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节:费雾重生 - 蛊真人

第三百三十节:费雾重生

巨阳仙尊有些面色古怪。 就在刚刚,一场交易在他和炼天魔尊之间完成。 两人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 只是…… “方源竟是在生育方面有所需求,他在酝酿什么阴谋?” 这项交易让巨阳仙尊不免心生疑虑。 但他也很清楚,蛊仙道痕加身的确是很难生育的。而在蛊仙生育这方面,所有尊者当中的确又属他巨阳仙尊最为出众。 遍观所有尊者,谁能有他巨阳仙尊的儿女多呢? 当初为了生养更多的儿女,巨阳仙尊可是不惜广搜博采,搜罗无数美人,建立五大后宫! “若非方源忽然在这方面有所需求,这场交易恐怕很难达成。唉……没想到在这时候,我还会因你而受益啊。朱珠。” 巨阳仙尊念叨着一个人名,心底深处的一幕又浮现而出。 北原。 临时驻扎下来的部族,帐篷林立。 一座破旧的帐篷的门帘猛地被掀开,中年的巨阳闯了进去,喝道:“朱珠,你又给我暗中用了什么蛊?” 中年巨阳袒露胸膛,露出魁梧的身躯,但脖子上却顶着一个猪头。 朱珠看到他,笑了:“果然有用!” 中年巨阳怒气冲冲:“朱珠,我可是在与族老们商讨要事呢,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你这样做,会让我成为笑柄的。” 朱珠叹息:“对不起,夫君,但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啊。” 中年巨阳一愣,猛然泄了气,怒色迅速消解:“都怪我没用。” “不,是我的问题。我的身躯,算是半个蛊仙之身。都是我的问题!”朱珠站到巨阳的面前,双手捧着他的猪头,深情又充满希望地道,“这一次,我用了变化道的蛊。” “你知道吗?这叫播种猪,已经绝迹的奇妙野兽。雄猪会在秋天吃得膘肥体壮,然后吐出一种晶花。到了来年春天,晶花绽放,母猪吞食晶花,就会孕育新的生命。” 中年巨阳双眼一亮:“如此强力?” 朱珠对他一笑,拉住他的手,将他拽向床榻:“来吧。” 中年巨阳哈哈一笑,低吼一声,扑倒了朱珠。 两人所处的帐篷顶端,有一面旗帜。 旗帜开始摇晃起来,仿佛微风吹拂。 但只持续了几个呼吸,旗帜的旗杆就静止下来了。 帐篷内传来巨阳的声音,蕴含愧疚之情:“对不起,朱珠,我不行了。” 朱珠却一笑:“放心,我有手段。” 随后,巨阳再次发出低吼,帐篷的边角开始抖动起来,仿佛刮来大风。 这一次持续了十几个呼吸。 帐篷陡然静止。 巨阳喘息道:“对不起,我不行了。” 朱珠一笑:“没事的,看我手段。” 第三次,帐篷剧烈抖动,仿佛狂风刮来。 但这股不存在的狂风,也只是刮了二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停歇了下来。 巨阳艰难喘息:“对不起,我实在不行了。” 朱珠在笑:“放心,我还有手段。” “等等。娘子啊。”巨阳有气无力,“你手段太多了。为夫佩服,但且让我缓缓……缓缓……” 朱珠则谦虚道:“我手段虽有不少,但效果并不佳。唉……最强的还是人祖之法,五域两天的所有人族,都是人祖的子孙呐!” 巨阳立马拍胸脯保证:“娘子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参悟出人祖的手段来。咱们必定儿孙满堂!” 回忆戛然而止。 一股怅然之情萦绕在巨阳仙尊心中。 他在上一世就已然掌握着这样的手段,否则怎么可能留下这么多的子嗣。 只是他无法将这个方法,交给朱珠。 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他的孩子也都不是她朱珠的血脉。 收敛心神,巨阳仙尊的神色重新变得冷静。 他审视这一次的交易成果,从方源那里,他得到了大量的血道成果。 虽然,他一直也在暗中推算血道,但方源的这些成果仍旧为他节省大量时间和精力。 除此之外,还有足足五只血道仙蛊! 巨阳仙尊将他们统统炼化,然后一起投入血海。 “血海……”巨阳仙尊目光穿透长生天的大地,俯瞰血海。 九转光蛊就算复原,也不适合巨阳仙尊。 然而没有没有九转仙蛊,巨阳仙尊却是可以用血海暂时替代。 散落天地的道痕、道痕聚集有一定产出的资源点、最顶尖的资源点天地秘境,以及天地真精——蛊。这四者便是道痕凝聚的不同程度的代表。 天地秘境可以算是半只九转仙蛊。 