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节:打天庭的两大巴掌(3月月票4000加更) - 蛊真人

第三百零七节:打天庭的两大巴掌(3月月票4000加更)

华语老仙被说动了,咬着牙道:“不知天庭是否有着转移我洞天的法门?” 秦鼎菱微微一笑:“这当然是有的。我天庭底蕴,绝非长生天,更非方源所能及的。相信我,你们投靠天庭,绝对是明智的选择!” 华语老仙长叹一声:“兹事体大,请恕老夫回转洞天,召开朝议,和其他蛊仙商讨一番。” “那我等就在此地等候仙友的佳讯了。”秦鼎菱表现得相当大气。 华语老仙回到洞天,召集群仙后,将情况说明。 群仙震动,商讨了三天三夜,都决定跟随华语老仙转投天庭。 李小白混迹其中,也明确表示投靠天庭,实则内心惴惴不安。 星宿仙尊若是检查他,极可能会发现李小白和方源本体的关系。但他一个人独木难支,转投天庭已经成了众仙的共识了。 华语老仙率领群仙出了洞天门户,拜见秦鼎菱、君神光。 “好好好。”秦鼎菱笑着接纳他们,“诸位弃暗投明,不只是自身的前途受益,更是为贵族争取到了一个光明的未来。” 华语老仙则道:“是啊,这等好事当与人共享。还请秦鼎菱大人、君神光大人相助,老朽愿意冒险,从天地一家大爱盟这个魔窟中拯救更多的仙友出来。” 秦鼎菱、君神光听了这话,皆是畅极而笑。 有着华语老仙这样的带路党,又有梁晶晶这样的例子摆在眼前,当然还有秦鼎菱之前施展的运道杀招辅助,秦鼎菱接下来的劝降策反工作进行得顺风顺水。 数日后。 两天洞天中的人族势力,几乎全部背叛了方源,转投天庭而去。 说实话,原先秦鼎菱只是想策反华语老仙,但真的行动之后,没想到成果如此丰硕。 不出意外,这个消息根本隐瞒不住,一经传出,立即引发整个五域蛊仙界的震荡。 “天庭果然还是天庭啊!” “方源又吃亏了。” “之前在西漠,就是天庭的胜利,逼得房家卖掉所有的资源点,举族逃窜。” “现在方源在两天中的势力也几乎被天庭连根拔起了。” “方源虽是尊者,但主修的是炼道。天庭的星宿仙尊可是智道,最擅长布局,以及利用人心啊。” “说实话,两天势力投靠天庭,我也能非常理解。毕竟方源始终没有作为,任凭幽魂魔尊侵略屠戮,这不是一个有担当的盟主所为。甚至还传闻,明明梁晶晶供奉了光天,方源收下了东西,却没有出手!” 蛊仙们皆是议论纷纷。 有关尊者的一举一动,哪怕再小,都是五域蛊仙界的大事,时刻牵动着整个天下的注视。 很多人开始猜测方源接下来会有什么举动。 他会报复吗?亲自出动,追杀那些背叛了自己的洞天势力吗? 亦或者,他吃下这个闷亏? “若换做是我,肯定要动手!叛徒必须受到严惩,如果生活得反而更滋润了,这让天地一家大爱盟的其他成员们怎么想?” “说背叛就背叛的,这明显就是不把大爱仙尊之名放在眼里嘛。” “或许就是欺负方源大人是最新晋的尊者呢。” “尊者的尊严,岂容如此挑衅?” 很快,就有一股舆论掀动起来,成为宝黄天中的主流声音。 “呵呵。”南疆武庸冷笑,他不用猜都知道,这是长生天在背后发力。 如果能让炼天魔尊、星宿仙尊亲自下场争锋,对于巨阳仙尊而言,是极为有利的。 “方源是不会动手的,我太了解他了。”武庸望着东海方向,长叹一声。 换做是他,他也会见死不救。 一旦出手,方源就要和幽魂魔尊争斗,这对方源而言,明显弊大于利。 “观眼下三尊对峙,明显巨阳仙尊超出一头,占据最上风。星宿仙尊和巨阳仙尊皆有大本营可以驻守,方源底蕴最为薄弱,仙元最为稀少。” “这样的情势,更应该小心谨慎。冒然动手,极可能会被对手们拉开差距。” “传闻应该是真的,方源收下了光天,却没有出手相助。单从这一点看,我是不如他的。” 武庸比较方源,然后反思自己,觉得自己在无耻的程度上还要多向方源学习。 面子和名誉算什么? 只是某种有利于生存和胜利的因素之一而已。 如果面子、名誉不利于生存和胜利,那就果断舍弃它们。 该无耻的时候,就要果断无耻! “是时候了。” “该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了。” 武庸眼中精芒烁烁。 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方源的时候,都认为方源是三尊中最弱者的时候,武庸却做出了一个有别于他人的选择! 方源当然接受。 消息传出,南疆蛊仙界哗然一片,五域蛊仙齐齐震动。 