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节:幽魂哀嚎 - 蛊真人

第三百一十五节:幽魂哀嚎

方源目光闪烁不定,脸色十分阴沉:“我只是没有料想到,光蛊会忽然爆发,和那金光巨柱配合竟然十分完美!” 巨阳仙尊得意一笑:“我这绵金撞柱杀招,乃是专为你的逆流护身印开创,滋味如何?” 方源点头:“此招威能内敛,竟有一股奇妙撞击之力,撞击在逆流护身印上,竟能渗透进来,狠狠震荡我的逆流长河,从而干扰到整个逆流护身印的运转。” “不过可惜,这招还有余地,并未彻底开创成功。否则的话,不会被我如此快速地抚平暴乱的逆流河。” 巨阳仙尊点头,他心中对此也有很对遗憾,或许舍弃光帝君,将此招留下来,将来可能是针对方源的一项杀招。 但是巨阳仙尊绝不会做出如此选择。 他宁愿提前暴露出来,也要护住他大儿子的性命。 “这一次是我鲁莽了,没想到竟能牵扯出九转仙蛊来。”巨阳仙尊对光帝君轻声道。 “老爹,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咱爷俩快想法子跑路吧!我现在全身汗毛都炸起来了!”光帝君迅速回答,他虽然跑回到巨阳仙尊的身边,仍旧两股战战,全身戒备。 “你不是自创了光体传承,全身表面都分布光道道痕,半根汗毛都没有了吗?”巨阳仙尊奇怪反问。 光帝君大翻白眼地嚷道:“老爹,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啊!局势恶劣,还是想想如何脱身吧。” 巨阳仙尊忽然哈哈大笑:“那就走!” 说着,他一手提起光帝君,一手提起佑天光,猛地爆退。 “想走,没那么容易!” “巨阳仙友,还请你留下仙蛊。” 星宿仙尊、大爱仙尊纷纷出手。 巨阳仙尊低吼一声,和双尊狠狠对拼一记,将两天碎片直接炸裂开来。 爆炸的中心,在恐怖的杀招威能之下,一切都不存在了。 就算是太古两天都被毁灭,竟形成一片虚空。 下一刻,周围的两天碎片宛若倒卷的海水,瞬间填充过来,将虚空填满。 趁着这个时机,一道金光大道从北原深处径直飞来。 正是劫运坛的最强手段——转运金光大道! 巨阳仙尊故意将劫运坛留在了长生天中,并且留下了自己的意志和一批九转仙元。 此刻,借助长生天的海量运道道痕的增幅,转运金光大道杀招威能暴涨,从北原长生天一直射到战场。 巨阳仙尊携带着光帝君、佑天光,踏上此道,速度暴涨,一眨眼人已经飞到天边去了。 星宿仙尊、大爱仙尊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但是他们的攻势,在金光大道周围总是因为种种意外,不断内耗。 即便尊者独自出手,也会在两天混淆的混乱情势下,不是遭受魂兽群的拦截,就是被黑白颠倒云给挡住。 这正是转运金光大道的威能。 方源出手几次,竟然差点让天机蛊的升炼出现意外波折! 转运金光大道杀招,方源早已经见识过,但此次的杀招居然如此难缠,完全是因为得到了长生天海量运道道痕的增幅。 轰! 双尊追杀进入北原,最终还是将转运金光大道摧毁。 但此刻,巨阳仙尊带着光帝君、佑天光跌落下来,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找到良机打开仙窍门户。 巨阳仙尊一直在全力出手,保护转运金光大道,抵挡双尊的种种攻势。 战斗之激烈可见一斑! 星宿仙尊充分发挥出了智道威能,没有让巨阳仙尊争取到一丝机会。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巨阳仙尊不敢贸然将佑天光收入仙窍。 野生的九转光蛊缩在佑天光的身上,感受到巨阳仙尊近在咫尺的九转气息,很是躁动不安。 一旦巨阳仙尊有过激反应,就会立即将光蛊激得跳起来,做出不利于巨阳仙尊的举动。 巨阳仙尊只好带着光帝君、佑天光,继续飞向长生天。 “天机蛊的升炼已经进行到最后几步了。”方源暗中欢喜,表面上却是越发焦躁,口中狂呼,“巨阳,留下九转仙蛊!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星宿仙尊眼眸坚定至极,闷声不吭,攻势越加犀利。 三尊大战终于延伸到长生天的附近。 光帝君哈哈大笑,胜利在望,他大喊道:“老爹你真威猛!” 长生天打开仙窍门户,最后关头,巨阳仙尊满脸凝重之色,没有丝毫的大意和破绽。 