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节:殃及天下 - 蛊真人

第三百一十六节:殃及天下

幽魂灭日,三尊交锋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突然。 这场争锋所带来的影响,正在剧烈地波及整个五域。 南疆。 “好大一股自来火。”四转蛊师萧炎正在全力闪躲。 一大团的橘黄火焰,滚滚而来,大如巨象,想要将他吞噬。 就在萧炎想要动手,将这股自来火收取之时,忽然有蛊师突袭! 砰。 一声炸响,萧炎被远远击飞。 “什么人?这里可是商家的地盘!”萧炎大喝一声,他不仅收取自来火失败,而且还受伤不轻。 “呵呵呵。成为商家的一条狗,就这样让你自豪吗?”阴影中走出一位魔道蛊师。 他同样有四转修为。 萧炎瞳孔微缩:“原来是你,暴火星包同!” 他瞬间明白包同突袭他的原因,对方同样主修炎道,必定也是看上了这股自来火。 轰轰轰! 两人展开激战,打得火星四起,爆炸连连。 起初,双方势均力敌,但逐渐的,萧炎开始占据优势。 包同越战越怒,萧炎只是后起之秀,没想到居然能和他打成平手,并且还有压过他的迹象。 这就是背靠大势力的好处。 片刻后,包同吐血而退,他手捂胸口,满脸的烟灰也无法遮蔽难看的脸色:“看来传闻果真不错,你这个小子竟拥有如此多的四转蛊,是被商家族长商心慈揽上床的下属吧?” 萧炎顿时大怒:“贼子口出狂言,竟敢污蔑族长!” 萧炎原本打算放过包同,并不想穷追猛打,但眼下却是被怒火填胸,悍然扑向包同。 包同暗道糟糕,在萧炎的狂猛攻势下节节败退,情势堪危。 而就在另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还有一位蛊师静静地打量着这场争斗。 这位蛊师赫然有五转修为,面容和身形都模糊不清,时刻雾气笼罩。 “商心慈……”五转蛊师咬牙切齿,显然和商心慈仇恨不小。 一股意志盘踞在他的脑海中:“小天,你可以不要冲动。商心慈乃是商家的蛊仙种子,你好不容易逃生出来,成功隐姓埋名。此时最需要做的,就是暗中潜藏,不断苦修。争取早一日突破凡人的极限,成为一位六转气道蛊仙!” 五转蛊师正是孔日天,而他脑海中的意志便是孔升天意志。 当初,孔日天继承升天真传的时候,遭受武姬、商心慈等人抢夺。他发誓一定要在将来报仇雪恨! 孔日天咬着牙关:“可是老祖宗,我已经很有把握升仙了。但你不是劝我暂时不要升仙,不要错过师法自然的绝世良机吗?” 孔升天意志便解释道:“幽魂成功灭日,并且之前摧毁了大量的白天天道节点,天柱、天堑等等。太古白天将会被太古黑天迅猛吞并,两天混淆、天意混乱的时间不会持续很久了。一旦天意稳定下来,就是你渡劫升仙的时候了。” “原来如此,我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孔日天嘿嘿冷笑。 下一刻,他忽然出手! “暂时不能报复商心慈,那我就找她的下属下手,先把她这个小情人萧炎杀了,让她尝尝痛苦的滋味。”孔日天脑海中掀起一股股的杀意。 “你!” “放心,我杀了萧炎后,就栽赃嫁祸给包同!这手段我熟悉得很。”孔日天隐秘地扑向萧炎,而后者都将心神集中在包同身上,毫无察觉。 “唉……那你一定要速战速决!”孔升天意志无奈叹息。 当夜。 金色的火焰燃烧了整座山,无数生灵葬身在火海之中。 火光冲天,又在商量山附近,被商心慈迅速发现。 “糟糕,萧炎那边出现了变故。单纯的自来火,可没有这般的威能!”商心慈心头一沉,不由担心起萧炎的安危。 她如今虽然只是五转修为,但眼界高远,一眼就从火光中看出这是仙材火焰。 商心慈没有调派援军去支援萧炎,因为涉及到仙材,已经不是凡俗事务,定会有商家蛊仙前去处理。 商心慈仰望天空。 没有了太阳,天空已经是一片漆黑。 这位柔美心善的女子深深叹息,满脸忧愁之色。 “不知道此时此刻,又有多少人在受着苦难和折磨呢?我纵然是商家族长,能力还是太弱了啊。” 天地剧变,带来人心的动荡。 南疆蛊师界中,魔道一时间变得非常猖獗。商心慈已经全力救济,但对于天灾人祸,她的全部努力只是杯水车薪。 东海。 白鹤海域。 南宫远正在全力收拢鹤群。 天海交接的远处,磅礴浩瀚的寒气卷席而来,带动周围温度迅速下跌。 白鹤海域原本是东海散仙秦百合所有。 秦百合被方源斩杀之后,白鹤海域就被最靠近的超级势力南宫家族收去。 