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节:方源冒险 - 蛊真人

第三百一十四节:方源冒险

光帝君的忽然出现,让星宿、方源都微微惊愕。 他们没有料到居然有人就躲藏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此人身上有着运道的玄妙手段,定然和巨阳仙尊关系紧密!”星宿仙尊瞳孔微缩,星雾迅速合拢。 方源也迅速出手,杀向光帝君。 光帝君急得怒目圆瞪,他在心中大吼:“干我何事?!为什么要对付我,我只是路过的!” 然后下一刻,他回转一看,看到野生的九转光蛊绽放着白光,包裹着佑天光,正紧随他而来。 “我……”光帝君欲哭无泪,彻底明白过来。 野生的九转光蛊有着强烈的求生本能,它寄托在佑天光的身上,一来是因为这头太古传奇乃是光道道痕居多,天然亲近,二来佑天光的实力不足以炼化它。 但要是落到尊者手中,那就不同了! 光帝君打开星雾的唯一缺口,也是主修光道,并且还只是八转气息,野生光蛊当然选择靠拢他,朝着这条生路逃亡了。 “老爹救我!”生死一线,光帝君果断大吼。 “我儿勿忧。”巨阳仙尊从天边飞来,迅速接近。 人未至,杀招已至,成功拦下方源的攻伐手段。 方源念头不够用,攻伐手段无法灵活变化,否则的话,巨阳仙尊必定不会如此轻松拦截。 当然,这在其他二尊眼中,并非破绽。 眼下三尊对战,方源选择节省念头,留作后手,保守作战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在双尊看来,方源的仙元是最少的。 星宿仙尊冷哼一声,已是辨认出光帝君的身份,立即催动星雾,追赶卷席光帝君,彼此距离迅速缩短。 巨阳仙尊再度催动杀招,金霞在光帝君身后凭空产生,拦住星雾。 “单靠我真的能逃脱吗?恐怕还得借助九转野生仙蛊光的威能,才有希望逃生啊!老爹,你可害苦了我。” 光帝君也是有决断的人,想到这里,他狠狠咬牙,竟然猛地回转,将佑天光一把抓住。 “不想死,就跟我走!”光帝君大吼一声,带着佑天光以及九转野生仙蛊,疯狂地逃向巨阳仙尊。 佑天光早已经重伤濒死,正在当场昏迷的边缘,难以反抗光帝君,索性放任光帝君行动。 毕竟光帝君和他都主修光道,天然亲近。 星宿仙尊微微跺脚,身若星光,飞射追去。人在半途中伸手一抛,抛出星宿棋盘。 另一边,巨阳仙尊相向而来,一拍仙窍,门户迅速开合,飞出镇运天宫。 星宿棋盘上无数棋子飞射而下,宛若倾盆暴雨。 镇运天宫周身金霞烂漫倒卷,尽全力遮掩光帝君,被棋子洞穿,打成筛子。 仍旧有大量棋子,灵活多变,纷纷袭击下来。 光帝君拼死挣扎,满脸狰狞之色。 他在星宿仙尊的攻势下,左闪右躲,实在躲不过,只能硬挨。 幸亏星宿仙尊的攻势已经被巨阳仙尊的金霞削弱了大半威能,而光帝君到底是亚仙尊战力,伤势沉重,鼻口不断喷血,却仍旧速度不减。 “坚持住!”巨阳仙尊大吼,情势危急,事关大儿子生死,他拼尽了全力! 星宿仙尊咬牙,巨阳仙尊使出全力,招招浩荡,顿时让她感受到巨大压力。 眼看着光帝君就要逃生,星宿仙尊一边全力动手,一边对方源喝道:“大爱仙尊,你还要旁观到什么时候?!” 巨阳仙尊出现,方源只出手了几次,都是小打小闹。 星宿仙尊已经大感不满。 方源如此束手,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万一方源和巨阳仙尊早就暗中联络,设局埋伏星宿仙尊,星宿仙尊若是全力对付巨阳,方源冷不丁突袭,星宿仙尊那就被动了。 方源有苦难言。 他其实已经拼尽了全力! 天机蛊升炼到了最难的关口,牵扯了巨量的念头和心神。 方源擅长的只是智道防备手段,在催生念头方面,远远不如星宿仙尊。而他的复合杀招偏偏在这方面,也有很大的需求。 “坚持。”方源只能暗中咬牙,为自己打气。 “巨阳仙友,且接我一招!”与此同时,方源口中大喝,身形疾飞,迅速接近巨阳仙尊。 方源并没有催动什么攻伐杀招,仅仅是调度一直维持的移动手段。 但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星宿仙尊松了口气,巨阳仙尊提心吊胆起来。 皆因方源远离星宿仙尊,接近巨阳仙尊,大大减少了星宿仙尊的忌惮之情。 而巨阳仙尊要在双尊的攻势下,护住自家儿子,顿感压力无边。 