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节:幽天 - 蛊真人

第三百二十一节:幽天

对于三尊而言,幽魂魔尊的巨大惊变,惟独对巨阳仙尊是有利的。 长生天。 巨阳仙尊吐出一口浊气,他赤·裸着上身,盘坐着。 精悍魁梧的上半身,肌肉贲发,黑色的胸毛散发出强烈的雄性气息。 “伤势痊愈了。”巨阳仙尊松了一口气。 若是幽魂魔尊和火蛊继续争斗,不分高下,两败俱伤,那就会引来尊者的再次争锋。 然而巨阳仙尊身上伤势,远比星宿仙尊更加沉重。 不参与的话,会丧失机缘。 参与的话,身上带着伤,先天就吃亏。 不久前的那场关于光蛊的争夺战,巨阳仙尊顶着双尊联手的巨大压力,并且还要维护住大儿子光帝君,因此付出的代价颇大。 星宿仙尊已经疗伤成功,巨阳仙尊到现在才痊愈。 凤九歌的忽然出手,让幽魂魔尊变得更加强大,星宿仙尊、大爱仙尊只能按捺不动。 巨阳仙尊成了此事的受益者。 不过这种感觉,巨阳仙尊早在上一世就非常熟悉了。 毕竟他修行的是运道,钻研变数。 当他越来越强,任何的变数都会越发有利于他。 巨阳仙尊酝酿片刻,催动起运道侦查杀招。 但这一次,他没有去侦查其他尊者,而只是观察自身。 伴随着星宿仙尊炼化天庭的智道道痕后,巨阳仙尊侦查他人的次数就迅速减少,转而更专注自身状况。 气运不佳。 “我成功夺得了九转光蛊,居然运势上还是不妙。究竟是哪一方会对我不利?”巨阳仙尊皱起眉头。 “难道说,是因为九转光蛊不适合我用,并且已然受伤,放在光帝君体内不断温养的缘故吗?”巨阳仙尊猜测。 九转光蛊因为方源的残炼杀招而受创。 巨阳仙尊没有办法修复伤势,反倒是光帝君术业有专攻,想到了唯一一个解决之法。 那就是利用他的光体,不断对其炼化、温养,最终达到将光蛊更换为他的本命蛊,为其所用的状态。 若是九转的野生光蛊,光帝君几乎没办法去收服炼化它。 但是光蛊受伤,意志被重创,在加上巨阳仙尊的协助,光帝君这才看到一些成功的可能。 此法大有弊端。 很长一段时间,光帝君几乎没有行动之能,甚至连喝水进食,都需要他人辅助。 长生天刚有一位亚仙尊战力,就直接闭死关了。 但长生天上下没有办法。 总不可能将光蛊移交给方源,让他来修复! 这是九转仙蛊。 而方源却根本有丝毫底线。 巨阳和光帝君绝不会蠢到在这一点上,来寻求方源的帮助。 看着自身不佳的气运,巨阳仙尊无奈暗叹:“若是我得到的不是九转光蛊,而是九转运道仙蛊,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运道仙蛊,那就好了。” 这种感觉,巨阳仙尊也熟悉得很。 虽然很多忽然间发生的异变,最终都会对他有利。 但大多数情况,都不是巨阳仙尊最需要的。 毕竟是变数,而不是定数。 眼下,如果巨阳仙尊拥有一只九转运道仙蛊,那他就能够改良出九转侦查杀招,极可能分辨出谁的威胁对他最大。 巨阳仙尊现在没有九转运道仙蛊,即便催动侦查杀招,又得到长生天海量运道道痕的增幅,也只能看到运道大势。 三尊对峙,又有幽魂魔尊神志不清,还夹杂凤九歌等亚仙尊,亦有其他尊者的布局和图谋。这一切的气运都纠缠在一起,让巨阳仙尊难以分辨清楚细微,只能看出模糊大势。 九转仙蛊是非常重要的。 它带来的往往是一种质变! 运道道痕的增幅,不管多少,只是量变而已。 “或许我仍旧是三尊当中进展最多之人。此番运势显化,很可能是因为九转光蛊,让其他尊者有了联手对付我的决定。这才导致他们的气运盖压于我。”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我已是被人超越!优势不存了。只是这种情况下,究竟谁才是隐藏之人呢?” 和方源之前思考凤九歌、天庭一样,巨阳仙尊也只能猜测,琢磨不出真相来。 巨阳仙尊只得出了长生天,再度继续炼化北原道痕。 彻底炼化北原的运道道痕后,巨阳仙尊就等若将大本营从长生天,扩张到了整个北原。 这当中好处很多。 就比方说,巨阳仙尊再次被星宿仙尊、大爱仙尊联手攻打。 他就不需要逃到长生天中,只要进入北原范围,就能得到巨大增幅。 虽然这种增幅程度,比长生天逊色许多,但也足够对付现在的双尊联手了。 