南宫家投入一批资源,已经建成大阵,想要好好经营,没想到太阳被幽魂灭了。 太阳一灭,五域温度不断飞落,白鹤海域挨着冰流海域,更是遭了秧。 就最近几天,冰流海域的范围已经扩张了四倍! 白鹤海域即将被冰流海域吞没。 “天地剧变,这真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混乱时代。”南宫远叹息不已。 南宫家的情况还算是好的。 苏家掌握着光波海,太阳一灭,整个海域的价值立即暴跌,让苏家上下忙得焦头烂额。 当然,也有趁机大发利市的超级势力。 比如东海华家。 华家的八转仙蛊屋翠云烟花舰多次进入两天,收集到了海量的云道资源,让东海正道十分羡慕。 天地在剧变,不说凡人和蛊师,即便是超级势力,即便是蛊仙强者,也遭受波及,动荡不安。 有人狂喜,有人忧愁,还有人决定远走他乡,另起炉灶。 漆黑的夜色中,陆青冥和苏光已经飞到了北原和西漠的交界之处。 他们原本是游地三英之二,但随着韩东丧命,游地三英只剩下了两英。 他们二人乃是北原散仙,却始终不愿意投靠黄金部族,亦或者楚度、百足天君、黑月仙子任何一人。 偌大的蛊修世界,人心各异。 总会有一些人喜欢自由更多一些。 随着长生天的不断努力,北原适合散修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 形势逼迫得陆青冥、苏光只能离开北原。 中洲、东海他们都不愿去,剩下的西漠、南疆,显然前者更适合两人。 因为陆青冥专修风道,苏光则修行光道,更适合西漠的环境。 “唉,终究还是要离开北原了。到了这一刻,方才觉得故土难离的话。”陆青冥幽幽一叹。 苏光则道:“西漠散乱,又被房家吸引了注意,更适合我等修行。走吧,五域界壁消失,两天混淆一体,天地皆是我家。” “呵呵。”陆青冥笑道,“你倒是比我还洒脱。” 但下一刻,两人神色骤变。 恐怖的漆黑陡然降临! 两仙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神秘强者一把抓住,牢牢控制,动弹不得。 陆青冥、苏光满脸惊恐之色。 皆因捕捉他们的,不是蛊仙,而是一位太古传奇荒兽。 这头太古传奇类似巨人,浑身漆黑如墨。一头乌黑浓密的怪发仿佛披风一样,一直垂至腰间。双眼巨大,散发血色凶光。 此时两只庞大怪爪,紧紧地捏住陆青冥、苏光二人。 正是左夜灰! 左夜灰声线低沉沙哑:“两个北原蛊仙,正好给我带路。告诉我,长生天……如何潜入?” 陆青冥、苏光闻言,瞬间脸上惨白一片,没有丝毫血色。 西漠。 一场极为短暂的交锋,已经落下帷幕。 花瓣飘零,随后猛然凝聚,形成万紫红的完整仙躯。 她望着令狐虚消失的背影,口中轻笑:“令狐虚是么……有趣,有趣。” 周雄信的脸色却不好看:“这个令狐虚该杀!若非是他假借房家的名义四处偷窃,我们岂会被他误导呢?” 周雄信一心想要追查到房家的潜藏位置,没想到跟错了线索。 令狐虚乃是罕见的偷道蛊仙,曾经在沙包福地,成功盗取了房东西的魂核。 很显然,他当时得手的不仅仅只是魂核,似乎还凭此能够伪装成房东西。 趁着幽魂灭日,人心惶惶之际,他四处犯案,故意留下线索,将罪名安放在房家身上。 结果,被周雄信揭破。 当时追击很短暂,令狐虚只有七转修为,但却凭借着偷道的诡异手段,硬生生在天庭两位八转强者的手下逃走了! 中洲上空。 许多蛊仙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蛊仙张继的身上。 张继顺利安置好最后一只仙蛊。 “好,准备催动大阵。” “通知两天洞天的蛊仙都各自注意洞天的内阵!” “请阵眼中的仙友们在检查一遍。” 有条不紊的调度之后,漫天繁星精算阵终于被徐徐催动起来。 先是一颗星辰绽放出夺目的星芒,然后是第二颗星辰,第三颗星辰…… 十几个呼吸后,数以千万颗的星辰在中洲上空熠熠生辉,形成一片烂漫的星图。 “漫天繁星精算阵终是成了。” 李小白望着这一幕,心中叹息。 就在方才不久,方源本体和他秘密联络了一次。 伴随着华文洞天转投天庭,李小白这步棋立即有了极高的价值。 但同时,方源必须谨慎处理。 李小白到底是他的分身,一旦被识破身份,被俘虏的话,会成为方源本体的一个巨大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