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白羽飞象 - 蛊真人

第四十八节:白羽飞象

?白凝冰强忍住这股冲动,双眼眯起来。 她到底是冰雪般聪颖,想透了一些东西:“张心慈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费心尽力?” 先前她以为,方源是觊觎商心慈的美貌。现在她推翻了这个想法。她了解方源,只有重大的利益,才会令他如此大费周章。 但是相处这么多天,白凝冰已经了解到商心慈的身世,她在张家受到排挤,本身也只是一个凡人,根本就没有修行的资质。 商心慈的确貌美如花,但这样的容貌,放在她的身上,并非是优点,而是缺点。 这样的容貌,会引来贪婪和罪恶的魔爪。而她偏偏却没有自保之力,若非身边有一位忠心耿耿的三转蛊师,她商心慈早就被人捉去,沦为玩物了。 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有什么价值?她的商业才华么,和方源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白凝冰百思不得其解。 方源不语,没有回答白凝冰。 “那边两个,搬快一点,别磨磨蹭蹭的!”不远处,一位蛊师手指着方白二人,大喝道。 方白二人脚步加快,白凝冰压低声音:“你这样搞,不怕暴露吗?万一被人发现的话,嘿嘿,这些人必定会和你不死不休!” “那他们发现了吗?”方源反问一句。 “呃……” 两人放下木箱,往回走。 方源为了消除自己嫌疑,第一次引诱兽群时,就牺牲了自己的货物。几次兽群袭击过后,张家的货物损失最多。很多人都对商心慈报以同情,甚至商心慈也找过方源,劝慰过他。 但现在白凝冰仔细想想,忽然发现,方源的货物看似牺牲很多,但其实真正有价值的货,一直都保存到现在。这些货占了众价值的一大半,他真正损失的并没有多少! 他手段隐蔽至极,若非自己巧合之下发现,估计还会被蒙在鼓里。 想到这里,白凝冰心中就有不忿——“这个家伙,居然连我都瞒着!” 两人再搬起一个箱子。 方源似乎知道白凝冰的心理想法,轻笑一声:“欺骗敌人,最好从欺骗自己人开始。况且,我也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你有你的作用。” “哦,什么作用?”白凝冰不由地问道。 “警示作用。你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你如果发现了蹊跷,那么其他人也差不多了。” “可是,我也是今天巧合之下……” 方源摇摇头:“巧合也代表着某种趋势。不过,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白凝冰眼中一亮:“你想干什么?” 冷翡枭猫到底没有冲到第三防线,第二道防线坚挺地耸立着,将来犯的枭猫群击溃。 战后,生还者清点伤亡,打扫战场。 “这是第几次兽群袭击了?” “我想回家!” “真是该死,这一趟的运气也太差了。” “我们该不该继续往前走?也许留下来,等待其他商队的帮助,是个好主意。” …… 众人的情绪极其低迷,很多人怨声载道,普遍觉得前途未卜,不想再继续前行。对死亡的恐慌、焦躁、畏惧等等情绪,弥漫在整个营地当中。 “贾首领,为什么每一次都安排我陈家部守在第一防线上?你究竟有何居心!” “陈副首领,我一直都是公平公正。你们陈家实力最强,如今家同舟共济,互帮互助。能者多劳,自然要担当起更多的责任。” 争吵声忽然传来,惹来许多人的关注。 贾龙和陈家副首领陈双金,相互瞪眼,气氛紧张。 “我陈家实力最强?呵呵,贾首领你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贾家剩下多少好手,大家伙心理都清楚!”陈双金冷笑。 “放屁!我家贾平这样的好手,都牺牲了!你们陈家呢?”贾龙痛骂。 “二位,现在可不是争吵的时候。”林家副首领走过来,劝说道。 最终,贾、陈二人不欢而散。 “连贾龙大人和陈双金大人,都吵起来了。贾家和陈家,不是走的很近吗?” “唉,现在这个关头,人人自危。都想着怎样保存自家实力,再好的交情也没用啊。” “据最新消息,贾家那两位少主闹得不可开交,陈家好像已经彻底倒向贾贵那边。” “原来如此。贾龙大人是贾富的下属,难怪对陈家没有好脸色了。” 几位蛊师在一旁低声交谈着,方源心中微动。 数天之后,已经人心涣散的商队,前行到象牙山。 