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节:剑气化形 - 蛊真人

第三百三十八节:剑气化形

仙道杀招流言笼! 周雄信双掌一拍,一瞬间,无数无数的银白文字喷涌而出,飞旋在林家公共福地之中。 这些文字有的大如车马,有的细小如蚁,它们交织在一起,组成一个巨大的圆球,直接将天庭五大蛊仙,以及林家太上大家老笼罩当中。 “成功了。”周雄信吐出一口浊气,面露振奋之色。 好的开始是成功了一半! 其余天庭四仙也都微微放松起来。 他们最害怕的便是林家太上大家老一走了之。 大家都是八转蛊仙,五打一天庭占据优势,但是八转蛊仙一心想要逃窜,人数多也难以拘拿住。 异种道痕互斥,让蛊仙人数优势难以发挥。尤其是天庭五仙分别修行木道、信道、炎道、血道、变化道,都相互排斥。 “流言笼战场铺成的速度,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快。” “但也没想到林家太上大家老不闪不避。” “他是看出来了吗?” 天庭五仙相互传音,迅速交流。 他们堂而皇之地现身,便是早就动过手脚,在林家的公共福地大本营外布置下了一座临时仙阵。 一旦林家太上大家老逃窜,飞出公共福地,便会引动仙阵,遭受攻击,连累速度。 星宿仙尊亲自下令叮嘱,需要剑仙的仙窍和肉身,天庭一行五人自然准备充分。 这座大阵虽然没有多少攻伐威能,但却是星宿仙尊亲自改良,专门针对林家太上大家老的飞遁。 而公共福地,向来比起单一福地防御薄弱。 周雄信身为信道大能,在西漠这边行走多时,早已筹集到相关的详实情报。 林家太上大家老已是陷落到了流言笼战场当中! 凤仙太子高呼一声,飞身扑进。 他驾驭身躯,飞旋半空,照着底下大殿张口。 呼! 火焰从他口中喷吐而出,落在地上旋即迅速蔓延,化为一片猛烈火海。 宫殿只是凡蛊屋在火海中燃烧,迅速坍塌。 林家太上大家老被逼得只能破关而出,升空对敌。 凤仙太子却徐徐而退。 “林家太上大家老林剑行,来尝尝我的手段!”万紫红娇笑一声,顶替上来。 她催动木道杀招,一时间花瓣飞舞,笼罩战场,香甜的气息迅速蔓延。 天庭五仙却都屏住了呼吸! 林剑行满脸肃容,双手一推,一时间剑气纵横,化为巨浪。 波涛滚滚,将半空中的毒香花瓣都冲刷干净。 万紫红的身影却在花瓣中忽然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林剑行的身后。 万紫红伸出左手小拇指,指甲尖锐泛显紫色,直接戳中林剑行。 仙道杀招花刺指。 林剑行中招,身形一顿,剑气猛地升腾起来,将万紫红锁住! 下一刻,他之前催发的剑气巨浪倒卷而回。 巨浪滔滔轰鸣,将林剑行、万紫红二人双双淹没。 天庭四仙此时却没有出手,同时袖手旁观,防止伤到万紫红。 剑气巨浪旋即消散,只剩下林剑行一人,万紫红却是再度消失。 下一刻,凤仙太子身边忽然花瓣飞舞,凝聚出万紫红。 万紫红身上已有伤痕,但此刻却得意笑道:“拖住他,他中了我的手段,时间越长,身上血肉之中就会生长出越来越多的花刺,阻碍他的行动,直至将其刺杀身亡。” 万紫红已经建功,说完后便徐徐退下,开始疗伤。 其余天庭蛊仙则继续包围林剑行,不给后者喘息之机。 天庭充分利用了自身的人数优势。 组成流言笼的每一个银白文字,忽然开始绽射出璀璨的光辉。浓郁的光辉仿佛变成了流水,逸散漂流在空中,不断流转,然后汇聚。随后,从银色的流光中,蹦跳出一头头的银白猛虎。 虎群呼啸生风,扑向林剑行。 正是周雄信催动的杀招三人成虎。 凤仙太子随后再度出手,凭空形成无数美丽火鸟。 火鸟燃烧着,灵动非凡,成群结队,紧随着虎群跟在之后。 赤心行者也跟着出手。 一根根血光巨柱,滚滚而下。 虎群、火鸟、血柱形成三波连连不断的攻势狂潮! 林剑行被包围其中,也不闪避。 面对攻势,他呼啸一声,剑气向四周猛烈喷涌,冲入虎群当中。 在虎群身边,剑气猛然凝聚,化为一根根藤蔓,将无数猛虎紧紧缠绕。藤蔓上有无数剑道尖刺,深深扎进猛虎身体内。 猛虎哀嚎嘶吼,像是一个个气球被刺破戳穿,当场崩溃大半。 这时火鸟群夹裹着滚滚热焰,扑进战场。 林剑行再度催谷,战场中的剑气得到补充,迅速化为狂风。 狂风呼啸,将剩下的猛虎尽数绞杀,将火鸟群吹落无数,剩下的一小半也是东倒西歪,不成阵势。 