前期重点是土道资源点,很可能是在构造土道道脉,尽力稳定至尊仙窍。 疯魔窟之争,方源损失了大量的蛊仙下属。 后来又招纳吸收了六位鲛人女仙,甘愿冒风险,可见人手之短缺,至尊仙窍之濒危。 所以,方源吞不下这些洞天。 “他又只是擅长防备智道推算,西漠房家落子也牵扯了他的精神,炼道成果最少是他最忧愁的地方,华文洞天这边难免兼顾不周。” 方源虽强,但他终究是炼道成尊,不是智道。 他的智道造诣在星宿仙尊看来并不高明。 疯魔窟之争,之所以被方源得逞,是因为星宿仙尊专注复活,助推并且图谋疯魔窟成果,防备巨阳仙尊,最终让方源钻了空子。 智道不擅征伐,当时给星宿仙尊准备的时间太少了。 现在随着时间推移,智道的优势不断积累。 其他的不说,炼化了天庭的智道道痕,星宿仙尊已经在三尊对峙中立于不败之地! “但方源即便不擅长智道,其智道手段也不是寻常八转蛊仙能比的。华文洞天的破绽,只是刚刚显露而出。华语老仙必然不会将此事上报,这就是我天庭的先机。” “一旦没有把握住,拖延了时间,方源就会察觉到这一点了。” 想到这里,星宿仙尊当即下令,派遣君神光、秦鼎菱秘密前往华文洞天,尝试策反华语老仙。 “既然华文洞天可以策反,那么西漠房家或许也可行?”万紫红的意志见此,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铜公呵呵一笑,神情不屑。 星宿仙尊缓缓摇头,对万紫红的意志反问两句:“你觉得,当初万家为什么不选择投靠方源呢?明知道房家和方源的关系,为何在我天庭出面之前,西漠的超级势力仍旧愿意答应房家,组建讨房联盟呢?” 万紫红意志微微一愣,似有所悟。 两天混淆,三尊对峙,五域政局波云诡谲,其中影响因素除了利益、强弱之外,还有人心。 人心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有时候难以揣度,有时候又很容易分辨。 当年,天庭之所以建立,很快得到极其广泛剧烈的响应,最大的因素就是人心。 正道、魔道,如果只按照既定利益者的标准来划分,其实是有些肤浅的。 天庭可以收编天外之魔,可以招揽万紫红这等魔道蛊仙,这种行为可以说是维护正道,引邪归正,善莫大焉。 但天庭如果招揽房家,那就会大失人心。 天庭资助万家,用的什么理由?天庭一直以来,遵循的什么口号?什么样的立场? 若是如此轻易招降了投入魔道的房家,那么天庭只顾着实利的行径,又是什么样的嘴脸呢? 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天庭如果摇摆不定,贪图小利,是对自身威望最大的打击。甚至中洲十大古派的蛊仙们,都会因此迟疑。 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敏感的关头,房家背后又有方源支持。 方源暗中设计,让房家偷袭万家,是因为他自己知道,声威和人心不会因为自己宣称了大爱,就会得到广泛的认可。 东海超级势力主动投靠他,完全是畏威而已。 武庸和方源做交易,更多的是有利可图。没过多久,武庸不是又和天庭公然交易了么。 天庭如果这样做,方源估计要笑坏了。 这个建议也只有万紫红的意志提出来,她毕竟是魔道出身,其他的天庭蛊仙都未提出这样的建议。 是他们想不到吗? 当然不是! “西漠的争斗,已是正道占据上风。唯一可虑的是房家孤注一掷,将自身的资源点都卖给方源。”星宿仙尊念头浮起。 星宿仙尊乃是智道第一人,早已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当时派遣人员的时候,就选择了周雄信。 周雄信乃是信道蛊仙,擅长搜集线索。 一旦房家抛弃一切,举族流浪,周雄信就会搜集有关线索,汇报上来给星宿仙尊推算。 除恶务尽。 房家必须灭亡! 星宿仙尊炼化了天庭所有的智道道痕,接下来就要休整,积累一些仙元,才好进行下一步行动。 “短时间内,幽魂魔尊的威胁,反而比巨阳仙尊、炼天魔尊更大。” “是时候派遣人手,大力搜寻紫薇仙子了。” 星宿仙尊将一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