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节:天籁 - 蛊真人

第三百零三节:天籁

前来收购房家奴隶的蛊仙当中,或许就有房家蛊仙,但是在宝黄天中可没办法分辨。 萧夜壶也无所谓。 他面无表情地报出价格,这都是很正常的价格,不高也不低。 当即,就有几笔交易达成了。 “有了这一批房家族人,我便补足了最后的缺口,可以再次尝试炼制财富蛊了。”石抗很开心。 “别让我被房家蛊仙买下啊!”王小二心中拼命祈祷。 “就这么一批吧,他们看起来还品质不错。”蛊仙和萧夜壶沟通后,特意挑选了一批。 人族奴隶也看品质。 其中五转蛊师卖得最好,随后便是年轻的,显露出天赋才情的蛊师。 一时间,哭喊声掀起来。 房家族人们被买卖,妻离子散,生离死别,在这里分别,几乎就是彼此的最后一面,着实是一场人间的惨剧。 在这里,房家族人们的命运会发生剧变,结果天上地下,差距极大。 凄惨的房家族人会被石抗当做炼蛊材料,直接死亡。 好一点的,被精心挑选,充当蛊仙种子,随后加入门派或者家族。万一将来升仙成功,那么这个投资就赚大了。 当然,能被看好成蛊仙种子的数量极少。 “房家战败了,但是还没有输。看来这一场较量,还有后续。”两天中,紫薇仙子从宝黄天中抽出一部分心神。 她时刻都在关注着天下大势。 此时,距离她和影无邪进入两天,已经过去几日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俩艰难跋涉,历经艰险。 原本太古两天的环境就很险恶,寻常八转蛊仙到达这里,也要小心谨慎。 现在两天混淆,环境变得混乱不堪,动荡不定。五域早就被殃及,两天中更是激烈。 时不时的就会遭遇到流窜的太古荒兽,或者是大量荒兽、上古荒兽,乃至太古荒兽组成的大军。 遭遇野兽其实还算好的,更可怕的是一些道痕浓郁的险地,因为两天破碎,混杂在一起,导致这些险地、禁地四处转移。 一旦陷入其中,就仿佛是凡人跋涉沙漠,陷入流沙当中,只能绝望等死。 即便是紫薇仙子这样的强者,也很危险。 “影无邪,究竟还有多远?”紫薇仙子询问。 眼下,他们两人都隐藏在一支魂兽群之中。 这支魂兽群包含多头上古魂兽,由影无邪掌控着。 影无邪回答道:“根据我的感应,我们要见到本体,还得有三天路程。这期间如果本体转移的话,那时间或许缩短,或许更长。” 影无邪动用魂道杀招,可以勉强感应到自家本体。 但幽魂魔尊的速度,是他们两人不能比的。 好在幽魂魔尊现在丧失了神智,不晓得防备侦查,同时在四处闲逛,到处破坏,没有刻意去躲避这两人。 所以,这段日子以来,紫薇仙子、影无邪二人还是在不断接近幽魂魔尊。 嗷呜! 奔驰在前方的魂兽,骤然停下,像是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巨墙上,疼得嚎叫起来。 “怎么回事?”紫薇仙子顿时警惕起来。 “小心,都停下!”影无邪也操纵着魂兽群,缓缓停歇,悬浮在半空中。 在过去的这段时日里,他们依靠者魂兽试探出了许多处险境恶地。 为此,这支魂兽群牺牲了足足有三成。 “这是……天堑?”紫薇仙子辨认了一番后,惊讶出声。 天堑乃是九转天道仙材,形状不定,但皆是庞大无比。它无形无质,看似是透明的空气,其实却不能通行。 “真是倒霉,居然会遭遇到这个!”影无邪大为失望。 天堑并无多少危险,但对他们俩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因为他们必须要绕过天堑,而天堑的形状以及如何排布在天空中的,他们都一概不知。 不管是紫薇仙子还是影无邪的侦查手段范围,都远远小于天堑的规模。 换句话说,他们只能依靠运气,选择一个方向,然后试图绕过去。 为此耽误多长的时间,谁也无法估料。 没有办法,紫薇仙子、影无邪二人只能绕远路。 走过一段很长的距离,天堑仍旧横亘在两人面前,仿佛一面通天立地的巨墙。 忽然,一阵声音传入紫薇仙子、影无邪的耳中。 起初两人并不在意,以为是寻常的风声。 但随后不久,这阵声音就越发悦耳。 当两仙自然而然地被吸引住时,他们的行动就不由自主地缓慢了下来。 十几个呼吸之后,整个魂兽群也都静止在高空,完全沉浸在这美妙绝伦的声音里。 这声音中并无丝毫的乐器发声,而是纯粹的风声、雨声、雷声、鸟鸣声等等组成。然而偏偏却是构成了绝妙的音乐,让紫薇仙子、影无邪都沉迷进来。 “糟糕,这是天籁!”紫薇仙子心头剧震,想要出声提醒,结果却只是嘤咛一声,浑身酥软,完全放松下来。 影无邪修为比她更低,沉浸的程度比她更深,已经满脸陶醉之色,无法自拔。 紫薇仙子一颗心不断沉沦。 