象牙山高耸入云,栖息着大量的象群。这里气候独特,山脚到山腰,潮湿闷热,布满雨林。山腰到山巅,皑皑白雪,干爽冰冷,雪松林立。 众人无不小心翼翼,叫他们高兴的是,进入象牙山的几天,都没有遭到兽群的冲击。 “这是好运气终于到了吗?” “否极泰来,也该如此了。” “可惜,货物几乎损失光了,这次要赔进去许多钱啊。” “哼,知足吧,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 “过了象牙山,再过墓碑山,双将山,就是赵家寨。到那里我非得好好睡个三天三夜不可。” …… 众人七嘴八舌,展望未来,士气稍稍有所回升。 “咦,下雪了?”一人仰头,发觉点点洁白正从半空中往下飘落。 “胡扯,这是象牙山山脚,怎么可能下雪?”有人不信,但是抬头一看,脸色一僵。 “真下雪了……” “该死,这不是雪,是羽毛!”有人忽然大叫道。 商队的许多蛊师听了这话,顿时一个激灵。 白色的羽毛,难道是——白羽飞象? 就在这时,狂风骤起,白羽翻飞,如大雪倾覆。 昂…… 数百头大象齐鸣,在半空中飞踏而下,向地面上的商队俯冲而来。 “该死的,真是白羽飞象!” “怎么会招惹到它们,它们应该生活在山腰之上才是啊。” “结阵,速速结阵迎敌!” 已经来不及了,象群俯冲而下,所到之处,无不人仰马翻。 这些白羽飞象,浑身都长满了白色的羽毛。两根长达一丈的弯曲象牙,粗壮而又尖锐。巨大的冲击力,让它们所向披靡。 行进中的商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象群仅仅一次冲击,就带走了上百人的性命。许多家奴被踩成肉泥,车厢被象牙洞穿,黑皮肥甲虫顷刻间死了三头。翼蛇和鸵鸟到处乱窜,造成踩踏事故。 一时间,场面混乱至极。 “蛊师,所有的蛊师,都向我这边集合!”贾龙在人群中高喊。 但他刚刚聚集了十多人,象群又再次俯冲下来,将蛊师击散。 象群飞上天空,又开始酝酿第三次冲击。 “唉……”贾龙长叹一声,知道反击的希望已经渺茫。他只好高喊:“大家都快逃,逃到周围雨林里去!!” 不消他说,很多人已经冲入了雨林。 但是白羽飞象冲撞力量极强,冲入雨林当中,树木在瞬间被撞断,无数人惨遭大象的蹂躏。 这些飞象外表圣洁高雅,但生性最是嗜杀。 昂! 一只飞象,对准商心慈等人,如一颗流星直冲下来。 “小姐,快跑!我来引开它!”危机关头,张柱挺身而出,发出一道红光,击中飞象。 飞象大怒,转折方向,对准了张柱。 张柱是治疗蛊师,攻击和防御并不强大,在雨林中狼狈逃窜。 飞象冲击而来,带起呼啸之声。 张柱拔腿狂奔,及时向前一扑。飞象重重地撞在他的身后,折断数棵大树,白色的羽毛洒落一地。 “好险!”张柱擦擦头上的冷汗,刚爬起来,顿时眼前一黑。 砰。 一棵粗壮的树干,被白羽飞象用鼻子甩过来,结结实实地撞在张柱的身上。 生死存亡之际,张柱催动防御蛊,浑身罩住一层金光。 噗。 金光溃散,他大吐一口鲜血,被远远地撞飞出去。 他眼冒金星,头昏脑涨。倒在地上,不能动弹。 隐约间,他听到象足踏地的声音,且越来越大。 他脊椎骨生出一股寒气,丰富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 他来不及多想,连忙就地一滚。 差之毫厘,白羽飞象就从他的身边撞了个空。 轰! 一声巨响,白羽飞象狠狠地撞在山壁上,两根象牙深深地插进山石当中。 飞象高声长啸,努力摇晃脑袋,同时四足往后倒退。 张柱模糊的视野终于变得清晰,他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看到这幅清晰,不由地冷汗淋漓。若刚刚他慢上一拍,必定就被撞得粉身碎骨了。 他查看了一下空窍,还剩下五成真元。防御蛊状态萎靡,已经濒临毁灭的边缘。 “必须赶快回到小姐身边去!”他心中焦急万分,自己身为蛊师,都如此危险。小姐和小蝶都是凡人,简直是危在旦夕,命悬一线。 那头白羽飞雪还在拔牙,张柱转身就跑,向记忆中分别的地点追去。 来到分别的地点,商心慈已经不见踪影。 张柱正迟疑该往哪个方向追,一位蛊师跑来,身后追着三头白羽飞象。 “救救我!”他大喊道。 “该死。”张柱咒骂一声,他认出此人乃是陈家的青年蛊师,名叫陈鑫。 张柱心系小姐安危,哪里顾得上救陈鑫,连忙拔腿飞奔。 陈鑫看到张柱,像是溺水者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也跟着追上去。(未完待续。)(未完待续。)