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节:发现自己蛊 - 蛊真人

第三百二十八节:发现自己蛊

“快,修炼这个!”谭苦的仙窍当中,房家的中年五转蛊师,正将一份修行之法,传授给了王小二。 “这个是什么啊?义父。”王小二神色疑惑。 王小二怀着自己的秘密。 他并非房家血脉,而是被房东西关押的囚犯。只是房东西战死沙场后,仙窍被萧夜壶入侵,引发动乱。 王小二趁机逃生而出,和房东西这一脉的房家众人们混在了一起。 随后,他们被贩卖到了宝黄天。 谭苦是收购这些人族奴隶的蛊仙之一,他买下了一批房家人,其中就包含了王小二。 王小二至此在谭苦仙窍中展开了新的生活。 谭苦仙窍中自然也有谭家的血脉,因此房家人地位很低,都是奴隶。 但奴隶当中也有地位较高的人。 就比如王小二眼前的这位中年蛊师。 这位蛊师也是命不好,在房东西仙窍动乱的时候,一家人都死亡了。中年蛊师心灰意冷,也无意再娶,又见到王小二这个小少年和他境况相仿,也是孤苦无依,也看的顺眼,年岁和样貌都和自己曾经的儿子相似,索性就将他纳为了义子。 反正在中年蛊师看来,王小二也是房家血脉。 中年蛊师敲了一下王小二的脑袋,笑骂道:“你这小子怀疑什么?义父还能害你不成?” “我实话告诉你吧,买下我们这批族人的蛊仙,来自中洲。” “他是看重了我们这批人的资质,所以才买下我们的。” “现在他传下了人道修行法门,如果我们能修行有成,那一定就能提高自己的地位。甚至将来成为蛊仙,也说不准呢!” 王小二听得目瞪口呆。 但很快,他又有了疑惑:“有这样珍贵的修仙法门,那位中洲蛊仙为什么不自己修行呢?为什么不留给他的后代,还留给我们?” 中年蛊师显然知道许多蛊仙秘密,眼界很广。他继续解释道:“蛊仙修行都有流派,人道是其中之一。这位中洲蛊仙既然已经成仙,那肯定就不能修行人道的。” “另外,不是所有人都有资质修行成仙的。” “人道这个流派才刚刚发展起来,中洲蛊仙发放这些法门,主要是有尝试的意思。所以,他自家血脉后代中的天才,肯定要留一部分精华,传承他的修行法门。剩下的谭家人,还有我们,才修行人道。” “人道流派的确很不好,之前在我族福地中生活,我都没有听说过!但没有办法,不修行的话,我们连一点希望都没有。” “小二啊,你将来一辈子生活在这里,始终被那些谭家人踩在脚下,充当奴隶来使唤。你甘心吗?” 王小二连忙摇头,一脸肃容之色:“那请义父你传授给我罢,我愿意修行!” 王小二得到了大量的人道资料,这些有助于推动他对人道的理解。还有数只蛊虫,皆是人道流派,算是开战人道修行的基础之物。 等到中年蛊师手把手教导了王小二一场后,就让后者自己私底下修行。 这一天夜里,王小二兴奋得睡不着觉,又独自修行。 一只仙蛊就这样被他意外唤醒了! 仙蛊中的意识竟主动和王小二交流,王小二震撼万分:“自己蛊?!” 自己蛊是如此的渺小,一直潜藏在王小二的身体内,以至于所有人都没有发觉。 他记得这是《人祖传》中有名的传奇蛊,带着狂喜和难以置信的情绪,他连夜翻阅了《人祖传》。 《人祖传》第五章,第三十八节有载 落入光阴长河的河水之中,人祖三人同时惊醒过来。 三人连忙爬上一块就近的浮冰,虽然只是一小会儿,但他们都有些变老了。 “光阴长河中藏着宙蛊,我们的寿命会随着河水被冲刷。”大力真武叹息道。 人祖懊悔:“总是遇到好事情,其实并不是好事,反而会成为大坏事!太过欢喜一直高兴,也不好啊,太容易让人驻足不前,沉溺得忘记时间了。” 逍遥智心却有些惊喜地道:“快看看我们的心!” 三人审视各自的内心,发现心中原本积压了很多情绪,但在刚刚落水的时候,心中的情绪被冲刷出去了很多。 这个发现,让人祖三人都很高兴。 接下来,他们继续依靠浮冰跋涉。 每当他们遇到坏事情,心中难受的时候,他们就把心放到河水中洗:“这些都会过去的。” 坏心情就随着时间消逝了许多。 每当他们遇到了好事情,快要忘乎所以的时候,他们也会把心放到河水中洗:“这些也会过去的。” 