同时,北原被巨阳仙尊掌控的程度加深,巨阳仙尊可以特意栽培蛊仙后代。而不像现在这样担心某些无耻尊者,不顾尊者面皮恣意屠杀黄金部族,而巨阳仙尊却没有太好的办法阻止。 巨阳仙尊深深明白:随着时间越拖越长,尊者的实力会不断成长,越来越强,仙元储备越来越充裕。 在对峙和发展的初期,尊者之间的仙元都不够用。这个时候,是最佳的炼化天地自然道痕的时机。 错过了这个时机,那就难了。 炼化自然道痕这种事情,若是受到干扰,进展会很小。 若是被其他尊者占据先手,那就更糟糕了。 比如一块地方被星宿仙尊先炼化了当中的智道道痕,那么在此地,星宿仙尊的实力就会膨胀很多。 届时,若是巨阳仙尊想要着手炼化此地的运道道痕,星宿仙尊来攻,撤退将是巨阳仙尊的理智选择。 不算仍旧神志不清的幽魂魔尊,三尊当中,巨阳仙尊的优势仍旧很明显。 他炼化的运道道痕规模最多。 北原一旦被他炼化了所有的运道道痕,那么他绝不会允许其他尊者来染指。 不管是星宿仙尊想要炼化北原智道道痕,还是方源想要来炼化北原的炼道道痕,都会迎来巨阳仙尊的当头痛击! 因此,现在炼化自然道痕,是最恰当的时期。 过了这段时间,难度就会暴涨。 除了这个原因,还有更关键的一个秘密,一直在催促着尊者们尽快炼化道痕。 那就是——只有完全炼化了世界当中的所有自然道痕,才能稳定维持住该流派的境界! 幽魂魔尊散发冰寒蓝火,屠戮着两天,其余三尊都在炼化各自的自然道痕,五域蛊仙界再次陷入短暂的平静当中。 难以计数的兽群,从混淆两天中逃亡而下,落入五域。 五域的超级势力们焦头烂额,蛊仙们纷纷出动,全力守护各自领地。 绝大多数的兽群,都湮灭在了冰寒蓝火之中,幽魂魔尊因此身形不断暴涨,气息澎湃如海。 一段时日之后,他的冰寒蓝火彻底覆盖了整个两天。 在三尊的关注下,五域无数生灵的仰视中,蓝火静静灼烧了两天两夜。 混淆两天中无数黑天、白天的碎块,在这蓝火中迅速交融,成为统一的一体。 新的天空出现了! 人们将其成为——幽天。 以太古黑天为主,太古白天被彻底征服、吞并,而吞噬了黑天天灵的幽魂魔尊成为当中主宰。 他的体型如山如海,比之之前的太阳,毫不逊色。 蓝火逐渐在幽天各处熄灭,只在幽魂魔尊的身体表面静静燃烧着,最弱小的火焰都高达数丈。 幽魂魔尊成了幽天最大的光源,时时刻刻向着五域,散发出浩大澎湃的冰冷和杀意。 这是前所未有的巨变! 即便是方源五百年前世,都没有这样的变化。 整个蛊修世界的环境,都在幽魂魔尊的主导下,全面发生着转变。 光道受到压制,暗道得到增长。 世界各地的争斗和伤亡节节暴涨,绝大多数的生灵,乃至蛊师都很难摆脱杀意的影响。 魂兽开始在世界各地迅速滋生。 但同时,天意也重新稳定下来。 东海。 一位五转的女蛊师,仰望着幽天,看着那横亘在幽天最中央的伟大存在。 她只是看了一小会儿,就连忙低下头,尽数收敛了目光。 就这么一小会儿,她心中滋生的杀意就已经积蓄到了顶点,差点就要突破她自身的极限,让她被杀意冲昏头脑,非得大肆屠戮一番,方能稍微平息和缓解。 女蛊师老迈沧桑,已有九十三岁,名为华奔哭,刚刚卸任了东海华家族长之职。 她特意盯着幽魂魔尊,乃是刻意为之。 等到杀意徐徐消散,华奔哭开始了她这一生最大的尝试。 以凡升仙! 第一步,碎窍。 天地二气勃发,形成浩大的灾劫。 华奔哭满脸凝重之色。即便她早有华家提供的详尽情报,此刻面对升仙灾劫,也是身心震荡。 第二步,纳气。 天地人三气包裹,华奔哭全神贯注,竭尽全力平衡三气。 同时,师法自然! 至于外界的灾劫,却是由华家蛊仙出手抵御。 这就是超级势力的好处了。 第三步,放蛊。 本命蛊放入三气混元气团当中,轰的一声炸响,开天辟地! 这一刻,华奔哭有了六转仙窍,她升仙成功。 一座上等福地。 但是却没有多余的天地二气,用来升炼本命蛊。 但华奔哭已经相当满足。 她心中激动难平。 师法自然的时候,她大有收获。 她此前一生的积累,最得意的杀招手段已经一跃而上,得到了质变,成为一记仙道杀招。 只要她施展此招,坐到任何一座仙蛊屋上,发出痛哭之声,就能让目标仙蛊屋损失惨重,并且让仙蛊屋内的蛊仙们声望大跌。 。文学馆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