蛊仙用仙材组成杀招,仙阵等等,仙材都是消耗品,不能固定自身形态,只能让道痕流散出来。 但天地秘境却可以用来充当固定长期的核心,组成杀招。 方源的逆流护身印、荡魂落魄印皆是此例。 “星宿仙尊已有心境,方源也不排除会有炼海。血海便是我抗衡他们的底蕴!” 当年,巨阳仙尊可是和长毛老祖联手炼蛊,便知晓长毛老祖有这样的大计划。 巨阳仙尊认为:短时间内,炼化天地自然道痕才是最重要的。得到适合自己的九转仙蛊不切实际。这个时候,天地秘境就是最佳的替代品。 “尊者当中,最有希望得到九转仙蛊的非方源莫属。论潜力,也是他最大。” “幸好他仙元不足,无力炼制九转仙蛊。” “一旦他开始炼蛊,就是他最大的破绽。届时,就算是找星宿仙尊联手,也要阻止他!” “若是让方源炼成某只九转炼道仙蛊,那他接下来炼制九转仙蛊,就会越发容易,优势宛若滚雪球般不可遏制,越积越快。” 巨阳仙尊暗中叮嘱自己。 血海波涛汹涌,潮起潮落,规模一直在缓缓扩张。 巨阳仙尊暗自点头:“多增了五只血道仙蛊,血海成形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大约半年之后,就会彻底完成!” 血海目前还是雏形。 天地秘境雏形虽然可以充当杀招核心,但很吃亏,本身会消耗很多。 比如方源之前的炼海雏形,以及人海(人海虽然曾经一度完整,但必须是人山人海才算是彻底的天地秘境)。 “嗯?”巨阳仙尊微微变色,一股强烈的运道直觉在他心中猛然产生。 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就是他复活光帝君。 而光帝君的复活,间接地带来了九转光道仙蛊。 现在呢? 巨阳仙尊不禁流露出些许期待之色。 尽管此时复活他人,会令血海雏形消耗,但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再一次催动仙道杀招——应运而生。 哗哗哗! 血海滚滚,掀起数丈的血浪。 血海迅速消耗,再次形成大漩涡。 光影交替间,一位七转蛊仙浮现而出。 “这是何人?”一旁的药皇没有辨认出来。 巨阳仙尊脸上的期待之色反而更加浓郁了一些。皆因这位蛊仙复活,所消耗的仙元、血海都还要比光帝君更多一丝。 而偏偏他本身只是一位七转水道蛊仙而已。 “啊,你莫非是费雾?”药皇凝视片刻,终于惊呼出声。 “费家末代太上大家老——费雾?”巨阳仙尊眉头微皱。 他也记起来了。 费家,是北原曾经的超级家族,也是货真价实的黄金血脉。 费家第一代先祖并不是巨阳仙尊的儿子,而是隔了许多代的血脉。但是费家在北原历史上也非常有名。 只是这个名声并不好。 费家是自我毁灭的超级黄金家族势力。 费雾作为末代太上大家老,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很多人都认为,是他昏庸无能,贪婪无度,拖累了整个费家,最终导致费家覆灭。 他在任期间,耗用了费家海量的修行物资,几乎掏空了费家。费家其余蛊仙们因为修行资源紧张,实力进步缓慢,自然而然就展开了内斗。 而外界也给费家提供了庞大的压力。 但费雾却没有处理妥当,一直对外态度颇为懦弱。 费雾甚至为了满足自己的修行,擅自割让费家的多处资源点。却也没见到他修为上有多少提升。 费雾的表现一再令人失望,最终他竟率领费家开拓北原十大禁地之一。结果,惹出了禁地中的恐怖兽潮,兽潮倾覆了费家的领地,甚至将费家的大本营都攻陷。费家大半蛊仙都死于兽潮当中,剩下的一些人也旋即被其余超级黄金部族吞并吸收。 兽潮散去后,费家覆灭,费雾惨死在禁地之内,费家地盘也彻底被其余超级部族瓜分。 费家沦为了笑柄,被后人作为反面例子而谨记。 “这样无能昏庸之人,祸害了整个家族的罪魁祸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药皇一时间惊疑不定。 明白了自己复活的缘由之后,费雾反应过来,当即向天跪拜巨阳仙尊:“不肖子孙费雾参见尊祖!” 巨阳仙尊此时已经催动察运手段,观察费雾底细。 他惊讶地地发现:费雾的气运竟然规模不小,远超寻常七转,但仍旧弱于普通八转。更关键的是,费雾的气运和极远处的某个存在联系极其紧密,这个存在的气运竟反过来影响到了巨阳仙尊本人。 巨阳仙尊可是九转尊者,居然还有气运如此剧烈影响到他。 很快,巨阳仙尊的声音穿透地面,传达到血海海面上来:“真相常常埋在历史深处。费雾,我的子孙呐,说说实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