好心情也随着时间削减了很多,不至于让他们太过沉溺。 思想蛊看三人总是洗心,忍不住跳出来提醒道:“从来都不是时间治愈了心伤,而是,心老了。人老了不是最惨的,心老才是最可怕的。不要再洗心了。” 人祖三人听了这个劝告,纷纷停止下来。 但没法洗心,他们前进的速度又下降了。 “让我来帮助你们吧。”这个时候,一只蛊虫主动飞了出来,落到人祖的身上。 人祖三人看到这只蛊虫,都很开心。 原来这只蛊是亲情蛊。 在亲情蛊的帮助下,人祖三人彼此分担自己的情绪,一个人高兴,就将高兴平分三份。一个人悲伤,也能将悲伤平分三份。 人祖三人借助亲情,相互安慰,相互分担,走得又稳又快。 但好景不长。 三人的心积累的情绪越来越多,三人都很心累,感到承受不住,都渐渐受伤了。 情重伤心。 情况很快就更糟糕,三人的心受伤严重,再也承受不了更多的情绪。 逍遥智心在这个时候,取出了一个笼子,提在手上:“这是我打造的心境,让我们把情绪都放在这里面吧。” 人祖和大力真武都说好。 他们把情绪都放在心境之中。 顿时,事实浮冰在三人的眼中,展露出原本应该有的形状。 就是一块块的浮冰而已,三人对浮冰的感受都一样了。 人的情绪,无关其他,只在于自己的心境。 “这又是什么?”逍遥智心发现了浮冰中的蛊虫。 蛊虫回答道:“我是冷静蛊。” 事实本来就是冰冷安静的,这是面对事实最应该的态度。 人祖三人,终于来到了事实浮冰的最中心。 但是他们没有找到自己蛊。 “原来自己蛊不在这里啊。”人祖很失望。 刚开始,人都会以为自己是一切事情的中心,其实不是。 事实浮冰的中心没有自己蛊,但有另外三只蛊。 第一只是规蛊,第二只是矩蛊,第三只是实践蛊。 规矩两蛊和人祖一起很长时间,人祖的心被困境全部吃掉后,规矩蛊就以为人祖死了,离开了人祖。 他们来到这里,和实践蛊一起制造事实浮冰。 任何的事实,都讲究天地的规矩。 三只蛊就这样不断地制造事实浮冰,然后看着这些浮冰在宙蛊的影响下,顺流飘走,逐渐沉没。 规矩蛊见到人祖,很惊讶:“人啊,原来你没有死啊。” 人祖便请教它们俩,怎么才能找寻到自己蛊呢? 规矩蛊都指着实践蛊,齐声说:“它就可以帮助你!” 实践蛊回道:“人啊,你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这么长的时间,你们早就变了。自己蛊也一样,就算现在它近在眼前,也非常陌生,你们辨认不出它来的。” “这可怎么办呢?”人祖十分苦恼。 “这其实很简单。”实践蛊笑道,“把‘认识自己’这件事情做出来,不就行了么?” “对啊!”人祖三人眼瞳发亮。 实践蛊继续道:“对人而言,认识自己是世上最重要也是最困难的事情。大力真武,你是有能力的强者,我们一起合作,成功的希望很大。” 能力蛊笑道:“做实事,能让我更加强大。” 逍遥智心也很支持,将认真蛊借给了大力真武。 大力真武便和实践蛊一起合作,开始做事。 他们先打造出了一块浮冰,浮冰很小,像是一个球,把大力真武和实践蛊都包裹进去,冰球边缘是一层光膜。 人祖和逍遥智心站在冰球上面,一路漂流,看到了年蛊。 “这是自己蛊吗?”人祖问。 大力真武摇头:“不,自己蛊要比它小。” 他们在冰球中继续做事,能力蛊变强了,将这块浮冰变大,边缘成了一层水膜。 在漂流的期间,人祖见到了月蛊。 “这是自己蛊吗?”人祖问。 大力真武摇头:“不,自己蛊要比它要小。” 大力真武便和实践蛊继续努力,能力蛊又变强了,将这块浮冰做得更大,冰块边缘真正成了冰膜。 人祖见到了日蛊。 “这是自己蛊吗?”人祖问。 大力真武摇头:“不,自己蛊要比它更小。” 能力越强,就越发现自己的渺小。 终于,浮冰变得最大,浮冰边缘成了晶膜之后,人祖三人顺着冰球漂泊,终于发现了自己蛊。 “原来自己蛊这么小啊。”人祖心中震动。 思想蛊叹息道:“对于整个天地,对于所有人,单个的自己蛊本来就是很渺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