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节:天上地下我最闪耀 - 蛊真人

第三百零八节:天上地下我最闪耀

天庭。 星宿仙尊吐出一口浊气,此时的她脸色苍白,虚弱感、疲惫感缠绕身心。 “总算是建成了这座大阵,接下来便是人道突飞猛进之时了。” 星宿仙尊看着眼前的衍化大阵,心中欣慰。 她炼化了天庭当中蕴含的所有智道道痕之后,并未立即出发,而是利用了这段时间,堪称争分夺秒一般,将衍化大阵建设完成。 星宿仙尊虽然主修智道,辅修星道,但布置仙阵并非她的短板。 甚至于,她比绝大多数的阵道八转强者都要厉害。 当然,那种传奇一般的阵道大能,星宿仙尊在阵道方面还有比不上的地方。 总之,星宿仙尊拼尽全力,此刻已然将衍化大阵建设完成! 这座大阵的核心,便是九转衍化仙蛊。 这是传奇仙蛊,早在《人祖传》中就有记载。曾经被无极魔尊得到后,便一直用于疯魔大阵,充当核心。 疯魔窟之争后,星宿仙尊夺取了一块事实浮冰,其中就蕴藏着衍化仙蛊。 星宿仙尊利用天庭的天道成果,破解了事实浮冰,将衍化仙蛊取出。 之后,她就将衍化仙蛊当做第一核心,围绕着它,建成了这座大阵! 无极魔尊利用衍化仙蛊,以及天外混沌,推演并打造出了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实浮冰。 而星宿仙尊则是采取疯魔大阵的精髓,建设了衍化大阵,专门用来助推人道发展。 一个流派的发展,通常是需要无数精英呕心沥血,以及十万年、百万年的不断发展。但是在衍化大阵下,流派发展就仿佛插上羽翼,从行走奔驰一跃而起,上天飞翔! 检查了一番衍化大阵后,星宿仙尊又检查了更早之前催发的种种智道杀招。 这些智道杀招拥有防备侦查,遮掩衍化大阵,增强天庭防御等等威能。 这些智道杀招纵然核心仙蛊只是八转,但在天庭智道道痕的增幅之下,即便是其他尊者全力猛攻,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做到这一步后,星宿仙尊罕见地选择休整。 她的仙元消耗太多了,自身仙窍虽然已经在经营着,但九转仙元产出跟不上这段时间的剧烈消耗。 另外,铺设这样的九转大阵,星宿仙尊到底不是专修阵道,心神念头都消耗很大。 说起来,自从星宿仙尊复活以来,她还没有如此好好地休息过。 尊者对峙带给她沉重的压力。 三天时间一过,星宿仙尊立即着手处理天庭事务。 天庭诸仙(意志)再次集结议事。 秦鼎菱前来复命,汇报了在两天中发生的一切。 星宿仙尊勉励了她一番,秦鼎菱、君神光两人这一次的确是立下了功劳,居然策反了大半个两天洞天超级势力。 而对于秦鼎菱运道杀招得到莫名增幅的事情,星宿仙尊也打算抽个时间,好好推算一番。 北原无事,散修魔修已经在巨阳仙尊的威势下,逐渐凝聚在一起。不是被黄金部族招揽,就是集结在了楚度、百足天君、黑月仙子身边。 西漠方面,房家动乱,四处袭击西漠的超级势力,并且得手多次。西漠正道焦头烂额,万家等势力正积极地向天庭寻求帮助。 南疆方面,武庸闹出了幺蛾子。原本亲近于天庭,忽然一改态度,直接加入了天地一家大爱盟。 星宿仙尊否决了向西漠正道,增派大量援助的建议,而是调遣中洲十大古派几乎所有蛊仙,全力布置漫天繁星精算阵。 西漠方面仍旧以周雄信、万紫红为主。 “房家只是小麻烦,单靠房家能劫掠多少资源点?对于至尊仙窍而言,并不多。” “房家出手的越多,就会留下越多的线索。总有一天,他们会被我方摸清位置。” “西漠正道损失,并非是我天庭中洲的损失。” “至于南疆武庸,且由他去。此刻,还远不到天庭兴兵之时。他野心勃勃,但连亚仙尊都不是。天底下野心勃勃的蛊仙还少么?将来还会更多。” “两天混淆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这是天道演变。而今的幽魂魔尊已经丧失人性,一举一动皆是天性。我已算到,不久之后便有大变。” “我中洲需得及时铺设漫天繁星精算阵,未雨绸缪,迎接这等天道剧变。” 星宿仙尊一番话后,便有蛊仙疑问:“布置此阵,规模之空前,绝对是史上第一。属下十分担心,如此大张旗鼓不加掩饰,会引来尊者攻伐。” 星宿仙尊微微一笑:“无妨,我早有算计。” 便在当日,中洲十大古派同时派遣大量蛊仙,齐赴中洲上空,安置星辰,开始铺设漫天繁星精算大阵。 