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节:三尊再争锋 - 蛊真人

第三百三十六节:三尊再争锋

“我在哪里?” “我……又是谁?” 紫薇仙子在梦中苏醒了,然而她却忘记了自己。 她面带茫然之色,环顾四周,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黄土大地之上,一片荒凉,无一丝生机。 她再低头看自己,却是个泥人身躯,小手小脚,全身干巴巴的。 “好像有什么重要忘记了。” 紫薇仙子紧皱眉头,但她拼尽努力,也想不起来。 她甚至忘记了,那个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事情,还是人。 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然而,这片广袤荒凉的黄土地,却是带给她一股亲切感受。 “家园?”紫薇仙子的心中冒出这个词。 然而荒凉的家园,又让她油然而生一股悲伤之情。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来。 风越来越大,吹得沙土飞扬。 哗哗哗。 天上无云,却有暴雨降下。 豆子大小的雨滴,数以千万,砸在黄色土壤上。 很快,就形成一片巨大的烂泥地。 紫薇仙子置身在泥沼当中,浑身都被打湿,狼狈不堪。 但是不管风雨如何狂暴,她始终抬着头,视野竟奇妙地没有被丝毫遮掩。 她发现自己对这片黄土大地,始终了若指掌。 她还发现,她似乎能操纵这股风雨,就好像似乎自己活动自己的手指那样简单。 于是,她在心中想到:“这风雨太大了,不如小一点吧。” 于是,下一刻风雨就真的变小了。 一抹抹绿意,从泥沼中显现,然后四处泛滥。 这是野草的幼芽。 看着这些野草,紫薇仙子心中升腾起源源不断地喜悦之色。 这是生命啊。 她终于感觉到自己不再那么的孤单。 “可惜它们生长得太慢了,如果更快一点就好了。” 于是,下一刻时间就开始加快。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些绿意茁长成长,很快绿草高过脚面,越来越多的绿意蔓延开来,让原本荒凉的黄土地化为一片草原。 一些地势凹陷的地方,存着雨水,便成了清澈见底的池塘。 紫薇仙子穿过茂盛的草丛,站在池塘边上,照着水边的倒影,她终于看清楚自己的完整面貌。 她是一具泥偶,泥偶用紫色黏土,上面有金色纹路描绘出眼睛、鼻子还有嘴巴。 紫薇仙子忽然明白了自己是谁。 “是了,原来我是这片福地的……地灵。” 中洲。 漫天繁星精算阵之下。 绣楼之外。 “白晴(凤金煌),参见星宿仙尊大人。”一对母女恭声下拜。 星宿仙尊的本体就停留在绣楼当中。 她没有打开绣楼,让这对母女进来,而是直接催动一只信道凡蛊,在绣楼外的半空中描绘出一番影像。 影像正是那些天道梦境,演义了一番后,星宿仙尊蓦地开口:“这等梦境,凤金煌你可见过吗?” 凤金煌早已聚精会神地看着,闻声便答:“启禀星宿仙尊大人,这等梦境晚辈从未见过。不过,晚辈早有料想,按照当今梦境或可按照源头,分为人道、兽植、天道三种梦境。” “所谓人道梦境,源头便是人族或者异人,是他们的梦境。兽植的梦境来源,便是那些曾经存在乃至现在也存在的猛兽、植株。至于天道梦境,则发源于天地乾坤本身。” 绣楼中,星宿仙尊微微点头,继而道:“很好,你做好准备,或许会有一天,需要你亲赴两天,探索这些天道梦境。” 但凤金煌却摇头,断然拒绝道:“请恕晚辈不能做到。晚辈还只是凡人,没有一丝把握探索这样层次的梦境,也根本无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嗯?”星宿仙尊微微扬眉,没有料到凤金煌居然如此直接干脆地拒绝了她。 一时间,场面陷入静寂当中。 一旁的白晴仙子饱受压力,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场中的气氛让她感觉越发窒息。 至于凤金煌仍旧一脸淡漠之色,似乎毫无所觉。 “也罢。你们都退下吧。”良久,星宿仙尊开口。 “晚辈告退。”凤金煌当即起身,对绣楼一礼,旋即便转身而去。 望着这对母女飞离远去的背影,星宿仙尊幽幽一叹,目光颇为复杂。 影无邪被天道梦境吞了,这实在太过可惜了。 这是对付幽魂魔尊的好棋子,但却被天意干掉了。 梦境又不能被探索,也就是说影无邪是折损定了。 凤金煌对于天道、人道梦境之说,验证了星宿仙尊心底的想法。但凤金煌的确只是凡人蛊师,还不是蛊仙,对于这些梦境没有办法也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这些天道梦境,我是遮掩不住的,被双尊所知是早晚的事情。三尊之战,恐怕又要再起了。” 星宿仙尊心中担忧。 因为这一次,远比之前更加复杂。 黑白两天已经过去,只剩下幽天。 幽天乃是幽魂魔尊的地盘。 若是尊者冒然闯入,幽魂魔尊会如何表现? 幽魂魔尊神志不清,充斥天意,天道梦境也是如此,这两者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会不会互帮互助呢? 