当他跃入仙窍门户的那一刻,九转野生光蛊察觉不妙,陡然暴起,想要脱离。 巨阳仙尊冷哼一声,早已准备,手段立即施展下去,将其镇压。 但就在这时,方源也猛地催动一记炼道杀招! 巨阳仙尊防备下来,但这炼道杀招早被方源暗中酝酿许久,威能玄妙,杀招波及九转光蛊。 咔嚓。 一声轻响,光蛊表面碎裂开来。 “啊,不好!”光帝君惊呼。 但幸好,光蛊只是受伤,仍旧存活了下来,没有被方源一击摧毁。 巨阳仙尊终于踏入了长生天中,他在门内怒视方源:“炼天魔尊!好手段……此招何名?” 方源冷笑:“你有绵金撞柱,我便还你一招残炼。” 巨阳仙尊连道三声好,瞥了一眼星宿仙尊,猛地关闭门户,消失不见。 星宿仙尊看向方源,脸面微青,指责道:“方源仙友既有残炼杀招,为何不早点催用?竟最终让巨阳仙尊得手!” 她终究还是察觉到方源有些不对劲了。 方源咬牙,脸色阴沉如水:“若我不是在战斗时加紧推算,只怕最后一刻,都不能催动此招!我尚且能伤到光蛊,星宿仙友你呢?” “哼。没有我为你争取机会,你能有如此战果?”星宿仙尊神情相当不悦,不愿和方源多说,转身拂袖而走。 至始至终,两人都没有尝试攻入长生天。 “有一座大本营,真的会很方便。”方源叹息一声,旋即撤离。 巨阳仙尊伤势其实挺重,但就是有长生天,他一旦进入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长生天如此,天庭就更加恐怖了。”方源从转运金光大道杀招的威能推算,心中也不免微微生寒。 他没有逗留在北原,而是迅速回转东海。 他身上的天机混淆杀招的效果,在经历了激烈交锋之后,消耗甚剧,已经所剩无几了。 长生天。 “老爹,光蛊怎样了?”光帝君十分关切。 “放心吧。那个奸贼方源到底是炼道成尊,重创了九转光蛊,但我也趁机将其轻松镇压。”巨阳仙尊咳嗽两声,又吐出两口血来。 “老爹,你不要紧吧?”光帝君又询问。 在他记忆中的巨阳仙尊,是那么伟大和强壮,是无敌的存在。但现在他却看到巨阳仙尊的疲累和累累伤痕。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光帝君又回想整个过程,神情沮丧。他发现自己堂堂的亚仙尊,结果就是一个吉祥物。 顶多只是起到了一个引子的作用,将光蛊引到自己身边。 大半过程还都是巨阳仙尊的拖累! “老爹你还是赶紧去疗伤吧。”光帝君很担心,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受伤如此严重。 但巨阳仙尊却摇了摇头:“我还要盯着他们,看着他们离开北原,防止他们恣意破坏,屠戮黄金部族。” 光帝君讶然:“他们贵为尊者,不会这么没品的吧?” 巨阳仙尊再次摇头:“星宿仙尊或许不会,但方源此人无耻奸猾,我却无法保证。关键是此次我们父子俩竟意外收获了一只九转仙蛊,这次收获真的太大了。大光啊,你不愧是我的儿子。” 巨阳仙尊的夸奖,让光帝君精神一振,拍着胸脯道:“父亲,我会加倍努力的。咳咳!” 他拍击胸脯的力度太大了,顿时忍不住,张口一喷,喷出大口鲜血。 父子俩看着彼此吐血,皆是苦笑一声。 巨阳仙尊挥手:“你身上的伤势也很重,且去疗伤。此次我们获益最大,需要立即休养,消化战果。将来实力大涨,再将今天的伤势数倍奉还过去。” 光帝君迟疑道:“父亲,这光蛊受伤了,咱们怎么办?看那天庭修复宿命蛊,耗费的时间和资源实在是很多啊。” 谈到这话,巨阳仙尊也不免皱起眉头:“再说吧。” 中洲上空。 种种火焰仙材在星宿仙尊的手段下,乖乖收拢,尽数藏于天庭秘库之中。 “漫天繁星精算阵并未被干扰太多。”星宿仙尊对此暗自满意。 对她而言,此次交锋,也是十分突然的。 星宿仙尊的仙元损耗不少,不过战果也很多。 “巨阳纵然收获了九转光蛊,但却是受伤的仙蛊。巨阳修行光道,兼修血道,难以运用光蛊。” “九转光蛊毕竟不是大衍蛊,后者无须炼化,而前者非得炼化方能运用,需要巨阳耗费一笔仙元。” “方源临战开创残炼杀招,或许有这个可能,但他更可能是受制于仙元储备,所以出手很少,不过最终他急于摧毁光蛊,导致暴露了残炼杀招。” 星宿仙尊又遥望两天。 没有了太阳,两天晦暗无比。 在两天深处,幽魂魔尊已经是浑身浴火,不断痛吼哀嚎。 九转火蛊不是那么好吞的! “这或许又会是一场机会。”星宿仙尊眼眸星芒一闪,她对幽魂魔尊的关注更加密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