涉及的蛊仙数量之多,修为之高,人族历史上前所未有。 如此巨大动作,立即牵扯到五域蛊仙的注意。 很明显,除了星宿仙尊亲自下令,没有谁会有这样强大的号召力。 众多蛊仙纷纷猜测,星宿仙尊想要布置的这座大阵究竟有什么样的威能。 巨阳仙尊已经回转长生天。 他的目光穿透地表,直达地底血海。 血海沸腾,巨浪翻腾,血海中央更是卷起了一道巨大的漩涡。 “时机已经成熟了。”巨阳仙尊微微点头。 这片血海一直隐藏在长生天中,乃是巨阳仙尊曾经的分身血海老祖所制。 意图是打造出一份血道的天地秘境。 血海老祖留下无数血道传承,包含九道真传。他当然也为长生天留下了更精华的部分,血海便是之一。 起初这份血海规模并不大,品质也不高,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已经达到了极为可观的地步。 巨阳仙尊没有复活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安排血海。 血海对巨阳仙尊而言,极为重要。为此,他不惜将麾下中最具有炼蛊能力的药皇,安排在此处,主持大局。 仙道杀招——应运而生。 巨阳仙尊催动杀招,这份运道手段结合血海,就有复活蛊仙的威能! 在长生天的运道道痕的增幅之下,金光挥洒天地,透射到血海深处,将每一滴血水都染上金黄的光晕。 轰隆隆…… 血浪滔天,浪涛声震耳欲聋,大漩涡旋转越发狂暴急切。 药皇形容枯槁,这些时日他镇守这里,时不时就要催动炼道手段,可谓殚精竭虑,时刻都不敢大意放松。 他带着浓烈的期待之色,心中思索着。 “血海本身就有复活重生的威能,而老祖宗又用了运道杀招应运而生。两相结合之下,这第一个复活的蛊仙必定是当下,对我长生天,对我北原帮助最大的人!” “他究竟会是谁呢?” 轰! 血浪狂暴到了极限后,猛地炸开,掀起骇人的海啸狂潮。 狂潮从四面八方扑入中央的大漩涡,瞬间将这漩涡填平。 血海海面瞬间诡异地平静下来,前一刻还万分狂暴,下一刻却是平和如镜,带给人极其强烈的突兀感。 忽然,一道光芒从海面上透射而出。 然后,两道、三道……成百上千道光柱,宛若长达数十里的巨剑,刺穿海面。 一个巨大的光团,仿佛是小太阳般从血海中缓缓升起。 这光辉是如此的耀眼,药皇将双眼眯成一条缝,催动了杀招手段,仍旧感到双目剧透。 “修行光道的蛊仙强者……” “历史上,黄金血脉中有谁?” 几乎瞬间,一个人名就在药皇的脑海中升腾而起。 刺眼的光辉徐徐消退,一位蛊仙悬停半空,他没有头发,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散发着强光,宛若光人。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中高呼:“天下地上,我最闪耀!” 药皇身心剧震。 “没错,这口气这神姿,就是他。” “老祖宗的大儿子,专修光道的传奇,青史留名的大能。” “亚仙尊——光帝君!” 此时光帝君反应过来,看向不远处的药皇:“我居然又活了,你是何人?” “在下当代南荒仙人药皇。” “是你复活的我?” “是我。”巨阳仙尊的声音传来。 “老爹?!”光帝君震惊,他迅速眨了眨眼,“那这样看来,除了老爹之外,天上地下我最闪耀!” “咳咳。”药皇插言道,“事实上,光帝君大人,当今天下,乃是四尊并存,三尊对峙之局。” 光帝君惊愕,摸索着下巴:“这样啊,那我就是除了四尊之外,天上地下最闪耀之人了!” “亚仙尊可不只有你一位,我的儿子。”巨阳仙尊的声音再次传来。 “哎呀,哎呀。”光帝君摸着自己的光头,他没有眉毛,皱不起来,但神情明显很苦恼,“这个时代看来闪耀的人很多啊。不过没关系,我可是光帝君!” “你应运而生,我已查探到,你的机缘就在太古两天之中。去吧,我的儿子。”巨阳仙尊声音渐渐减弱,人已远去。 “老爹,你别走这么急嘛。给我点仙蛊啊,不然我怎么闪耀?”光帝君大叫。 “大人勿忧,老祖宗已经准备了仙蛊给您了。”药皇说着,飞上前来,递交数只光道仙蛊。 光帝君很是困恼:“就这么点仙蛊?难怪老爹走这么快啊。这一次闪耀的难度很大啊。” 。着笔中文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