血光巨柱碾压而来,将狂风镇压得迅速减弱。 林剑行只好挪移身影,不断飞退,拉开空间后,他释放出大量剑气。 剑气化为冰墙,迅速凝结,将根根血光巨柱禁锢当中,不断消磨。 三波攻势被林剑行接连化解,显露出了他精妙无比的剑道造诣。 九灵仙姑看在眼里,不吝赞赏:“林家太上大家老的手段,别具一格,果然非凡。我已忍耐不住了,接招!” 九灵仙姑化为一头太古荒兽,咆哮声宛若雷霆炸响,震荡得流言笼都为之一颤。 九灵仙姑和林剑行交手,招招势大力沉,打得林剑行节节败退。 林剑行不得不持续后撤,难以抵挡九灵仙姑的锋芒。 变化道、力道的蛊修在冲锋陷阵上特别具有优势。 就这样,天庭五仙不断轮番进攻,从交战开始之初,就将林剑行压入下风。 他们道痕虽然互斥,但却拥有十分默契的配合。 天庭的攻势宛若大江潮水,连绵不绝,招招不休。一方面是压制林剑行,不给他任何机会和时间来钻研流言笼战场。另一方面,是削弱他消磨他,给最后的俘虏营造良机。 林剑行剑气精绝神妙,化为各种形态,展现出的剑道造诣非同一般,让天庭五仙都暗中啧啧称赞。 但是他到底只是一人,双拳难敌四手,天庭蛊仙却有足足五人! 随着时间推移,情势对林剑行越发不利。 “奇怪,他用了什么手段压制住了我的花刺指?”万紫红见林剑行行动自如,不禁暗中奇怪。 就在这时,凤仙太子忽然施展出一招。 林剑行中招之后,浑身上下燃烧起灰白的火焰来。 火焰中不断飞出火鸟,而林剑行的气势随之暴降,速度也明显地缓慢下来。 见到时机成熟,赤心行者当机立断,施展出血阳红日印! 只见他张口一吐,吐出一口鲜血。 这鲜血芬香扑鼻,飞到半空中滴溜溜旋转,好似一颗微型血日,绽射无穷血光,直扑林剑行。 林剑行周身剑气环绕,此刻飞腾而出,化为一条巨蟒,企图挡住血日。 但这血日好似虚幻,穿越阻击,直接射在林剑行的脑门上,化为一道红日印记。 林剑行脸色微变。 红日印记迅速发威,猛烈镇压,形成一道道的血色丝线。 血色丝线团团包裹住林剑行,逐渐形成一个血茧。 眼看着就要彻底活捉了林剑行,下一刻,林剑行身躯崩溃,化为一股雄浑剑气,从血丝中倾泻而出。 飞到一旁后,这些剑气再度凝聚,还原成林剑行。 “还有这等手段?” “不,不太对劲!” “这不是林家太上大家老。” 天庭五仙纷纷变色,从这一变化中看出了破绽。 他们震惊地发现,眼前被困住的林剑行并非蛊仙本人,而只是一记杀招而已。 天庭五仙竟被戏耍至今,到现在才发现。 “他本质上只是一团剑气,难怪我的花刺指没有生效。” “原来是这样,这不是林家太上大家老,所以我之前施展流言笼,他都不闪不避。” 周雄信脸色难看地撤销了战场杀招。 天庭五仙再次出现在林家的公共福地中。 真正的林家太上大家老林剑行本体,则立足于半空中,背负双手,面带微笑,注视着五仙:“你们终于出来了。” “林剑行仙友真是好手段。不知此招何名?”赤心行者温和笑着,谦虚请教。 林剑行微微点头,坦然而言道:“此招名为剑气化形。” “好一招剑气化形!”凤仙太子衷心赞叹。 “经此一战,不管林剑行仙友你下场如何,此招必定扬名五域。”周雄信也点评道。 虽然被戏耍,但天庭五仙却只是心头凝重,并无任何信心和斗志的消磨。 刚刚在流言笼战场中,他们也束手束脚。 毕竟流言笼营造出来的是信道环境,天庭当中的四仙都受到压制。他们也不敢全力出手,唯恐将流言笼打坏。 即便没有打坏,震荡剧烈的话,也会对战场造成破坏,露出破绽。 一旦破绽被林剑行利用到了,恐怕就会让他钻出来。 林剑行这时伸出手掌,露出几只被剑气包裹镇压的仙蛊:“天庭的仙阵的确精妙,似乎是针对我族的公共福地专门改良的。这是星宿仙尊的手笔吗?” 天庭五仙这才难掩凝重之色。 之前秘密铺设在林家公共福地外的大阵,已是被林剑行拆掉了。 但下一刻,林剑行却伸手一抛,将手中的仙蛊都抛给天庭五仙:“仙蛊还你们。这里可是我族大本营,打坏掉可不太美,不妨换一个战场罢。” 天庭五仙默然接过仙蛊,彼此对视一眼,最终由赤心行者点头:“林仙友风采卓绝,在下佩服。” “距离此处三千里外,有一处荒凉地带,诸位且随我来。”林剑行率先飞出福地,速度徐徐,态度淡然。 天庭五仙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