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的房家,成了丧家之犬。大量两天洞天超级势力,从天地大爱盟中脱离而出。 在这样的大势下,武家却反而逆流而上,公然主动地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实在叫人疑惑和鄙夷。 南疆蛊仙界震动,质疑武庸的舆论很快就掀起了狂潮。 在浪潮中央的武家,却仍旧紧密团结,宛若礁石般不管海浪如何汹涌,都是岿然不动,不露丝毫破绽。 西漠。 “南疆武庸……我早已听闻他的名号,这等胆略的确令人钦佩啊。”房功感慨道。 房睇长点头:“就是不知道,他以整个武家作为筹码,公然加入天地一家大爱盟,从方源身上获取了多少好处?” “不管结果如何,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豪雄啊!武家乃是南疆长久以来的第一超级势力,却仍旧这样行险。我房家原先的地位比之武家,大大不如,又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呢?”房化生笑着道。 “太上三长老所言极是!眼下我房家休整完毕,种种资源点交易了诸多仙蛊,房安蕾、房沉两位前辈也已经回归,仙蛊屋也得到补足和再一次的改良。我们该动手了!”房棱呼唤道,神情热切。 房家完全丧失了领地,成为了一个没有根基的流浪势力。 但这种情况,反而令房棱这样的年轻人迅速成长起来,变得更主动,更奋发。 房睇长缓缓转动目光,扫视其余蛊仙:“你们的想法呢?” “我也觉得可以动手!” “总是窝在这里,我这身骨头要锈了。” “那些讨伐我房家的超级势力,该让他们知道知道,得罪我房家的代价了!” 见到家族蛊仙士气都很旺盛,房功欣慰又欢喜:“很好,那就给他们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 太上大长老明确表态,房家诸仙都双眼发亮,神情愈加振奋。 房睇长点头微笑,抛出信道蛊虫,化为半空中的一片地图:“那么目标就定在这里吧。” 众仙定睛一看,神色微变,没想到房睇长玩这么大。 “这里是……地炎树林?” “这是董家的第一资源点啊!防御相当森严。” “是否有些过于激进呢?” 房睇长微笑:“诸位且听我说。地炎树林并非树木,而是地底火焰汹涌激荡,突破极限后,喷涌出了地表,形成类似树木形态的火焰。其根源在于地下的炎道道脉。” “然而,五域一统,界壁消散,地脉迁移影响十分广泛。如今,那处的炎道道脉也发生了迁移。” “之前董家在那里布置的仙阵,是依据当时的环境所置,没有动用任何的仙蛊。眼下已经是强弩之末,仿佛是一层窗户纸,稍稍一捅,就能捅破!” “还有一点关键是,盟主大人的任务榜已经发生了变化。土道资源点能兑换的贡献比以前低得多,而风道、炎道资源点却是提升了上来。我们进攻此处,就能换来更多的贡献!” 房家群仙听了之后,立即明白房睇长早就做出了充分的推算和筹码。 “不愧是房睇长大人呐。”房沉感慨道。 “既然太上二长老这样说了,我们当然相信你!”房安蕾也表态了。 “那就让我们夺了这片地炎树林吧,哈哈哈。”败军老鬼作为房家的奴隶蛊仙,也不甘落后。 “我已经等不及了。”房东西摩拳擦掌。 他虽然复活,修行仍旧是七转,但仙窍空荡荡的,急需经营。 之前房家族人贩卖,他专门去找萧夜壶交易,结果发现王小二早就被人买走了。 至于其他真正的房家族人,在房睇长的规劝之下,房家蛊仙为了以防万一,都没有回购。 数日后。 房家全族出动,成功偷袭了地炎树林。 房家势大,董家却是刚刚痛失了赤河车不久。 董家太上大家老没有犹豫,第一时间向其他超级势力求援。 当董家好不容易集结了诸多蛊仙和数座仙蛊屋,赶赴支援的时候,只有一片巨坑废墟,满目的疮痍。 房家不仅从容撤退,消失无踪,而且还将地炎树林连同庞大如山的土地,都搬入了宝黄天中去了。 西漠蛊仙界震惊! 五域蛊仙愕然。 正在董家太上大家老犹豫着,是不是该组建第二次讨房联盟的时候,房家蛊仙们再次连续出动,分别袭击了其他超级势力的资源点,统统得手,然后从容而退。 五域震荡了! 西漠的超级势力们都恐慌起来,人人自危。 方源始终没有出动,去追究两天洞天的反叛。但南疆武家、西漠房家的行动,就像是两个巴掌,甩在天庭的脸面上,发出啪啪两声的脆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