他大吼一声,不得不催动更多杀招底牌。 比如眼下的这一招蹇运银勾! 方源瞳孔一缩,侦查到杀招来攻,脚底下的风火光电轮猛烈飞转,带动他瞬间撤离原地。 下一刻,在原处猛地闪亮起来,形成一道纯银弯勾。 弯勾迅速闪现,又迅速消失。 快得宛若闪电,又仿佛泡影。 方源不断转移,身形宛若魅影,从不在原处停留一息。 而银光弯勾也接连不断地闪现,攻击方源只差毫厘之别。 星宿仙尊气极,在她看来,方源还在偷奸耍滑。明明有煮运锅护身,可以硬挨银勾,强攻光帝君,但他偏偏选择四处闪躲,这就中了巨阳仙尊下怀,让巨阳仙尊很是轻松。 星宿仙尊完全不清楚方源的真正处境。 “这运道杀招巨阳仙尊从未施展过,我若中了这一招,气运将败坏很多。在这三尊气运联合反扑的关键时刻,等若是致胜一击!” 方源对情势洞若观火。 他原本就无法催动攻伐手段,现在几乎全神贯注地升炼天机蛊。 但是双尊不好蒙骗,他伪装得极其艰辛! 方源动用种种手段,几乎榨干了脑海,但是他的念头已经下降到极其危险的境地。 天机蛊升炼牵扯了他绝大多数的念头,而眼前的战况也着实紧张。 这银色弯勾,方源碰都不想碰一下。 他等若在悬崖边上走钢丝! 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星宿仙尊杀向巨阳仙尊,倒是给方源稍稍解围。 此时,光帝君已经距离巨阳仙尊很近了。 星宿仙尊想要对他出手,却被巨阳仙尊全力拦住。 “方源!”星宿仙尊低喝催促。 “那就让我来赌一把!”方源双眼放光,几乎要榨干脑袋,惊险至极地催出了逆流护身印。 方源带着逆流护身印,宛若苍鹰扑食,狠狠俯冲,带出一阵剧烈的风雷之声,扑向光帝君。 “老爹救我!”光帝君被方源的架势吓得肝胆俱裂,只能大声呼救。 巨阳仙尊硬挨星宿仙尊的猛攻,催动杀招,金光如柱暴射轰击,拦截方源。 方源不闪不躲,迫近光帝君。 “敢在我面前抢仙蛊?给我拿命来!”方源冷笑,脑海中几乎空空荡荡。 光帝君被唬得怒目圆瞪,死死咬着牙关,一时间全身都僵硬如石。 关键时刻,野生九转光蛊也爆发了。 刺瞎双眼的白光猛然冲击整个战场。 方源先是被白光击中,随后又被金光巨柱袭击,整个人宛若流星一般,朝着地面飞坠下去。 他的脑海中的念头不断产生,然后投入到炼蛊当中,以及维持自己的防御杀招,根本没法支持方源思考。 几个呼吸之后,逆流护身印都有了不稳的迹象。 一旦此招崩溃,方源不只是身受反噬重创,还会被其他尊者看出蹊跷! 方源的境况非常危险,此时一旦被尊者攻击,他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但一切都在方源的计划之中。 星宿仙尊和巨阳仙尊争夺九转光蛊,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根本无暇顾及方源。 光帝君在巨阳仙尊的全力掩护下,终于飞到了自家老爹身边。 星宿仙尊攻伐犀利,巨阳仙尊伤势不轻,嘴角已然溢血。 双尊对峙,目光如电,在半空碰撞,彼此之间都打出真火。 巨阳仙尊咬着牙,没有轻举妄动。 他很想打开仙窍门户一丝,将光帝君,以及昏死的佑天光,以及九转野生光蛊都塞入九转仙窍。 但他知道,在此时此刻前往不能冒然行动。 时间拖延下去,另一边,至尊仙窍中的四元方悔血炼池里,猛地传出毛民蛊仙们震天的欢呼声。 升炼天机蛊最难的步骤顺利通过了,接下来的升炼难度,简直是瀑布般暴降,一马平川。 支撑升炼的念头迅速减少,方源很快就有了足够的念头可以思考。 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正在飞落,立即翻身而起,再次射向巨阳仙尊。 当他看到光帝君紧紧站在巨阳仙尊身侧,他满脸焦急,立即喊道:“绝不能让巨阳获得九转光道仙蛊!实在不行,我们就毁了它。” 巨阳仙尊冷哼一声,瞪着方源,满是杀机:“你尽管放马过来,我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星宿仙尊沉默不语。 方源一边暗中加紧升炼天机蛊,一边看向星宿仙尊,几乎嘶声力竭地强调:“星宿仙友,这可是九转仙蛊啊!” 星宿仙尊面容冷峻,对方源大为不满:“若大爱仙尊你动用全力,怎可能落到如今这等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