之前的幽魂魔尊比较弱小,星宿仙尊并不担心。 但现在不同了。 幽魂魔尊和九转火蛊达成了一致,又屠戮两天中亿万生灵,魂魄底蕴暴涨到了恐怖的程度。 如果这一次,因为天道梦境而引发尊者交锋,幽魂魔尊很可能会参与进来,并且是难以忽视的存在。 星宿仙尊思前想后,决定暂缓炼化中洲智道道痕的动作,开始囤积仙元,以应付大战。 星宿仙尊想要铲除幽魂魔尊的心意,随着时间流逝,越发坚定。 “既然影无邪失去了,那么薄青更需要善加利用。” 星宿仙尊决定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幽魂分身。 虽然此中风险很大,毕竟改造魂魄,可是幽魂魔尊的老本行。 倩魂仙子此举,无异于班门弄斧。 但情势所逼,星宿仙尊也顾不得许多了。 薄青之魂充斥剑道道痕,须得搭配一具剑道蛊仙身躯。这副身躯应当蕴含仙窍,修为越高越妙。 然而纵观天下,专修剑道的蛊仙其实并不多。 中洲十大古派中有数位,但统统都是七转修为而已。 遍观五域,修成八转的剑道蛊仙散修或者魔修,不见一个。事实上,星宿仙尊推算了一番后发现,八转剑道蛊仙当今竟只有一位。 “西漠习家太上大家老?”凤仙太子、赤心行者、九灵仙姑纷纷流露出一抹异色。 “天庭需要他的仙窍和肉身,这是有关尊者交锋,乃至天下安危的关键。”星宿仙尊的声音仍旧清冷如霜月。 三仙对视一眼,毅然同声地道:“请仙尊大人尽管下令。” 星宿仙尊便传音三仙,如此这般这般,又如何和万紫红、周雄信配合。 三仙听了这番计划,眼中不由精芒烁烁,带着大涨的信心一同离去。 星宿仙尊默然片刻,又联络天庭中的元莲意志。 元莲意志原本坐镇神帝城,但经过星宿仙尊的手段,发展壮大,分出一股来常年坐镇天庭。 天庭的这股元莲意志主要工作不是别的,正是栽培苍玄子。 苍玄子乃是太古传奇,本体是一株巨大青藤,连天接地。 她三百年抽芽,三百年开花,三百年结果。结出来的果子乃是苍天果,溶于洞天当中,可增大仙窍中的天空。因此苍天藤又被号称为天下第十天! 她和元莲仙尊约定过,答应迁入天庭。在天庭中十分特殊,可以不听调不听宣,只需每隔千年奉献一批苍天果子。 但是在宿命之战中,被方源用光阴飞刃杀死。 星宿仙尊没有手段,但元莲意志源自元莲仙尊,却有让苍玄子复活的手段! “苍玄子被杀,其实对我天庭大有益处。”元莲意志和星宿仙尊沟通着。 “再过百十来天,苍玄子的身躯就会重复旧观。到那时,我便入主这份身躯,令我天庭再增一位太古传奇战力!” “更妙的是,今后苍玄子结出来的果实,便蕴含我本人的意志。以此果来重铸天庭,将能隔绝天意。” “将来有了新天庭,我们衍化大阵的成果就都将为我们所用,再不会被天意所知了。” 星宿仙尊点点头:“这项计划耗时长远,不是当务之急。有关元莲仙尊复活重生之事,你还想起了什么?” 元莲意志摇头:“当初本体设定复活大计,我所知极为有限。只知道他留下了自画像,能够借此而生。但是自画像具体藏在哪里,我根本不知,也无从回忆了。” “倒是星宿仙尊你,你可是元始仙尊前辈的徒弟,你就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复活手段吗?” 星宿仙尊叹息一声:“实不相瞒,师尊的确告知过我,留下两份复活之法,以待将来万一。第一份复活手段,便是天庭气功果。然而此果还未酝酿成熟,就被方源那厮摘取。第二份复活之法,牵扯到元始秘库。” “元始秘库?” “元始秘库乃是师尊秘密创建,保存了当年一气子产出的大量八转仙元石。秘库中也有师尊重生的布置。只是我却没法寻觅。” 星宿仙尊说的没法寻觅,不是没有线索。 事实上,不管是元始仙尊还是元始仙尊的复活,她都有相关的线索。并且已经知道,都在中洲。 但是她不能着手去查验和探索。 因为会被其他尊者发现。 星宿仙尊复活了,其他尊者一定防备着天庭其他的尊者再复活。 星宿仙尊需要将中洲的智道道痕全部炼化,才能遮掩这些复活大计,不怕被其他尊者侦查了去。 即便被其他尊者识破,她也能借助中洲地利,来抵抗尊者攻势,维护天庭尊者的复活大计。 只有星宿仙尊将中洲智道道痕全部炼化,她才会去开始复活其他天庭的尊者。 天庭的底蕴雄厚无比。 一旦两位尊者复活,将再度威凌天下。 毕竟三大尊者团结一致,联手起来的实力将非常可怕。远胜过巨阳仙尊、方源单打独斗。 即便巨阳、方源乃至幽魂魔尊联手起来,也不如天庭三尊团结。 这是理念上的一致! 但是偏偏天道梦境出现,让星宿仙尊的大计划再度拖延下来。 星宿仙尊现在还得暂缓炼化道痕,囤积仙元,以防备接下来极可能发生的尊者交锋! 北原。 巨阳仙尊叹息。 他拼尽全力,但汲取了八转仙元石后,转化的仙元竟只有仙元石中的七成。 这七成的仙元还都不过是八转仙元。 “对付这些天意,我到底不是智道啊。关键的运道仙蛊也欠缺。” “或许可以和方源交易?” “不,不能露出马脚来。” 东海。 “天道梦境?很好!非常好。” 方源前不久还打算打造出一位天道尊者分身,正愁天道境界不够,就出现了天道梦境! 只是争夺天道梦境,恐怕会引发尊者再度争锋。 “还是再炼出九转仙蛊,助我正面攻守。” 方源暗中再度开始炼制九转仙蛊。 他仙元很多。 就算炼成了这只九转仙蛊,也有很多,完全可以应付将来的尊者争锋。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