她知道这一次真的陷入了绝境。 照此发展下去,她和影无邪以及这些魂兽都会沉浸在天籁之中,最终神智完全消散,化为一个个漂浮于高空中的活尸体。 紫薇仙子想要自救,但尝试了几次之后,根本无法催动任何蛊虫,更别提什么杀招手段了。 若是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拼尽全力后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现在她沉浸在天籁当中这么久,就好像是落水后拼命挣扎过的凡人,力气越来越小,喝的水越来越多。 “难道我就要命丧于……此吗?”紫薇仙子只感觉眼皮沉重,视野渐渐模糊,她忍不住要闭起双眼,只想竖起耳朵全力享受这美妙的天籁。 这或许是世间最美好的死亡方式。 当紫薇仙子渐渐死亡的时候,她的心中渐渐被沉醉、美好的情绪充满。 当她彻底死亡的时候,她不会留下任何的悲伤、绝望、痛苦等等负面感情。 但就在紫薇仙子、影无邪二人行将灭亡之时,天籁却开始迅速减弱了。 一位蛊仙由远及近,飞驰而来。 他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袍,身姿挺拔,似枪似剑。剑眉入鬓,眼中蕴藏神芒,含而不露。 他嘴角微微流露出一抹笑意,给人温和、自信的感觉。 正是当今八转音道大能凤九歌! “好一曲天籁。”凤九歌朗笑一声,目光注视着魂兽群,以及无法防备侦查的紫薇仙子、影无邪二人。 困杀影宗二人的天籁,不仅没有对凤九歌如何,反而被他运用某种神秘手段不断收取。 “凤九歌?!”紫薇仙子逐渐恢复过来,看到眼前蛊仙,不由动容。 自从宿命一战后,凤九歌就消失无踪。难道说他一直在两天之中吗? 他能收取天籁这等九转仙材,这是否代表着他实力又有提升?他究竟是否保留下亚仙尊的战力呢? 这一切都是谜团。 凤九歌一边收取天籁,一边又催动杀招。 两团玄白光辉分别射中紫薇仙子、影无邪,然后将他们全身笼罩,逐渐渗透到他们体内。 紫薇仙子因为天籁,仍旧动弹不得,只能任由凤九歌尽情施为。 “这……究竟是什么杀招?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紫薇仙子慢慢地恢复了说话的能力。 凤九歌道:“放心吧,我没有害你之心。宿命一战,你我的转变其实很相像不是吗?” 凤九歌说完,转身离去。 紫薇仙子无法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悠悠飞走。 “怎、怎么回事?”影无邪也逐渐恢复过来,他只看到天边极远处凤九歌离去的背影。 “我们中了天籁,原本已经陷入绝境。但凤九歌忽然现身,将天籁收取,又在我二人身上种下了某个神秘手段。”紫薇仙子言简意赅地述说了一切发生的事情。 影无邪瞪大双眼:“这……凤九歌居然没有铲除我们?” “他同样也是魔道中人,背叛了天庭,铲除我等做什么?”紫薇仙子叹息一声,“如果他想要我们死,大可束手旁观一会儿,就能收获我俩的活尸以及仙窍、仙蛊。他的目的除了收拢天籁之外,还在于他给我俩种下的杀招。” 两人旋即动用种种手段,调查自身,没有发现丝毫端倪和异象。 好像刚刚凤九歌的杀招,只是一场虚幻泡影,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管他是否还是亚仙尊战力,他的手段倒是越发玄妙了!”紫薇仙子叹息道。 “这究竟是什么杀招?”影无邪皱起眉头,“他会不会是想以我们为饵,陷害本体?” 紫薇仙子微微摇头:“目前线索太少,但根据我的直觉,凤九歌并不太在意幽魂主上。或许你的猜想是正确的。但我们难道就此止步吗?” 影无邪思考了一下,只得咬牙点头:“我们当然要继续前进。就算凤九歌想要谋害本体,他终究也只是八转,本体岂是他能对付的?” 两仙继续出发。 魂兽群因为天籁,损失了一半。 天堑周围也无补充。 这一次,为了防备天籁,魂兽被分散得很开,彼此距离很大。 “本体,我感应到本体了!”不久后,影无邪忽然惊呼出声。 顺着感应,两仙及时调整方向,一炷香之后就看到了幽魂魔尊。 “原来本体和我们就隔着天堑,但因为天道九转仙材干扰,让我误以为距离遥远!”影无邪恍然大悟。 他旋即大叫:“我在这里!” 幽魂魔尊看到了分身,他猛地咆哮起来。 轰轰轰! 一连串巨响,幽魂魔尊数百个拳头轰击在天堑上。 天堑剧烈震荡,面临崩溃。 影无邪、紫薇仙子面色发白,幽魂魔尊见到分身,怎么会如此凶恶?仿佛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